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毁损美术作品的刑法思考
【英文标题】 On Damage of the Fine Art Works in the Criminal Law
【作者】 郭玉军 黄旭巍【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刑法学
【中文关键词】 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犯罪客体;文物美术作品
【英文关键词】 damage; ordinary art works; object of the crime; the fine art works of historical relics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3)03—0151—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3
【页码】 151
【摘要】

故意毁损他人一般美术作品的,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它侵犯的是复杂客体,行为本质在于使一般美术作品丧失效用,对象是一切属于他人的有经济价值的非文物美术作品、包括违禁美术作品。同时,有必要将通过毁损方式侵犯他人美术作品著作权、情节严重的行为,予以犯罪化。毁损文物美术作品的行为,根据主观过错的不同,则可能构成故意损毁文物罪或过失损毁文物罪。

【英文摘要】

The intentionally damaging of the ordinary fine art works may constitute the crime of damaging propertiesintentionally. The object infringed is complex, including the right of ownership and occupancy. The purpose of this kind of action is to make ordinary fine art works lose of effectiveness. In addition, it is necessary to establish the infringing on the copyright of others on the fine art works with grave plot as a crime. The damaging of the fine art works that are historical relics may constitute the crime of intentionally damaging the historical relics or the crime of damaging the historical relics negligentl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695    
  一、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犯罪行为这里所谓的“一般美术作品”,是指不属于文物的美术作品。对于故意毁损他人的一般美术作品,价值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当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刑。
  笔者不拟就构成本犯罪行为的四要件一一赘述,而将只围绕本行为的犯罪客体、客观方面特征与司法认定这三个疑难问题展开讨论,并提出立法完善建议。
  (一)犯罪客体
  1.问题的提出
  毫无疑问,刑法规定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目的,归根结底是为了保护他人的财产(或者说是财产权)。这一点在各国刑法理论上几乎没有争议。但是,作为本罪犯罪客体的财产权,具体来说,究竟是仅仅指他人对财物的所有权及其他本权、还是也包括他人事实上对财物的占有?
  这并非是没有实际意义的问题。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权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占有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所有权极为明了、财产关系比较简单的情况下,美术作品的所有权与占有权往往不会分离:美术作品的占有者一般就是美术作品的所有人,美术作品的所有人通常也占有着美术作品。{1}此时当然不会产生对本罪犯罪客体的太大争议。然而,在所有权相对模糊、财产关系日趋复杂的背景下,美术作品的所有者与美术作品事实上的占有者(包括合法的占有者,也包括非法的占有者),有时并不重合。如此一来,问题便出现了:作为本罪犯罪客体的财产权,应当如何理解?
  2.学说的分歧
  针对上述问题,日本刑法理论界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学者们关于本罪保护法益(即我国理论上所谓的犯罪客体)的学说,大体上可以分为本权说、占有说与修正说三种。
  (1)本权说
  又称狭义说,认为本罪的犯罪客体是财物的所有权及其他本权。本权是法律上的正当占有权利,即被害人占有财物是基于法律上的正当理由。本权首先是所有权,另外还包括担保物权、抵押权、租借权等其他合法的权利。根据本权说,本罪的犯罪客体只限于在民法上具有原权的利益,本罪的成立只限于具有实质的财产侵害的场合;只有行为侵害了他人的这种本权,才能构成本罪;如果只是侵害了他人对一般美术作品的单纯占有,则并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据此,毁损他人合法所有的一般美术作品,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但毁损他人不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则不构成犯罪。
  本权说的实际效果是缩小毁坏财物罪的处罚范围。根据本权说,任何人都可以毁损他人不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任何人都可以毁损他人占有的违禁美术作品,以上行为并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然而,在美术作品的财产关系复杂化的当代社会,仅仅保护一般美术作品的所有权还是远远不够的,一般美术作品的占有关系同样需要加以保护。而本权说局限了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客体,不利于保护美术作品、维护财产秩序。
  (2)占有说
  又称持有说、广义说,认为本罪的犯罪客体是他人对财物事实上的占有本身。这里所谓的占有,不同于民法上的“占有”概念;而是指刑法上的持有,即事实上的支配。大体上说,刑法上的占有(持有)在外延上比民法上的占有要广:它既包括合法的占有,也包括非法的占有。占有说认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客体不限于在民法上具有权原的利益,即他人没有合法根据占有的利益甚至非法的利益也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客体。据此,行为人毁损他人非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即使行为人是一般美术作品的合法所有人,在美术作品被他人以盗窃、抢劫、诈骗等不法手段夺取后,一怒之下在对方那里毁损了自己所有的美术作品,也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占有说可能导致毁坏财物罪处罚范围的扩大,使一些本不应该作犯罪处理的行为也得以犯罪论处。如前述一般美术作品的所有者、同时也是财产犯罪的被害人,在侵害人那里毁损了自己所有的美术作品时,占有说认为有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可能性。无论如何,这一结论并不符合一般人的法感情。另外,占有说确实难以说明盗窃一般美术作品后、行为人实施的毁损行为为什么是不可罚的事后行为、而不另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3)修正说
  又称中间说,是为了克服本权说与占有说的缺陷而产生的,目的在于既不扩大也不缩小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处罚范围。修正说是对本权说和占有说的折衷。根据折衷程度的不同,可以分为多种学说:{2}大体上有理由的占有说、扩张的本权说、被修正的本权说等,这些可归结为以本权说为基础的修正说;平稳占有说、实质占有说等,这些则可归结为以占有说为基础的修正说。
  在当前的日本刑法理论界,修正说处于主导地位。但其内部的各种学说之间,也存在一定的争议。应当说,避免了本权说和占有说这两个极端的修正说,其总体方向是正确的。但究竟应该如何修正才更合适,还是个难题。
  3.争论焦点与具体问题
  以上各种学说对本罪客体理解上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一般美术作品的占有者不是该美术作品的所有人、尤其是占有者对该美术作品的占有没有法律根据的场合,若毁损该美术作品,应当如何处理?具体来说,有下面几个问题:
  (1)对于毁损自己所有而由他人合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能否认定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根据占有说或修正说,该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无疑;而根据本权说,虽然一般也会得出成立本罪的结论,但不能排除主张无罪的可能性。
  (2)对于行为人故意毁坏了他人非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能否认定为故意毁坏财物罪?对此,本权说持否定态度,占有说持肯定态度,修正说的立场则并不一致。
  (3)对于毁损他人占有的违禁美术作品的行为,应当如何处理?同样,本权说主张无罪,占有说主张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而修正说则有争议。
  (4)对于盗窃罪的被害人在盗窃犯人那里毁损自己所有的被盗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是否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对此,本权说或修正说认为理当按无罪处理;占有说则认为该行为虽然符合本罪的构成要件、可能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但许多情形可以援用自救行为的法理阻却其违法性、从而不成立本罪。
  (5)与第四个问题相关的是:甲盗窃或毁损了乙所有的一般美术作品(或其他财物),乙得知后毁损了甲所有的一般美术作品;毫无疑问甲的行为构成盗窃罪或故意毁坏财物罪,但乙的行为是否成立犯罪呢?对此,学说上尚未展开探讨。
  (6)对于行为人盗窃他人的一般美术作品后、又毁损了该美术作品,应当如何处理?无论是本权说、占有说还是修正说,都认为后来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是不可罚的事后行为、不再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但如果依照占有说的固有逻辑,则很难自圆其说。
  4.我国通说的理论困境我国刑法理论的通说认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产所有权。{3}这种观点可以称之为“所有权说”;由于它把犯罪客体“财产权”仅仅解释为整体的“财产所有权”,比前述本权说更为极端,因而又可以叫它“最狭义说”。
  表面上看起来,所有权说似乎无懈可击。但面对实践中的诸多具体难题,所有权说进退维谷,暴露了自身难以克服的理论缺陷。以下试举两例。
  (1)关于毁损自己所有而由他人合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例如:甲是某一般美术作品的所有者,将该美术作品借给某展览馆。在公开展出之前,甲秘密潜入展览馆将该美术作品毁损。后甲向展览馆索赔,获得金钱赔偿。显然,该行为应当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因为甲的毁损行为使展览馆遭受了财产损失、主观上又是出于故意;在该美术作品被展览馆合法占有后,甲毁损该美术作品的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构成。但是,实际上该美术作品的所有权仍然属于甲、而不是展览馆;依照所有权说,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客体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那么行为人就不可能自己毁损自己所有的财产,甲的行为就没有侵犯他人的财产所有权、应以无罪论处。在这一问题上,通说陷入了困境。
  (2)关于故意毁坏他人非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例如:甲盗窃了乙所有的几幅一般美术作品,藏在自己的住处,还没来得及销赃;其邻居丙与之发生纠纷,进而故意毁损了甲所占有的该美术作品。持所有权说的论者认为:毁坏公私财物罪最本质的特征在于行为人非法地毁坏了其无权处理的公私财物,从而侵犯了国家、集体或他人财产的所有权;对于非法所得的财物或者用于犯罪的物品,不允许任何人非法加以毁坏,否则就是一种违法行为,应追究其法律(包括刑法)上的责任。{4}根据所有权说,丙的行为之所以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不可能是因为他侵害了甲的所有权(因为甲并非该美术作品的所有人),而只能是因为他最终实质上侵害了乙对该美术作品的所有权。这样,不仅甲的盗窃行为侵犯了乙对美术作品的所有权,而且丙的毁损行为侵犯的也是乙对美术作品的所有权。但是,正如甲杀害了乙、乙的生命被剥夺后,丙再来“刺杀”乙的行为不可能认定为故意杀人罪[1]一样;既然乙对该美术作品的所有权已经受到了甲的行为的侵害、事实上丧失了对美术作品的所有权,那么丙的毁损行为就不可能再侵害乙对美术作品的所有权。显然,依照所有权说,只能推出丙的行为无罪。可见,所有权说的基本立场与具体结论是自相矛盾的。
  5.笔者的观点
  笔者认为,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犯罪行为,作为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的一种情形,其犯罪客体,既有共性,也有其独特之处。
  首先,明确界定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客体,是确立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犯罪行为所侵犯客体的前提。
  综观前述各种学说,笔者认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客体,包括财产所有权及其他本权,也包括对财产平稳的、只能通过法定程序恢复应有状态的占有。作出这样的界定,一方面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对财产的占有、从而有利于维护社会正常的财产秩序;另一方面排除了本权者恢复权利时、无合理理由与之相对抗的占有,避免了过于扩大本罪的处罚范围。
  根据笔者的观点,可以解决前述六个争论问题。北大法宝
  (1)关于毁损自己所有而由他人合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当自己所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由他人合法占有时,他人对该美术作品的占有属于平稳的、只能通过法定程序恢复应有状态的占有,可以成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客体。因而行为人的毁损行为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2)关于故意毁坏他人非法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虽然他人对该美术作品的占有是非法的,但却只能通过法定程序恢复原状;因而这种占有属于本罪的犯罪客体,刑法应当予以保护。故本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3)关于毁损他人占有的违禁美术作品的行为。尽管国家禁止任何人持有违禁品,但对于他人占有的违禁品必须通过法定程序予以没收。所以他人对违禁美术作品的占有可以成为本罪客体,对该违禁美术作品的毁损行为成立本罪。(4)关于盗窃罪的被害人在盗窃犯人那里毁损自己所有的被盗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因为在所有人恢复权利时,盗窃犯对该美术作品的占有没有合理理由与之对抗、并非平稳的占有,所以该毁损行为无罪。{5}(5)关于甲盗窃或毁损了乙所有的财物后,乙又毁损甲所有的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如果两人互相侵犯的财物是完全同一的种类物,则乙的行为可能无罪。但因为美术作品具有独创性,故乙的行为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6)关于盗窃他人的一般美术作品后、又毁损该美术作品的行为。在盗窃行为已经侵害了他人对该美术作品的所有权后,同一行为人的毁损行为只是一种不可罚的事后处分行为,不应当另构成本罪。
  其次,由于美术作品具有区别于普通财物的特性,所以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犯罪行为的客体,也有自身的特点。
  与普通的财物不同,美术作品既是一定财产权的体现,在某种意义上又是一定著作权的载体。尽管在著作权理论中,作品的著作权与作品的体现物是有严格界限的,坚持作品的著作权与其物质实体相互独立的原则,即前者主要受著作权法的调整,而后者主要由民法中的一般财产权制度来规制;但我们不难看出两者之间在事实上有难以分割的联系:美术作品的智力成果集中体现在原件上,美术作品原件本身已经附带了一部分著作权的因素。{6}
  这样,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犯罪行为,就不仅侵犯了美术作品的财产权,实际上也在不同程度上侵害了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一般美术作品被毁损后,其著作权也将难以行使:如果该美术作品尚未发表,毁损行为会导致全部著作权无法实现;即使已经发表,毁损行为也会使得著作权中的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形同虚设。因此,笔者认为,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犯罪行为,其侵犯的客体包括美术作品的财产权与著作权;只是因为毁损行为更直接、更严重地针对着美术作品的财产权,故美术作品的财产权是主要客体。
  综上所述,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行为的犯罪客体,是复杂客体。其中,主要客体是美术作品的财产权,即美术作品的财产所有权、其他本权或对美术作品平稳的占有状态;次要客体是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可能是著作权的整体、也可能是其一部分内容。
  (二)客观方面特征
  1.客观行为
  故意毁坏财物罪在客观方面必须要有对财物的毁损行为。所谓对一般美术作品的毁损行为,是指毁弃、破坏或损坏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对于毁损的含义,理论上有较大的争议。主要有以下三种学说:
  第一种观点是效用侵害说。该说认为毁损是所有损害财物的效用的行为。“毁坏不限于从物理上变更或者消灭财物的形体,而是包括丧失或者减少财物的本来效用的一切行为。”{7}根据此说,不仅直接造成一般美术作品全部或部分毁坏、导致其丧失效用的情形构成对该美术作品的“毁损”,而且即使一般美术作品的外形并未毁坏、只是其效用受损的,也应当视为“毁损”。例如,把一般美术作品隐藏在所有者难以发现的场所,在他人字画上涂墨水等污物,在他人建筑物的墙壁或窗户玻璃上大量张贴广告或宣传品、严重影响建筑物的美观或外观的,都属于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
  第二种观点是有形侵害说。该说认为毁损是对财物施加有形的作用力,从而使财物的无形价值、效用受损,或者损害物体的完整性的情形。“毁坏,是指通过改变公私财物自然形态的方式,来消灭财物的形体或减少财物的价值。”{8}按照此说,对一般美术作品明显没有施加有形力的场合,就不可能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这样,将一般美术作品隐藏在所有者难以发现的场所,即使的确损害了该美术作品的效用与价值,但由于没有对该美术作品施加有形力,故也不能视为对该美术作品的毁损行为。
  第三种观点是物质的毁损说。该说认为毁损是对财物的整体或部分造成物质的破坏或毁坏,从而使此种财物完全不能或部分不能按其本来的用法使用。“毁坏公私财物,指毁坏和损坏两种情况。毁坏是指把财物完全破坏掉,使其完全失去价值和使用价值,损坏是指把财物部分毁坏,丧失部分使用价值和价值。”{9}依照此说,毁损的实质不在于是否损害了一般美术作品的效用,也不在于是否对该美术作品施加了有形的作用力,而在于其所采用的手段是否导致一般美术作品遭受物质的破坏或损坏、并使之不能或者很难恢复原状,从而不能按其本来的用法使用。换言之,如果只是造成一般美术作品轻微的损坏、很容易就可以恢复原状,则不能算是对该美术作品的毁损。
  那么,把一般美术作品隐藏在所有者难以发现的场所,在他人字画上涂墨水等污物,在他人建筑物的墙壁或窗户玻璃上大量张贴广告或宣传品、严重影响建筑物的美观或外观的,由于都没有造成各该美术作品物质上的破坏或毁坏,就都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以上三说,各有利弊。效用侵害说把毁损界定为导致财物经济价值与使用价值丧失或明显降低的行为,可以说抓住了财物的本质属性,思维方式是正确的;但容易过于扩大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成立范围。有形侵害说与物质的毁损说都是为了克服效用侵害说无限扩大本罪范围的缺陷而提出来的,但它们对毁损内涵所作的形式限制却不尽合理。{10}
  笔者认为,应当以效用侵害说为基础,并对其作出实质性限制。即毁损的含义是:行为对财物造成了实质上的破坏、使之对于所有者或占有人来说永久性地完全或部分失去了本来的效用。这样来解释毁损,范围比较适当。烧毁或撕破一般美术作品当然是毁损;把一般美术作品隐藏在所有者不能发现的场所,虽然没有损及该美术作品本身,但由于使所有者永久性地完全失去了其效用、客观后果等同于直接毁坏该美术作品,因而也应以毁损论处;在他人建筑物的墙壁或窗户玻璃上大量张贴广告或宣传品、严重影响建筑物的美观或外观的,由于并未对该建筑造成实质上的破坏、使之失去本来效用,故不能视为毁损。而在他人字画上涂抹污物的行为,则不可一概而论:如果字画上的污物很容易被清除、可以恢复原貌,则不能算作毁损;但如果字画上的污物将该美术作品的内容全部或大部分覆盖、又无法清除,则由于使得美术作品的效用永久性丧失,因此构成毁损行为。
  与毁损的含义密切相关的一个问题是:毁损一般美术作品与保护该美术作品完整性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作品著作权的组成部分,其内涵是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作为整体的一部美术作品,往往反映了作者的创作思想与创作艺术。任何增删或修改一般美术作品的行为,都可能有损该美术作品的原貌、使著作权人受到损害。因此,未经著作权人授权,任何人都不得对一般美术作品进行实质性修改、更不能故意改动原美术作品。
  例如,某位画家画了一幅《百蝶图》,交出版社出版。经手出版画页的美编认为,如果在原画下方增添一些花草,会使整幅画更加生动。于是,他未征求画家意见,自己直接在原画上添了几笔。{11}尽管美编的动机并不坏,但也侵犯了画家的保护作品完整权。
  那么,毁损行为与保护作品完整权之间有何关系呢?笔者认为,一般来说,毁损行为同时也严重侵害了著作权人的保护作品完整权;而侵害作品完整性的行为,还不一定构成毁损。如上述侵犯画家的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行为,就不能归入毁损之列。但当侵害作品完整性的行为相当严重时,也有成立毁损的可能性。尤其是美术作品不同于文字作品,比如中国画就特别讲究“意在笔先”、“笔笔成理”和“笔墨趣味”,修改或变动时应当特别慎重。如果把一般美术作品搞得面目全非、又难以还原,以致严重破坏了该作品的本来效用时,就达到了毁损的程度。
  2.犯罪对象
  所谓犯罪对象,是指犯罪分子在犯罪过程中对之直接施加影响的、并通过这种影响使某种客体遭受侵犯的具体的人或物。{12}由于犯罪对象是犯罪客体的具体反映,因而我国的刑法理论通常只是在论述犯罪客体时附带说明一下犯罪对象。有学者认为,犯罪对象是犯罪客观方面的内容,应当将犯罪对象放在犯罪客观方面进行研究。{13}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因为犯罪对象是客观行为所作用的对象,也属于犯罪的客观方面特征。
  顾名思义,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对象是他人的财物。具体到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的犯罪行为时,其犯罪对象就应当是他人的一般美术作品。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七)项规定:“美术作品,是绘画、书法、雕塑、建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14}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行为的犯罪对象,必须是以上述形式表现出来的、属于他人的非文物美术作品。对此,尚有以下三个问题值得研究。
  第一,对于“他人”应当如何理解?
  如前所述,故意毁损一般美术作品行为的犯罪对象,必须是他人的一般美术作品。如果毁损的是自己的一般美术作品,则不管该美术作品的价值有多高,都不构成犯罪。值得说明的是,这里用来区分一般美术作品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标准在于一般美术作品的所有权或平稳占有状态,而不是一般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即“他人”是指他人所有或平稳占有,而非他人享有著作权。换言之,故意毁损他人享有著作权、但自己所有或平稳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不成立故意毁坏财物罪;而故意毁损自己享有著作权、但由他人所有或平稳占有的一般美术作品,则构成本罪。
  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1982年,湖北省当时的最高建筑晴川饭店即将建成,艺术家蔡迪安、田少鹏等4人受命为其绘制了巨幅壁画《赤壁之战》,双方签了合约并付清了价款。后该画在全国美展上获得优秀奖,还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等权威辞书,被认为是中国壁画复兴的代表作品之一。{15}1996年,晴川饭店全面改装,由于清理资产时没有将该画列入清单,改建时将《赤壁之战》分块拆卸堆砌在库房、后成了工棚隔板。就这样,载入史册的著名壁画被毁于一旦。{16}那么,本案应当如何处理呢?笔者认为,尽管佳作被毁损令人痛惜,但按照现行刑法的规定,本案只能以无罪论处。首先,该画虽然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但并非文物美术作品。因而本案不可能成立故意损毁文物罪。[2]其次,该画不能成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对象。因为虽然该画的著作权属于四位美术家,但该画的所有权业已归属于晴川饭店。所以在本案中,该画不是“他人”的一般美术作品。那么,本案就不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至于现行立法的这种规定是否妥当、是否有利于对一般美术作品的保护,容笔者在立法完善部分予以论证。
  第二,是否要求一般美术作品具有经济价值?首先,作为本罪犯罪对象的一般美术作品是否以有价值为必要?在日本刑法理论界,有少数学者主张:只要是有管理可能性的东西,不论是否有价值,都应该视为财物。但多数学者认为:财物必须要有价值,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不能成为财产罪的犯罪对象。{17}关于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对象必须有价值这一点,我国刑法理论界已无异议。笔者也认为,作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犯罪对象的一般美术作品,当然要具有一定的价值;否则,刑法就没有对之予以保护的必要了。
  其次,如何理解“价值”的含义?如前所述,作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犯罪对象的一般美术作品,必须具有价值。那么,其价值是否仅限于客观上的经济价值?对此,我国学界认识不一。一种观点认为:“判断某种物品是否具有经济价值,其标准应是客观的,不能以主观上的标准来评判。经济价值是指能够用客观的价值尺度衡量的经济效用。某件物品是否具有经济价值,主要通过市场关系来体现。”{18}即只有具有一定经济价值的一般美术作品,才能成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对象。但另一种观点认为:“作为财产犯罪对象的财物,并不要求具有客观的经济价值,也就是说,只要所有人、占有人主观上认为该物具有价值,即使它客观上没有经济价值,也不失为财产犯罪的对象。例如,某些纪念品、礼品,本身并不具有客观的经济价值,但所有人、占有人认为它是有价值的;社会观念也认为这种物是值得刑法保护的物,因而属于财物。只有客观上与主观上都没有价值的物,才不是刑法上的财物。”{19}
  笔者认为,作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犯罪对象的一般美术作品,必须具有客观上的经济价值或金钱价值。当然,一般美术作品的经济价值,是奠基于其艺术价值之上的。如果某一般美术作品不具有经济价值,即使所有者、占有者认为它十分珍贵、有特殊的价值,也由于它体现的不是财产权,从而不能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
  第三,犯罪对象是否包括违禁的或非法的美术作品?
  所谓违禁品,是指按照法律规定不准许私人持有的物品。{20}淫秽、暴力、反动的美术作品,都属于违禁美术作品。我国《著作权法》第四条规定:“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可见,著作权法对于违禁美术作品不予保护。那么,刑法是否保护对违禁美术作品的占有呢?换言之,违禁美术作品是否能够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呢?
  这一问题实际上与本罪犯罪客体的界定密切相关。如前所述,我国刑法理论界普遍认为本罪的犯罪客体是财产的所有权。然而,同是持所有权说的论者,在本罪的犯罪对象是否包括违禁美术作品的问题上,却得出了迥然不同的结论。有学者坚持否定说:“事实上,作为财产罪保护对象的财物,理应是足以体现一定的所有权关系的物。违禁品既然是法律禁止所有的物品,不能体现所有权,合理的结论应该是不能成为财产罪的侵害对象。”{21}可以说,这是坚持所有权说的当然结论。另有学者却在所有权说的前提下提出了肯定说:无论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都是不可非法侵犯的;任何毁损此类财物的行为,均应当依法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22}然而,公民不可能对非法的财产享有所有权。既然违禁美术作品是非法的财产,那么对它的毁损就没有侵犯任何人的所有权;根据所有权说,违禁美术作品就不应当成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对象,该行为不构成本罪。
  德日刑法理论的通说认为,违禁品也是财物、也能成为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犯罪对象。但理由不一:有的根据行为人可能以占有违禁品为目的,有的根据违禁品即不是无主物、也

  ······
开弓没有回头箭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胡永明.试论财产权的分裂与“两权分离”(A).韩志国.论财产份制(C).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1988.115.

{2}刘明祥.财产罪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12—17.

{3}赵秉志.侵犯财产罪疑难问题司法对策(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412.

{4}张穹.中国经济犯罪罪刑论(M).北京:大地出版社,1989.219.

{5}张明楷.法益初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608—609.

{6}吕来明.试论美术作品著作权与原件所有权的冲突与协调(J).著作权,1992,(1).

{7}张明楷.刑法学(下)(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790.

{8}陈明华.刑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623.

{9}严军兴.新刑法通释(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97.419.

{10}刘明祥.财产罪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423—424.

{11}周林.美术家著作权保护(M).北京: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1992.46.

{12}马克昌.犯罪通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125.

{13}张明楷.刑法学(上)(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138.

{14}周林.美术家著作权保护(M).北京: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1992.35.

{15}载入史册毁于装修{N}.长江日报,2002—4—10(8).

{16}名壁画《赤壁之战》成了工棚隔板{N}.武汉晚报,2002—4—10,(1).

{17}(日)大冢仁等.刑法解释大全(第9卷)(M).东京:青林书院,1988.172.

{18}赵秉志.侵犯财产罪研究(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8.159.

{19}张明楷.外国刑法纲要(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575.

{20}高铭暄.新编中国刑法学(下册)(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758.

{21}刘明祥.财产罪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32.

{22}赵秉志.侵犯财产罪(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343.

{23}张明楷.外国刑法纲要(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578.

{24}周林.艺术法实用手册(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8.110.

{25}郭玉军,王雨田.论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1,(3).

{26}高铭暄,马克昌.刑法学(下编)(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1009.

{27}何秉松.刑法教科书(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1021.

{28}谢望原.妨害文物管理罪(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16.

{29}谢望原.妨害文物管理罪(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30.

{30}“水洗孔庙”之后的反思{N}.楚天都市报,2001—2—11(17).

{31}薛瑞麟.文物犯罪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137—138.

{32}张明楷.法益初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368.

{33}马克昌.比较刑法原理(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233.

{34}郭玉军,王雨田.论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1,(3).

{35}千佛洞八十九颗石佛头像回归(N).法制日报,2000—11—11,(8).

{36}薛瑞麟.文物犯罪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142.

{37}国宝被毁 碑倒震醒沈阳人(N).法制日报,2000—10—30,(3).

{38}张明楷.刑法格言的展开(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27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69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