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双重视野中的犯罪目的
【英文标题】 Criminal Intent from the Bi—Dimensional Viewpoints
【作者】 梅传强【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刑法总则
【中文关键词】 犯罪目的;犯罪动机;犯罪意志;犯罪未遂;认定标准
【英文关键词】 criminal intent;criminal motive;criminal will;criminal attempt;standard of holding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4)03—0106—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3
【页码】 106
【摘要】

犯罪目的是行为人希望通过实施犯罪行为来实现的结果。从静态角度看,它是一种观念形态的犯罪意识,是危害结果的表象预先在行为人头脑中的反映。从动态角度看,它是在犯罪动机的基础上形成起来的,是犯罪动机在犯罪实施阶段的存在和表现形式,犯罪目的的展开和实现过程实际上就是犯罪意志的形成和表现过程。行为人犯罪未得逞,即是未达到犯罪目的,也就意味着行为人的犯罪意志还不完整;因此,从犯罪形态角度看,行为人未达到犯罪目的,可以作为犯罪未遂的最简单和最直接的认定标准。

【英文摘要】

Criminal intent is the result which the offender desires to realize by committing the crimes.From the static point of view,it is a criminal conscience in the sense of conceptual state and preliminary reflection in the mind of offender about the superficial aspect of harmful consequences.On the other hand,it is based on the criminal motive and a being and manifestation of that in the stage of carrying out crimes from the dynamic viewpoint.In effect,the process of expanding and realizing the criminal intent is just a process of formation and expression of criminal will.The attempt of crime,that is to say,failing to accomplish the criminal purpose means that the criminal will is not integrated.Thus,from the viewpoint of criminal form,it can be acted as the simple and most direct standard of holding concerned with the criminal attempt that the offender fails to achieve the purpose of Crim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880    
  在直接故意犯罪中,行为人不仅有犯罪动机,而且还有明确的犯罪目的。犯罪行为的实施,正是在犯罪目的的指引下进行的。犯罪目的不同,不仅表明行为人的主观恶性有差异,所构成的犯罪类型不同,而且在犯罪目的是犯罪构成必备要件的情形下,它还是区分罪与非罪的标志。在以危害结果作为行为人主观意志积极追求的目的场合下,如果行为人因为自己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没有达到犯罪目的,那么,其犯罪意志就不完整,因而只能构成犯罪未遂。本文将从罪过和罪态两个视野对犯罪目的进行探讨。
  一、罪过视野中的犯罪目的
  按照我国刑法的通说,罪过是指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的心理状态。罪过具体包括认识状态和意志状态两个构成要素;而心理状态又可从静态和动态两个视角进行考察。处于静态中的犯罪目的是一种犯罪意识,是行为人对主观危害结果的认识;处于动态中的犯罪目的则表现为犯罪意志,指引和驱使行为人通过实施具体的犯罪行为将主观危害结果变为现实的客观危害结果。
  (一)静态视野中的犯罪目的
  1.犯罪目的的涵义
  在日常生活中,“目的”一词有两层涵义:一是指想要得到的结果;二是指想要达到的地点或境地。{1}顾名思义,“犯罪目的”就是指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想要得到的结果;这个结果显然就是刑法上的危害结果。“想要得到”表明了行为人主观上对此结果是一种希望并且积极追求的态度。根据刑法理论的基本常识,过失犯罪的行为人对危害结果所持有的是否定和不希望发生的态度,显然,对过失犯罪而言,行为人没有犯罪目的;间接故意犯罪的行为人对危害结果所持有的是一种放任的态度,危害结果的出现并不是行为人直接追求的真正目的,所以,就间接故意而言,行为人也没有明确的犯罪目的。由此观之,犯罪目的只存在于直接故意犯罪之中,是直接故意犯罪的行为人主观罪过的构成要素。
  具体讲,犯罪目的是指直接故意犯罪中行为人希望通过实施犯罪行为来实现的结果;{2}或者说,是行为人主观上通过实施犯罪行为达到某种危害结果的希望或追求。{3}从犯罪目的的涵义中可以看出,犯罪目的与危害结果之间是一种表里关系,犯罪目的是以观念形态预先存在于行为人头脑中的犯罪行为所预期达到的结果;这种结果实际上是一种主观结果而非客观结果本身,即是以观念形态存在于行为人思维中的对自己的行为给社会造成某种损害的认识。因此,从静态角度看,犯罪目的是一种犯罪意识,它是行为人在犯罪动机的激励下,在认识具体的犯罪方式的基础上,通过自由意志选择后,客观的犯罪结果在头脑中的反映,是对自己将要实施的行为及其结果的认识。由于目的形成后,必然要驱使和指向行为人实施一定的行为来实现目的;所以,犯罪目的与犯罪意志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密。主观上犯罪目的的实现,即意味着客观上产生了预期的犯罪结果。而实现犯罪目的的动态过程即是犯罪意志的活动和表现过程;即当其支配和指引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来实现这个目的时,它就转化为犯罪意志的内容控制行为的发展方向、决定行为的性质,从而反映出行为人的主观恶性程度。因此,犯罪目的与犯罪意志之间则是静态与动态的关系。
  由于犯罪目的的选择要受到行为人的价值观、道德观、法制观念,以及个性倾向性和心理特征等人格要素的影响,所以,犯罪目的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行为人的人格状况。马克昌教授指出:“犯罪目的是行为人犯罪活动的起点和归宿,是主观与客观、观念与现实的统一。作为犯罪活动的起点,它是以观念形态存在于人的头脑中的行为的结果;作为犯罪活动的归宿,则是这种结果的实现。”{4}可见,对犯罪目的的研究,有助于全面认识行为人的主观罪过。
  2.犯罪目的在犯罪构成中的分类
  司法实践中,犯罪目的是多种多样的,如营利目的、牟利的目的、非法占有的目的、非法销售的目的、出卖的目的、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目的、奸淫的目的,等等。根据犯罪目的与危害行为是否有必然的内在联系,可以将犯罪目的分为两类:一类是只有通过特定危害行为才能实现的犯罪目的,如故意杀人罪中行为人期望被害人死亡的目的,就只能通过实施能够引起被害人死亡的行为才能实现;在这种情况下,特定的危害行为是实现特定犯罪目的的唯一手段,犯罪目的的内容实际上就是实现刑法所规定的危害结果,犯罪目的的内容已完全包含于直接故意的意志因素中,没有必要在刑法条文中单独加以规定,也没有必要将其作为单独的犯罪构成要件;另一类是不一定非得通过实施特定的危害行为才能实现的犯罪目的,如聚众赌博与营利目的之间就没有必然的内在联系,所以,只有在刑法条文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才可能成为犯罪目的,当刑法明文要求某种犯罪只有具备特定目的才能成立时,这种目的就是该种犯罪必不可少的构成要件。{5}刑法之所以要规定以某种目的为某些犯罪的必备构成要件,是为了缩小打击面,或者将此罪与彼罪区分开。例如,刑法规定的集资诈骗罪、贷款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等,都要求行为人主观上必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才能构成。在上述场合,如果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表明行为人主观恶性大,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达到了应当科处刑罚的程度;如果行为人实施上述行为不具有上述的目的,则表明行为人主观恶性小,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尚未达到应予科处刑罚的程度,所以不能认定为犯罪。再如,同样的故意致人死亡的行为,如果行为人行为的目的是致人于死地,便构成故意杀人罪;如果行为人实施行为的目的是想给被害人以重创,并不想剥夺生命,则构成故意伤害罪;在这种场合下,特定的犯罪目的是区分此罪与彼罪的关键。在这两类犯罪目的中,以第一类最为常见,第二类是特殊例外情况。本文所探讨的主要是第一类犯罪目的。
  (二)动态视野中的犯罪目的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从动态角度看,犯罪目的的形成过程,是犯罪动机与主观意志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犯罪目的的实现(在现实中展开)的过程,就是通过意志努力克服困难,控制行为的发展方向和性质,促使危害结果发生的过程,这个过程也就是犯罪意志的作用和表现过程。
  1.犯罪目的与犯罪动机的关系
  犯罪动机与犯罪目的是两个既有区别,又有密切联系的概念。犯罪动机是促使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内心起因,它通常表现为行为人希望得到满足的愿望或需要。特定的犯罪动机与特定的犯罪行为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同一种犯罪行为往往可能是在不同的犯罪动机促使下实施的,如故意杀人的行为就可能由报复、泄愤、劫财、劫色、排除竞争对手等犯罪动机所驱使;同一性质的犯罪动机也可能促使不同的行为人去实施不同的犯罪行为,如同样的报复犯罪动机可能驱使行为人实施杀人、伤害、侮辱、诽谤、诬告陷害等犯罪行为。
  虽然犯罪动机与犯罪目的都是通过犯罪行为体现出的犯罪主体内在的心理活动,但是,这二者之间存在着明显区别,具体表现为:其一,从形成过程看,犯罪动机形成在先,犯罪目的产生于后,犯罪动机是产生犯罪目的的原因。犯罪动机产生于行为人具体的犯罪意识形成以前,其内容中不包含对具体犯罪行为的认识,它的主要作用是促使行为人形成具体的犯罪意识;犯罪目的则是在对犯罪行为的具体性质有明确认识的基础上形成的,其主要作用是在犯罪实施阶段中控制犯罪行为的方向,将犯罪意识转化为具体的犯罪行为。犯罪目的的形成,使以前彼此融合在动机中的那些功能开始分化,激励行为的功能仍由动机保持着,但指向功能被分化了出来,担负这种指向功能的就是犯罪目的。此外,目的的具体选择和确定必然要受到动机斗争的影响;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犯罪目的形成于犯罪动机之后。值得注意的是,所谓犯罪动机在先、犯罪目的在后,这并非意味着在发生时间上一定有多大间隔距离,它只表明这两种不同的心理现象有一定的先后顺序,至于具体时间上,一先一后有时是相差无几,甚至是先后都在瞬间发生的。其二,从意识水平看,犯罪动机属于错误的思想,它可被行为人意识到,也可能未被行为人意识到;而犯罪目的则是行为人希望通过犯罪行为以满足错误愿望的犯罪思想,是具体的,是行为人能够明确意识到的。因此,犯罪动机比犯罪目的更内在、蕴藏,内容更抽象。在直接故意犯罪中,行为人对自己确定的某种犯罪目的自始至终是十分清楚地意识到的,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正是为了达到这个犯罪目的;而对犯罪动机未必意识到,在实践中完全没有意识到或者模糊意识到的犯罪动机是存在的。其三,同一个犯罪动机可以体现在不同的犯罪目的中,而同一个犯罪目的也可以反映出不同的犯罪动机。例如,贪财动机可以体现在盗窃、抢劫、诈骗等不同的犯罪目的中;同样的伤害目的,可以因嫉妒、报复等犯罪动机而引起。{6}其四,从对犯罪行为的作用机制看,犯罪动机表明的是犯罪主体与犯罪行为之间的关系,回答的是犯罪人为什么实施某种犯罪行为(即犯罪人实施某种犯罪行为的主观原因是什么)?它起的是发动、推动犯罪行为的作用;而犯罪目的揭示的是犯罪主体拟制的犯罪行为、结果与犯罪对象、客体之间的关系,它明确指向一定的社会关系,回答的是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所希望达到的结果是什么?它的功能是控制犯罪行为的性质和发展方向,对确定目标和侵害程度起着引导指挥作用。此外,由于犯罪目的与危害结果之间有直接联系,它表明了犯罪直接故意的内容,规定和制约着犯罪行为,决定犯罪行为的性质和具体形态,所以,它可以作为犯罪构成的要件;而犯罪动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联系是间接的,它只能说明行为人为什么追求这种危害结果,而不能决定犯罪行为的性质和具体形态,因此,它不能作为犯罪构成的要件。{7}
  尽管犯罪动机与犯罪目的有区别,但两者的关系却非常密切。具体表现为:其一,从产生过程看,犯罪动机和犯罪目的都来源于行为人的需要,都是客观世界对行为人影响的结果。犯罪动机是激励行为人实施满足需要的犯罪行为的原因,而犯罪目的则是通过犯罪行为作用于一定的对象,满足需要的结果。犯罪动机是产生犯罪目的前提条件,离开了犯罪动机,犯罪目的便成了无源之水;反之,离开了犯罪目的,犯罪动机便无具体的指向和表现。{8}其二,从作用机制看,犯罪动机对犯罪行为的激发功能与犯罪目的对犯罪行为的指向、引导功能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两者相辅相成,共同促使犯罪行为的发生。其三,从表现形式看,在多数情况下,犯罪动机和犯罪目的是可以相互印证的,即犯罪动机一定要表现为犯罪目的,而犯罪目的也必然反映犯罪动机。其四,从相互作用和转化过程看,两者也是密不可分的。一方面,在犯罪动机的斗争过程中,势必影响到犯罪目的的选择;另一方面,在犯罪目的的实现过程中,必然会对犯罪动机产生强化作用,正强化增强犯罪动机,负强化削弱犯罪动机。{9}其实,犯罪动机与犯罪目的区别并不是绝对的,作为犯罪动机的行为人的某种愿望或需要(如泄愤报复),在犯罪意识形成过程中一旦与具体的犯罪行为(如杀人、伤害、毁坏公私财产)相结合,并以犯罪结果的实现为满足行为人愿望或需要的方式时,犯罪动机也就转化成为犯罪的目的;也就是说,当行为人以具体的犯罪方式来满足犯罪动机的要求时,就形成了特定的犯罪目的;即行为人以犯罪动机的满足作为实现犯罪行为的目的时,犯罪动机就转化为犯罪目的了。在这种情形下,犯罪目的可以看成是犯罪动机在犯罪实施阶段的存在与表现形式。
  2.犯罪目的的形成机制
  在直接故意犯罪中,犯罪目的的形成过程和影响因素大致如下:
  第一步,犯罪动机对有关表象的唤起。在犯罪目的生成之前,先有犯罪动机对有关表象的唤醒和激活,并指引和维持这些表象进行活动。所谓表象是指保持在头脑中的过去感知过的客观事物的知觉形象。人在认识客观事物时,大脑皮层的相应区域的神经细胞受到刺激并发生相应的生物化学反应,其结果就在大脑皮层上留下痕迹;这些停留在大脑皮层上的知觉形象痕迹就是表象。由于大脑皮层具有兴奋和抑制的功能,当大脑皮层的某些区域处于抑制状态时,停留在这些区域里的表象就处于无意识状态,不被人们所感知。反之,当大脑皮层的某些区域处于兴奋状态时,停留在这些区域的表象就处于意识状态,成为人们的注意对象和内容;此时,表象就成为人们的过去经验可以按照动机的指引进行活动,它既可以使人的心理活动具有某种准备状态,以提高对当前事物的认知效率和准确性,又可以与新的知觉形象进行对比和相互作用,为主体提供可选择的形象组合。
  第二步,犯罪对象的出现。处于犯罪动机阶段,行为人只有犯罪的心理倾向或冲动。至于犯罪要达到什么样的结果,如何达到这个结果?行为人还不清楚。当犯罪对象出现在行为人的面前,或者有关犯罪对象的表象被唤醒,犯罪对象成为行为人的注意对象时,在行为人的想象和思维等认识活动的作用下,行为人头脑中即出现犯罪结果的模糊表象。这是犯罪目的的雏形。
  第三步,动机斗争及其犯罪目的的确立。当犯罪结果的模糊表象形成后,在犯罪动机的作用下,有关犯罪手段和方式的动作表象被唤醒并试图与犯罪结果的模糊表象发生联系。此时,这些表象之间,以及这些表象与过去经验的其它表象之间或者与人格结构中的道德意识、法律意识等发生矛盾冲突,出现犯罪动机与反对动机的斗争。动机斗争的实质,就是行为人意识状态中两种性质对立的价值观的冲突;一种是在伦理道德和法律等社会规范影响下所形成的社会主流意识,另一种是蔑视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反社会意识。动机斗争的结果,取决于行为人人格结构中社会主流意识与反社会意识的对比强弱。如果反社会意识强于社会主流意识,则犯罪动机就会占主导(或者说优势)地位,那么,有关犯罪手段和方式的动作表象与犯罪对象的表象之间就形成稳定的暂时神经联系,犯罪结果的表象就更加清晰了。这种清晰的并被行为人明确意识到的犯罪结果表象,即是犯罪目的。犯罪目的的确立,要受到社会经济历史条件、行为人所处的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行为人的犯罪能力和条件、犯罪动机的强弱,以及行为人人格结构中社会意识形态等因素的影响。
  犯罪目的的形成,行为人头脑中(主观上)的行为表象的性质也就确立了,其人格结构中的社会性缺陷也就表露无遗。从这里可以看出,在犯罪目的的形成过程中,特别是在动机的斗争与选择过程中,虽然有意志态度和意志选择等意志因素的参与,但若没有意志努力将其转化为外在的意志行为,那么,对于单纯的犯罪目的而言,行为人不承担刑事责任。因为这只是一种纯粹的主观心理活动,其实质实际上是性质不同的意识之间的力量对比过程;更何况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现代汉语词典(M).2002年增补本(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904.

{2}赵长青.刑法学(M).上.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163.

{3}马克昌.犯罪通论(M).第3版.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385.

{4}马克昌.犯罪通论(M).第3版.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386.

{5}赵长青.刑法学(M).上.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163—164.

{6}邱国梁.犯罪动机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8.51—56.

{7}马克昌.犯罪通论(M).第3版(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392—394.

{8}马克昌.犯罪通论(M).第3版(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391.

{9}邱国梁.犯罪动机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50—51.来自北大法宝

{10}陈忠林.论犯罪构成各要件的实质及辩证关系(A).陈兴良.刑事法评论(C).第6卷(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351—352.

{11}现代汉语词典(M).2002年增补本(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261.

{12}冯亚东,胡东飞.犯罪既遂标准新论——以刑法目的为视角的剖析(J).法学.2002,(9);39—41.

{13}刘艳红.再论犯罪既遂与未遂(J).中央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学报,1998,(1):32—34.

{14}张明楷.未遂犯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133.

{15}刘艳红.再论犯罪既遂与未遂(J).中央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学报,1998.(1)32—34.

{16}曾粤兴.犯罪未遂比较研究(J).法学家,2002.(4).40.

{17}冯亚东.胡东飞.犯罪既遂标准新论——以刑法目的为视角的剖析(J).法学,2002,(9):39—40.

{18}冯亚东.胡东飞.犯罪既遂标准新论——以刑法目的为视角的剖析(J).法学,2002,(9):39—41.

{19}德国刑法典(M).徐久生.庄敬华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49.

{20}法国刑法典(M).罗结珍译,北京:公安大学出版社,1995.8.

{21}俄罗斯联邦刑法典(M).黄道秀等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6.14.

{22}徐逸仁.故意犯罪阶段形态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2.98.

{23}曾粤兴.犯罪未遂比较研究(J).法学家,2002.(4):3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8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