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官办养老”:一个地方犯罪学会的兴起与异化
【作者】 王燕飞【作者单位】 湖南大学
【分类】 犯罪学【期刊年份】 2012年
【期号】 5【页码】 11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5761    
  某某省级犯罪学会是在全国犯罪学会成立后的第五个春秋轰轰烈烈诞生的。在当时,从全国来看,算是一个有着朝气、规模宏大的地方犯罪学学术部落。然而,经过了十多年的时光,如此光彩夺目的奇葩在经过绽放后却渐次凋谢,如今当日威风似乎荡然不存,只是苟延残喘、奄奄一息,甚至可以说是名存实亡了。这一犯罪学地方学术组织如此衰败凄惨,反映的是当地犯罪学学术的凋零还是该组织自身的腐化溃败抑或还是其他缘由呢?回顾其历史演变进程,洞察其今夕状态,不能不感叹万千:既惊讶其过去的学术“辉煌”,也感叹其今夕的惨淡经营!
  一、“官”办:一个地方犯罪学会兴盛
  这里所指的“官”办具有非常多的特定含义,待通过比较后会明白其意思。客观说,在中国,犯罪学学术组织如同是其他学术组织一样虽然是群众性自发群体组织,但是多少受到官方的批准、监督、扶持甚至领导的。当如今,以会的形式存在的组织,这种关系更为复杂,甚至更为明确。如×××全国性学会,直接转化为半官方的组织,形成了一种准行政性的官方组织,直接从事着犯罪调研与犯罪预防的工作,这种组织无疑不再是一种群众性民间学理组织了,性质上有了变化。然而,笔者所指的这个地方犯罪学会却不是这样,在当初,她的诞生确实是为了“繁荣犯罪学的学术研究”,是一个学理研究的组织。然而,与其他学会组织不同的地方,在组织成立上有着三个方面的不同:
  其一,学会组建者主要是一些刚刚退居二线的有关从事犯罪司法实务的主职领导如检察长、政法委副书记、法院副院长等等所组成,基本是官员出生。其二,组织结构基本上是按照官场级别来进行构建起来的,如研究会长是原来副部级别的领导,副会长则必需是副部级或者正厅级级别(包括在任)官员来担任,常务理事则需是处级干部才有资格,如此组成的学会领导结构,契合了官场的级别与规格,俨然一个新的行政机构一般。其三,虽然学会组织成立是树立起为了发展、繁荣地方犯罪学,从事犯罪问题研究等学术旗号,但是从其担负的任务的背后,有着两个重要方面获得了官方支撑:一个是经费的来源上与获得支持方面。另一个便是研究切近政府或者政法的现实需要,很快能够在领导上层产生反应。这种内在的密切关系,学会领导有着清醒的认识。在一次年会报告中,学会领导面对自己的老部下与同僚满含自豪说:“我们这次理论研讨会是紧密结合我国政法战线实际的理论研讨会,是探索司法公正规律的深层次的学术会,是探讨和提出控制与预防司法机关职位犯罪的对策研讨会。这次研讨会的学术成果,不仅是我省社会科学理论研究的财富,也是预防司法机关职位犯罪的理论与对策武器,必将在遏制目前一些司法工作人员犯罪,推进司法公正作出应有的贡献。”
  或许这种“衙门式”的组织,促成了一个地方犯罪学会的兴盛,也使得这个学会有了不同一般的发展与展开了不同寻常的学术活动,让人感受到许许多多难以相信的人与事,也让人感受到官办督学的巨大魔力。撷取其中一二,可以领略概貌。故事一,领导说了算。在这个学会中,由于领导层均是官场出生之人,大都一辈子在官场贴打滚爬,因此,学会中的作风,议事规则依然如同衙门一般,领导说了算。一位高校的教授曾参加几次学术会议,不无感慨地说,这个学会完全按照官场的方式组织会议,根本没有我们这样平民百姓说话的份,基本上是领导说了算。更为重要的,这些领导按照级别排位,分量也就大小不一样,更为习以为常了。笔者曾经不惑地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还参加这样的会议呢?“哎,本来也不想参加,一是这些曾任政府大领导要求参加,如若不参加会冒犯他们,也可能间接冒犯我们单位的领导,他们的本领大着呢,这些曾经政府要员摇身一变为学会领导,威风依旧。在他们心目中,这也是对我们一种关照呢。另外一个原因是,从这些领导的议事中也还可以看出一些我们平民百姓不知道的数据、事件以及新的主张与新的举措”。故事二,内定指标。这主要是学会组织对于学会会员要求上往往是内定指标。一年一度的年会,学会均通知会员到会,也要求会员写作论文。好在学会通知是以红头文件下发,通常是以征文的形式,实质上学会领导早已定好了指标,确定了任务。这种指标得以确定,往往是由于一年一度的议题是围绕党与国家或者省委政府一年一度所确定的工作重心而展开的。比如一次年会征文的征文宗旨“以中央2004年1号文件为指针,对某某省农村(县、乡、存)的社会治安进行实地调查,提出针对某某农村社会治安治理的对策,为领导机关提供有实践价值的参考资料,并推出理论先导成果。”并且,还进一步明确某某几个单位必须上交8篇以上的调研报告。如此严肃的政治任务,对于政府官员、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自然慎重对待,如论如何是一人一篇。如此摊派,自然数量不少,更为重要的,有着老领导撑腰、又有着中央或者地方的文件精神大帽子,上上下下有着文字能力,有着本科文凭以上的公务员,打着这样的旗号进行一番调研、进行一番上下吃喝游玩一趟也就是自然之事了。正是这样,如此会议,也不乏受人欢迎,而且成果也非常丰硕。10余年来,看到一卷一卷、一本一本厚厚的著作,不能不感叹,学会研究者的执着!故事三,案件干预出效果。或许,出于多年的江湖行走,对于司法、执法的适度干预,也是这一官办学会的一个显著特点。由于在学会领导中有着老政法的老书记、有着高院的老领导、也有着检察院的主职领导,更为重要的一些年轻的、上进的后学也加入学会其中,因此一些案件审理、一些案件背后的人与事,不同程度地引起学会领导注意,也自然在一些富有争议的案件背后,有着老领导插手过问。令人兴奋的是,在一年一度的年会报告中,总有那么一起二起是在学会领导的指点、过问下得到了公正地审理了,也有那么一位或者二位当事人热泪盈眶充满感激这些老专家的铁骨铮铮、古道心肠。这些实际的本领,不仅给学会增光添彩,更为重要的是也会让高校出身教师们如一介寒儒望而心叹!如果说,犯罪学会是一个与违法犯罪作斗争的学术组织,通过这种方式的斗争获得的胜利似乎昭示了学会自身力量的存在。如此感召力,可以凝聚很多青年人以及青年高校教师,他们从这种斗争中感受到胜利的希望,从老领导的人际网络之中可以获得许多权力资本与权力资源,从而为自己的升迁或者为自己的奔走呼号储备时机或者能量。
  毫无疑问,这种官办学会,使得这一地方犯罪学会一度得到了迅猛发展,成员规模日益壮大、参与的积极性与热情也有高涨之势,学会的研究成果也不断批量生产。然而,这种官办督学是伴随着政治而得到发展强大的,学术的自由空气、学术自身的生命力受到不同程度政治色彩渲染与帮扶支撑,更为重要的是一种潜在的权力网络系统与人际关系网络实际上在支持着一个地方学术部落群体发展,并且源源不断地为知识精英分享着这种权力资本与网络资源。
  二、“养老”:一个地方犯罪学会的异化
  然而,在历经10年有余,这个部落开始衰落了。在其10周岁的日子,有很多人盼望有一个盛大的隆重的会议召开,然而大失所望,据说仅仅是几个老人聚集在一起搓了一顿麻将,零零星星来了几个人不了了之。其实,这个学术部落走到今天,早在几年前就预定有着这样的结局。那是在学会成立的第5个年头,有年轻人提出,这个学会也需要改选,同时也应该与上一级学会保持学术上联系这两个大事而闹得郁郁不欢。关于改选之事,虽然是否有主管领导提及此事,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学会会员也有些微词,主要是这些头头们有些也年纪太大了些,行走都有些不方便,说话也渐次有些不清晰了,更为重要的是混久了,一些人胆子大了,敢于提意见了。但是,这个提议没有通过,理由主要是:如果要退,所有的会务领导全部退下去,这些有着共同兴趣所创的业,在长期的工作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之耄耋之年有种忧天悲人的伤感,使得他们精密团结,顽固地要求坚持自己残存的一份工作。更为重要的一个方面是,中年之中的人,已经存在的没有多少,很多人在这个轮流作业的学会之中,渐次远离了,保持的热情与参与的事情也是非常的稀少,于是很多人在淡定之熬过了一个又一个春秋,于是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因此,这种提议从当初凿凿有声到后来就悄无声息了。只有与上一级学会建立起学术上的联系,在此地方学会创立之初就曾作为一项重要的内容了,但是没有实行,固然有着许多的缘由,但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便是,这些学会的主要领导们,均是身经百战的战将,与全国学会中高校出身的儒将相比,有着更多的实践经验,有着更多的犯罪事实观察,有着更多的关系资源,也有着更多的政治敏感力,于是乎,一开始就有些不合拍,久而久之,慢慢生分,也就很难建立交流内在机制,日渐成为了地方一霸。不过,对于全国犯罪学会而言,对于这样一个地方的学会也绝不稀罕,一般而言,这两者之间没有领导与领导之间的关系,有着的只是一种相互客气的观念上“大”与“小”之间的礼节往来。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随着创业者们年事已高,在职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也隔了一层又一层了,学会的支持也渐次单薄,这些老人们的热情也淡化了。现在开起会来,有没有论文无所谓了,领导很少过问这样的事情,只有献计献策、发挥余热,随着领导的不同、感情的隔膜、淡化也就没有了丝毫热情。更为重要的是:这些老人们看到青年领导的冷淡,也就东吃西吃、东骗西骗、甚至东混西混点也不算什么了,反正革命工作干了大半辈子,坐在以往的成绩上逍遥自在,也没有算不上什么出格的事情,也就无所谓顾及自己的面子,反正现在的青年领导大多与自己不相识,脸面上的事也就无需顾及了。现如今,对于他们,有两个重要的心结没有改变,使得他们保持着至今联系情谊与一份交往。一是纵谈天下事。虽然年事已高,赋闲在家,也是难得的寂寞,因此有朝一日能够老同事相互一起,纵横天下,谈古说今,也是老人们的一个舒心休闲的好的方式。因此,一年一度,依然是老领导、老会长出面,大伙而兴高采烈相聚一起,谈谈时事,也不忘对于犯罪的最新思考,尤其是已涉及腐败问题,有老人指点江山、热气腾腾,充满热血,不乏一番高论,毕竟在他们看来,那个时代,他们是多么的廉洁、多么公正办事,如今世道有些变化,一说起来,不免有些凄凉。另一个便是麻将。从组织地方学会开始,这些领导就有这么一个爱好。无论是大会抑或小会,他们领导是从来不自己动手写论文、写报告,有的是台上动动嘴皮子,台下便是搓搓麻将,因此,每次会议除了一些仪式外,都是年轻人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够青年人热闹。而对于他们,进行牌桌上游戏,则丝毫不含糊,一次会来,总要尽过兴,有时不惜白班晚班。如此保留下来的传统,至今仍然没有改变,也就成为了这些老人们谈资论辈的一大嗜好。可见,工作与休闲于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57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