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关于腐败内涵的界定
【英文标题】 TO Present the Connation of Corruption【作者】 李晓明
【作者单位】 苏州大学 Suzhou University【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腐败内涵;政治;广义;狭义
【英文关键词】 connotation of corruption;political;broad sense;narrow sense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8)09—0065—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9
【页码】 65
【摘要】

目前国内外的腐败内涵尚未统一。以中国历史、域外腐败内涵为基础,总结辨析出腐败的基本构成要素:涉权性,交换性,交换的不正当性。结果超越了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之间的区分,侵犯了公共利益,最后从这四个要素出发,在广义和狭义上来界定腐败的内涵,以满足社会学和法律界的两个视角和标准。

【英文摘要】

There isn’t unified connotation of corruption at home or abroad up to now.Based on the connotation in history of China and enumeration of abroad,this paper sum up the essential element,i.e.relevance of power.quality of exchange,the exchange is considered as anti—upright,result is that break the dividing line between public and personal area and infring ement on public interest.At last,concerting these four elements,it presents the connation of corruption in broad and narrow sense,in order to satisfy two kinds of angle and standard—social science and law fiel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786    
  
  

腐败的内涵是反腐败理论中最基本的范畴,也是我国反腐倡廉工作中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但由于腐败的内涵至今也没有一个权威而清晰的界定,已经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尤其是腐败一词的高频使用,如数字腐败、低龄腐败、假日腐败、拜年腐败等,使腐败概念泛化,这种现象不仅偏离了“腐败”一词的真正含义,也降低了腐败行为的标准,动摇了我们治理反腐败的决心,更为重要的是我国反腐倡廉工作缺乏理论基础,严重阻碍反腐败工作的展开。本问试图通过对国内外相关理论的研究,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我国腐败概念的历史性追溯

“腐败”一词在我国历史上有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其含义也逐渐从生物学领域延伸到社会学领域。笔者认为,从纵向维度探析腐败内涵,不仅仅是理论逻辑上的交代,同时起到“以史为鉴”的作用,剔除腐败不合理的内涵,使我们在现阶段研究腐败内涵有一个较高的理论基点和较大的现实意义。

第一阶段:古代明清前——腐败概念的本义。《辞源》解释说:溃烂、发臭、腐朽败坏。《辞海》解释说:腐烂。在《汉书·食货志》中也有如下记载:“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腐败不可食”,需要说明的是,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对于官吏利用职务之便以权谋私的贪贿犯罪——在今天看来是典型的腐败现象并不称之为“腐败”,并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称谓,如虞舜为帝时,贪污罪称之为“墨罪”,商朝“官刑”、“三风”中之二风的规定:“狂歌乱舞的巫风、贪财好色的淫风”均属于腐败之风,《法经》中的金禁就是惩治腐败的法律,唐律中还有“坐赃”和“受所监临”的罪名,也是属于这一类罪{1}。

第二阶段:近代明清后期——社会领域的引申义。至明清时期,《儒林外史》、《女娲史》等小说中出现了“腐败官场”的词汇,用腐败来揭露那种卖官鬻爵、贪污腐败的吏治丑象。随着“腐败”手段日趋多样化,腐败的内涵也逐渐宽泛化,到后来指称一切对公共权力的滥用行为。自此该词便被沿用到社会政治和思想文化领域,成为一个具有特定含义的政治术语。明末清初时期,腐败的概念已不断延伸,邹容的《革命军》中:“有革命者,去腐败而存良善者也”的语句,腐败已开始成为社会不良现象的代称。在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经典著作中,“腐败”又等同于“腐朽”,实际上是把滋生腐败的社会制度原因等同于腐败现象本身,使腐败成了社会不公平现象的代名词。自此后,腐败便被引用到社会学的各个领域{2}。

第三阶段:现代——政治领域的回归。从以上可以看出,第一阶段的腐败概念是主要用于生物学领域,指腐败的本义,与“腐烂”同义,借用法医学上的解释,是指“人死后机体组织、蛋白质因腐败的细菌的作用而分解的过程”。这种定义显然视角过小,不适合现代社会的需求。第二阶段的腐败概念用于社会领域,泛指社会不公平现象和制度腐败,容易把制假、售假、偷盗、赌博等社会不良现象也纳入到腐败的范畴中,使腐败概念泛化的一个表现,又过度脱离了腐败的本义,是不可取的。

在当代社会,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逐渐在政治领域研究腐败概念,为了吸收国际社会的理论研究成果,实现腐败概念的国际接轨,笔者认为应该在政治领域内考察腐败的内涵和本质,方能再扩展到其他领域。在政治领域,对腐败现象的界定,由于对象范围的不同,历来有两种相互联系的方法即政治价值意义上的腐败和行为规范意义上的腐败[1]。所谓政治价值意义上的腐败,是指政治权力体系形成和运行的基础不具有政治上的合法性。这种权力腐败是政体的腐败,即政治体系的整体性腐败,也就是说国家建立的目的、职能目标都是为了满足某个人或少数人的私利,这时政权的价值目标和社会少数成员的利益相冲突。所谓行为规范意义上的腐败,是指具体权力行为违反特定行为规则,一般意义上指公职人员故意抛弃或违反法律和道德上的义务,运用权力追求和获得私人利益。如果说政治价值意义上的腐败是指整体的腐败的话,那么行为规范意义上的腐败则主要是官员个人或局部人员行为的腐败{3}。

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前,由于中国面临着如何巩固和完善新生政权的难题,此时腐败关注的焦点理所当然是如何预防政体的腐败,即广义上的腐败。虽然立法文件中没有具体规定何为腐败,但从领导人的会议发言和重要讲话中可略见一斑。如1980年邓小平在会见意大利记者时指出:“我们过去的一些制度实际上是受了封建主义的影响,包括个人迷信、家长制或家长作风,甚至包括干部职务终身制”,并在随后提出了政治改革,如党政分开、权力下放、精简机构等。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体制的建立,政治腐败的内涵逐渐向后者即狭义角度上转变。因为市场经济体制和民主政治体制的建立和巩固,使得政治制度和政治治理全面败坏的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只是在具体制度上的安排方面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从事政治腐败对许多公职人员仍然有利可图,有机可乘。于是狭义的政治腐败问题就突出出来,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和学术界研究的重点。

关于如何界定狭义上的腐败内涵,学术界是有争议的。上文提到的“行为规范意义上的腐败”过于抽象,相比之下,学者王沪宁提出了一个具体、具有感知性和操作性的概念。他认为,狭义上的政治腐败是指运用公共权力实现私人目的的行为,其基本特征是公共权力、公共资源的非公共、非规范(不符合公认的法律和道德规范)的运用,既包括了有关公职人员的个人生活和具体的施政措施的评判的内容,还包括了为实现地方和部门的公共目的而非规范运用公共权力的行为,如公贿和法人犯罪等。因而比现代意义上的政治腐败概念要宽泛得多{4}。

值得重视的是,近来有越来越多的学者从经济学角度观察腐败,他们一般是以“委托一代理”这种经济分权决策体制为理论基点,最具代表性的观点是用寻租理论来解释腐败,认为腐败就是官员的寻租活动。所谓寻租,是指腐败者作为当权者(政府的代理人),因为掌握一定公共权力,第三方(行贿者)为获取政府的特许或者庇护以便获取额外的或垄断的利润,便向当权者(代理人)施加种种影响(包括合法的,非法的)。典型的寻租活动就是“权钱交易”或者“钱权交易”。政府官员为了创造“租金”,必然会滥用权力干预市场,以迫使或者诱使他人前来寻租,这些官员就可以趁机索取或者收受贿赂{5}。

笔者认为,经济角度的观察固然给我们全面认识腐败提供了另一个全新的角度,但仔细研究就会发现,经济学角度的腐败内涵虽然与政治学角度的内涵表述各异,但两个领域仍有交叉点——权力,可见权力是定义腐败内涵不可或缺的核心要素。

二、域外腐败内涵的演变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域外腐败概念的相关研究必定对我们提出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腐败概念有所帮助。本文主要以国际组织、美国为主,附带介绍英、韩、新加坡、香港、印度的腐败概念,从而提炼出他们的共同之处,以为我用。

国外词典的释义:《牛津法律大辞典》解释corruption是指从原本纯洁状态中发生的堕落,尤其对捐款人有利于个人的考虑接受金钱或其他好处,也指在淫秽出版物影响下的堕落。《牛津英语辞典》对corruption的解释较多,指正直被破坏,腐败活动的应用和存在与公共机构相关联。《布莱克维尔政治学全书》解释政治腐败(political corruption)是指政治活动家、政治家或官方决策中的其他官员,利用他们担任而掌握的资源和便利,为其他一部分人谋取利益,以作为他们换取已许诺的或实际的报偿{6}。

1.国际社会关于腐败内涵的表述:自20世纪60年代腐败成为国际学术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以来,各国际组织提出过无数的定义,但由于腐败问题的复杂性和人们研究问题的角度等不同原因,至今还没有形成一个公认的、可以应用于任何国家的定义。(1)国际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腐败定义为:“腐败是滥用公共权力以谋取私人利益”,一个更为广泛的定义是:“腐败乃是通过关系而有意识地不遵从,以图从该行为中为个人或相关的个体谋取利益。”(Tanzi,1995)国际透明组织对腐败的解释是:“公共部门中官员的行为,不论是从事政治事务的官员,还是行政管理的公务员,他们通过错误地行使公众委托给他们的权力,使他们自己或亲近于他们的人不正当地和非法地富裕起来。”{17}(2)国际条约。1996年美洲国家组织通过的《美洲反腐败公约》,该公约规定,贪污行为不仅包括主动的行为方式,如为获取非法利益向政府官员提供金钱利益,还包括被动的行为方式,如政府官员为了相同的目的而接受所给付的金钱利益。2000年通过的《打击跨国犯罪公约》将下列两种行为规定为腐败犯罪:1)直接或间接地向公职人员许诺,提议给予该公职人员或实体不应有的好处,以使该公职人员在执行公务时作为或不作为;2)公职人员为其本人或他人或实体直接或间接索取或接受不应有的好处,以作为其在执行公务时作为或不作为的条件。2000年《世界发展报告:增长的质量》将腐败界定为:为达到个人目的而滥用公共权力。2002年《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草案》将腐败定义为:直接或间接地许诺、请示、提议给予、给予或接受不适当的好处或期盼,使得接受贿赂、不适当好处或期盼的人不正常履行职责或做出应有的行为。

2.美国腐败内涵的演变:美国对腐败概念的研究主要是在政治领域展开的。最初,西方早期的腐败概念与民主理论相关,其逻辑是,如果用腐败方式做出政策选择,便不可能有民主。到了19世纪中期以后,关于腐败的讨论不再集中在“制度衰败”上,而是用滥用职权的公共官员接受金钱或值钱的东西来定义腐败{8}。到了本世纪70年代,美国的修正主义把腐败定义为偏离某种被接受的具体的行为规则。当代美国社会科学家对腐败的定义可用三个标准对他们进行分类,分别是法律标准、公共利益标准和公众舆论标准。包括:

第一种是以法律为标准的政治腐败内涵:触犯了“保证公共职责正常执行的特定规则”,最具影响力的当属J·S·NYE的定义:“腐败是由于与私人(家庭、关系密切的私人集团)有关金钱或地位的收益,或违反针对行使某些种类的与私人有关的影响的规则,而偏离一个公共角色的标准职责的行为。它包括诸如贿赂(使用报酬来扭曲一个负有责任的人的判断)、裙带关系(因特殊的关系而不是品德而给予庇护)、侵吞公共财产(用于个人目的而非法侵占公共资源)。”这种界定简单清晰,可操作性强,但由于法律是随着时代和公众舆论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且并非所有的非法行为都是腐败的,腐败能否成立的关键在于一个人是否能够直接影响运用公共权力或支配公共好处的决定或过程{8}。

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第二种以公共利益为标准的政治腐败定义为:“侵犯了至少是对一种公共或公民的秩序责任”{9}。但这种界定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对公共利益缺少客观统一的界定,另一方面,公共利益往往沦落为腐败者辩解的借口。

第三种以公众舆论为标准来定义腐败,即公共舆论决定是否某种政治行为是腐败{10}。

这种定义也遭到了批评。因为在许多问题上,公众情绪要么是迷糊不清的,要么存在分歧,并且官员同普通公众之间在评价公共行为的适当标准时也会存在偏差。

综合考量以上三种标准,三者间是有相通之处,并不是相互排斥的,因为公共利益与公众意见标准的本质存在于法律准则之中。换言之,法律准则是可以把公共利益和公共意见包括在内的,并且法律准则的标准要比公共利益和公众舆论的概念更为精确和一贯,这种定义的优点超过其缺点,这也就是为什么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经历了将近25年的争论之后,J·S·NYE的定义是引用最多的定义{8}。

3.英国的腐败内涵:英国虽是世界上第一个制定反腐败法律的国家,但这些法律都没有明确腐败的含义。“腐败”(corruption)一词的使用频率也很低,更多的是使用“欺诈”(fraud)一词,后者包括的范围要比前者广得多,不仅包括一般意义上的腐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而且还包括诸如不作为、失职、渎职等种种不良行政行为。法院正竭力寻找不同时期对此的不同观点。难点围绕在建议陪审团应如何解释词的意义并在面对证词时应用它。目前的观点是:腐败意味着有目的地做法律禁止的企图贪污的事,它和不诚实意义不同。这个陈述出现在判决书中,它指出,腐败是个普通词,不会引起陪审团的困扰,陪审团能根据常识得出被告是否试图施加不正当的影响,那就足够了{11}。理论界似乎也不太关注腐败的内涵,代表性的观点有以下几个:英国哲学家洛克从政治角度出发,认为统治者无论有怎样正当的理由,如果不以法律而以他的意志为准则,如果他的命令和行动不以保护他的人民的财产而以满足他自己的野心、私愤、贪欲和任何其他不正当的情欲为目的,那就是腐败;英国学者霍姆斯认为,在不同国家腐败一词可能具有不同含义。事实上,不仅不同的文化和民族对腐败做出的解释不同,甚至在一个特定群体内,也存在差异;克拉弗伦和蒂尔曼莱夫以市场为中心来解释腐败的内涵,他们认为,在早期的西方社会和当代非西方社会中,调节公职人员的规范尚未明确制定,或者根本不存在。在这种不完善的制度下,一位腐败的文官会把他所处的公共职位当成某种经营手段,他将寻求最大限度地扩大这个职位的利益.。腐败是官员将官职视为一种经营活动的结果,从指令性价格制定模式转向自由市场模式,会因为供需的严重不平衡而加剧权力走向腐败。

4.其他国家或地区:(1)韩国。韩国在曲折、漫长的反腐败历史进程中,经历了运动反腐、权力反腐和制度反腐三个阶段,并在2001年出台了《腐败防止法》。这部法律对腐败行为的定义是公职者滥用职务之便和地位、权限违法为自己或他人谋求利益的行为;在公共机关的财产使用、取得、管理和处置以及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违反法律,对公共机关的财产造成损失的行为{12}。(2)新加坡。《防止贪污法》是新加坡专门反腐法律法规的基础性法律。它确立了非常宽泛的贪污定义,包括任何以金钱和非金钱形式表现的利益和好处,以及被查人不能澄清的多余财富。对受贿罪收受的“报酬”也作了详细的界定,包括金钱物质的和非金钱物质的{13}。(3)香港。香港袭判例法系的传统,在法律上并无腐败一词的提法,甚至也无贪污罪的规定,但在使用上则一般认为,贪污一词是行贿、受贿行为的统称,贿赂是指提供或收受利益以获取做出公事上回报的行为。香港针对受贿和行贿行为而产生的法例主要有三个:《防止贿赂条例》、《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和《廉政公署条例》,其中《防止贿赂条例》的第3条规定:公营或私营机构的代理人或雇员,未得其主事人或雇主批准而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作为执行其职务的诱因或报酬,便属犯法。这可以看作是港府对腐败概念的界定{14}。(4)印度。印度《刑事法典》第161条将腐败定义为:接受法定酬劳以外的一切报酬。这种报酬出于这样的目的或作为这样的回报,即做出或有节制地做出某种职权行为,向某人表示或有克制地表示同意或不同意,或者给予或试图给予某人以帮忙或造成损害{9}。

三、关于腐败概念内涵的考究

以上列举的中国和域外的对腐败内涵的表述和研究,可谓各有利弊,为了提出一个要素系统、内涵深刻而又符合当今国情的内涵,需要概括提炼出以上各种表述的共性,辅之以对腐败现象的总结,笔者认为腐败内涵应当包括以下要素:

(一)涉权性

腐败与公共权力相关,这几乎是学术界的通说。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Montesquieu 1689—1755)曾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到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4}。我国很多学者根据马克思的学说,认为腐败就是指公共权力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高积顺.中国古代的体制性腐败(J).检察风云,200期纪念专辑.

{2}谢建华.透析腐败概念泛化(J).廉政瞭望,2006,(11).

{3}田西南.权力腐败及其制约机制(J).四川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3).

{4}何增科.反腐新路——转型期中国腐败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编译出版社,2002.6,25.

{5}吴丕.中国反腐败——现状与理论研究(M).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2.258.

{6}自建孝.论腐败概念界定(J).大同医专学报.2002,(2).

{7}杨丞娟.权力腐败与防治(J).经济与社会发展,2005,(3).

{8}周琪.西方学者对腐败理论的研究(J).美国研究。2005,(4).

{9}王沪宁.腐败与反腐败——当代国外腐败问题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425,428.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10}周琪.国外有关腐败理论提供的一些启示(J).民主与法制,2005,(5).

{11}陈明莉,秦湘.彻底清除腐败(J).国际水力发电,2002,(4):35.

{12}张利.韩国的腐败法与腐败防止委员会(J).党建,2005,(9).

{13}李国花,李志勤.部分国家反腐败法比较(J).比较法学研究,2006,(4).

{14}徐岱.中国内地和香港反腐败法律比较研究及启示(J).金陵法律评论,2005,(2).

{15}张春明.关于腐败概念的研究(J).石家庄经济学院学报,2001。(4).

{16}宋爱萍.公共权利的异化分析(J).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2004,(3).

{17}李立丰.当今中国定义腐败的刑法解读(EB/OL).中国优秀博硕士论文全文数据库http://202.195.136.22/kns50

{18}胡鞍钢.中国:挑战腐败(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247,87.

{19}蔡陈聪.腐败定义及其类型(J).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1.(2).

{20}王传利.减少公权是制腐的根本之策吗(J).理论与改革.1994,(4).

{21}熊学文,胡雪花.略论腐败行为主体(J).湖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4).

{22}彭萍,丁振东.腐败犯罪的内涵新论(J).检察实践,2005,(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7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