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论以人为本的理论基础
【英文标题】 On Theoretical Grounds for People Come First
【作者】 李龙 陈雅丽【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其他
【中文关键词】 以人为本;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文章编码】 1005—9512(2007)05—07—006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5
【页码】 69
【摘要】

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是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指导性战略,以人为本的“人”从外延看指人人,主体上是人民;以人为本的“本”是根本,是世界观、价值观和历史观的统一。以人为本以马克思主义的人本主义,特别是它的中国化即在中国的发展与创新为理论基础。马克思的人本主义主要体现在马克思在大学期间的人本主义思想以及马克思对费尔巴哈人本主义思想的接受、批判和超越,其内容十分丰富,主要包括人的本质理论、异化理论、人与法的理论等方面。毛泽东、邓小平、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以胡锦涛总书记为核心的第四代中央领导集体不断继承、发展和创新了马克思主义的人本主义思想,从而使以人为本具有坚实的理论基础。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4946    
  以人为本的提出并非主观臆断,而是以客观、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为基础,揭示这一理论基础,对于坚持和贯彻以人为本的原则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一、马克思在大学期间的人本主义思想
  马克思出身法学世家,他的父亲、祖父均系犹太法律专家,父亲还担任过莱茵市市长的法律顾问和该市律师协会会长。马克思本人也曾攻读法学专业,由于他对法学的酷爱和刻苦学习,成绩一直优秀;除了阅读大量法学著作与其他著作外,还翻译了《罗马法》;尤其是在柏林大学法律系读二年级的时候,便力图创立一个新的法学体系,这部尚未出版的处女作长达300个印张。可是,通过反复的审查,马克思发现自己的体系并没有超出康德体系的范围。对此,他认真地进行了反思,得出的结论:哲学功底不够。所以马克思说“没有哲学我就不能前进”。[1]当然,当时马克思决心学好哲学的目的是为了学好法学,按他的话说,“我应该研究法学”。[2]
  马克思之所以得出上述结论,首先就在于他认识到,法学与哲学有着紧密的联系,特别是与哲学中的人本主义更是密不可分。马克思通过大量的法制史研究,对法的历史和现状极为不满,认为历史上绝大多数法律过于强硬,过于机械,过于繁琐,缺乏人文主义基础,从而使法律不可能从根本上发挥治理社会的功能。马克思曾经把这一想法在信中同他父亲谈过。身为律师的马克思的父亲亨利希回信告诫他:法律不是诗,是客观的;劝马克思放弃自己的观点。但马克思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坚持把法律与人本主义结合起来研究,并“试图使某种法哲学体系贯穿整个法学领域”。[3]具体来说,马克思在大学期间,就有了民主主义的人本主义思想。
  在此期间,马克思还提出过这样一个论断:法律的基本依据是人的本身,人本主义精神应表现在立法形式的普遍性、立法内容的教化性、执法尺度的可塑性上,同时,他更强调法律的客观性。因此,马克思认为任何法律都应该体现主客观的统一性。他的结论是:任何缺乏人本主义的法律,都没有规范社会的资格,所以他说:“君主制的原则总的说来就是轻视人、蔑视人,使人不成为人”[4],而在民主制国家,不是人为法律而存在,而是法律为人而存在。
  在早期,马克思特别注意人的行为与法律的紧密联系,他反复强调:“对于法律来说,除了我的行为以外,我是根本不存在的……我的行为是同法律打交道的唯一领域,因为我的行为就是我为之要求生存权利、要求现实权利的唯一东西。”[5]这就是说,法律是专管人的行为的,而人的行为却是实现人的权利的唯一手段。在人的行为与法律打交道时,要求法律要尊重人格,因此,“我们必须绝对承认人格原则。”[6]鉴于对人性的科学分析,马克思欣赏孟德斯鸠的观点:“有两种现象,一种是人民不遵守法律;另一种是法律本身使人民变坏。后一种祸害是无可救药的,因为药物本身就包含着这种祸害。”[7]在这里,马克思提出了一个基本原则:法律应该适应社会,而不是社会去适应法律。就是说,社会是法律的基础。于是,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强调,法的精神如同国家一样,不应从法的本身中去寻找,而应该从人的物质生活条件中去寻找;不是国家与法创造了人,而是人创造了国家、社会与法;所以必须把黑格尔关于人与国家、人与法律的关系颠倒过来,在国家与法律中,要突出人性,把人的世界还给人。关于这个问题,马克思明确写道:“法的关系正象国家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生活关系。”[8]
  马克思在这一时期的重大贡献,就是实现人的价值,阐明了民主制和人民主权这两个直接与人相关的重要问题,他提出:“民主制是作为类概念的国家制度”,“是一切国家制度的实质”。[9]在此基础上,马克思实际上批判了黑格尔吹捧的君主制,并将两者作了鲜明的对照,第一,在民主国家里“不是国家制度创造人民,而是人民创造国家制度”;“在君主制中是国家制度的人民,在民主制中则是人民的国家制度”;第二,在民主制中,“人的存在就是法律”;而在君主制中,“人却是法律的存在”;第三,在民主制中,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而在君主制中,只是形式,而实际上在伪造内容。当然这里讲的人民是指当家作主的人民,所以他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反复批判了黑格尔的君主主权论,反复强调人民主权。[10]最后马克思明确指出:“民主制从人出发,把国家变成客体化的人。正如同不是宗教创造人而是人创造宗教一样,不是国家制度创造人民,而是人民创造国家制度。”[11]
  二、马克思对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的接受、批判和超越
  马克思和费尔巴哈是同时代人,早年都是黑格尔的信徒。后来,青年黑格尔运动分成两派:一派是鲍威尔及柏林“自由人”,另一派是马克思、恩格斯、费尔巴哈和赫斯。争论的焦点就是共产主义、人本主义问题。在1843年至1844年期间,马克思与费尔巴哈的观点极为接近,私人关系也极为融洽。此时,马克思在《德法年鉴》上发表了《论犹太人问题》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两篇论文,发挥了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特别是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一书中,更是充分运用人本主义这个重要的思想武器;从某种意义上讲,马克思之所以能有力地批判黑格尔庞大的哲学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和唯物主义。所以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称费尔巴哈是马克思思想发展的“中间环节”。马克思当时在书中留下了这样的名句:“人就是人的世界,就是国家、社会。”[12]“在民主制中,不是人为法律而存在,而是法律为人而存在;在这里人的存在就是法律。”[13]从这里可以看出,马克思不仅主张人本主义,强调人是历史的前提,他说“全部人类历史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14]而且主张人本主义与法律的结合。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的人本主义思想已经形成一个体系。可以这样说,这是马克思对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进行革命性改造的最大的、也是首次尝试。同时,在1844年8月14日至10月30日,马克思倡议《前进报》以马克思的摘录稿样本为蓝本发表费尔巴哈的《信仰的本质》一书摘录。马克思的摘要中对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提出了异议。这些事实充分表明:(1)马克思确实接受了人本主义;(2)马克思的人本主义超越了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建立一个脱胎于费尔巴哈又不同于费尔巴哈的独立的人本主义体系。这个体系始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完成于《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等著作。略举几例便可说明上述结论。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写道:“社会是人同自然完成了本质的统一,是自然界真正的复活,是人的实现人的自然主义和自然界实现了的人本主义。”[15]在《资本论》中马克思称共产主义是“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16]
  马克思对费尔巴哈的超越与批判,最集中地体现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这一部划时代的巨著之中。马克思的人本主义远远超越了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某些人认为两者基本相同的观点是极端错误的。这种超越主要表现在:
  首先,马克思的人本主义与人类解放直接联系,而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只不过是激进的资产阶级反对封建制度和神学政治的思想武器。从本质上讲,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与传统的人道主义并无根本区别,只是在争取人权上作过有限的贡献。而马克思的人本主义直接论证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直接论证了无产阶级的解放,并使之与人类解放联系在一起。这些论证在《论犹太人问题》、《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著作中,作了充分而科学的阐释。其次,马克思的人本主义是辩证的人本主义,他批判地继承和发展了黑格尔关于异化的理论,尽管马克思也运用了“人的本质——人的本质的异化——人的本质的复归”这个模式,但并不像费尔巴哈那样仅仅囿于这个模式,而是把它具体运用于说明历史的发展、人的本质的丰富、社会进步等诸方面。费尔巴哈的保守与局限就在于他停留在这个模式上,准确地说,费尔巴哈的重点放在用唯物主义取代黑格尔的唯心主义上,何况还是机械唯物主义,根本没有考虑,也不可能考虑到对黑格尔的辩证法进行改造。再次,马克思的人本主义强调主客观的统一,强调从个人与社会统一出发,显示了马克思人本主义的崇高理想,要求自然与社会的和谐统一、存在与本质的统一。正是这一崇高的理想,展现出未来共产主义的美景。而费尔巴哈尽管也提到主客观的统一,但他所讲的主观方面在很大程度上限于宗教心理因素。最后,马克思的人本主义关注实践,重视革命实践和物质生产对历史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指出人本主义不是幻想,而在于人的实践或实践中的人努力的结果。而费尔巴哈在这个问题上则是找不到实现的途径,而单纯寄希望于道德的教育手段,而实际上这是一种幻想。
  总之,马克思的人本主义远远超越了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这种超越也不是短期实现的,而是马克思在生活与斗争中不断深化而逐渐达到的。
  三、马克思人本主义思想的主要内容
  马克思的人本主义,内容丰富,涉及各个方面,下面就其主要理论作些阐释。
  1.人的本质理论。这是马克思人本主义思想的理论基石。正是这个理论划清了他同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的界限。这个理论的基本点有:(1)马克思认为,人是具体的。人既有自然属性的一面,也有社会属性的一面;“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现实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17]马克思又说:“人永远是一切社会组织的本质”,“是一切人所共有的。”[18]而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中的“人”是抽象的。他虽然赋予人以自然的、有血有肉的整体和高尚的思想,把历史看作是人的活动;但他没有进一步研究现实的人的物质生活条件和社会关系。因此,他的所谓现实的人在历史领域中不是真正现实的,而只能是想象中的抽象的人,用这样的人作为历史观的出发点只能是历史唯心主义。马克思所讲的人是具体的,从现实的、有生命的个人本身出发、从物质实践出发。这些具体的人,包括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2)在马克思看来,人是活生生的;从事实践活动的人,就是说是现实的。而费尔巴哈的人是“离群索居”,脱离群众与实践的人,而这样的人实际上是不存在的。马克思不是从理论上抽取人类的共同性来把握人的本质,而是从劳动这种人的生命活动来说明人的本质。(3)马克思在人的问题上反对主体主义,但强调发挥人的主体性,特别是弘扬人的能动性,强调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并从这一改造的过程中改造主观世界。人是行为人,是因为人具有其他动物所不能做到的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主体性与理性思维的能力。而费尔巴哈及现代西方多数人学论者,则反对人的主体性。
  马克思对人的本质研究的伟大贡献,就在于他对人的本质研究方法论的重大突破。他认为,其他事物的本质,仅仅存在于自身之中,只有从对其自身的认识过程中不断深化与理解其本质。而人却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动物,有一种特殊的能动性,能够使其本质外化、物化和对象化,使人的本质对象化的唯一途径就是人的实践活动,并借助于一定的工具(技术)作为中介。这种对象化的人之本质就是外在于人的“人化自然”,其中最引人注目、也是最主要的就是自然界过去没有的劳动产品及机械设备、高新技术等等人造物。马克思正是从这些人以外的存在物,发现了它们与人的本质的内在联系,因此,他兴奋地告诉人们:“工业的历史和工业已经产生的对象性的存在,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是感性摆在我们面前的人的心理学。”“如果把工业看成是人的本质的公开的展示,那么自然界的人的本质,或者人的自然本质,也就可以理解了。”[19]
  2.异化理论。异化理论源于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对它进行了改造。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小词儿都挺能整)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494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