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试论刑事犯罪与阶级斗争
【英文标题】 On Class Struggle and Crime【作者】 王桂五
【分类】 法律社会学【期刊年份】 1984年
【期号】 1【页码】 6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    
  目前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刑事犯罪的斗争。如何认识刑事犯罪的阶级属性,认识刑事犯罪和阶级斗争的关系,这不仅是一个法学理论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司法实践问题。本文仅作初步的探讨。
  一 刑事犯罪是阶级社会的现象
  刑事犯罪是阶级社会的现象,是犯罪分子对统治阶级所保护的社会关系和统治秩序的反抗和破坏。在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中,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没有犯罪,也没有国家和法律。那时虽然也有杀人、伤害等侵害人身的行为,但因其不具有反抗和破坏阶级统治的性质,因而仅仅被看作是加害者与受害者双方的事情,不同于阶级社会中的犯罪行为。对于这种侵害行为的处理,是由受害者一方的亲属实行所谓“血族复仇”,也不同于阶级社会中的阶级司法和刑事惩罚。
  人类社会中的刑事犯罪是和原始氏族社会的崩溃一同出现的,并且成为摧毁氏族社会的重要因素之一。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指出“最卑下的利益——庸俗的贪欲、粗暴的情欲、卑下的物欲、对公共财产的自私自利的掠夺——揭开了新的、文明的阶级社会;最卑鄙的手段——偷窃、暴力、欺诈、背信——毁坏了古老的没有阶级的氏族制度,把它引向崩溃。”[1]那种认为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有刑事犯罪的观点,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刑事犯罪作为阶级社会中的现象,具有阶级性。而随着阶级斗争把社会推向前进,刑事犯罪又具有历史性:有些行为原来不认为是犯罪的,后来被认为是犯罪;或者相反,有些行为原来认为是犯罪的,后来不认为是犯罪;有些行为虽然在各个阶级社会中都被认为是犯罪,但其阶级内容和社会性质并不相同。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刑事犯罪的性质和刑法的概念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二 从私人战争到社会战争
  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后,首先列入奴隶主国家刑事惩罚范围的,是侵犯统治阶级政权的犯罪行为,即所谓叛逆罪。其次,是侵犯私有财产的行为包括盗窃和抢劫。这表明奴隶主极力保护的是他们的政权与财权。我国古代所谓“盗憎主人,民恶其上。”[2]就反映了盗取和叛逆是两种主要的犯罪形式,也是被压迫者对统治者的反抗。至于杀人、伤害等侵犯人身的行为,仍然被认为是与私人利益有关的案件,由受害人的亲属索取赔偿,或者由受害者的亲属和加害者的亲属进行械斗。在中国历史上也有过这种情况:“杀人之父者人亦杀其父,杀人之兄者人亦杀其兄。”[3]有的历史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私人战争”。当时不把这类行为看作是与国家利益有关的案件,也不由国家机关实行惩罚。随着阶级斗争的发展和剥削阶级统治的强化,杀人、伤害等行为虽然被列入犯罪行为之内,但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属于私人诉讼的案件,即由受害者私人进行控告,否则国家机关不予审理。中世纪的欧洲,为了镇压不断高涨的农民的反抗和起义(往往是在异教徒的名义下进行的),实行了侦查诉讼的原则,表现了封建国家追究犯罪的主动性和刑事镇压的残酷性。不仅把更多的违法行为列入刑事犯罪的范围,而且把不少的一般刑事案件作为叛逆罪来处理。例如,诺曼人入主英国后建立的“王室法院”,审理有关侵犯王室的犯罪案件,其中包括破坏治安、抗交税、蔑视公文、伤害王佐、谋反王室、伪造钱币、污辱他人、抢劫、互殴于街、强奸、临阵退缩等。[4]又如,中世纪塞尔维亚的国事罪的种类有背叛、侮辱法官、抢劫、偷盗、伪造货币,接待外国人等[5]。这些历史事实足以证明,封建国家是从维护其反动统治的观点上去看待和处理刑事案件的,他们任意扩大国事罪的概念,他们的犯罪观和法律观不可能具有科学性。
  到了资本主义社会,由于阶级矛盾的更加激化和社会危机的加深,引起了被恩格斯称为“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社会战争”,而“这个战争在某些人那里,尤其是文化水平低的人那里不可避免地会采取粗暴的野蛮的暴力形式,即犯罪的形式”。[6]由于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而激起和导致劳动人民进行的社会战争,则具有阶级反抗的性质,不过这种反抗的自觉程度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恩格斯指出,工厂工人进行“盗窃只是一种最原始的、最不自觉的反抗形式”,[7]并且指出:“工厂工人和矿业工人很快就越过了反抗社会秩序的第一阶段,即个别的人用犯法行为来表示直接反抗的阶段;而农民直到现在还停留在这个阶段上,他们进行社会战争的惯用手段就是纵火”[8]。恩格斯还指出,失业工人是以偷窃、抢劫、杀人的方式进行公开的战争以回答资产阶级对他们进行的隐蔽战争。用暴力破坏机器,也是工人进行阶级斗争的初期所采取的反抗形式。工人阶级进行自觉斗争的最高形式就是武装暴动和革命起义。所有这些不同形式的反抗和斗争,统统被资产阶级看作是“犯罪”行为,施行惨酷的刑事惩罚和血醒镇压。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刑事犯罪在阶级斗争中的另一种表现,就是资产阶级为了摧残革命势力和进步力量,而有意识地扶植、纵容和支持某些犯罪活动。
  我们指出刑事犯罪和阶级斗争的联系,并不是说每一类刑事案件甚至每一个刑事案件都是阶级斗争的表现。事实上,各类刑事案件往往是由各种各样的社会矛盾和个人之问的利害冲突引起的。但是归根结底,这些矛盾和冲突仍然是由资产者和无产者两大对抗阶级的斗争这条主线所派生的。在这里,刑事犯罪和阶级斗争的关系,不是直接地表现出来的,而是问接地、曲折地反映出来的。同时,我们还要看到,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犯罪,不仅是由于物质上、经济上的原因,即由于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的贫困化和失业,而且也是由于道德上、精神上的原因,即由于资产阶级的唯利是图、尔虞我诈、损人利己等道德观念的传播和对劳动人民的影响,以及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的恶劣生活条件,引起了劳动者道德上的堕落。恩格斯说:“只要那些使工人道德堕落的原因起了比平常更强烈、更集中的影响,工人就必然成为罪犯,正象水在列氏80。时由液态变为汽态一样”。[9]资本主义所固有的矛盾,不仅使它存在着不可克服的经济危机,而且不断地加深着它的精神危机。“竞争已经扩展到了道德的领域,并表明私有制使人堕落到多么严重的地步”。[10]一方面,是物质技术的不断进步;另一方面,是社会道德的极度堕落,形成鲜明对照的两个极端,并且犯罪的手段也科学化、现代化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永远不可能建设文明的崇高的道德风尚。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就是最大的犯罪根源。资本主义社会的犯罪有增无减,以极高的比率在不断上升,成为永不可克服的社会危机之一。在这一点上,也注定了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
  三 当前我国的刑事犯罪是阶级斗争的表现和反映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因而最终也要消灭犯罪现象。那种认为刑事犯罪在阶级出现之前与阶级消灭之后都会发生的观点,是没有科学根据的。我国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人剥削人现象的消灭,建立了新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民群众之间的平等、团结和互助,代替了“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社会战争”。但是,仍然存在着旧的剥削阶级残余的反抗和刑事犯罪分子破坏社会秩序、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局部战争”,并且仍然带有阶级斗争的性质。
  党中央在估计和分析我国当前的阶级状况和阶级斗争形势时,正确地指出我国的剥削阶级虽然已被消灭,但是阶级斗争仍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并且在某种条件下有可能激化。党中央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是我们处理阶级斗争问题和打击刑事犯罪的基本依据。为什么说剥削阶级被消灭以后还存在着阶级斗争呢?这是因为剥削阶级的被消灭和阶级斗争的消亡并不是一同事。我们知道,阶级是一个经济概念,而阶级斗争却是一个政治概念。马克思说过,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政治斗争对于经济关系来说,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当然,必须有对立的阶级,然后才有阶级斗争,但是剥削阶级被消灭以后,阶级斗争不可能随之停止和消亡,只是在斗争的范围和形式上已经有所不同了,表现出一定的特殊性。
  关于我国当前阶级斗争的特殊形式,邓小平同志作了深刻的论述,他指出我们同各种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刑事犯罪分子的斗争,“已不同于过去历史上阶级对阶级的斗争(他们不可能形成一个公开的完整的阶级),但仍然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阶级斗争,或者说是历史上的阶级斗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特殊形式的遗留。对于这一切反社会主义的分子仍然!必须实行专政”。[11]邓小平同志把我们同刑事犯罪分子的斗争看作一种特殊形式的阶级斗争,是完全符合客观实际的马克思主义观点,这已经为打击刑事犯罪的斗争实践所检验和证实。
  当前的刑事犯罪活动,就其内容和形式来说,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各种反革命犯罪活动,一类是经济犯罪活动,再一类是破坏社会治安的其他刑事犯罪活动。各种反革命分子,包括至今坚持反动立场的历史反革命分子,故态复萌的旧剥削阶级分子,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的残余分子,新生的自称为“民主派”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以及各种特务间谍分子等,他们的反动阶级属性和政治面目是十分清楚的,用不着讨论。各种经济犯罪分子,包括贪污盗窃分子、走私贩私分子、投机诈骗分子等,他们都是不劳而获,以非法手段牟取暴利,破坏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四化建设的新剥削分子,他们的阶级属性和他们的犯罪活动具有阶级斗争的性质,也是十分明显的,也用不着更多的讨论。情况较为复杂的是破坏社会治安的其他刑事犯罪分子,如何认定他们的阶级属性和政治属性,是一个迫切需要认真研究和解决的现实问题。现在一般的意见是:各种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刑事犯罪分子,包括杀人犯、放火犯、爆炸犯、强奸犯、抢劫犯、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以及拐卖妇女、残害儿童的罪犯等,属于敌我矛盾,我们同他们的斗争是阶级斗争的表现;其他一般的刑事犯罪分子,则属于人民内部的犯罪,是阶级斗争在人民内部的反映。这只是一般的区分,对具体案件还要作具体分析。我同意这种意见,但需要阐述和论证。这里的重点,是讨论严重破坏社会治安的刑事犯罪分子的政治属性。
  在讨论本题之前,需要说明对各种刑事犯罪分子是否需要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问题,因为这是讨论本题的先决条件。对于这个问题,法学界曾经有过不同的意见。实际上,这是早已在理论上解决了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就已经指出:“人民犯了法,也要受处罚,也要坐班房,也有死刑,但这是若干个别情形,和对于反动阶级当作一个阶级的专政来说,有原则的区别。”[12]当时虽然还没有提出两类矛盾的概念,但实际上已经包含了这个思想。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又指出:“对于那些盗窃犯、诈骗犯、杀人放火犯、流氓集团和各种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分子,也必须实行专政。”[13]对于人民内部犯罪行为的处罚,毛泽东同志则认为是说服教育的一种辅助手段。邓小平同志在分析社会上各种破坏活动的性质时指出:“这种种情况,有的属于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有的属于林彪、‘四人帮’残余势力的反扑,有的属于唯恐天下不乱者的破坏,有的属于剥削阶级残余分子的故态复萌,有的是属于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思想作风的严重腐蚀。按性质来说,一种是敌我矛盾,一种是阶级斗争在人民内部的不同程度的反映。”[14]在毛泽东同志和邓小平同志这些重要论述中,已经区分或者包含着区分刑事犯罪中的两类矛盾。但由于这一问题的复杂性和在区分上存在着较大的困难,因而许多同志在认识上并不一致,在实践上也没有把这一理论原则贯彻到底。六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决定,对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在处刑上和审理程序上都贯彻了从重从快的精神,而区别于一般刑事犯罪分子,这必将从司法实践上和理论研究上推进区分刑事犯罪中两类矛盾的工作。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这个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