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欧盟贸易壁垒条例的实施状况与法律分析
【英文标题】 The Implementation and Legal Analysis of the TBR of the EU
【作者】 朱宏文【分类】 国际经济法
【中文关键词】 欧盟贸易壁垒条例 贸易壁垒 损害 不利贸易影响 共同体利益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5
【页码】 74
【摘要】

欧盟贸易壁垒条例10年来的实践显示其已成为欧盟反击贸易壁垒和打开第三国市场的有效工具,凸现其将私人主体的诉愿转化至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桥梁作用,因此倍受欧盟内部乃至国际社会关注。本文将综合分析TBR及其实施状况,检验贸易壁垒、损害/不利贸易影响和共同体利益等核心标准的应用,并展望TBR的发展趋势,以期裨益于处理中欧贸易关系和建立完善我国反贸易壁垒的机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585    

欧盟为实施其共同商业政策,创设了一系列共同商业政策工具,内有保护欧盟市场之防御性工具即反倾销条例、反补贴条例和保障措施条例,外有打开第三国市场之进攻性工具即贸易壁垒条例(The Trade Barrier Regulation。以下简称TBR)和市场准入战略。[1]这些工具互为补充,攻防结合,推动共同商业政策朝着维护共同体利益和贸易自由化的方向发展。

一、TBR及其实施

TBR是对欧共体新商业政策工具(New Commercial Policy Instrument,以下简称NCPI)的重建。依据NCPI,欧共体产业和成员国可因第三国的非法商业实践向欧共体委员会提起申诉;委员会立案后经调查,如发现存在非法商业实践并在产业申诉的情况下发现造成实质性损害或损害威胁,则通过与第三国磋商和必要时通过国际争端解决程序甚至采取报复措施予以消除。[2]NCPI补充了欧共体防御性商业政策工具之不足,使共同商业政策由调和各成员国的贸易政策转为积极对外争取公平贸易与要求第三国开放市场。但NCPI实施10年期间仅有7起申诉,被普遍认为是失败的商业政策工具,各成员国要求进行激进的重建。[3]WTO的成立为重建NCPI提供了契机:一方面,WTO规则为界定贸易壁垒提供了明确广泛的依据;另一方面,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强化在程序上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因此,本着确保欧盟贸易伙伴遵守乌拉圭回合谈判承诺和授权欧盟产业和企业启动调查贸易伙伴国是否违反其国际义务的程序两大目标,欧盟于1994年12月22日通过并于1995年1月1日起实施TBR,从而废除了NCPI。[4]TBR保留了NCPI的程序和救济手段,表面上仍沿袭了NCPI的原始概念,但实质上对NCPI做了重大改进:它将可诉对象从第三国的非法商业实践修改为国际贸易规则,确立了行动权的贸易实践;将识别贸易壁垒的依据从国际法和“普遍接受规则”明确为“欧盟缔结或加入的国际贸易条约”;在与GATT/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联系上从程序规则扩展到实体规则;[5]尤为重要的是,它还将申诉主体延伸到单个企业,这可将监督其他国家遵守国际义务之负担更多地转移给私人主体,并通过私人主体的申诉使委员会对有关第三国的贸易实践予以充分注意。此外,TBR所依赖的根本概念被界定得更加清楚简洁,委员会的相关职能被强化,就有关事项进行决策的程序也得以重建和改进。这表明TBR是一个显著改进的商业政策工具,欧盟企业和产业对TBR的不断应用即为实证。

TBR创设后,欧盟贸易伙伴认为它可能绕开WTO争端解决程序,进而认为如欧盟使用TBR迫使其贸易伙伴遵守承诺无异于大浩劫;国际上也曾有学者认为欧共体似乎要放弃协商解决贸易争议的传统政策,倾向于模仿臭名昭著的美国301程序。[6]欧盟有关学者则认为上述批评毫无道理:首先,TBR没有增加采取单边措施的可能性;其次,TBR本身要求欧盟必须遵守寻求通过适当方式主要包括WTO争端解决方式消除贸易壁垒的义务,否则即违反欧盟法律,受制于欧盟法院的司法审查。TBR关于应在国际法的限制内行动的要求相当广泛,如关于报复措施的决定、报复措施实施的期限和水平等应符合争端解决结果,在争端解决机构授权前不能采取临时报复措施等。同美国301程序相比,TBR比较注意国际合法性,并注重协调统一、充分透明、司法监督、反应快速、措施节制有力等原则。[7]TBR在国际社会相对受到好评,其实施不仅未受到强烈抵制,反而引起有关国家调整其贸易政策或实践,这种影响将继续在欧盟对外贸易中发挥积极作用,客观上也成为维护WTO多边贸易法律体制的辅助性的单边法律手段。

TBR实施10年来,委员会已受理23起申诉,其中15起已成功解决,其他申诉或正处于监督第三国履行承诺的过程中,或正处于调查或磋商阶段。[8]从申诉主体来看,已受理的23起申诉中有20起是产业申诉,其他3起申诉分别由欧盟企业提起。可见,产业协会在执行TBR以消除欧盟企业在第三国遭遇的贸易壁垒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成员国虽自动具有申诉资格,提起申诉的证据要求相对较低,但他们迄今未提起过申诉,其主要考虑是企业和产业都被赋予申诉的权利,且成员国诉求《欧共体条约》第113条(自《1997年阿姆斯特丹条约》起为第133条)的(s1)程序更具政治上的灵活性。因此,估计各成员国将来仍然极少诉诸TBR。

欧盟产业作为申诉主体应满足两方面条件:第一,申诉主体为自然人、法人或不具有法人资格的协会。在实践中,通常是协会,包括既存的产业协会和专门为申诉成立的协会。专门为申诉成立协会虽耗费额外时间,但其单一目的和结构可避免既存协会中达成一致意见时所需的繁琐程序,因此在不少行业具有相当前景和吸引力。[9]第二,申诉主体应足以代表受损害的欧共体产业,即需具有有关产品生产商/服务商100%的代表性或能代表有关产品生产厂商/服务商的主要部分(就其联合总产量/服务量在欧共体总量中的比例而言),但不像反倾销法,TBR对于“主要部分”应达到多少比例没有指导意见,在已公布的决定中也没有明确标准。由于产业代表性的要求,在实践中总是欧盟或成员国的产业协会提起产业申诉。TBR也确立了允许地区产业提起产业申诉的特别规则,如某一区域内的产品生产商/服务商的总产量构成该区域该产品/月服务总量的主要部分,并且贸易壁垒的影响集中在该区域,则该区域的产品生产商/月服务商可作为欧盟产业提起申诉。这一特殊规则使TBR申诉具有灵活性,应用这一规则的典型的案例如智利旗鱼案。

从申诉涉及的国家来看,主要有美国、巴西、韩国、加拿大、阿根廷等。这表明上述国家存在重要的限制欧盟贸易的实践,也反映其对欧盟贸易的重要性。

从申诉涉及的产品来看,种类广泛,大多是欧盟企业具有优势的产品,反映其对欧盟及成员国的经济影响。

从申诉涉及的贸易措施来看,主要为进口许可、歧视性税收、补贴、原产地名称或地理标志的保护、著作权保护、海关估价、原产地规则、产品标签、技术标准、滥用贸易防护工具等方面的措施,从而表明这些措施是欧盟有关贸易伙伴国保护国内市场的重要手段。

TBR程序包括申诉审查、内部调查、磋商、启动国际争端解决、报复审查五个阶段。TBR实施的实践证明其主要通过以下途径发生作用:

1.第三国的单边措施。TBR调查直接促使第三国采取单方面措施自动修正有关贸易实践。在已解决的15起申诉中至少有3起通过该途径解决,在未了结的申诉中有关国家也采取了单方面措施或承诺。这反映出TBR的威慑作用,不失为实现其立法目的最省力的途径。

2.双边磋商。TBR在磋商方面留有很大的灵活性:委员会在开始调查前可能向有关国家提出非正式的建议,在发动内部调查时考虑双边谈判的机会,在正式通知有关国家时应提出协商解决的可能性。在已解决的申诉中约一半的申诉是通过磋商解决的。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3.与WTO争端解决机制或其他国际法律机制的衔接。在已解决的15起申诉中至少有5起已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解决,在1起申诉中也发动过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但其后双方通过磋商了结争端。[10]TBR在WTO争端解决机制强化的前提下与其相衔接可使第三国一般倾向于主动或通过协商采取措施来消除贸易壁垒。在向WTO争端解决机构说服诉称的贸易壁垒违反适用的WTO规则方面,欧盟是相当成功的,基本全部获得争端解决机构的支持。

4.报复性措施。TBR以报复作为最后救济手段。根据TBR的规定,采取报复和制裁须满足以下条件:为共同体利益必须采取行动;用尽WTO争端解决程序;经WTO争端解决机构同意和授权。欧盟乐于将报复描述为“商业政策措施”,但其形式和目的非常明确:中止或撤回关税减让;对第三国提高现存关税或对进口收取其他费用;实施数量限制或采取其他措施以修正进口或出口条件或以其他方式影响同第三国的贸易。委员会认为TBR中列出的报复措施不是穷尽的,可视情况采取更合适的措施,以保证报复行动一方面依规则进行,另一方面也能适合其他可能出现的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的特定情况。从目前看来,仅在美国反倾销法一案中采用报复措施。[11]

通过上述途径,TBR在多起申诉中有效消除了欧盟产业和企业诉及的贸易壁垒,不仅使申诉者可以进入第三国市场或维护其市场份额,也使其他欧盟企业在第三国的市场准入条件得以改善。

二、TBR的主要规则及其实施

TBR对申诉和消除贸易壁垒设定了相应的实体条件:申诉应由符合条件的申诉主体在存在贸易壁垒并且产生损害/不利贸易影响的条件下提出;发动调查和采取国际行动还必须符合欧盟共同体利益。因此,贸易壁垒、损害/不利贸易影响、共同体利益成为TBR的核心概念和标准。

(一)贸易壁垒

TBR中的贸易壁垒具有特定的法律意义:第一,它是由第三国采取或维持的贸易实践。对私人主体实施的任何阻碍贸易的行为,如果政府部门有义务阻止但未能阻止,TBR未明确规定是否可提起申诉。从理论上讲,如果第三国政府的该等义务是根据国际贸易规则产生的,则可以根据TBR采取行动,因为贸易实践包括管理或行政行为。但TBR实践中尚未出现此类申诉。第二,国际贸易规则赋予对该等贸易实践采取行动的权利。如果国际贸易规则规定禁止该等实践,或授予受该等实践影响的另一方寻求消除其影响的权利,则认为其授予采取行动的权利。[12]因此,不能简单认为TBR针对的对象是违法的贸易实践,关键看是否是根据国际贸易规则可采取行动的贸易实践。欧盟委员会在解释性的备忘录中把申诉案件分为“违法案件”(Violation case)和“非违法案件”(non—violation ease)。这表明TBR可受理与WTO争端解决机制所针对的“违法之诉”和“非违法之诉”相同的申诉,有利于与WTO争端解决程序的衔接。

就判定贸易壁垒而言,国际贸易规则的适用是关键。首先要确定适用的国际贸易规则,其次是对其正确理解和应用。根据TBR,国际贸易规则主要指在WTO主持下制定的并规定在WTO协议附件中的贸易规则(以下简称“WTO规则”),也包括以欧盟为缔约方且含有调整欧盟与第三国贸易关系的其他协议。

委员会强调WTO规则的重要性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第一,对违反WTO规则的贸易实践可诉求WTO争端解决程序,这在目前仍是最有效的国际争议解决程序;第二,就贸易事项而言,WTO规则从其所适用的地域和所涉及的领域来看都是相当全面的,没有比其更全面详细的其他规则。因此,TBR的主要目标是针对在WTO规则下有权采取行动的第三国贸易实践。既往所有申诉涉及的贸易壁垒均为诉称违反WTO规则的贸易壁垒,当然这不排除某些申诉同时援引了有关双边协议。委员会识别贸易壁垒的程序主要集中于根据WTO规则分析有关贸易实践是否导致欧盟有权采取行动。TBR对WTO规则的适用特别是在进入WTO争端解决程序的情况下也在间接阐释WTO规则。

与WTO规则体系相对应,TBR申诉所针对的贸易壁垒总体上包括第三国采取或维持的影响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或知识产权保护的三方面的贸易实践,每一方面具体包括其不符合国际贸易规则的立法、不合法的行政行为、未能使国际贸易规则下确立的权利生效、怠于或拒绝采取行动以致不执行国际协议授予的权利、采取不适当的政策措施的经济政策、特定财政资助项目如补贴等情形。

在识别货物贸易壁垒时,TBR申诉往往援引对GATT1994中一般义务尤其是国民待遇的违反和对12个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5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