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明初重惩官吏赃罪浅论
【英文标题】 A Brief Discussion on Severe Punishment of the Corruption of Officials in Early Ming Dynasty
【作者】 怀效锋【分类】 中国法制史
【期刊年份】 1984年【期号】 2
【页码】 12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54    
  我国封建社会各朝代的法律中都有关于处罚官吏犯贪污、盗窃、受贿等罪的条文,统称为赃罪。历史上有作为的帝王为谋求统治阶级的长治久安,巩固和强化中央集权,都重视惩治贪官污吏。不但在法律中对如何处罚官吏犯赃罪作了详尽的规定,而且在执行过程中往往采取重典政策。其中明太祖朱元璋表现的最为突出。本文拟就明初重惩官吏赃罪的原因。表现和后果作一简略的探讨。
  一
  元末的残暴统治导致农民四起反抗,出身贫寒的朱元璋亲身参加了农民大起义,并最终得以登上皇帝的宝座。他对元朝的弊政有切身体会,深知“吏治之弊,莫过于贪墨。”“不禁贪暴,则民无以遂其生。”[1]他十分痛恨贪官污吏。洪武二年告诫群臣说:“昔在民间时,见州县长吏多不恤民,往往贪财好色,饮酒废事,凡民疾苦,视之漠然,心实怒之。故今严法禁,但遇官吏贪污蠹害民者,罪之不恕。……苟贪贿罹法,犹行荆棘中,寸步不可移,纵得出,体无完肤矣。”[2]《明史·刑法志》说:“太祖开国之初,惩元季贪冒,重绳赃吏”,是有一定道理的。
  明初社会经济凋残,阶级矛盾尖锐,战争动乱之后,人口锐减,田园荒芜。为了避免重蹈元朝统治者的覆辙,巩固封建王朝的统治,朱元璋决意推行“与民休养生息”政策,发展生产,恢复经济,希望地主阶级与朱氏王朝通力合作,把对农民的剥削限制在一定的程度以内。但是,统治阶级内部一些鼠目寸光之辈,在其贪婪的阶级本性驱使下,只顾自己的眼前利益,利用职权,侵吞赋税,隐占田地,受赃枉法,致使朱元璋惊呼:“掌钱谷者盗钱谷,掌刑名者出入刑名”。[3]一时贪污成风,贿赂公行,如户部侍郎郭桓等人,贪污官粮达二千四百万石,[4]兵部侍郎王志受赃二十三万。[5]官吏的经济犯罪直接损害了封建王朝的利益。朱元璋既怕因阶级矛盾激化而被农民起义推翻,也不能容忍地主阶级内部异己力量羽毛日丰威胁皇权。因此,明初特定的政治、经济条件以及朱元璋个人的生活经历决定了他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帝王更坚决、更严厉地惩治贪官污吏。
  二
  明初重惩官吏赃罪在《大明律》中有充分的反映。洪武元年朱元璋“命儒臣四人,同刑官讲《唐律》,日进二十条”。[6]洪武六年诏刑部尚书刘惟谦详定《大明律》,其“篇目一准于唐”,并且“掇《唐律》以补遗百二十三条”。[7]虽然以后多次删改,至洪武三十年始颁示天下,但大体上是在《唐律》的基础上演变而成的。《唐律》是我国封建社会的标准法典,后世帝王制定法律莫不以此为蓝本,《唐律》和《明律》受共同的阶级基础和社会经济形态的制约,相似之处很多。但就处罚官吏赃罪而言,明初法网更比唐朝严密,《明律》远较《唐律》为重。对比一下《唐律》和《明律》有关篇目条文,就可一目了然。
  《唐律》把官吏犯赃罪的处理列在《职制》篇中,未设专篇。《明律》专设《受赃》一篇,计有《官员受财》、《坐赃致罪》、《事后受财》、《官吏昕许财物》、《有事以财请求》、《在京求索借贷人财物》、《家人求索》、《风宪官吏犯赃》、《因公擅科敛》、《私受公侯财物》、《射留盗赃》等十一条。[8]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作出处罚的规定。《明律》在《户律》中又比《唐律》增加了《多收税粮斛面》、《揽纳税粮》、《虚出通关朱砂》、《附余钱粮私下补数》、《挪移出纳》、《库秤雇役侵欺》、《冒支官粮》等条目。今存洪武三十年《大明律》共四百六十条,比《唐律》少四十条,但处罚官吏犯赃罪的条目却比《唐律》大为增加。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明律》较之《唐律》作了重要的改变,增加专条,另立专篇,这充分说明朱元璋政权重视对官吏犯赃罪的惩治。
  在以上列举的《明律》《户律》中有关赃罪的科刑是极为严厉的,官吏犯赃均计赃以监守自盗论罪。如《附余钱粮私下补数》条中规定:“凡各衙门及仓库,但有附余钱粮,须要尽实报官,明白正收作数。若监临主守将增出钱粮,私下销补别项事故亏折之数,瞒官作弊者,并计赃以监守自盗论。”[9]《明律》规定监守盗仓库钱粮等物四十两即判处斩罪,无怪乎清代刑部尚书薛允升将上述《唐律》和《明律》的条文对比后,连连直呼《明律》“太严”、“过严”。
  《明律》还专设了《课程》篇十九条,其中对官吏的贪污、盗窃、受贿罪均从重论处。《盐法》条中就规定:“有司官吏通同脱放(犯私盐)者与犯人同罪,受财者计赃以枉法从重论”、“若知情故纵及容令军兵随同贩卖者与犯人同罪,受财者计赃以枉法从重论”,[10]此亦为《唐律》所无。其余如《明律》《擅造作》条中规定:“凡军民官司,有所营造,应申上而不申上,应待报而不待报。而擅起差人工者,各计所役人雇工钱坐赃论。……若营造计料申请财物及人工多少不实者,笞五十。若已损财物,或已费人工,各并计所损物价及所费雇工钱,重者坐赃论。”《唐律》相应的条文中规定照坐赃减一等,《明律》不减。[11]诸如此类,散见于各篇之中。《明律》把六种贪墨之赃作为次于十恶的重罪,置于律首,从重惩处,较之《唐律》的确是“轻其轻罪,重其重罪”。
  仅就《大明律》而论,还不足以描绘出明初重惩官吏赃罪的全貌,必须再翻开朱元璋在洪武十八年到二十年之间连续发布的《大诰》、《大诰续编》、《大诰三编》、《大诰武臣》,才能得到比较完整的印象。
  如果说《大明律》从头到尾贯穿着朱元璋重绳赃吏的立法指导思想,那么朱元璋手订的《大诰》则无异是以惩治官吏赃罪为主要内容的特别刑事法规。
  朱元璋鉴于他“定律以绳顽,刊著为令。行之既久,奈何犯者犹众相继,由是出五刑酷法以治之,欲民畏而不犯,作《大诰》以昭示民间,使知所趋避。”[12]《大诰》共二百三十六条,其中大部分的条目是惩治官吏贪污、盗窃、受贿等赃罪的,条析如下:郭桓贪污案,九条;官吏贪污税粮,十九条;私役丁夫,八条;私吞商税,二十五条;克扣赈济钱粮,六条;杂犯贪赃受贿,四十四条;粮长结官贪赃,十七条:豪强贿赂官吏为奸,二十二条;合计一百五十条。
  《大诰》是朱元璋亲自动笔写成,以法外加刑,从重惩治官吏赃罪为主的案例汇编,既有“俾为官者知所监戒”[13]的警戒作用,又具有判罪科刑标准的法律效力。不但与《大明律》一体并行,而且可以“以《诰》破《律》”,朱元璋并且将其附于洪武三十年《大明律》后面,“令天下知所遵守”,犯罪必须以“《律》、《诰》该载”[14]论断。在朱元璋实行绝对专制的明初司法实际中,“用刑之际,多出圣衷”。[15]通过颁布《大诰》诸峻令,朱元璋把重绳赃吏政策推向新的高度。
  《明律》规定:官吏犯赃,计赃科罪,凡不枉法之赃罪,均不处死刑。但《大诰》中所列官吏犯不枉法赃罪的被凌迟、枭首者众多。建昌知县徐颐征收夏税作弊贪赃,金吾后卫知事靳歉私吞军饷,均以凌迟身死。甘泉知县郑礼南欺隐税粮,丹徒县丞李荣中累犯受贿舞弊,均被枭首示众。朱元璋认为“中外贪墨所起,以六曹为罪魁”,因而,“诸司敢不急公而务私者,必穷搜其原而罪之”,[16]在这种重绳赃吏思想支配下,郑州知州康伯太等十二人私吞赈灾钱粮被处死十一人,工部侍郎韩铎贪污工匠食粮、盗卖柴草木炭也成为刀下之鬼。进士秦升等一百四十一人在昆山等地视察灾情,因接受地方官吏和富豪的贿赂宴请而谎报灾田数字,被处死一百四十人。正如清末律学家沈家本所说:“《大诰》所列诸峻令,族诛、凌迟、枭令,以寻常过犯与叛逆、贼盗同科;刖足、斩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5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