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方法学》
存款货币财产所有权研究
【英文标题】 On the Ownership of the Deposit Property
【作者】 夏尊文【作者单位】 湖南理工学院
【分类】 银行法
【中文关键词】 存款人所有权说;银行所有权说;存款债权说
【英文关键词】 depositor ownership theory;bank ownership theory;creditors’deposit theory
【文章编码】 1673-8330(2011)05-0041-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5
【页码】 41
【摘要】

关于存款所有权的归属,尽管我国有关法律法规已经明确,在学术上却是一个仍有待澄清的问题,国内已有的存款人所有权说、银行所有权说、双重所有权说等从表面上看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实际上均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可是,这一理论问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不少案件的定性与这一问题直接相关。鉴于此,有必要在梳理相关学说的基础上,正本清源,探寻存款所有权的真正归属。事实表明,虽然存款人对于存款货币财产权可以在债权、所有权之间选择行使自己的权利,但这并不影响有关法律法规立场的正确性,存款所有权非存款人莫属。新近的存款货币新型财产说不可取。

【英文摘要】

With regard to the ownership of the deposit property,though relevant laws and regulations have stipulated explicitly its nature,there are still academic debates on different theories such as depositor ownership,bank ownership and dual ownership. Such theories are apparently plausible yet in lack of theoreti-cal support.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judgments of many cases depend on this theoretical issue. Therefore,it is quite necessary to seek for real attributes of the deposit ownership based on thorough review of relevant theo-ries. In fact,the depositor can choose to exercise his right to deposit property as either creditors or owners,which will not affect the correct stance of relevant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ownership of deposit property be-longs exclusively to depositors,thus it is not advisable to adopt a recent theory which deems the deposit as a new-type proper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7432    
  
  当今社会,人们越来越习惯于将自己暂时不用的多余现金存入银行,也越来越习惯于利用自己银行账户上的存款(主要是活期存款)进行各种交易、结算。然而,存款的所有权归属于谁?尽管我国有关法律法规已经明确存款的所有权属于存款人,但我国学术界对这个问题一直争论不休,主要存在存款人所有权说、银行所有权说、双重所有权说等几类不同的学说,这些学说从表面上看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实际上均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可见,这在理论上仍是一个有待澄清的问题。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诚如有学者所言:“所有权是人类社会的特征制度之一。一个民族如果不知所有权为何物,或者其制度安排中仅赋予所有权以较为次要的地位,或者‘我的和你的’不过意味着‘当下你我所持有的’,它必定不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1]而且,不少案件的定性与这一问题直接相关,如果在这一问题上含糊其辞,就难以对关联案件准确定性,司法的公信力也将因此受损。鉴于此,有必要在梳理相关学说的基础上,正本清源,探寻存款所有权的真正归属。
  一、存款人所有权说介评
  有些学者赞同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立场,认为存款的所有权属于存款人。其中主要存在以下几种不同的观点:
  1.所有权保留说。该说认为,“存款是存款人在保留所有权的条件下,把使用权暂时转让给银行的资金和货币”。[2]“储蓄是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分离的信用行为,通过契约的方式,个人把货币存入银行后,货币的使用权暂时让渡给银行,存款人仍享有所有权”。[3]
  2.物权契约说。该说认为,存款人与储蓄机构的储蓄合同为物权契约。[4]
  3.权能出借说。该说认为,在存款关系中,以债权为媒介而发生转移的,不是通常情况下的货币所有权,而是所有权的部分权能,即货币的占有、使用权能通过出借方式转移给了存款机构。虽然银行也可以处分储户的存款如借贷给别人、投资等,但银行享有的并不是一种最终处分权。[5]
  4.特殊租赁合同说。该说认为,存款的所有权是客户的,而银行对存款拥有的仅是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处分权仍然在客户手中,客户与银行之间的法律关系应是以货币为标的物的特殊租赁合同关系,即特殊物权关系。[6]
  5.保管合同、使用合同结合说。该说认为,物是能为特定主体直接支配的财产利益,银行存款属于确定的、实在的财产利益,银行存折是财产利益的存在方式,存款人直接支配着存折等于支配着其在银行的存款,所以,存款人对其银行存款拥有的应是所有权。[7]储蓄合同是保管合同和使用合同的结合。[8]
  6.混合合同说。该说认为,存款合同在性质上属于资金保管与转移资金利用权的混合合同。[9]
  在以上几种观点中,所有权保留说、物权契约说、权能出借说、特殊租赁合同说都是建立在现金货币的使用权与所有权可以分离的基础上的,但是,现金货币的属性决定了其使用权与所有权不可分离,一旦使用,现金货币的所有权必须随之转移,也就意味着存款人必须放弃现金货币的所有权,否则,现金货币便无法流通。[10]因此,只要将存款等同于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同时抱住存款人对存款的所有权不放,就会导致“存款人对存款享有所有权”与“银行可以使用存款人的存款”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
  笔者认为,保管合同、使用合同结合说彻底抛弃了“物必有体”的传统观念,将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与存款区分开来,强调存款人对存款的所有权,有一定道理。但是,此说对于存款人对银行可能享有债权的一面有些认识不清。同时,保管合同、使用合同的具体含义尚不得而知。
  混合合同说肯定了物权价值化的思想,有一定的创见,可惜没有指明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与作为价值形态存在的存款即存款人的账户资金的关系。存款人与银行都可以利用存款人的账户资金的说法亦令人吃惊。而将存款合同在性质上归属于资金保管与转移资金利用权的混合合同,更是自陷困境,因为如果银行保管的是存款人的账户资金,那么,银行是不能利用存款人的账户资金的,如果银行保管的是存款人存入的现金货币,那么,银行就不再仅仅是利用,现金货币的所有权已经转移给银行。所以,无论银行保管的是存款人的账户资金还是现金货币,都无法将资金保管与转移资金利用权统一起来。
  由上可见,存款人所有权说的各种观点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缺陷,缺乏充分的说服力,因此,有的学者改变了思考问题的方向,提出了银行所有权说。
  二、银行所有权说介评
  银行所有权说认为,存款人存款的所有权属于银行,存款人用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的所有权换取了要求银行返还同种类、同数量货币并加付利息的债权。其中又存在以下几种不同的观点:
  1.特殊的定式合同说。该说认为,根据“货币占有即所有”这种传统民法理论,储蓄合同的存款人因将货币交付给储蓄机构而丧失其对货币的占有,银行通过占有存款人的货币而获得对这些货币的所有权。储蓄合同是特殊的定式合同。[11]
  2.借款合同说。该说认为,存款合同属于借款合同。[12]
  3.物权变动说。该说认为,根据动产物权变动规则,存款应归银行所有。[13]谨防骗子
  4.无名合同说。该说认为,存款合同属于无名合同。[14]
  5.区别对待说。该说认为,存款所有权属于银行,不过,银行结算账户及其他一些特定账户的货币所有权没有转移。[15]
  在以上几种观点中,区别对待说所言所有权属于银行的“存款”,指的是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所言银行结算账户及其他一些特定账户的“存款”则是指以数字形式存在的账户资金,令人不知所云。无名合同说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二者均无法解释借款人向银行借款时,若借款人不需要现金,而要求银行将款项划至自己的存款账户上作为存款时,存款应当归借款人所有的事实。因为既然银行已经将款项贷给借款人,其所有权自当归属于借款人。可是,如果借款人存款的所有权归借款人,那么,存款人存款的所有权就应当属于存款人,因为当借款人向银行存款时,他已经变成了银行的存款人。[16]
  特殊的定式合同说、借款合同说、[17]物权变动说所认为的存款,指的是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存款人将现金货币存入银行之后,银行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将其用于投资,若存款人以存单为凭,到期要求银行返还现金货币时,银行只能返还同种类、同数量的货币加付利息给存款人,而不能返还原物,原物不存,所有权当然转移,这就意味着存款人是用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的所有权换取了要求银行返还同种类、同数量货币并加付利息的债权,就此而言,这些观点无疑是正确的。
  特殊的定式合同说、无名合同说、区别对待说均以《商业银行法》71条为自己的观点进行辩护,该条规定:“商业银行进行破产清算时,在支付清算费用、所欠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后,应当优先偿付个人储蓄存款的本金和利息。”这一规定表明在银行破产后,存款人不是以所有权人的身份,通过行使取回权享有优先权,而是作为债权人,享有优于国家税款和其他破产债权的优先偿付地位。然而,众所周知,债权具有平等性,如果存款人用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所有权换取的仅仅是债权,那么,在银行破产后,其享有的优先偿付地位又作何解释?[18]
  有学者还利用外国法律的规定以及相关判例佐证自己的观点,他举美国银行法的规定,银行不是存款人的金钱的被寄托人,银行没有义务将存款人的金钱与另一存款人的金钱隔离保管。法律把银行与存款人的关系作为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关系。银行是债务人,客户是债权人。又如,[19]《意大利民法典》1834条规定,(金钱储蓄)银行对存入己处的货币享有所有权,并在约定期间届满时或者存款人提出请求时,负有返还同种货币的义务。[20]在英国,存款转移所有权的判例法原则早已在1838年形成。这一年,英国上议院在审理一桩上诉案时,大法官Cottenham勋爵即指出:“款项一经付入银行就不再是当事人的钱,此款即属银行所有;当存款人要求支付时,银行有义务偿还相等于存入金额的款项。”[21]但是,这些只能说明银行对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享有所有权,不能说明银行对存款人的存款也享有所有权。恰恰相反,外国人也认为存款人对自己的存款享有所有权,例如,美国当代著名金融学家迈耶指出,“资本主义最重要的发明是创造了对货币的所有权形式,如银行账户、债权、股票等,它们都可以在需要时转换成现金,企业也可据此筹集到所需资金。这些对货币的所有权形式,只要能够很容易变现,就能替代货币作为一种储藏手段。”[22]显然,我国的这些学者犯了将存款等同于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的错误。
  三、存款债权说介评
  存款债权说区分现金货币与存款,认为存款人将现金货币存入银行后,丧失对现金货币的所有权,以数字形式存在的存款表彰的只是一种债权。其中主要包括以下两种观点:
  1.消费寄托合同说。该说认为,保管一定的货币,就形成消费寄托合同,保管人取得货币的所有权,保管人在归还货币时,仅需交还同等数额的货币,而无需归还原物。在银行客户与银行的存款关系中,银行客户对吸收存款的银行只享有请求返还同种类、同数量货币的债权,而不能享有对该存款的所有权。存款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货币,只是可以要求支付货币的债权。[23]
  2.存款合同说。该说认为,在存款合同法律关系中,存款人是债权人,金融机构是债务人。人们常说的存款账户中的“存款”或“资金”,不是指实在的物理形态的货币或金钱,而只是用抽象的记账数字来表达大小的存款人对金融机构的债权。[24]
  如前所述,就存款人仅仅要求银行到期返还同种类、同数量的货币并加付利息而言,存款人的存款只是表明存款人对银行享有债权,这是没有问题的。因此,此类观点能很好地解释存款是商业银行的负债的问题。还本付息的习惯说法似乎也很容易让人想到存款人的存款只是表明存款人对银行享有债权,但是,此类观点存在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
  其一,“由债的目的所决定,债不宜永存,具有期限性。”[25]但是,无论活期存款还是定期存款、储蓄存款,存款人都享有永久财产权,[26]不存在存款人怠于行使债权导致超过诉讼时效而丧失胜诉权的问题,这是此类观点怎么也解释不了的。
  其二,此类观点无法解释存款人可以直接支配自己存款的事实。孟勤国教授指出,“债权意义上的财产利益与物权中的财产利益截然有别,这是一种期待性的财产利益,债权人只有在实现债权之后才能支配一定的财产,在此以前,债权所涉及的财产利益尚在他人的支配之下,还没有从他人的财产中分离出来,属于他人的物权客体,根本谈不上债权人之物权”。[27]而存款人的存款并不一定是一种期待性的财产利益,存款人可以不需要在实现债权之后才能支配自己的存款,存款人可以利用自己的活期存款直接购买商品,定期存款与储蓄存款也可以转化为活期存款变成现实的购买力,[28]因此,否认存款人存款的物权性是站不住脚的。在这些学者眼里,存款纯粹是一种数字符号,只具有记账功能,这种观点完全抹煞了银行的货币创造职能,殊不知以数字形式存在的存款也可以当作货币使用,而且具有与现金货币相同的支付能力。
  其三,此类观点亦有悖意思自治原则。“目前许多银行已经开展了对个人的多种形式和多种类别的代理服务,其中以代缴费业务的发展最为迅速。在代理服务的种类上,目前已有代发工资,代缴水电费、电话费、煤气费、物业管理费、有线电视费、交通违章罚款、税费等。”[29]无论是代发工资还是代缴有关费用,都表现为存款,没有人会同意对自己银行账户上的工资没有所有权,通过银行代缴有关费用的有关单位也不会同意对到账费用不享有所有权。否则,相信绝大多数人会说:“要是这样,打死我也不存钱。”[30]无奈之下,我国银行也肯定存款的所有权属于存款人。因此,主张存款人的存款只是表彰债权的观点明显有悖意思自治原则。
  四、双重所有权说介评
  不难发现,前述几类学说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有些学者因此感言:“在传统大陆法系的民法理论中,存款关系发生后,存款人对于存款的权利、银行对于存款的权利,已然陷入了不尴不尬的境地,用债权或物权的理论来解释都会产生困惑。”[31]他们针对这种现状,提出借鉴信托制度重构存款所有权,利用双重所有权的设计避开一些无谓的争议。具体方案是,“首先,存款人对于所存款项,是一个范围特定对象也特定的权利。存款人对其账户中的资金享有所有权,在交易结算时,可自由地划账拨款;存款更像一种观念的所有,交易时不必见到实物,更为方便快捷,也更符合现代社会的效率要求;另外,存款人对存款享有所有权,也表现在当存单存折遗失时,存款人负有到银行挂失的义务,否则,存款人将要承担不利的后果。这种义务可以视为一种对物之义务。其次,银行对储户存入的资金也享有所有权,这是可以自由处分收益的权利。银行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将款项灵活贷出,得到的收益扣除固定利息外,均为自己所有的利润”。[32]同时,他们作出特别说明,“形成存款双重所有权的基础关系,仍然是银行与存款人之间的存款合同。存款合同是一种债的关系,并且标的物始为货币,这种货币之债应当与它的后果即存款的双重所有权区分开”。[33]
  提出这一方案是为了避免一些无谓的争议,出发点无疑是好的,而且“存款人对其账户中的资金享有所有权”、“银行对储户存入的资金也享有所有权”的提法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笔者认为,论者所主张的存款合同的标的物始为货币,这里的货币指代不明,存款人的账户资金、储户存入银行的资金与存款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二者是否都是存款?令人一头雾水。如果二者都指向存款,那么,不但不能避免原本已经存在的争议,只能引发新的争议,因为在“物权设定上,大陆法系物权制度一直坚持一物一权主义。……如果一个物上同时存在两个所有权,其中任何一个无法排除另一个的存在,就不可能实现独立意志、独立行为……”[34]要是存款人与银行对存款人的存款均享有所有权,如果存款人要使用自己的存款购买商品,同时银行要使用存款人的存款去投资,[35]这时怎么办?“最后只能是谁也搞不成”。[36]
  五、正本清源
  从上述对存款所有权的学术争论来看,似乎还没有发现哪一种观点能够完全令人信服,这种局面的出现多少与人们在几种不同的意义上使用“存款”这一概念有关。纵观前述各种学说,对于“存款”这一概念,至少存在以下四种不同的理解:
  其一,存款即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这与我国《商业银行法》3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商业银行的业务之一就是“吸收公众存款”中的存款同义。
  其二,存款即存款货币。
  其三,从商业银行负债的角度理解存款。
  其四,将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存款人的存款(账户资金)混为一谈。
  人们对“存款”的理解如此之多,以至于让人感到无所适从。不过,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因为在理论上,存款本身就是一个界限不清的概念。例如,有学者指出,从商业银行创造存款的角度来看,商业银行存款的来源有两种:一是原始存款,二是派生存款。所谓原始存款,狭义的是指客户以现金形式存入银行的款项,对整个商业银行系统来说,广义的也包括能同时增加准备金存款的存款。例如,财政拨款、黄金、外汇占款等形成的存款,是银行吸引的最初存款。而派生存款是指商业银行通过贷款、贴现、投资等业务转化而来的存款,也称衍生存款。原始存款是商业银行进行信用扩张和创造派生存款的基础。[37]在这个例子中,同样是存款,论者所指狭义的原始存款是指存款人存入银行的现金货币,而派生存款则是指存款人的账户资金。国外有学者在解释银行的货币创造职能时存在同样的问题,“在像我们那样的部分准备金的银行制度里,银行当然并不具备与一美元存款相应的一美元货币。这就是为什么‘存款’是如此令人误解的一个术语。当你在银行里存放一美元的现金时,银行可能在它的现金上加15或20美分。一元存款的其他部分银行将通过另一种业务形式借出去。借款者可以再把现金存入这个或那个银行,这一过程可以重复进行。结果是:对于银行拥有的每一美元现金,银行要欠几美元的存款。”[38]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在同一语境下,论者在不同的意义上使用了存款这一概念,这种解释很难让人明白存款与现金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存款’是如此令人误解的一个术语!”不幸被论者自己所言中。
  严格说来,在上述四种理解中,第一种理解是一种通常的理解,但很不科学,第二种理解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事实,[39]第三种理解在一定程度上也符合事实,[40]第四种理解则令人感到莫名其妙。从存款所有权的角度理解存款,第一种、第三种、第四种理解都不可取,只有第二种理解是可取的,但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为论证第二种理解的合理性,我们必须设法揭开货币的神秘面纱。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货币是什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诚如一位美国学者所言:“经济学教科书谈的都是货币能做什么,避而不谈货币是什么的问题。当我们问一个看似简单却令人迷惑的问题‘货币是什么’时,我们便感受到货币古老的魔法。”[41]
  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货币从当初的贝壳一路走来,至19世纪,银行业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种高度:“任何稍有资产的人(不仅仅是商人和银行家)一般都会以简单的银行存款形式而不是铸币或钞票形式持有随时要动用的资金。银行账户持有者可以命令银行把其资金转账过户给另一位银行户头持有者以清偿债务,这个过程已被标准化为以支票形式结算。这些存款是‘货币’吗?”[42]事实表明,“银行存款正起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甚至最终还将成为货币供给的主导部分。”[43]面对这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743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