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论青少年法制教育的文学方式
【作者】 饶世权【作者单位】 西南交通大学
【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法制教育;文学方式;审美功能;艺术性;互补性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5
【页码】 88
【摘要】

青少年喜欢阅读且阅读最多的是文学,文学的产生、源于生活以及审美价值观都与法律有着天然的统一,决定了文学应当成为青少年法制教育的重要方式。文学方式的青少年法制教育与学校课程式青少年法制教育相比较,具有传播实然与应然的法律知识、法律目的和法律价值观,更加艺术性、生动性、感染性和超越时空的特点。文学方式青少年法制教育的实现需要更新观点,创作具有青少年法制教育目的的准确传播法律且具有文学艺术表达形式的优秀“涉法”文学作品,并通过推荐、转化载体和形式等方式积极推广。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5784    
  按照美国1978年“Law-Related Education Act of 1978”的规定,青少年法制教育的定义是指以一般的青少年为对象,“进行的理解法、司法及其基础价值,掌握法的思考方式的教育”,[1]目的是培养合格的公民。学校法制教育无疑是青少年法制教育的主渠道,但文学也应当是青少年法制教育的重要方式。本文拟对青少年法制教育的文学方式进行探讨,以期能激发人们发挥文学功能,促进青少年法制教育。
  一、文学是青少年法制教育的重要方式
  文学是公众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是指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的艺术,包括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是表达人的需要、意志、情感、愿望等主观心理的一种形式。青少年正是法制观念形成的时期,他们也是文学的坚定拥趸者。根据2004年对北京、上海、哈尔滨、武汉、西安等地的1000名中小学生的调查(见表1),文学类读物无疑是青少年的“最爱”。
  表1 青少年主流阅读物分类[2]

┌───┬─────────────┬───┬─────┬──────┐
  │类型 │文学           │科普类│漫画卡通类│其他    │
  ├───┼─────────────┼───┼─────┼──────┤
  │内容、│国内、国外名著51%;言情小│47% │漫画43%;│课本配套的书│
  │比例 │说41%;少儿文学37%   │   │卡通39% │ 籍36%  │
  └───┴─────────────┴───┴─────┴──────┘

  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2008、2010、2011年进行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0-17岁的青少年图书阅读率远远超过成人,分别为81.4%、82.7%、83.1%,而成人分别是49.3%、52.3%、53.9%。而从其阅读物类型来看,文学类无疑占据重要地位,如2008年9-13岁青少年最喜欢阅读的“经典名著、卡通漫画、科幻神话和校园小说”中除“卡通漫画”外都可以归入文学类,而58.5%的14-17岁青少年最喜欢阅读“文学类”。[3]
  18-22岁的大学生也可以归入到青少年中,作为青少年的晚期,他们的阅读情况如何呢?早在2001年,姚本先对大学学生进行了阅读兴趣问卷调查,结果表明大学生阅读的首选是文学作品。[4]之后,许多学者通过直接对大学生进行调查,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见表2)。
  表2 大学生最喜欢阅读的书籍型的权重排名表[5]

┌────┬────────────┬────────────┬────┐
  │    │第一          │第二          │第三  │
  ├────┼────────────┼────────────┼────┤
  │第一选择│中外名著        │流行小说        │人物传记│
  ├────┼────────────┼────────────┼────┤
  │第二选择│心理、教育社交励志类书籍│人物传记        │流行小说│
  ├────┼────────────┼────────────┼────┤
  │第三选择│时尚娱乐        │心理、教育社交励志类书籍│科普知识│
  └────┴────────────┴────────────┴────┘

  青少年如此钟爱文学,能否通过文学对青少年进行法制教育呢?
  (一)文学应当是青少年法制教育的重要方式
  在早期人类先祖的劳动和社会生活中产生了文学、道德习俗等。文学表达了当时人们对劳动与社会生活的赞美,以及对未来生活的向往;而道德、习俗是调节人们彼此关系的行为准则。文学与道德习俗产生后,并不是绝对的分道发展,而是时有合道。一方面文学必然受到道德习俗的约束,而表现为赞美道德习俗规则的内容和理念,或者鞭鞑有悖于道德习俗的行为。另一方面文学对劳动与社会生活的赞美,本身就是宣扬生活规则,《诗经》的首篇《关雎》尽管不同时代人们的具体解读有所差异,但都不否认这其中讲述了在追求爱情中的道德习俗规则:与“窈窕淑女”相配的应当是“君子”,“君子”之追求爱情的道德习俗规则就是高雅的“琴瑟友之”、“钟鼓乐之”,而不能强迫。如果说早期文学宣扬道德习俗、习惯等生活规则的话,那么随着人类社会发展,道德习俗、习惯中的一部分就转化为法律,这就是最初的所谓习惯法,后来进一步深化为制定法。因此,人类初始时期文学担当的传播、宣扬道德、习俗规则使命的一部分理所当然就演变为传播、宣扬法律,进行青少年法制教育。[6]可见,文学天生就承担着对青少年进行法制教育的任务。
  而从当前的文艺理论来说,一方面文学“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来源于生活”指文学内容应当反映现实人类生活,对现实生活进行赞美或鞭鞑;“高于生活”则是对现实生活进行艺术加工,表达对生活的向往,但“源于生活”是基础,诚如美国作家、理论家伯克兹所言:“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和重要性源于它们对世界不断改变的环境的理解,而且它们的叙事也帮助我们了解影响生活的力量。”[7]法律同样是源于生活反映人们的利益诉求,并调节现实生活中人们的利益。因而文学与法律至少在“源于生活”方面是一致的,都是对“现实生活”文本的解读、释义。另一方面文学的主要功能是审美功能,一般认为“审美是人类掌握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是指人与世界形成一种无功利的、形象的和情感的关系状态”,[8]是一种对事物是否符合“美”的标准而做的审视,因而“什么是美”就变得尤为重要。尽管对于“美”的标准因为时代不同、审美主体不同而有差异,但是今天的人类具有普适性的“美”的标准,这就是人性、公平、正义、民主、自由、人权等。而法律也是通过指引人们行为,实现社会公平、正义、自由、民主、人性、人权等价值。文学与法律有着一致的价值追求。由此决定了文学具有对青少年进行法制教育的内生效能。正因为如此,马修·阿诺德(Matthew Arnold)主张用文学等来教化英国的“普通人”,“视文学学习为人文教化活动的阿诺德式观点在20世纪中期得到T. S.艾略特(T. S. Eliot)的进一步阐发。”[9]
  (二)文学可以是青少年法制教育的重要方式
  诚然,文学与法律具有某些共识性,但也有差异。郝铁川指出文学与法律的三大思维差异:一是文学以情为本,具有神秘、模糊性;法律是行为规则,追求明确、稳定性。二是文学创作是一种个体劳动,追求个性化,总爱冲破既定规则的约束;而法律是一种公意体现,追求普遍性,强调既定规则的权威性。三是法律思维比文学思维更注重盛世(治世)的价值。[10]此外,文学与法律也存在表达方式的巨大差异。“人类存活于社会话语之中,社会话语的光谱将由众多话语系统组成”,因此“现今已经没有人怀疑,文学话语的存在……。”[11]而文学话语常常用优美的语言,华丽的词藻,曲折的情节,激情飞扬的情感,张扬的个性,完整的宏大叙事,展现波澜壮阔的时代变迁,或者人物的命运多舛,或者凄美的男女爱情。其完整性表现为人物或时代变迁的产生,跌宕起伏的发展,到最后结束的整个过程,比如小说、戏剧中必要的人物、时间、地点、事件经过等要素。宏大叙事表现为故事中众多关系复杂、性格各异的人物参与各种不同的事件中,并在这个过程中展示生活的时代背景和时代变迁。同样法律有自身的话语体系,当法律规则以文字或语言符号呈现时,称之为符号法律。它虽然理性表达,普遍适用,但却碎片化。所谓碎片化就是文字或语言符号展现的法律规则即符号法律各自独立存在,而“脱域”,即脱离具体的人、事、物等时空境遇,不是在特定的人、特定的时代背景、特定的事物中存在,没有如小说、戏剧的人物、时间、地点、事件起因、发展、高潮、结局。如“红灯停,绿灯走”作为符号法律时,它并不是指:张三或李四在2012年5月19日在过某街口时要“红灯停,绿灯走”。但当法律指引生活时,法律规则嵌入到具体的人、事、物、时空中,称之为“生活法律”,其呈现出与文学表达类似的完整宏大叙事。如当“红灯停,绿灯走”的交通法律规则指引人们生活即生活法律时,它就具体表现为:张三或李四在2012年5月19日在过某街口时要按照“红灯停,绿灯走”规则行动,如果不遵守,将会受到惩罚。法律与文学一样“依赖于语言以及涉及类似的解释性实践的阅读、写作与言说方式”,[12]因此,文学特定的表达方式与法律特定的表达方式具有互补性,符号法律的碎片化保障其可以嵌入到文学符号中,文学的宏大叙事方式又实现法律由符号到生活的转化。因此,文学不仅应当,而且可以是对青少年进行法制教育的重要方式。
  二、以文学方式对青少年进行法制教育的特点
  与学校课程式青少年法制教育相比较,以文学方式对青少年进行法制教育具有自身的特点,并显现出特定的优势。
  (一)文学可以传播法律知识、目的、价值,以及法律的实然与应然
  学校课程式青少年法制教育一般主要传播法制知识,而文学不仅可以传播法律知识,而且还可以传播法律目的、法律价值。人们一般所言的“法律”是人们总结社会实践经验后,经立法程序上升为法律的规则,是法律的实际规定,比如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红灯停,绿灯走”。法律的目的是指法律制度的直接要达到的目的,也是制度设计或安排的目的。比如法律规定“红灯停,绿灯走”的目的是为了统一人们的行为,从而建立良好的秩序,确保交通效率和安全。法律价值就是法律满足人们需要的关系,一般认为法律具有秩序、安全、自由、平等、正义的价值。
  法律知识是以碎片化方式存在,可以以符号法律的形式嵌入文学符号中。文学完整、宏大的叙事方式,可以以非常艺术化的情节,优美的语言讲述法律制度的目的,甚至可以利用文学作品跌宕起伏的情节嵌入关于法律制度安排的不同观点的论争,最后又如达成一致。既传播了法律制度如此规定的目的,又传播了法律制度选择这样的目的的过程,让读者接受到法律制度“为了什么”和“为什么要为了什么”。法律与文学共同的人性、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等价值取向在文学作品中应当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开弓没有回头箭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578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