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意大利少年暂缓判决制度及对我国的借鉴
【作者】 杨旭【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讲师,法学博士}
【分类】 国际法学【中文关键词】 意大利;少年司法;暂缓判决;司法社工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3
【页码】 104
【摘要】

意大利在1988年《少年刑事诉讼法》中设立了少年暂缓判决制度,并在司法实务中逐步增加适用比例。作为一种分流措施,暂缓判决体现了非监禁刑和非刑罚化的特点,也是意大利宽宥与温和少年司法理念的重要体现。通过对意大利少年暂缓判决制度执行情况的评介,我国建立与完善暂缓判决制度需要设置预审阶段和预审法官,将司法社会工作者作为缓刑官在暂缓判决考察期内为少年提供专业化的服务,放宽暂缓判决的适用对象,建立监督法官对暂缓判决程序进行监督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5341    
  一、意大利暂缓判决制度及其执行情况
  暂缓判决(la sospensione del processo con messa alla prova),[1]简称缓判,又称判决犹豫或刑事判决宣告犹豫,作为推迟判决的一种手段和主要分流措施,是1988年意大利少年刑事司法改革推出的最重要的创新措施之一。暂缓判决最大的特点是“审判前措施”,在少年法庭的预审阶段,由四位少年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对案件进行初步审理。如果预审法官认为情节比较轻微,则可以直接适用暂缓判决或者拘留的替代措施。这一过程就像非常快的过滤器,少年法官决定是否适用缓判、是否继续庭审,抑或开启其他替代措施。[2]暂缓判决制度主要规定在意大利1988年《少年刑事诉讼法》(Codice processo penale mino-rile-D. P. R. 448/1988)中第28和29条,以及1989年第272号法令(Decreto Legislativo 272/89)的第27条。具体内容是:“法官在听取各方意见,评估少年的个性之后,可以按照第2款下令暂停审判,处以缓判。暂停诉讼,预计其所犯罪行将被判处无期徒刑[3]或者不低于12年的有期徒刑时,缓判不得超过3年;在其他情况下,缓判期限不超过1年。法官中止案件,宣告暂缓判决。”在这段时间内暂停法庭审理,少年法官委托司法行政机构中的青少年服务部门或者本地区的服务部门,开展适当的考察、治疗和支持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法院可以决定进行刑事调解以修复对受害人的伤害。
  暂缓判决制度主要目的是保护未成年人的成长,使其迅速退出刑罚体系,最终让其所犯罪行消灭。因为立即对未成年人进行处罚,他们可能在将来造成更大的不可逆的损害。[4]国家放弃惩罚,作为回报,希望能提高他们回归社会的可能性,减少未来犯罪的几率。少年要在这一程序中成长,改变和重新融入社会。[5]可见,面对一个不断发展的客体—未成年人,立法机关关注他们的个性,帮助未成年人理解他们行为的真正意义。
  少年法官宣布暂缓判决之后,将未成年人委托给司法社会工作者,由少年司法社工担任缓判官,几乎所有的缓判项目都有专业的司法社会工作者来负责。代表了社会福利的司法社工,对缓判的成功起了重要作用。司法社工首先帮助未成年人选择适合他们的项目与活动,然后进行监管并帮助少年康复。无论是在中央还是地方政府工作的社会工作者,他们精心收集未成年人的个性、家庭、社会信息,为法官的决定提供参考,在缓判中保护孩子们的心理康复。[6]如果少年在这些项目中表现很好,则通过考察,他们的案件也将被撤销。同时,第28条还规定:“少年检察官、被告及其律师可以针对该判决,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如果被告要求简易判决或立即判决,不能适用暂缓判决。如果未成年人在此期间反复和严重越轨,则应当撤销暂缓判决。”
  缓判机构是一个相当不寻常的机构,因为它对少年犯进行审判前治疗,而不是审判后的刑罚执行。但根据一些学者的观点,该机构应该被视为分流机构。[7]随着1988年《少年刑事诉讼法》的颁布,意大利的缓判部门被认为是意大利司法领域最有创意的机构。缓判项目尽可能针对儿童的个别化需要。这些项目包括教育项目、志愿者项目或者有益于未成年人康复的项目。缓判有很多种方式:修复性的,进行刑事调解,修复与受害人的关系和犯罪带来的损害;返还式的,返回盗窃的物品,至少返还一部分;社会性的,帮助学校、社区做事;提高性的,到学校读书,参加某项技能的培训[8]……总之是可以带来改变的事。
  通常情况下,意大利的少年法庭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缓判和社会服务。[9]表1显示了意大利近20年来缓判措施占少年刑事处罚的总数及其比例。可以看出,少年刑事案件的报告总数和起诉总数都呈现出下降的趋势,缓判的适用比例却逐年上升,从1992年不到3%,一直到2010年超过14%。在这期间,除了在1994、1995 ,2006年在适用比例上有所降低外,其余各年都呈现逐步增长的趋势,尤其是在1996年,缓判较上年度增长超过25%。从2004年开始,缓判的适用比例在全国范围内超过10%,这意味着每十个少年犯中就有一个适用缓判。
  表1 意大利少年犯案件数与缓判适用总数及比例关系

┌──┬────────┬───────┬───────┬────────┐
  │年份│少年案件数(a) │起诉总数(b) │缓判总数(c) │缓判比例(c/b) │
  ├──┼────────┼───────┼───────┼────────┤
  │1992│44788      │26928     │788      │2.9%      │
  ├──┼────────┼───────┼───────┼────────┤
  │1993│43375      │24451     │845      │3.5%      │
  ├──┼────────┼───────┼───────┼────────┤
  │1994│44326      │25807     │826      │3.2%      │
  ├──┼────────┼───────┼───────┼────────┤
  │1995│46051      │25683     │740      │2.9%      │
  ├──┼────────┼───────┼───────┼────────┤
  │1996│43975      │26568     │938      │3.5%      │
  ├──┼────────┼───────┼───────┼────────┤
  │1997│43345      │22936     │1114     │4.9%      │
  ├──┼────────┼───────┼───────┼────────┤
  │1998│42107      │24138     │1249     │5.2%      │
  ├──┼────────┼───────┼───────┼────────┤
  │1999│43897      │25294     │1421     │5.6%      │
  ├──┼────────┼───────┼───────┼────────┤
  │2000│38963      │17535     │1471     │8.4%      │
  ├──┼────────┼───────┼───────┼────────┤
  │2001│39785      │18965     │1711     │9.0%      │
  ├──┼────────┼───────┼───────┼────────┤
  │2002│40588      │18935     │1813     │9.6%      │
  ├──┼────────┼───────┼───────┼────────┤
  │2003│41212      │19323     │1863     │9.6%      │
  ├──┼────────┼───────┼───────┼────────┤
  │2004│41529      │20591     │2177     │10.6%     │
  ├──┼────────┼───────┼───────┼────────┤
  │2005│40364      │19289     │2145     │11.1%     │
  ├──┼────────┼───────┼───────┼────────┤
  │2006│39626      │19702     │1996     │10.1%     │
  ├──┼────────┼───────┼───────┼────────┤
  │2007│38193      │19174     │2378     │12.4%     │
  ├──┼────────┼───────┼───────┼────────┤
  │2008│36512      │18590     │2534     │13.6%     │
  ├──┼────────┼───────┼───────┼────────┤
  │2009│39118      │19938     │2701     │13.5%     │
  ├──┼────────┼───────┼───────┼────────┤
  │2010│41316      │20859     │3067     │14.7%     │
  ├──┼────────┼───────┼───────┼────────┤
  │2011│n.d       │20458     │3217     │15.7%     │
  ├──┼────────┼───────┼───────┼────────┤
  │2012│n.d       │n.d      │3368     │n.d       │
  ├──┼────────┼───────┼───────┼────────┤
  │2013│n.d       │n.d      │3456     │n.d       │
  └──┴────────┴───────┴───────┴────────┘

  n.d=dato non disponsabile数据不详
  图1 992~2013年意大利缓判措施适用总数趋势图[10]
  1.缓判的决定阶段。意大利少年司法的缓判决定可以来自诉讼过程中的不同阶段,包括预审、庭审和上诉法院。预审阶段(giudice dell'udienza preliminare, GUP)由预审法官做出,大部分的缓判决定在这一阶段,所占比例接近85%。如果案件继续进入庭审(T. M dibattimento),那么这一阶段适用缓判的比例为14.7%。而在上诉法院(Corte D’appello),缓判决定不到1%。
  图2 2011年各诉讼阶段适用缓判的百分比饼图[11]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2.缓判的案件类型。缓判最重要的特点是所有犯罪的类型都可以适用缓判,包括严重的杀人罪。这意味着对于数量较少的杀人案件,大部分少年可以不被送进监狱。由于缓判是审前程序,一旦通过缓判,就可以甚至不必有刑事犯罪记录。[12]缓判考察还可以用在假释中。从下表可知,2012年,在各类缓判的少年犯罪中,侵犯财产类人数最多2558人(2011年是1347人),其次是侵犯人身类的犯罪1447人(201年是799人),然后是违反麻醉品管制类犯罪830人(2011年是625人),侵犯国家和公共安全的最少,为223人(2011年是85人)。
  3.项目来源。意大利的罪错少年被暂缓判决之后,在缓判考察期可以进人不同的项目之中,这些项目由不同的机构负责,有的项目来自社会工作办公室(USSM),有的来自与其他团体的合作,有的是地方团体或者机构的合作项目。其中大部分来自与私人机构的项目,并呈现增长的趋势,比如在2010年有2112个,而在2012年达到2385个;其次是社区的合作项目,2010年有1037个,2012年达到1300个;与地方康复机构的项目在2010年有753个,到2012年达到870个;与其他机构的合作由2010年的300个增加到485个。[13]这些项目为少年提供义务教育与职业技能培训、康乐活动、社区服务、志愿者活动等。
  表2 2012、2013年意大利适用缓判的各类案件数[14]

┌─────────────────────────────────┬───┬───┐
  │案件类型                             │2012年│2013年│
  ├─────────────────────────────────┼───┼───┤
  │侵犯人身类犯罪(Contro la persona)                │1447 │1447 │
  ├─────────────────────────────────┼───┼───┤
  │杀人(Omicidio volontario)                    │6   │7   │
  ├─────────────────────────────────┼───┼───┤
  │杀人未遂(Omicidio volontario tentato)              │19  │28  │
  ├─────────────────────────────────┼───┼───┤
  │过失杀人(Omicidio colposo)                   │13  │12  │
  ├─────────────────────────────────┼───┼───┤
  │性侵犯(Violenze sessuali)                    │186  │135  │
  ├─────────────────────────────────┼───┼───┤
  │故意伤害(Lesioni personali volontario )             │634  │690  │
  ├─────────────────────────────────┼───┼───┤
  │暴力威胁(Violenza privata minaccia)               │n.d  │291  │
  ├─────────────────────────────────┼───┼───┤
  │斗殴(Rissa)                           │n.d  │65  │
  ├─────────────────────────────────┼───┼───┤
  │殴打(Percosse)                         │46  │46  │
  ├─────────────────────────────────┼───┼───┤
  │侮辱和诽谤(Ingiurie e diffamazione)               │91  │118  │
  ├─────────────────────────────────┼───┼───┤
  │其他侵犯人身案件(Altri contro la persona)            │129  │55  │
  ├─────────────────────────────────┼───┼───┤
  │侵犯财产类(Contro it patrimonio)                │2558 │2819 │
  ├─────────────────────────────────┼───┼───┤
  │敲诈勒索(Estorsione)                      │136  │147  │
  ├─────────────────────────────────┼───┼───┤
  │抢劫(Rapina)                          │648  │656  │
  ├─────────────────────────────────┼───┼───┤
  │窝藏(Ricettazione)                       │222  │257  │
  ├─────────────────────────────────┼───┼───┤
  │盗窃(Furto)                           │1295 │1444 │
  ├─────────────────────────────────┼───┼───┤
  │损坏财物(Danneggiamento)                    │229  │280  │
  ├─────────────────────────────────┼───┼───┤
  │其它侵犯财产类犯罪(Altro contra it patrimonio)         │28  │35  │
  ├─────────────────────────────────┼───┼───┤
  │侵犯国家和公共安全(Contro lo Stato e 1 ordine pubblico)     │223  │304  │
  ├─────────────────────────────────┼───┼───┤
  │暴力抵抗公职人员(Violenza, resistenza a P. U.)         │173  │228  │
  ├─────────────────────────────────┼───┼───┤
  │其他侵犯国家和公共安全(Altro contro lo Stato e lordine pubblico)│50  │76  │
  ├─────────────────────────────────┼───┼───┤
  │违反麻醉品管制(Violazione legge stupefacenti)          │830  │880  │
  ├─────────────────────────────────┼───┼───┤
  │违法武器法(Violazione legge armi)                │306  │280  │
  ├─────────────────────────────────┼───┼───┤
  │违反交通法规(Violazione codice della strada)          │191  │200  │
  ├─────────────────────────────────┼───┼───┤
  │其它犯罪(Altri reati)                      │255  │277  │
  ├─────────────────────────────────┼───┼───┤
  │总数(Totale complessivo)                    │5810 │6207 │
  └─────────────────────────────────┴───┴───┘

  表3 参加缓判项目合作的机构数量(2012年)[15]

┌───────────────────────────┬────────────┐
  │合作项目(Enti)                   │项目数量(N. Progetti) │
  ├───────────────────────────┼────────────┤
  │地方康复机构(Azienda Sanitaria Locale,简称A. S. L.)│870           │
  ├───────────────────────────┼────────────┤
  │社区(Comune)                    │1300          │
  ├───────────────────────────┼────────────┤
  │私人机构(Privato Sociale)              │2385          │
  ├───────────────────────────┼────────────┤
  │其他(Altri )                    │485           │
  └───────────────────────────┴────────────┘

  4.缓判后的康复措施。意大利的缓判有一系列具体措施,根据《少年刑事诉讼法》第28条的规定,实践中有志愿者活动、社区服务、学习、培训、体育活动、调解、赔偿等活动(下表为2012年各项活动的适用情况)。司法社工会根据每个少年的性格、爱好等特点进行因人而异的个性化设计,从志愿者、社会活动、学习与劳动活动,到刑事和解,各种措施的具体参加人数如下图所示。其中,社区服务和志愿者活动的参与者最多,其次是学习和劳动。在这一过程中,让少年进行学习和劳动体现了对少年的教育理念,让少年去学习某种技能,如理发,为他们以后在社会上立足创造条件。这些活动符合青少年的年龄特点,增加罪错少年返回社会的可能性。
  表4 少年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姚建龙:《缓处·缓诉·缓判与缓刑:大陆少年司法“四缓”制度述评》,载陈欣欣主编:《违法犯罪青少年的司法保护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澳门青少年犯罪研究学会2004年版。

{2}胡春莉:《未成年人刑事判决宣告犹豫制度研究》,载《刑罚论丛》2012年第1卷。

{3}陈建明:《未成年人被告人暂缓判决的实践与思考》,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02年第2期。

{4}杨良胜:《对未成年被告人试行“缓判考察”的实践与思考》,载《中国审判》2009年第11期。

{5}刘守芬、丁鹏:《现代缓刑类型与中国的选择》,载《现代法学》2005年第11期。

{6}潘国生、黄祥青:《中国少年刑事审判制度若干问题探讨》,载《法学评论》1999年第1期。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534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