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青少年滥用新型毒品行为的动机分析
【英文标题】 The Analysis of Behavioral Motivation of Juvenile Abusing the New-type Drugs
【作者】 秦冠英【作者单位】 甘肃政法学院
【分类】 刑法学【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新型毒品;行为动机;现代主义
【英文关键词】 juvenile; new-type drugs; behavioral motive; modernism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3)06-0075-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75
【摘要】

对青少年滥用毒品的成因研究,大多数研究者是从青少年成长的内外部因素进行分析的,并没有得到明确而确定的结论。从认知新型毒品所具有的特殊致毒机理观察,审视现代性社会发展带来的风险,来探索这种行为动机的成因,其实质则是现代社会发展矛盾对青少年人格异化的一种非理性表达。

【英文摘要】

The study of criminal cause of juvenile abusing drugs, most of researchers get the analysis result from the experience of juvenile growing-up which includes the external factors and internal factors. There is no clear and definite conclusion. We will investigate the mechanism of toxication of the new-type drugs, and survey the risk of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society. Then we will explore the cause of the behavior motive. It is the irrational expression that the alienation of juvenile personality bases in the contradiction of the social develop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988    
  
  近年来,青少年涉毒问题基本围绕两方面进行研究:一是从毒品致毒机理及危害性进行分析;一是从吸食者自身(如社会地位、家庭状况、受教育程度等)进行分析,其原因常归结为青少年自我人格缺陷、家庭结构失衡、学校教育不足和社会指导失范等。然而,这些研究并没有认识到青少年人格培养、家庭成长环境、学校教育模式等都属于社会发展系统中的组成部分,受制于整个社会运行体系,如果仅从组成部分来探究,难免偏颇。审视当下,我国青少年滥用毒品人数仍呈上升趋势,而在传统毒品让位于新型毒品的今天,探求其滥用行为的成因,已然成为解决现实问题的迫切要求。
  就当今而言,现代科技发展带给人们足够的生产、生活资料,人类社会处于现代资本高速运作的空间,一切美好源于创造性的发现。然而,犯罪依然是社会暂时无法根除的危害。其中,毒品犯罪仍然猖獗,尽管国际社会加大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与控制效度,但“金三角”、“金新月”仍是最大的毒源地。据我国卫星遥感和地面踏查显示,近年来缅北罂粟种植面积在2007年下降到27.9万亩后连续上升,2010年增至42.9万亩,同比增幅17.7%。同时,该地区合成毒品产量大幅上升,向我国走私渗透加剧。受此影响,2010年,云南冰毒缴获量超过海洛因缴获量,是同期缴获冰毒最多的一年{1}。毋庸置疑,这一变化使得世界毒品的生产、消费格局发生了转移,新型毒品的滥用正成为一个增长迅速并日益威胁到我国社会秩序的危险物,在此,青少年群体无疑成为最严重的受害者。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发布的《2010年世界毒品报告》表明:“吸毒活动正在转向新毒品和新市场,毒品种植在阿富汗(罂粟)和安第斯各国(古柯)日益下降,吸毒情况在发达国家日趋稳定,发展中国家出现吸毒现象增加的迹象,全世界滥用苯丙胺类兴奋剂和处方药物的现象也在日益增加。”{2}这种“苯丙胺类阿片剂”主要是指冰毒、摇头丸、K粉等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类、兴奋剂类合成物。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我国正在迅速增长为新型毒品的侵害地,且青少年已成为新型毒品滥用的最大群体。{3}在以往的研究中,我国学者更多关注青少年吸食、滥用毒品的个体因素、家庭因素、学校因素等,却较少从社会发展来探寻毒品使用者心理行为的产生。青少年群体最大的特征就是喜欢“扎堆”、“抱团”,在毒品滥用上容易形成“群食群吸”的小团体,这种成员之间极大的聚合性,使他们产生高度的信任感和依赖感,最终耦合为一种心理上的安全依赖。
  事实上,西方学者就曾对犯罪与犯罪性做过比较,“犯罪是一种行为或事件,犯罪性是一种个人的倾向,这种倾向既有心理的成分,也有生理的成分,是行为人自身人格特质中犯罪倾向的体现,而犯罪不过是意图满足这种基本倾向的行为,仅仅是犯罪性的多种可能表现方式中的一种。作为一种个人倾向,犯罪性可能导致犯罪行为的实施进而指出犯罪和吸毒之所以有联系,是因为它们具有共同的特征,即它们都能够满足犯罪性倾向。犯罪和吸毒都能够提供直接的、容易的和肯定是短暂的快乐。”[2]39所以,从这个层面上看,就能明白在同样相似的社会环境下,为什么大部分人不去选择吸毒或滥用,而有一部分人却选择了,其原因在于:“犯罪性的实质或核心是自我控制水平低或者自我控制能力差。犯罪人自我控制低是由于实施犯罪的倾向性方面的个别差异。”[2]13就整个青少年群体来看,一是其个性特质常常表现为自我控制能力水平较低,诸如易冲动、敢冒险、目光浅等,因而容易形成群体性的自我中心认同;一是同伴群体交往在其日常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也是其社会关系形成的基础。[2]7-13;81-84“一个相关的事实是,青少年有一种在群体中从事少年犯罪活动的长期公认的倾向性。”[2]147由此观之,青少年涉毒现象的背后,应当归结为青少年群体的共性人格,这种人格特质形成的实质性原因在于社会发展改变了行为人的人格倾向,他们人格特性的表达迫于社会道德、家庭伦理和教育环境的压力往往被掩盖、忽略,反而会以吸食毒品的外在行为表现出来。
  我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规定:“本法所称的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4}虽然在法条中,没有明确界分新型毒品和传统毒品,但通常认为,传统毒品指大麻、海洛因、鸦片等,新型毒品则指冰毒、可卡因等。冰毒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吸食后会产生强烈的快感或兴奋感。相较冰毒而言,可卡因(又称K粉)为白色结晶粉末,使用5分钟后产生效力,具有兴奋和致幻的双重作用[3]。
  据一项调查显示,“在使用新型毒品的人群中,虽然承认生理成瘾的人数只占11.8%,但承认心理成瘾的人数却达到37.4%,并且滥用频率越强则主观感觉存在心理成瘾的比率越大。统计分析表明,两变量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且相关系数高达0.984。”⑷可见,在生理依赖性上,吸食传统毒品远远强于新型毒品。这也可以从2007年有学者对上海戒毒所的411名新型毒品使用者和705名传统毒品使用者的调查问卷和访谈中得到印证:“新型毒品是没有瘾的,有钱就吃,没有钱不吃也无所谓,不会像海洛因那样即使没钱也非用不可。”[5]
  由此可见,传统毒品成瘾在人格特质表征上往往以躯体的生理需求为前提,为满足生理的强迫需要而暂时延缓了心理上的要求,一旦身体的生理感觉得到满足,则心理的依赖隐患自然就得到消解,即多数吸毒者所描述的“吸食传统毒品使人飘然若仙,如临仙境”。而新型毒品成瘾虽然也会满足生理上的要求,但主要是“心理依赖”,因吸食新型毒品没有明显的戒断症状,躯体不会像传统毒品吸食者那样近乎病态的体外表征,而是心理上的依赖感,这种心理毒瘾会随着周围环境的改变而释放。如有访谈对象这样描述:“看不到根本就不会去想到。但是一下子放在你面前,有的时候心态上会控制不了。有的时候有人在你前面玩的话,是会接受不了。”[5]
  新型毒品完全是为了满足滥用者精神上的需要。美国心理学家在研究中指出符合药物滥用的人当中至少有50%的人,具有反社会人格。反社会型人格在多大程度上喝酒,并用毒品来获得与他们相关的强化物?吸毒者‘看上去’是反社会的,这在多大程度上只是由于他们吸了毒?”[6]而且,我国有研究者也已经指出,新型毒品滥用者纯粹是出于满足不当的心理需要。[7]因此,新型毒品滥用者多数都是为了寻求精神上的快感和刺激而去吸食,这种人格上的变异恰恰能够反映行为人在其成长过程中某些人格缺陷。另据一项对上海市吸毒人员吸毒状况的调查,显示吸食新型毒品具有娱乐性、群体性等特征,对新型毒品的群体性吸食比例高达69.52%,而对传统毒品的吸食比例仅34.61%。新型毒品娱乐性吸食地点主要在娱乐场所,传统毒品则较为隐蔽,主要集中在私人会所或居所。从获得新型毒品的渠道来看,娱乐场所购买并吸食人员达到15.3%,而传统毒品则很少通过这些途径获得[8]。因而,新型毒品滥用者是以寻求娱乐心理满足为目的。据统计,“目前我国登记在册的新型毒品使用者已达24.1万人,使用人群从东南沿海逐渐向内地扩散、从青少年群体向社会多个群体蔓延;滥用的毒品种类也逐渐增多,如冰毒、摇头丸、K粉、大麻等等。种种迹象表明,在未来数年内,我国滥用新型毒品的人数还将继续攀升。”[9]
  综上所述,就新型毒品本身存在的毒理性和滥用者吸食后的反应来看,新型毒品对行为人最大的损害就是:心理依赖。虽然从人所具有的生物属性观之,遗传基因会起到积极的影响,但遗传基因并不能左右人自由意志的支配。也就是说,行为人选择吸或不吸具有个体意志的选择性。而古典实证主义犯罪学派的创始人切萨雷·龙勃罗梭认为“犯罪并不是由于犯罪者个人的意志自由实现的,而是根源于行为人的先天遗传基因和人格特征。”[10]18精神分析学派的鼻祖西格蒙·弗洛伊德则认为:犯罪是行为人的一种无意识状态,其所以实施犯罪起因于对性的需求。但随着犯罪社会学派的逐渐兴起,人们开始认识到龙勃罗梭和弗洛伊德创设的理论,具有极大的片面性和局限性[10]7-9。此时,出现了社会环境论、模仿论、异化交往论、文化冲突论、标签论、社会异常论等来解释犯罪行为产生的动因[11]。此后,由于社会学理论的日臻完善,解释并修正了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一些社会现象,犯罪也包括其中[12]96。尤其是在一些工业化程度很高的国家,青少年毒品吸食率不断上升,研究者不得不将视角转到整个“社会组织体”,人们发现犯罪可能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产品,因而有学者提出了“后现代社会”、“风险社会”等,用来重新解释社会。尤其是针对青少年这样一个充满了叛逆心理和服从心理的双重矛盾组合体,能承受多大的社会急剧变革,这尚需深入研究。法小宝
  发端于20世纪60、70年代的“后现代主义”思想,认为“现代性可能是对后现代主义最好的注解,后现代性也许可以说开始于人们对现代性的工程信心丧失、生成怀疑的时候。”“后现代主义被认为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秦冠英.青少年群体中未成年人犯罪行为动机分析[J].西部法学评论.2012,(6).

[2][美]迈克尔戈特弗里德森(等).犯罪的一般理论[M].吴宗宪,苏明月,译.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9.

[3]杨建国,何庆舟.易制毒化学品监管实用手册[M].北京:中国海关出版社,2003.177-190.

[4]夏国美,杨秀石,李骏,繆佳.新型毒品滥用的成因与后果[J].社会科学,2009,(3).

[5]林少真.我吸的是冰,不是海洛因:比较视野下的吸毒者自我表达[J].前沿.2010,(1):36.

[6][美]劳伦.B·阿洛伊等.变态心理学[M].汤震宇等,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435.

[7]夏国美,杨秀石.上海毒品转向的文化透视[J].社会科学,2005,(3):43.

[8]李骏.吸毒人员的群体特征:海洛因和新型毒品的比较分析[J].青年研究.2009,(1):28.

[9]郑畅,高红波.青少年吸食新型毒品行为的过程分析——群体心理学的视角[J].中国青年研究,2011,(1):42.

[10]梅川强.犯罪心理生成机制研究[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4.

[11]梅川强.犯罪心理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9-42.

[12][美]斯蒂芬.E·巴坎.犯罪学:社会学的理解(第四版)[M].秦晨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13][英]韦恩·莫里森.理论犯罪学——从现代到后现代[M].刘仁文,吴宗宪,徐雨衡,周振杰,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14] 刘建清.犯罪动机与人格[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46-4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9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