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部法学评论》
论刑事庭审网络直播的规范化
【作者】 方斌【作者单位】 河南警察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刑事审判;司法公开;网络直播
【文章编码】 1674—3687(2013)06-0098-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98
【摘要】

刑事庭审网络直播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能够强化公众对法庭审判活动的监督,促进法庭审判的规范化并最终提升刑事审判的质量;另一方面,它又存在侵犯公民权利并使刑事审判程序发生异化的潜在风险。因此,有必要对我国刑事庭审网络直播进行系统地考察,并在权衡利弊的基础上,对其规范化运作作一宏观上的制度设计,从而有效防范其风险,提升刑事审判的质量。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2019    
  引言
  在当今中国通过网络直播使法庭审判向最大多数人公开,使社会公众更好、更便利地了解庭审,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媒体使大众媒体所代表的“大众传播”与“人际传播”之间的界限被逐渐打破,对于法庭报道的限制已经很难在互联网时代推行。例如,1997年当英国内阁成员杰克·斯特拉17岁的儿子因毒品案被捕后,大检察官虽然寻求并获得了一条法庭禁令,禁止英国报纸报道杰克及其儿子的姓名,然而,几乎所有的英国人都知道了这个男孩的身份,因为在互联网及其他国家的报纸上该男孩的名字随处可见。[1]由此可见,技术进步已经成为改变人们获取信息方式的关键因素,法律也根本无法阻挡互联网和卫星技术前进的步伐。然而,刑事庭审网络直播是一把双刃剑,它既可以促进刑事审判的规范化运作,又可能对公民的权利造成侵犯。为此,我们既需要转变观念,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向刑事庭审敞开网络直播的大门,又需要加强对刑事庭审网络直播的管理,防范其潜在的风险。
  一、刑事庭审中网络直播的价值考量
  (一)维护程序正义,提升法庭审判质量
  西方法谚云正义不仅要实现,更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出现。”[2]在传统庭审中,囿于法庭物理空间的限制以及法院路途遥远、信息不畅等多方面因素,许多人无法到庭审现场参加公开审判,法官也常常随意对庭审程序进行简化与变更,导致庭审程序非常不规范,极大地损害了司法权威和当事人的正当权益。而网络庭审直播,不仅要向公众播报案件的实际情况,而且要向公众展示审理案件的程序。通过网络庭审直播,公众可以直观、清晰地看到举证、质证、认证、辩论、被告人最后陈述、判决等审判活动的全过程。网络庭审直播的实时性与公开性必然要求法官严格遵循正当程序,法官只能基于庭审揭示的案件情况公正地做出合乎逻辑的结论,依法判决,没有法外回旋的余地,从而把暗箱操作、随意简化庭审程序的可能降到最低限度,使审判活动更加庄重严谨,实现“看得见的正义”。
  另外,网络庭审直播使得法官、检察官以及律师的一言一行都处于更大范围的监督之下。将庭审置于众目睽睽之下,法官不得不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提升自己的归纳总结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庭审驾驭能力;[3]检察官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庭审形象,更加认真地履行公诉职责;律师们也不得不考虑自己当庭辩护的表现对自己职业生涯的影响,而更加主动积极地参与辩护。总之,网络庭审直播将促使司法机关更好地履行职责,促使律师更加充分地行使辩护权,这对于提升案件的审判质量无疑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二)提升公民法治意识,形成正确的舆论导向
  首先,网络庭审直播使得司法与传播同步、解析与传播同步,能够使公众对司法公正的感性认识提升到理性认识,能够最大限度地唤醒人民群众的法治意识。网络庭审直播使社会公众轻点鼠标就可以体验旁听庭审,同步了解法庭审理案件情况,从而将开庭过程变成一个生动直观、经济快捷的普法课堂,弥补了受众从媒体上了解新闻内容的有限性和信息接受被动性的不足,有助于公众在全面了解庭审情况的基础上独立思考并形成自己的观点。
  其次,道德标准和法律标准在评判是非时存在较大差异,当出现差距较大的评判结果时,会导致民众对司法公正的不满,网络庭审直播通过全面展示庭审过程及宣判情况、及时通过回复论坛跟帖澄清公众对案件及法律认识上的误区,可以有效减少舆论对裁判结果的反对与质疑。更为重要的是,庭审直播能够防止民众对案件情况的不实传播,使他们对案件裁判结果的公正理性能够有直接的理解。正如美国首席大法官布伦南所言,审判是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社区内进行的,传闻“可能比合理新闻报道更有杀伤力”。[4]通过网络庭审直播这种形式能使民众对审判的了解更加全面,克服他们对审判的误解。
  (三)有效促进司法公开,保障公民知情权
  所谓公民知情权是指公民对于国家的重要决策,政府的重要事务以及社会当前发生的与普遍公民权利和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件,有了解知悉的权利。知情权不仅是监督公权力的一种有效手段,更是公民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当与公民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案件发生时,公民需要及时知悉案件的发生经过、犯罪行为人的作案手段、犯罪行为的危害程度、波及范围及结果,以便对自己的生活作出相应的安排,趋利避害,有效维护自身权益。在以往情况下,绝大多数公民对于司法活动的知情权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电视、报纸、网络等新闻媒体对于庭审情况的报道。这种形式的报道不仅缺乏庭审的现场感,而且囿于报道者所选取的报道角度,将不可避免地带有一定的主观性和片面性,不利于公民知情权的充分实现。而网络庭审直播是司法公开适应当今社会发展的现代化形式,它把有限的法庭扩大到无限的网络空间,最大限度地克服时空障碍,最大范围地吸引公众参与,最大限度地将审判过程客观化、透明化、公开化,从而有效地保障了公民知情权的实现。
  二、刑事庭审中网络直播的实证考察
  (一)我国网络庭审直播的发展轨迹{1}
  1.电视庭审直播。1994年4月1日,南京电视台《法庭传真》栏目现场直播了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一起故意杀人案的庭审全过程,从而揭开了我国电视庭审直播或录像节目的序幕。[5]1998年7月.11日,中央电视台首次现场直播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十大电影厂提起的电影版权侵权损害赔偿案的法庭审理。此次直播被人民日报称为“人民法院审判方式改革和新闻改革成果的直接体现”,香港无线电视、亚洲电视及大公报、文汇报等多家媒体几乎一致认为“此举是中国司法制度改革增加透明度和中国电视报道改革的重大突破,是中国民主进程的重要一步。”[6]庭审直播在受到新闻媒体普遍关注的同时,也得到了我国司法高层的首肯。1998年7月15日《人民日报》以《加大审判透明度把理讲在法庭上》为题发表了对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的专访。肖扬指出公开审判是为了加强案件审理的透明度,做到事实调查、举证、质证、认证、辩论都公开在法庭上进行,即有理讲在法庭上,目的是为了防止暗箱操作,实现司法公正。……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可以让更多的公民了解庭审,一方面人民法院接受监督,另一方面又是一次普法教育。”[7]1999年3月26日,中央电视台又直播了綦江虹桥垮塌案。2001年4月2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以张君为首的渝湘鄂系列持枪杀人案的被告人进行了一审宣判,中央电视台以两地宣判的直播为轴心制作了庭审直播特别节目。2003年5月2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对北京首宗适用司法解释审理的“非典”犯罪案件进行了直播。2003年9月16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有中国股市第一案之称的银广厦刑事案件做出判决,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进行了庭审直播特别报道。2004年4月24日,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马加爵杀人案进行公开审理并宣判,新闻频道播出了庭审直播特别节目。2004年7月16日,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吉林中百商厦特大火灾案进行审理、宣判,新闻频道播出了庭审直播特别节目。2004年9月4日,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重庆县“12.23”天然气井喷事故案公开审理、宣判,新闻频道播出了庭审直播特别节目。[8]与此同时,一些地方电台、电视台也纷纷效仿,设立了不少报道法庭审判的栏目,诸如“电视法庭”、“现在开庭”、“法庭传真”等电视栏目,以直播或录像画面剪辑等方式报道法庭审判,受到观众的欢迎。
  2.网络庭审直播。2004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出通知明确要求各级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通过公开审判、公开宣判、庭审直播等形式,扩大审判的社会效果。至此,庭审直播不仅在电视台这一媒介平台上得到确立,而且为新媒体所追捧,庭审网络图文直播和庭审网络视频直播逐步开始推行。根据北京铁路法院苏微对中国法院网2003年以来开办的网络图文庭审直播栏目的分析,我国庭审网络图文直播案件数量概况和地区分布情况如下:自2003年5月试播至2006年上半年,共直播58次,总体呈逐年上升趋势。全国只有北京、浙江、江苏、四川四个省市的法院参与直播,其中北京地区法院直播的案件最多,共48起案件,其他省市法院共直播10起案,约为北京的1/5。2005年全部为北京法院直播,其他省市法院无直播案件;截止2006年上半年北京法院直播案件大幅度上升,其他省市仅江苏省直播1起案件。[9]
  2008年8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对“著名歌星孙楠诉北京金视光盘有限公司、淄博银座商城有限责任公司、江西音像出版社侵犯表演者权纠纷一案”进行了开庭再审,并对庭审过程进行了网络直播。这是我国最高司法审判机关首次对案件庭审过程进行网络直播。[10]
  2009年3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其中提出,将“继续推进审判和执行公开制度改革,提高司法的透明度。完善庭审旁听制度,规范庭审直播和转播。”从此庭审网络直播走上了规范化、普及化、常态化的快车道。2009年5月份,北京市高级法院与法治中国传媒合作,共同推出了北京法院庭审视频直播节目。[11]2009年9月16日全国首家以案件庭审直播为主要内容的“北京法院直播网”正式开通。[12]截止2010年1月,北京法院已对1367起案件进行了网络直播,占全国法院直播总数的75%,北京法院成为全国首家三级法院都实现网络直播的法院,现平均每个工作日都有至少3个正在审理的案件通过互联网同步直播。[13]
  2008年4月,上海法院首次尝试庭审网络视频直播。2008年4月7日,上海市二中院对原告(英国)雷茨“RITZ”饭店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黄浦丽池休闲健身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纠纷案进行开庭审理。庭审实况通过中国法院网和人民网进行了网络图文即时传输与视频直播。2008年4月9日,上海市一中院对原告(美国)罗斯蒙特公司诉被告上海罗斯蒙特仪表股份有限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一案进行开庭审理,法院通过上海法院网和东方新闻网直播了开庭实况。[14]2009年上海市法院系统聚焦司法公正,推进工作机制改革,不断加强开放、透明、信息化条件下提高司法公信力问题的研究和探索。全年共网络直播195件案件,网上点击达900余万次,基本实现网络庭审直播的常态化。[15]2010年,上海全市加大工作机制改革力度,对336起案件进行庭审网络直播,网上点击率达1538万余人次,[16]其中网络视频直播130起案件,其余以网络图文方式进行直播。[17]
  2008年8月15日广东中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湖南斯普林科贸发展有限公司和长沙赛德雷电脑科技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二审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湖南法院网联合红网对此案进行了网络直播。这是湖南法院史上的第一次庭审网络直播。[18]
  2009年以来,辽宁省法院年将开展庭审网络直播作为深化审判方式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2009年1月30日,辽宁省高院就一起计算机域名侵权案件开展了首次互联网直播活动。随后,各中院积极响应,开展数字化法庭及庭审互联网直播功能建设。截至2009年12月21日,全省法院共实现庭审直播40余次,省内14个地市级中级法院均开始庭审互联网直播,辽宁省法院庭审工作迈向了互联网直播时代。辽宁已成为继上海、北京之后第三个实现全省地市中级人民法院全部开展庭审网络直播的省份。[19]为确保庭审网络直播工作健康有序地进行,辽宁省法院还制定下发了《对公开审理案件进行电视、互联网等媒体直播、转播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等文件,以严格规范庭审直播的流程。[20]
  2009年2月23日下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中国法院网和安徽法院网上联合直播了“步步高”电子词典侵权纠纷案的庭审过程,近两小时的庭审直播共发布了3万多文字,17幅图片,8.3万多网民在线“旁听”。据悉,这是安徽省法院首次对庭审过程进行的网络直播。[21]
  2009年4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指出:要在云南省法院推行庭审网络直播工作,以加大法院和民众之间的交流与沟通。2009年7月17日下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新华网云南频道共同组织的首次庭审网络直播及现场观摩在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举行。2009年7月22日下午,新华网云南频道赵汉斌副总监受新华社云南分社领导的委托到云南高院进行了回访,和云南高院就下一步庭审网络直播工作的制度化、常态化运作达成了一致。2009年8月7日下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田成有副院长带领高院新闻中心及昆明中院、盘龙法院相关人员到新华社云南分社进行回访。在座谈会上,双方就庭审网络直播的案例挑选、事件安排等细节进行了进一步确定。2009年8月27日上午10时,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杨永洪涉嫌抢劫一案的庭审进行了网络直播。此次庭审网络直播,标志着云南法院庭审网络直播工作已经进入常态化。[22]
  2009年8月24日,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湖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校长高勇受贿案,并对庭审现场进行了该省法院的首次网络图文同步直播。[23]
  2010年3月10日上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侵权纠纷案,这是河南省法院首次进行互联网视频庭审直播。[24]实行庭审网络视频直播是河南高院院长张立勇在全省人大会议上做出的承诺,并列入省高院2010年要办理的十件实事之一。2010年1月28日举行的河南“两会”记者招待会上,河南省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表示,河南实现庭审过程全公开,所有的庭审活动,除依法不能公开的,其余要全部公开。2010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19个中级人民法院都要实现庭审网络视频直播。2011年,基层法院要实现庭审网络视频直播。[25]2010年9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全省庭审网络直播工作会议,要求全省三级法院今年年底前庭审网络直播案件不少于1000件,凡完不成任务者,要追究领导责任。[26]为了网络庭审直播工作的顺利展开,河南省高院在对全省中、基层法院网络直播人员进行培训的同时,出台了《关于全省法院庭审网络视频直播办法》并下发全省法院执行,文件对直播案件的选择、直播案件的审批程序、直播中应当注意的问题等都做了明确的规定。目前,除12个基层法院的法庭正在建设中,不具备安装直播设备外,全省各中级法院2个法庭、基层法院1个法庭都具备了直播功能。截至2010年11月12日,河南全省三级法院通过河南法院视频台发布庭审视频直播案件1011件,提前兑现社会承诺。[27]
  2010年12月7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涉嫌故意杀人案件,广州日报大洋网进行了全程视频直播,这是广东省内法院系统首次采用网络直播的方式庭审案件,同时也是全国首例通过网络庭审直播的杀人案件。来自大洋网的数据显示,共有27200人在线观看了视频直播,而访问量达到41.6万人次,有400多条留言。[28]
  另外,2010年4月1日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法院首次利用3G网络对一起“雨夜敲头案”进行了手机庭审直播。[29]由中国移动浙江公司联手司法部门共同打造的法院庭审手机直播系统正式开通,系统通过摄像机及麦克风采集视频、音频信号,通过编码、转换、利用无线通信网络的分组交换技术,将视、音频信号分发到各个手机终端,手机终端通过自带的流体播放器,即可进行实时浏览。手机用户只需登陆特定网站,输入账号和密码,借助移动3G网络,即可观看法院庭审实况直播。手机庭审网络直播系统的开通进一步缩短了司法与公众的距离,让公众可以更便捷地参与司法监督,增强案件审理的透明度,从而提高司法的公信力。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2010年1月7日上午,新疆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审理一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通过乌鲁木齐法院网及亚心网进行该案庭审的网络直播,这也是全疆首次进行的庭审网络直播。[30]
  (二)我国网络庭审直播的特点
  1.从庭审直播的案件数量上看,网络庭审直播地域分布不均衡。从全国范围来看,截止目前仅有北京、上海、辽宁、河南、湖南、安徽、云南、浙江、广东、新疆等省份开通了网络庭审直播。其中有的省份的网络庭审直播才刚刚开始,而北京法院截止2010年1月,已对1367起案件进行了网络直播,占全国法院直播总数的75%。从地方范围看目前只有北京、上海、辽宁以及河南实现了三级法院的庭审网络直播,其他省份网络庭审直播主要集中于省高级法院及地市级中级人民法院。
  2.网络庭审直播案件的审级分布主要集中于一审案件,二审案件较少。适用的程序类型简易程序(可参案例统计表、审级、案件种类)如从北京铁路法院苏微对2003年至2006年上半年中国法院网开办的网络图文庭审直播的58起案件来看,直播一审案件56件,占所有直播案件的96%,二审案件只有2件。[9]
  3.从庭审直播案件的裁判情况看:根据北京铁路法院苏微对2003年至2006年上半年中国法院网开办的网络图文庭审直播的58起案件的统计数据来看,58次直播中,2起案件是直接宣判,其余56件直播案件中当庭结案的30件(判决25件,调解结案5件),当庭没有裁判结果的案件26件,占所有直播案件的45%。[31]
  4.庭审直播上传的照片情况。直播上传的照片主要涉及审判地点:法院的外景、法庭全景;审判参加人员:主审法官、合议庭成员、原被告双方当事人、诉讼代理人和委托人、公诉人、证人;审判程序:开庭、举证质证以及宣判,媒体、记者及其对法官的采访等等。其中照片以审判长及合议庭成员的居多,在有证人出庭的案件中,有的证人照片未经任何处理,证人的相貌特征清晰可辨。
  5.庭审直播的形式主要有电视直播、网络图文直播、网络视频直播、手机直播。2004年之前的庭审直播早期主要是以电视为媒介进行庭审直播。2004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出通知明确要求各级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通过公开审判、公开宣判、庭审直播等形式,扩大审判的社会效果。庭审网络图文直播和庭审网络视频直播逐步开始发端,但主要以网络图文直播为主。2009年3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提出“完善庭审旁听制度,规范庭审直播和转播。”从此,庭审网络直播走上了规范化、普及化、常态化的快车道。自2010年以来网络视频直播与手机视频直播开始兴起,并日渐常态化,庭审直播呈现出网络图文直播与网络视频直播并重的态势。
  三、刑事庭审中网络直播的潜在风险
  (一)刑事审判程序异化,背离司法改革目标
  首先,过度追求网络庭审直播的社会效果会使法庭审判滑向形式主义司法的深渊。法院如果过分地追求庭审过程的网络化,审判的庄严性一旦让位于观众的观赏口味和媒体的广告播发,法官就有可能会为了媒体的直播而“做秀”,诉讼过程的灵活性锐减,从而使法庭陷入转变为“剧场”的风险,使司法的过程最终走向“形式主义”。
  其次,网络庭审直播审前准备的过度化又易使法庭审判重蹈“先定后审”的覆辙。网络庭审直播给审判带来的一个明显弊端就是,庭审准备的过度化。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l]Loretta S. Yuan. GAG ORDERS AND THE ULTIMATE SANCTION[J]. Loyola of Angeles Entertainment Law Journal,Symposium: International Rights of Publicity,1998:629.

[2]樊崇义.刑事诉讼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

[3]崔艳.庭审网络直播“初体验”[J].法治与社会,2009(12):55—56.

[4][美]伟恩·R拉费弗,等.刑事诉讼法[M].卞建林,等,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5]郭锡哲,杨颖.庭审直播节目也应讲究制作[J].新闻传播,2000(1):37.

[6]曹瑞林.从两起庭审直播看直播的选择性[J].中国记者,1998(10):27.

[7]维铭.现场直播庭审成为新闻热门话题[J].新闻记者,1998(9):1.

[8]李毅.庭审直播节目的生存现状及对策[J].电视研究,2007(2):69—70.

[9]苏微.关于网络图文庭审直播的思考[EB/OL].[2007—01—19]http://www.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 php? id =231242.

[10]魏小毛.最高法院庭审首次网络直播[N].中国知识产权报,2008—11—21.

[11]徐日丹.市民“网上听庭”考验检察官素质[N].检察日报,2009—06—04.

[12]李京华.全国首家庭审直播网站在京正式开通[J].青年记者,2009(27):49.

[13]程颖.北京案件审判信息“一网打尽”[J].人民法院报,2010—01—15.

[14]高远,刘建.上海法院尝试庭审网络视频直播[N].法制日报,2008—04—09.

[15]王宝来,钮怿.去年195案庭审网络直播[N].文汇报,2010—01—31.

[16]刘栋.去年336件案件庭审网络直播[N].文汇报,2011—01—21.

[17]陈琼珂.上海法院网上微博“粉丝”数千[N].解放日报,2011—01—09.

[18]曾妍.湖南进行首次庭审网络直播[N].人民法院报,2008—08—16.

[19]辽宁省中级法院全部开始庭审直播[EB/OL].[2011—04—01] http://www.lnpaw.com/html/liaoning/20091222/1209070168. shtml.

[20]霍仕明,张国强.中院都能网络直播[N].法制日报.2009—12—22.

[21]周瑞平.网络直播庭审:接受八万网民监督[N].民主与法制时报,2009—03—02.

[22]唐时华,李文华.我省法院网络直播审判进入常态化[N].云南经济日报,2009—09—1.

[23]彭仲,吴涛.我省首次进行庭审网络直播[N].长江日报,2009—08—25.

[24]河南省高级法院首推网络直播庭审市民上网就可以看[EB/OL].[2011—03—31]http://www.cnr.cn/hnfw/xwzx/yw/201003/t20100311_506136736.html.

[25]单纯刚.河南全省法院庭审将实现网络视频直播[N].新华每日电讯,2010—01—29.

[26]陈海发,冀天福.河南全力推行庭审网络视频直播[N].人民法院报,2010—09—12.

[27]陈海发,冀天福.河南全省法院庭审网络视频直播逾千案[N].人民法院报,2010—11—13.

[28]2.7万网友热捧大洋网直播杀人案庭审被赞“很给力”[EB/OL].[2011—03—31]http://news.dayoo. com/guangzhou/201012/08/73437_14673481.htm.

[29]杭州雨夜敲头案庭审尝试庭审手机直播[EB/OL].[2010—11—13]http://news.zj.com/detail/1251901. shtml.

[30]关丽琼,梁健.全疆首次网络庭审在乌中院直播[N].新疆日报,2010—01—11.

[31]梅立岗.网络庭审之辩[J].中国经济周刊,2005(2):25.

[32]吕亚萍.网络视频直播是把双刃剑庭审网络直播当慎[EB/OL].[2010-11-20] http://media.people.com. cn/GB/40606/13628168. html.

[33]吴献举.庭审直播与新闻侵权[J].新闻爱好者,2006(12):48.

[34]吕建江,张国良.庭审直播中的非技术事故及对策[J].视听界,1997(4):29.

[35]THEMEDLA'S ROLE IN CHANGING THE FACE OF U. S. COURTS, By Gary A. Hengstier ,http://usinfo.state, gov/journals/itdhr/0503/ijde/hengstler . htm,2003.05.

[36]CHANDLER v. FLORIDA,449 U. S.560(1981)[EB/OL].http://caselaw.lp.findlaw.com/scripts/getcase. pl? court= US&vol.

[37]怀效锋.法院与媒体[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201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