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压力、负面情绪与中国流动儿童的越轨行为
【作者】 陈曦钟华【作者单位】 香港中文大学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压力;负面情绪;流动儿童;越轨行为;移民;户籍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5
【页码】 22
【摘要】

本文采用一般压力理论来解释流动儿童的弱势地位(压力来源)、负面情绪与越轨行为三者之间的具体关系。基于2011年广州市中学生生活调查的数据,本研究运用负二项回归(Negative Binomial Regression)模型分析了各种压力来源对流动儿童的负面情绪及其越轨行为的影响,并比较了流动儿童与广州本地儿童在越轨行为模式和形成机制上的异同。结果显示,流动儿童的越轨行为显著高于城市本地的青少年,尤其是就读于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学生,其越轨行为更加严重。研究进一步发现,压力对流动儿童的越轨行为有直接作用。其次,同本地儿童相比,流动儿童面临更多压力源以及程度更为严重,他们更有可能出现与教师的负面关系及承受更大经济压力。再次,个体的压力越大,越容易产生紧张、绝望、烦操或焦虑、沮丧和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等负面情绪;值得注意的是,本地儿童面对压力所产生的负面情绪比流动儿童更为严重。最后,本研究证实负面情绪是压力与流动儿童越轨行为间的重要中介变量;由于缺少社会支持,流动儿童的负面情绪更易导致其越轨行为的发生。本研究显示艾格纽提出的一般压力理论对理解中国未成年人的越轨和犯罪行为有较强针对性,也有助于我们提出改善流动儿童社会境遇的政策建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5768    
  一、研究背景
  随着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近2.2亿农民从农村迁移到城市(国家统计局统计,2012),形成了大规模的农民工群体。90年代以来,部分经济收入较高、就业相对稳定的农民工,开始将受教育阶段的子女带入父母打工的城市就学。这类跟随家人在城市学习和生活的农村户籍未成年人被统一称为“流动儿童”,即本文的主要研究对象。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估算,目前18岁以下流动儿童的规模已经达到了2533万(段成荣&黄颖,2012)。
  从世界范围看,大规模的城乡人口流动并不罕见,但将迁移群体视为“流动人口”并加之多重特殊政治文化意涵,却是中国特有。虽然外来务工人员对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建设贡献巨大,但由于户籍制度的限制,他们的人身安全和劳动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其子女教育权也受到制度性歧视(Wu&Treiman, 2007;王春光,2010)。在各种社会不公带来的压力面前,农民工及其下一代极有可能产生各种负面心理情绪,并导致其在行为上采取社会规范以外的方式求生或者反抗。有数据证明,流动儿童的越轨和犯罪行为触目惊心。例如,一项针对流动儿童的九城市学校调查显示,约17%的学生报告其周围有流动儿童曾被捕,其中大部分是因打架斗殴或盗窃(邹泓等,2005)。根据官方统计,深圳市2003年未成年犯中的99%为非深圳市户籍人员;东莞市两级法院2003至2004年7月所受理的案件中,外地户籍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占95%以上(郭文君,2004)。类似的未成年人越轨行为不仅破坏群体规范和社会秩序,还可能对未成年人一生的生活方式产生负面影响(Farrington et al.,2006; Reef et al.,2011)。因此,探讨流动儿童越轨行为频发的原因及寻找有效的防范对策至关重要。
  本文试图运用西方主流犯罪学中的一般压力理论来构建流动儿童越轨行为的形成机制,并比较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在越轨行为模式及原因上的差异。数据来自大规模分层抽样的2011年广州中学生生活调查,其中包含573名流动儿童及821名本地儿童。因数据特征,本研究主要采用了负二项回归(Negative Binomial Regression)模型来分析各种压力来源对流动儿童的负面情绪以及越轨行为的具体影响。
  二、文献回顾
  1.一般压力理论。罗伯特·艾格纽于1992年提出一般压力理论(general strain theory,简称GST),又称“一般紧张理论”(曹立群&周愫娴,2007),扩展了传统的压力理论。传统压力理论认为,不平等的社会结构是导致越轨和犯罪的主要原因。当个体因为社会不公而无法以合法途径达至所期望的财富上的成就时,就可能出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心态,从而出现越轨和犯罪行为(Merton,1938)。尽管传统压力理论在60年代广为传播,影响很大,但由于其过分强调物质成就而忽视其他成就动机,且无视其他社会因素及个体特质对压力的影响,在对越轨者和越轨行为的解释力上存在局限性。GST则着眼于社会—心理层面,在综合考虑宏观及微观各种社会环境因素之外,更顾及个体心理对越轨行为造成的直接影响,以期较为完整地解释压力与越轨行为间的关系。艾格纽(Agnew, 1992)将压力来源从传统压力理论的单一种类扩充为以下三种类型。第一,未能达到期望目标(failure to achieve positively valuedgoals),主要是指期望成就(aspiration)与预期结果(expectation)出现差距。第二类压力来源于失去正向的刺激(removal of positively valued stimuli)。依据心理学的观点,当个人生活中所喜欢的人、事、物消失或遭破坏时,将对个人身心健康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例如,父母的离异/去世、男女朋友分手、与好友决裂、好友病重、或搬离目前的居所等。第三类压力来源是面对有害或负面的刺激(confrontation withnegatively valued stimuli)。如果生活中令人焦虑不安的负面情况出现,包括受到虐待和忽视、不良的亲子关系、受到朋辈排挤或被歧视等,若得不到正当途径加以纾解和发泄,人们便有可能出现冲动的攻击行为或消极的逃避行为(曹立群&周愫娴,2007)。
  艾格纽(Agnew, 1992)进一步引入了“负面情绪”( negative emotion)这个重要中介变量来阐明压力和越轨之间更具体的关系。他指出,各个阶层(不仅仅是低下阶层)的个体在经历压力事件时,都可能感觉愤怒、生气、受挫、失望或恐惧,此类负面情绪会迫使个体采取应对策略(coping strategy)以降低其带来的冲击。此时,如果合法的应对策略失效或不可得,个体有可能采取非法的策略(Agnew,1995;Broidy&Agnew, 1997 ; Broidy, 2001 )。换言之,压力除了对越轨行为有直接的影响,还可能通过影响情绪间接导致越轨行为的发生。
  不过,个体在遭受压力时是否出现越轨行为,还取决于个体是否具备合法的应对策略。GST理论(Agnew, 1992)区分了认知、行为和情绪三种应对策略。当采用认知应对策略时,个体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通过忽视或减少负面事件的冲击、主观放大积极影响、减小负面后果、承担个人责任等方法应对压力。相对的,采用行为应对策略的个体有可能通过暴力的报复性行为以释放压力,也可能通过正常的行为方式(例如提高自己的社会技能、寻求社会支持及协商谈判等)去减少负面后果或争取正面结果。最后,采用情绪应对策略的个体既可能通过沉浸药物、酒精、烟草等越轨方式,也可能通过锻炼身体、艺术欣赏、阅读等非越轨途径去消解负面情绪。
  那么,在何种情况下,人们更易采用越轨或犯罪行为来应对压力呢?按照艾格纽(Agnew, 2006)的观点,采用何种应对方式取决于个体所面临的选择性约束。其中三个因素的影响最为明显:(1)缺乏以合法手段缓解压力的机会或能力,包括认知水平低下,生活经验或解决问题的技巧不足或传统社会支持和资源有限等;(2)越轨或犯罪的成本低。例如,被发现和制裁的可能性小,社会控制弱等;(3)较强的越轨倾向,比如较低的自我控制水平、认为越轨和犯罪是合理的、较多机会接触越轨行为者和越轨应对方式等诸多因素都可能导致个体采用越轨方式应对压力。同成年人相比,未成年人普遍缺乏运用合法手段去解决问题的机会或相关能力(曹立群,2005),其越轨或犯罪行为所面临的司法成本低于成人,他们的自我控制能力也相对较弱且易受越轨朋辈影响。因此,未成年人这一特殊群体更有可能采取越轨或犯罪的方式去应对压力及其产生的负面情绪。
  2.相关实证研究。自艾格纽提出一般压力理论后,相关实证研究逐年增多,且大多支持该理论的核心论点。一般压力理论主要阐述了压力、负面情绪和越轨/犯罪三者之间的关系:在负面情绪(如愤怒、沮丧、抑郁等)的中介作用下,压力会导致越轨行为的发生。已有研究证实压力对越轨既有直接的作用(Agnew&White,1992;Paternoster&Mazerolle,1994;Hoffmann&Su,1997;Mazerolle,et al. , 2000;Bar-on, 2004),也有通过负面情绪传递的间接作用(Aseltine, et al. , 2000 ;Piquero&Sealock, 2000; Brezina,1996,1998;Mazerolle&Piquero, 1997,1998 ; Jang&Johnson,2003)。
  人类社会生活中可能发生无数负面的事件或情形,哪些更易成为压力来源并导致负面情绪甚至犯罪呢?艾格纽(2001)曾经认为,非人为/故意造成的负面生活事件(比如亲人病故和天灾等)与越轨行为的相关性较弱。但在他和福洛杰其后针对意大利未成年人的研究中,他们发现主观压力比客观压力对导致违法行为有更显著的影响,即任何负面生活事件只要被当事人主观认为是严重的,就有可能带来犯罪(Froggio&Agnew, 2006)。董旭英(2001)的研究中也发现,多种负面生活事件都是预测美国未成年人暴力行为的显著变量,包括与重要他人(父母、学校及朋辈)的负面人际关系。
  另有研究证实,被害经历对未成年人越轨行为有重要影响(Horn&Trickett,1998 )。一方面,这类事件对被害者伤害巨大,而且常被视作不公正的待遇,极易引发愤怒、不安等负面情绪;另一方面,被害带来的这种压力具有犯罪仿效性,可能为未成年人提供了可效法的违法行为模式,强化其犯罪倾向(鲍婉宁,2008)。换言之,被害经历与越轨/犯罪行为间可能存在某种循环关系。
  除了研究压力与犯罪的关系,也有学者特别关注各种负面情绪的中介作用。布罗迪(Broidy,2001)探讨了压力、负面情绪以及合法应对策略与大学生越轨行为间的影响。结果显示,这四者之间的关系因负面情绪类型的不同而存在差异。其中,压力引起的愤怒情绪会显著增加越轨行为(特别是暴力行为)的发生概率,但其他的负面情绪对越轨行为的影响则不显著。但上述研究结果并不能否定其他负面情绪对越轨行为的影响,有学者认为忧郁、沮丧等情绪也与越轨行为间存在关系,比如考特等(Cautin, Overholser,&Goetz, 2001)以92位因精神问题住院的未成年人为对象,发现倾向于将愤怒内化者较易处于沮丧及绝望的情绪状态,进而导致自虐(吸毒或酗酒等)或自杀行为产生,可见愤怒以外的负面情绪亦会引发越轨行为。因此忧郁、沮丧等负面情绪对越轨行为的影响,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迄今为止,一般压力理论的实证研究大多集中于西方,只有少数研究关注中国未成年人的越轨行为。鲍婉宁等(Bao et al.,2004)基于广州与石家庄的中学生样本,考察了压力和负面情绪对越轨行为的影响。研究证实,愤怒、忿恨与焦虑等负面情绪在压力与未成年人的越轨行为间确实扮演着不同的中介作用,即压力源分别通过愤怒、忿恨及焦虑影响暴力行为、非暴力越轨行为及轻度越轨行为。采用同一数据,鲍婉宁等(Bao et al.,2007)对压力、合法应对策略和越轨行为间的关系做了进一步分析。结果显示,压力对越轨行为的影响受到个体资源与社会资源的影响。来自家庭、学校和朋辈群体三个领域的社会支持不仅可以减少各自领域内的人际紧张对未成年人越轨行为的影响,还能对其他领域内的压力起到缓解作用。总而言之,上述研究结果基本支持了一般压力理论在中国城市未成年人中的适用性。
  3.流动儿童越轨行为研究及研究假设。现存的自我报告调查以及官方统计已经发现,中国流动儿童的越轨及犯罪问题较为严重(邹泓等,2005;郭文君,2004)。尽管现有研究缺乏统一的理论框架,却大都同意流动儿童(与本地儿童相比)在城市中处于弱势地位,这是导致其越轨/犯罪行为频发的主要原因。流动儿童家庭普遍较为贫困、具有高流动性且面临文化适应等问题(郭志巧,2007;刘杨等,2009;秦洁,2009)。此外,因父母教养技能或关注不足、亲子冲突频发、受到教师的不公正对待、被同学和同学的父母歧视等原因,流动儿童出现越轨行为的概率更高(林芝&翁艳燕,2004;殷世东&王守恒,2009;王文忠等,2009;秦洁,2009)。学者也注意到,由于城镇住房制度的限制,外来务工人员通常租住在混乱的城中村或偏远的郊区(Wu, 2002 ),流动儿童身处这样破败的社区,其遭受被害的可能性亦大增。换言之,流动儿童在城市中会面临来自经济、异文化、社区、家庭、学校和朋辈的多重困境,而本地儿童却不会如此。我们因此可以提出本研究的假设之一:流动儿童的越轨行为将多于本地儿童。
  有研究者发现,流动儿童所秉持的价值观和本地儿童有一定差异(谢志强&潘嘉, 2007; Nagasawaet al.,2001),但这种差异对越轨行为的影响却未有定论。少数研究者认为,流动儿童从小接受身处前工业社会(中国农村)的父母灌输的保守价值观,他们在集体主义取向和对权威的尊重等方面比本地儿童更传统,所以他们即使面临不公正待遇也不会产生特别强烈的逆反情绪进而正面挑战社会的规则(汤林春,2011)。同时,外来务工人员更多的向其子女灌输“穷不可怕,最怕没志气”等思想,教导心理素质相对较差的孩子如何不断提高自己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在逆境中学会坚强。因而,流动儿童在经历负面事件时,可能较本地儿童更能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董柯&任留存,2009)。与上述观点相反,更多的学者则对流动儿童这一群体的心理健康充满忧虑。他们认为流动儿童在城市被“边缘化”的经历会使之产生漂泊感、心理疲惫或变态,进而出现大量的短期行为、颓废行为、反社会行为、以及享乐主义或极端个人主义等种种非理性行为(严从根,2009)。此外,同国际移民类似,歧视流动儿童的现象在中国城市中以多种方式存在着,它阻碍了流动儿童融入城市生活,这种特别来源于移民经历的压力可能导致流动儿童的诸多心理问题和行为问题,他们在迁入地也缺乏足够的社会资源和社会支持去正面度过心理危机(赵丽娟&钱丽霞,2010)。后一种观点其实与一般压力理论非常相似:与本地儿童相比,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经历使流动儿童在经济、教育、亲子关系上面临更多挑战;聚居的社区中犯罪率高又导致被害经历增多;同时,因外来者的身份和普遍较低的社会经济地位,他们还可能遭受歧视、排斥等不公平对待;以上种种压力更可能引发愤怒或沮丧等负面情绪,种种负面情绪也缺少合法方式去应对,因而易出现越轨行为或犯罪。
  我们因此相信,一般压力理论不仅适用于中国城市儿童(Bao et al. , 2007),也同样适用于中国流动儿童这个特殊群体。根据GST理论,我们发展出以下假设:假设之二:压力对流动儿童及城市本地儿童的越轨行为有直接的正向作用,即个体面临的压力越大,其出现越轨行为的可能性越高。但是流动儿童与本地儿童的压力来源及程度将存在区别,比如流动儿童可能面临更多压力源以及程度更为严重。假设之三:压力与两个群体的负面情绪之间存在正相关,即压力越大,情绪越负面。但流动儿童与本地儿童对类似压力源的情绪反应可能存在差异,比如流动儿童对不公正或许更为敏感。假设之四:负面情绪对压力-越轨行为的关系有中介作用,即压力通过产生负面情绪,间接增加了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越轨行为的可能性。但是城市儿童因为有更多社会支持或社会资源合法纾解负面情绪,未必会经由负面情绪产生越轨行为。
  总之,虽然一般压力理论可以用来解释中国各个未成年人群体的越轨和犯罪行为,但因为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的生活境遇存在巨大差异,压力来源及程度、对类似压力的负面情绪反应、以及由此导致的越轨行为模式可能在两个群体中也呈现区别。我们将采用广州市中学生生活调查的数据分别验证以上四项假设。
  三、研究方法
  (一)数据
  本研究所用数据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广州市团校、中山大学劳工研究与服务中心合作进行的“广州市中学生生活调查”,经费来源于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下属的南中国研究项目。该项调查旨在了解广州本地以及移民学生的生活、学习现状及家庭、学校、同伴、社区对其行为和观念的影响。考虑到流动儿童与本地儿童的特殊情况,二者使用的问卷略有不同。调查之所以选在广州进行,主要是因为广州的流动儿童比例在全中国城市中较高,且流动儿童的流出地分布较为广泛(几乎包含全国内陆及边疆地区各省份),更具有代表性。此次调查使用多层抽样方法,首先从广州市全部十个区中按区随机抽选了22所公立学校(其中6所学校接纳外地生的比例高于20%)及1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并要求学校在排除尖子班的情况下随机抽选一个初二班级作为调查对象。最终,共有1411名初二学生(外地生573名,本地生838名)参与了此项调查。对有效回答筛选后,最终的样本为1394。其中,外地生573名,本地生821名。
  (二)测量
  1.因变量。越轨行为是指社会成员偏离或违反现存社会规范的行为。国外对未成年人越轨的研究一般是采用量表测量调查对象在过去12月内是否出现过某些越轨行为及出现的频次(Elliott & Huizin-ga,1989)。测量多采用学生自陈式报告的形式,这种方式虽然有一定局限性,但已有研究证实这种方法有一定可靠的信度和效度(Hinderlang et al., 1979; Coleman & Moynihan, 1996)。本研究根据中国未成年人的特点,对量表进行了修正,共测量了14种越轨行为的发生频率,其中包括吸烟、喝酒、离家出走、打架斗殴、说粗话脏话、深夜归宿或夜不归宿、赌博、连续上网5小时以上、破坏公物(包括乱涂乱画)、早恋、恐吓勒索、偷窃、抢劫、骗财物。测量越轨频率的量度为“从不”、“很少”、“有时”和“经常”。由于经常性的越轨行为在此学校样本中极为少见,本研究因此暂不考虑越轨频率,而主要统计青少年是否发生过上述行为。具体操作为,若调查对象在过去12个月内出现过某项行为,则赋值为1,否则为0。因子分析的结果(见附表1)显示,吸烟、喝酒、离家出走、打架斗殴、深夜归宿或夜不归宿、赌博、早恋这七项越轨行为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信度(Alpha = 0.747 ),可能更符合中国当代中学生的行为模式。因而,本研究的因变量为这七项常见越轨行为项的加总。
  2.自变量:压力。本研究选取未成年人常见的压力源作为自变量,具体包括与教师的负面关系、与朋辈群体的负面关系、教育期望与预期间的差距、经济压力、家庭中的负面生活事件及被害经历六方面组成,具体测量方法如下。
  与教师的负面关系以三个问题测量。分别为,过去十二个月,你是否“受到老师的漠视”、“受到老师的嘲笑或辱骂”、“受到老师的体罚”。测量量度“从不”、“很少”、“有时”、“经常”依次被赋值为1-4。内部信度系数(Alpha)为0.806。与朋辈群体的负面关系以四个问题测量,分别为,过去十二个月,你是否“受到同学的漠视”、“受到同学的嘲笑或辱骂”、“受到同学的殴打”、“受到同学其他形式的欺负”。测量量度“从不”、“很少”、“有时”、“经常”依次被赋值为1-4。内部信度系数为0.801。教育期望与预期分别通过“如果你有机会一直读书,你希望自己将来达到什么样的教育水平”及“结合现实状况,你觉得自己最有可能达到什么样的教育水平”来测量。选项包括“初中”、“职业技术学校”、“高中”、“大专”、“本科”、“本科以上”,并以相应的教育年限赋值,分别为9、11、12、14、15、19。教育期望与预期的差距即为两个问题之差。经济压力通过两个问题测量。其一为“过去十二个月,你家里缺过钱吗?”,量度“没有”、“很少”、“有时”、“经常”、“不清楚”分别赋值为1、2、3、4、及缺失值。其二为“过去十二个月,你觉得在广州上学的学费,对你们家来说是很重的负担吗?”,量度“一点也不重”、“有点重”、“比较重”、“很重”分别赋值为1 -4。家庭相关的负面生活事件通过两组问题测量。第一组问题为,“十岁之后,你有没有经历过以下事件”,选项包括“父母离异或关系破裂”、“家人去世”及“家人患病或遇严重意外”。第二组问题为,过去十二个月内,是否有“被父母失业困扰”和“父母间相互争吵甚至打架”。回答“没有”赋值为0,“有”赋值为1。负面生活事件一般比较随机且独立,所以内部信度系数仅为0.4。但因为各事件性质类似,我们在模型中也暂将其归为一类被害经历通过询问被调查者在过去12个月内是否有以下经历:被别人殴打、被别人诈骗财物、被别人偷窃、被别人恐吓勒索、被别人抢劫。将量度从“从不”至“经常”赋值为1-4。内部信度系数为0.764。
  3.中介变量。负面情绪的测量包括感到紧张、绝望、烦躁或焦虑、沮丧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以了解受访者在负面生活事件、日常人际困扰、经济困窘、个人成就目标受挫、及被害经验等各种压力源下的情绪反应。通过询问过去十二个月,个体感受到上述负面情绪的频率,将回答从“从不”至“经常”依次赋值为1-4。最终负面情绪变量为出现五项负面情绪的频率之加总。内部信度系数为0.848。
  4.控制变量。为了更科学的考察一般压力理论在青少年越轨行为上的解释力,本研究控制了犯罪学理论中获得最广泛支持的差异交往理论(来自越轨朋辈的影响)及社会控制理论(比如对家长和学校的依附)的相关变量。越轨朋辈的测量是询问被调查者的朋友是否存在越轨行为。在问卷中,我们希望被调查者填答其在广州身边有多少朋友(“不知道”及“没有”赋值为1,“很少”、“有一些”、“很多”依次赋值为2-4)存在吸烟、喝酒、离家出走、打架斗殴、说粗话脏话、深夜归宿或夜不归宿、赌博、连续网友5小时以上、破坏公物(包括乱涂乱画)、早恋、恐吓勒索、偷窃、抢劫、诈骗财物的行为。家长依附通过三个问题测量。分别为“当父母发现你有不当行为时,会给你指正或教导吗”,“父母帮你安排如何利用课余时间吗”,和“父母过问你和同学及朋友间的交往吗”。回答从“从不”至“经常”,并依次赋值为1-4。学校依附通过三个问题进行测量:(1)“在当前就读的学校,你觉得有多少老师比较亲切”,回答从“1 =基本没有”到“4=大部分”;(2)“你平时和老师交流吗?”,回答从“1=从不”到“4=经常”;(3)“你觉得学校老师关心学生吗”,回答从“1=不关心”到“4=非常关心”。我们在回归模型中也控制了常见的性别(1=男性;0=女性)、学校类型(1=农民工子弟学校;0=公立学校)及学生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学校调查中,由于学生对家庭收入等传统家庭社经指标未必能够准确回答,我们在此通过询问被调查者对家庭物质生活水平的主观感受来测量,回答从“1=很低”到“5=很高”。
  四、研究结果
  (一)流动儿童与本地儿童样本差异分析
  样本描述性统计分析(表1)显示,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在常见越轨行为上存在差异,如假设1所预测,流动儿童的越轨行为显著高于本地儿童。在一系列压力源的测量中,除负面生活经历外,流动儿童与教师的负面关系、与朋辈的负面关系、教育期待与现实的落差、经济压力及被害经历均高于本地儿童。其中,与教师的负面关系和经济压力在两个群体间存在显著差异,足以显示流动儿童面临更多的压力,与假设2部分吻合。令人惊讶的是,流动儿童的负面情绪分值显著低于本地儿童,说明流动儿童更少出现紧张、绝望、烦躁或焦虑、沮丧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等情绪,其总体心理健康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似乎优于本地儿童。在社会控制理论和社会学习理论的相关变量中,流动儿童对家长的依附程度显著低于本地儿童,朋友中有越轨行为的比例则显著高于本地儿童。此外,流动儿童的家庭生活条件虽然低于本地儿童,但二者间并无显著差异,这可能是由于流动儿童对家庭经济水平的主观判断标准(比如参考群体为其他流动儿童家庭)与本地儿童(参考群体可能为城市中非常富裕的家庭)不同。
  表1 样本描述性统计分析
  ──────────────────────────────────────────────────────
                       总样本       流动儿童       本地儿童
                  分值  (N=1396)      (N =573)      (N =821)    组差异
   变量             范围───────────────────────────────   t检验
                       Mean    SE    Mean    SE    Mean    SE
  ──────────────────────────────────────────────────────
  常见越轨            0-7    1.087   1.561   1.204   1.683   1.000   1.451  -2. 356
  与教师负面关系         3-12   4.436   2.060   4.617   2. 163  4.302   1.961  -2. 772*
  与朋辈负面关系         4-16   6.421   2.482   6.47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鲍婉宁.失范理论与一般压力理论.载曹立群、任听主编《犯罪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曹立群、周愫娴.《犯罪学理论与实证》.北京:群众出版社2007年版.

曹立群.美国社区防范未成年人犯罪的对策,175 -187页,《中国城市社区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模式研究报告》.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

董柯、任留存.城市外来人口第二代犯罪问题的防控对策.《法制与社会》2009年第34期.

董旭英.Age-Varying Effects of Negative Relations with Parents, School, and Peers on the Initiation of American Adolescent Violent Behavior as a Dynamic Analysis.《犯罪学期刊》,2001年第6期.

段成荣、黄颖.就学与就业—我国大龄流动儿童状况研究.《中国青年研究》,2012年第1期.

郭文君青少年犯罪群体让人吃惊—外来孩子占九成《南方日报》2004年09月03日.

郭志巧.社会工作反歧视视角在流动儿童心理健康中的运用.《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01期.

黄荣贵、桂勇.社会网络规模的影响因素:不同估计方法的比较.《社会学研究》2010年第4期.

江山河.社会支持理论.载曹立群、任听主编:《犯罪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林芝、翁艳燕.民工子弟学校初中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4年第2期.

刘杨、方晓义、蔡蓉、吴杨、张耀方.流动儿童城市适应状况及过程—一项质性研究的结果.《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3期.

秦洁.农民工子女学校融入困境解析—基于文化资本的视角.《基础教育》,2009年12期.

孙立平现代化与社会转型.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汤林春.农民工子女就读城市公办学校的文化冲突与融合研究.2011年教育部重点课题报告.

王春光.新生代农民工城市融入进程及问题的社会学分析.《青年研究》,2010年第三期.

王文忠、徐莎莎、刘正奎、欧云高、文斌.流动儿童心理健康状况及其相关因素的研究.《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7年第七期.

谢志强、潘嘉.游走在城乡夹缝中的流动儿童.《人民论坛》,2007年16期

严从根.身份认同的“内卷化”:危险及其消解的策略.《现代教育管理》,2009年第5期.

殷世东、王守恒.城市“流动学生”行为失范及其应对策略—基于安徽省阜阳市进城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的调查与思考.《学术交流》,2009年第12期.

赵丽娟、钱丽霞.浙江省农民工子女就学问题实证研究.《教育探索》,2010年第1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2012.《中华人民共和国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 stats. gov. cn/tjgb/ndtjgb/qgndtjgb/t20120222 402786440. htm

邹泓、屈智勇、张秋凌.中国九城市流动儿童发展与需求调查.《青年研究》,2005年02期.

Agnew, R.(1992). Foundation for a General Strain Theory of Crime and Delinquency.

Agnew, R.(1995) . Strain and Subcultural Theories of Criminality. In J. F. Sheley. eds. , Criminology : A Contemporary Handbook, 305-327.Belmont, CA: Wadsworth Publishing Company.

Agnew, Robert. (2001).Building on the Foundation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Specifying the Types of Strain Most Likely to Lead to Crime and Delinquency. Journal of Research in Crime and Delinquency, 38,319-361.

Agnew, R. (2006). Pressured into crime: An overview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Los Angeles: Roxbury.

Agnew, R.,&White, H. R.(1992). An Empirical Test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Criminology, 30, 475-99.

Aseltine, R.,Gore, Jr. S.,&Gordon, J. (2000). Life Stress, Anger and Anxiety, and Delinquency: An Empirical Test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Journal of Health and Social Behavior, 41,256-275.

Bao, W.,Haas, A.,&Pi, Y. (2004). Life Strain, Negative Emotions, and Delinquency: An Empirical Test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ffender Therapy and Comparative Criminology, 48, 281-297.

Bao, W.,Haas, A.,&Pi, Y. (2007). Life strain, Coping, and Delinquency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 Empirical Test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from a Matching Perspective in Social Suppor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ffender Therapy and Comparative Criminology, 51,9-24.

Baron, S. E. (2004). General Strain, Street Youth and Crime: A Test of Agnew's Revised Theory. Criminology, 42, 457-483.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Brezina, T.(1998). Adolescent Maltreatment and Delinquency: The Question of Intervening Process. Journal of Research in Crime and Delin-quency, 35,71-99.

—.(1996). Adapting to Strain: An Examination of Delinquent Coping Responses. Criminology, 34, 39-60.

Broidy, M. L. (2001).A Test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Criminology, 39, 9-35.

Broidy, L.,&Agnew, R. (1997) . Gender and Crime: A General Strain Theory Perspective. Journal of Research in Crime and Delinquency, 34,275-306.

Cao, Liqun,and Yisheng Dai. (2001)·Inequality and Crime in China Pp. 73-85 in Crime and Social Control in a Changing China, edited by J. Liu, L. Zhang, and S. E. Messner.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Cao, Liqun, Jian Cao, and Jihong Zhao. (2004). Family, Welfare and Delinquency. Journal of Criminal Justice 32 (6):565-576.

Cautin, R. L.,Overholser, J. C. ,&Goetz, P. (2001).Assessment of Mode of Anger Expression in Adolescent Psychiatric Inpatients. Adoles-

cence, 36, 163-171.

Coleman, C.,&Moynihan, J.(1996). Understanding Crime Data: Haunted by the Dark Figure-Crime and Justice. Open University Press.

Cullen, Francis T.(1994). Social Support as an Organizing Concept for Criminology: Presidential Address to the Academy of Criminal Justice Sci-ences. Justice Quarterly, 11,527-559.

Elliott, D. S.,and Huizinga, D.(1989).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Delinquent Behavior and ADM Problems. In.C. Hampton eds.,Juvenile Of-fenders with Serious Drug, Alcohol and Mental Health Problems. Washington, DC.

Farrington, D. P.,J. W Coid, L. Harnett, D. Jolliffe, N. Soteriou, R. Turner, & West, D. J. (2006). Criminal Careers up to Age 50 and Life

Success up to Age 48: New Findings from the Cambridge Study in Delinquent Development. Home Office Research Study No. 299. London:

Home Office.

Froggio G.,&R. Agnew (2006).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rime and “Objective” versus “Subjective” Strains. Journal of Criminal Justice, 35,81-87.

Hinderlang, M. J.,Hirchi, T.,&Weis, J.(1979). Correlates of Delinquency: the Illusion of Discrepancy between Self-report and Official Measure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44, 995-1014.

Hoffmann, J. P.,&Su, S. S.(1997). The Conditional Effects of Stress on Delinquency and Drug Use: A Strain Theory Assessment of Sex Differences. Journal of Research in Crime and Delinquency, 34, 46-78.

Horn J. L.,&Trickett, P.K(1998) . Community Violence and Child Development : A Review of Research.In P. K. Trickett&C. Schellen-back, eds.,Violence against Children in the Family and the Community, 103-138. Washington, D. C.: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Jang, S. J.,&Johnson, B. R. (2003). Strain, Negative Emotions, and Deviant Coping among African Americans: A Test of General Strain The-ory. Journal of Quantitative Criminology, 19, 79-105.

King, G. (1988 ). Statistical Models for Political Science Event Counts: Bias in Conventional Procedures and Evidence for the Exponential Poisson Regression Model.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32, 838-863.

Kruttschnitt, C.,Ward, D.,&Sheble, M. (1987). Abuse-resistant Youth: Some Factors that May Inhibit Violent Criminal Behavior. SocialForces, 66, 501-519.

Kwong, J. (2004). Educating Migrant Children: Negotiations between the State and Civil Society. The China Quarterly,180, 1073-1088.

Long, J. S.(1997). Regression Models for Categorical and Limited Dependent Variables. Thousand Oaks: Sage Publications.

Mazerolle, P.,Burton V. S. Jr.,Cullen, F. T.,Evans, T. D.,&Payne, G. L (2000). Strain, Anger, and Delinquent Adaptations Specif-

ying General Strain Theory. Journal of Criminal Justice, 28, 89-101.

Mazerolle, P.,&Piquero, A. (1997 ). Violent Responses to Situations of Strain: A Structural Examination of Conditioning Effects. Violence and Victims, 12, 323-44.

—.(1998). Linking Exposure to Strain with Anger: An Investigation of Deviant Adaptations. Journal of Criminal Justice, 26, 195-211.

McGloin, J. M.,&Widom, C. S. (2001).Resilience among Abused and Neglected Children Grown Up. Development and Psychopathology, 13,1021-1038.

Merton, R. K(1938). Social Structure and Anomie.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3,672-682.

Nagasawa, R.,Z. Qian&Wong, P. (2001). Theory of Segmented Assimilation and the Adoption of Marijuana Use and Delinquent Behavior by Asian Pacific Youth. Sociological Quarterly, 42, 351-372.

Piquero, N. L.,&Sealock, M. D. (2000). Generalizing General Strain Theory: An Examination of an Offending Population. Justice Quarterly,17,449-484.

Paternoster, R.,&Mazerolle, P.(1994). General Strain Theory and Delinquency: A Replication and Extension. Journal of Research in Crime and Delinquency, 31,235-263.

Reef, J.,Donker,A.G.,Van Meurs, I.,Verhulst, F. C., Van Der Ende, J. (2011).Predicting Adult Violent Delinquency: Gender Differ-ences Regarding the Role of Childhood Behavior. European Journal of Criminology, 8,187-197.

Wen, M.,Fan, J.,Jin, L.,&Wang, G. (2010). Neighborhood Effects on Health among Migrants and Natives in Shanghai, China. Health& Place,16, 452-460.

Wu, W. (2002). Migrant Housing in Urban China:'Choice and Constraints. Urban Affairs Review, 38,90-119.

Wu, X.,&Treiman, D. J. (2007).Inequality and Equality under Chinese Socialism: The Hukou System and Intergenerational Occupational Mobility.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13,415-44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576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