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律》
回归十年来的香港法学教肓:发展、变革与创新
【英文标题】 Legal Education in Hong Kong:Ten Years after the Handover
【作者】 凌兵【作者单位】 香港中文大学
【分类】 法律教育【期刊年份】 2007年
【期号】 3【页码】 5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0655    
  回归以后,根据一国两制原则,香港原有的普通法制度得到保持。作为为香港法律界和香港社会培养法律人才的香港法律教育制度,一方面顺应法律制度的发展,保持了普通法教育制度的传统和特色;但另一方面,随着香港社会经济环境的变化和法律业务的发展,香港法律教育在回归后十年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变革。香港法律教育制度的发展与改革,以2001年特区政府主持的由两位知名的法律教育专家所完成的香港法律教育制度全面检讨为标志,对未来香港法律人才的培养和进步,势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香港回归前的法律教育模式
  回归前,作为英国的殖民地,香港的法律制度追随英国普通法的模式,香港的法律教育也不例外,从培养模式、教学理念、课程设置、教学方法等各方面,都依循英式普通法教育的传统。这一传统即使在今天香港的法律教育中,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英国普通法体系,与西方其他法系不同,其法学教育长期以来采用在法律实践中学徒式的训练方法,不登大学的殿堂。实际上,法学教育进入 英国正规大学的教育体系是在十九世纪中叶,而现代意义上的英国法律学院的兴起,则是在二次大战之后。英国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逐渐形成当今的法律教育模式。这种模式把法律教育分成三个阶段:1、学术教育阶段;2、职业教育阶段;3、在职实习阶段。香港的法律教育依循英国的模式,也把法律教育分成「三部曲」,至今依然沿用。
  第一阶段,即学术教育阶段。这一阶段主要是大学法律学院的本科教育。香港目前有三家大学设有法律学院,各学院均开设法律学士学位项目。其中香港大学法律学院的本科项目始自1969年,香港城市大学的法律学士项目始于1987年,而最新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的本科项目开始于2006年。回归之前,香港法律学院的法律本科都是三年全日制的项目,其学生主要是香港本地的高中毕业生,课程包括必修课和选修课,涵盖香港普通法制度的主要领域。由于香港的大学本科受港府资助,因此本科项目的人数也受到限制。法律学院每届的学生人数一般都不过百名。法律学院学生在完成三年学习取得法律学士学位之后,并不能直接取得法律执业资格,而必须经过「职业教育」和「在职实习」两个阶段,方能成为执业律师。
  应当指出,香港「学术教育」的阶段,不一定都要在香港的法律学院里完成。回归之前,海外普通法国家(尤其是英联邦国家)法律学院的毕业生,通常只需修读少量「转型课程」(主要是香港本地特色比较鲜明的若干法律部门如宪法、土地法等),即可「转型」到香港的教育体系中,有资格申请参加「职业教育」和「在职实习」这两个阶段。另外,很多香港和海外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即使本科专业不是法律,只要参加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所主办的一系列函授法律课程,包括伦敦大学法律学士课程、曼彻斯特都会大学法律学士课程、英国法律专业共同试课程等,也都可以取得申请法律「职业教育」和「在职实习」阶段的资格。实际上,从人数来看,每年在香港法律学院本科之外完成「学术教育」阶段的学生,大大超过香港法律学院所培养的本科毕业生。这种情况与英国颇为类似,但在国际上仍是比较独特的。
  第二阶段,即职业教育阶段。在完成「学术教育」阶段之后,有志于成为执业律师的学生,必须报读「法学专业证书」项目。这一项目为一年全日制(或两年兼读制),是绝大多数学生成为香港执业律师的必由之路。与英国的类似课程不同,「法学专业证书」项目由大学的法律学院直接开设,而不是由律师团体或其他独立机构举办。回归之前,香港的法学专业证书项目在课程内容上主要涵盖与律师实务相关的若干法律部门和法律技能,如民事刑事诉讼、商业法律实务、不动产买卖、税法、讼辩技巧等。这些课程法律本科阶段均未包括。法学专业证书项目的收生名额,虽然都超过法律本科毕业的人数,但由于大量的学生通过香港法律本科以外的途径完成「学术教育」阶段,因此历年的法学专业证书的申请都是僧多粥少,竞争激烈。由于法学专业证书是进入法律职业的关键阶段,所以其各门课程的考试也颇具难度,法律学院和律师界都会严格把关,历年来每门课程的考试,都会有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五不等的学生不及格,无法按时毕业。
  第三阶段,即在职实习阶段。在完成法学专业证书之后,法律学院学生必须就自己未来的律师职业作出选择,进入不同的培训模式。如果选择成为事务律师,则必须跟律师事务所签订实习合约,在通过两年实习之后,方能成为执业的事务律师;如果选择成为大律师,则必须跟随执业大律师参加实习,在完成一年的大律师实习之后,方能成为执业大律师。「在职实习」阶段是在大学法律学院外的法律事务所内完成的,没有固定的教学模式和课程内容。谨防骗子
  可以说,在回归前的近三十年中,香港的法律教育基本上是按照上述模式设计和运作的。但回归后不久,香港法律界和香港公众日益体察到这一传统模式已越来越不能适应新时代的要求,必须加以检讨和改革了。
  二、香港法律教育的检讨和改革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香港社会日趋关注法律服务的质素问题。新入行的年轻律师经常受到法官、资深律师和媒体的责难。法律界对香港年轻律师常常提出的批评包括:(1)语言能力低下,无论是英文还是中文,都达不到法律执业要求的高度,而英文写作和口头表达能力的缺陷尤为严重;(2)年轻律师知识面狭窄,缺少法律业务中牵涉的社会、经济、工商、科技等法律外的背景知识; (3)不少年轻律师徒具专业知识,欠缺专业技能,缺少自我提升和完善的能力,缺少与客户、同事沟通表达的能力,等等。此外,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香港楼市低迷,以前依赖做物业买卖等简单民事交易的律师,生计大受影响,社会上传出香港律师过剩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要求对香港现行法律教育和培训制度加以检讨和审视的呼声日益增强。从1998年年底到1999年初,特区行政长官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都分别公开表态,认为为了维护公众对法律专业的信心,确保香港法律界应对新世纪的挑战,有必要对香港法律教育制度作全面的检讨和改革。1999年11月,香港法律教育指导委员会任命澳大利亚两位国际知名的法律教育专家雷德蒙教授和罗珀先生为法律教育检讨的咨询专家,具体负责这次检讨的实施和报告。2001年8月,两位咨询专家提交了对于香港法律教育和培训制度初步检讨的报告书,通称为《雷德蒙-罗珀报告》。这份报告针对香港法律教育的现状和问题,对香港法律教育的各个阶段和各项环节,共提出了160项改革建议。香港法律界、教育界和公众,对于《雷德蒙-罗珀报告》提出的观点和建议,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并对改革法律教育制度的一些重大问题形成了共识。在此基础上,法律教育改革的重头戏,在本科法律学士和法学专业证书这两个法学教育的主要环节上,拉开了帷幕。
  就本科法律学士项目而言,在香港政府和法律界的支持下,三大法律学院根据《雷德蒙-罗珀报告》的建议,一致将法律学士项目由原来的三年制延长为四年制,从而使法律专业成为香港大学本科少数几个实行四年制教育的专业之一。香港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同时在2004年开始推行四年制法律本科项目,香港中文大学则在其2006年首届法律本科项目中实行四年制教育。法律本科教育由三年改为四年,不仅仅是让学生多上几门课或者多修几个学分。各法律学院根据《雷德蒙-罗珀报告》的建议,在法律本科三改四的过程中,作了认真的研究和设计。新的四年制本科项目中,在多个方面对旧的三年制项目作出重大的改进;1、本科课程中强化了技能训练的因素,注重培养法律学生分析和解决问题的通用技能和与法律实务相关的专业技能;2、法律本科的课程中加强非法律课程的比重,用以扩大法律本科生的知识面,提升分析和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力;3、与法学专业证书课程的改革相衔接,以前放在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065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