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自助寄存柜失包与超市责任
【作者】 沈志先符望【作者单位】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合同法【期刊年份】 2003年
【期号】 1【页码】 7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5480    
  案情简介
  2000年11月1日,李某某到上海大润发有限公司杨浦店(以下简称大润发超市)购物,并使用该店设置的自助寄存柜存放其随身物品。购物结束后,李持该店自助寄存柜密码条欲开柜取包,却发现无法打开该柜,遂求助于大润发超市工作人员。大润发超市工作人员先后以人工方法打开李某某所指认的柜箱及与密码条号码相符的柜箱,均发现空无一物。李某某称自己存放于自助寄存柜内的皮包中共有人民币5310元,当晚即向附近警署报案。事后,李某某曾与大润发超市交涉未果,遂诉至法院,认为大润发超市过于轻信自助寄存柜安全、可靠而疏于管理,致使李某某钱物遗失,要求大润发超市及其上级主管上海大润发有限公司赔偿5310元。大润发超市则辩称李某某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在大润发超市处寄包并遗失人民币5310元,且李某某使用大润发超市自助寄存柜仅在双方间构成无偿借用关系,因寄存柜本身并无损坏,且大润发超市已告知了寄存柜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在审理中还查明以下事实:在大润发超市的每组自助寄存柜上,均标有“操作步骤”和“寄包须知”。其中“寄包须知”中写明:“本商场实行自助寄包,责任自负”、“现金及贵重物品不得寄存”、“不会使用者向管理员请教后再操作”。此外,该店内醒目的位置上还公布了“免费寄包柜注意事项”:1.密码单妥善保管,请勿示人;2.价值超过200元商品、现金、手机、皮包等贵重物品请勿存入;3.自助寄包自存自取,如有遗失概不负责;4.存包不过夜,过夜后果自负。另大润发超市在其服务台还设有人工寄存的服务项目。
  判决要旨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1.在人工寄存和自助寄存柜两种寄存方式并存的情况下,李某某选择了自助寄存柜寄存其物品,与大润发超市之间形成借用而非保管法律关系。2.大润发超市对自助寄存柜已提供正确的使用方法和真实的说明及明确的警示,已尽到法定义务。李某某未能证明其所称物品的遗失是自助寄存柜本身的质量问题或大润发超市借用服务中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行为所造成。3.李某某仅能证明其使用过大润发超市店内的自助寄存柜,未能证明其将存有人民币5310元钱款的皮包存入。故不予支持李某某诉请。
  评析
  纠纷出现的社会背景。
  当前,由于到超市购物的消费者众多,为方便消费者,越来越多的超市除了向消费者提供人工寄存服务外,还推出了智能化自助寄存柜。这是现代科学技术的产物,既使超市进一步降低了经营成本和便于管理,同时又起到了方便顾客的实际效果。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种服务在逐步受到顾客欢迎的同时,也产生了因使用智能化自助寄存柜引起的钱物遗失问题,本案就是典型的一例。对于这种新技术引发的新类型赔偿纠纷,法律并无明确规定,这就给法官适用法律、正确判案带来了难度。而且,该案纠纷发生之时,正是自助寄存柜的寄存方式已被商家广泛推广采用之际。就此点而言,本案的判决不但会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而且将具有一定的导向性。
  本案法律关系分析。
  本案中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李某某为了购物而将其物品存入大润发超市的自助寄存柜时,双方之间形成何种契约上法律关系?若物品遗失,大润发超市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判断法律关系应以案情为基础。本案中,李某某使用大润发超市自助寄存柜的过程如下:1.先投入硬币、退还硬币,激活自助寄存柜;2.自助寄存柜吐出密码条并自动打开箱门;3.李某某存放物品,并应随手关闭箱门。应当说,这一简单的过程本身并不能说明法律关系的性质,除非当事人对其有约定。倘若缔约双方通过口头或者书面形式明确约定了某一行为的法律关系性质,法官应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而不能随意行使解释权加以改变。假如超市与顾客明确约定为顾客提供保管服务,则不论是人工保管还是机器自助式保管,超市对所保管之物品的丢失均应负赔偿责任。但是本案中,大润发超市提供自助寄存柜时虽有“寄存”字样,似乎符合我国合同法所指的“寄存”概念,{1}却又提示顾客:“本商场实行自助寄包,责任自负”、“自助寄包自存自取,如有遗失概不负责”。这些约定自相矛盾,由此可以判断当事人双方对于使用自助寄存柜行为的法律性质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思表示,在这种情况下,需要由法官判断合同的性质。本案中,当事人对使用自助寄存柜行为的理解产生了分歧,一方认为构成保管合同,而另一方认为构成借用关系。对于保管合同,我国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五条规定:“保管合同是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第三百六十七条规定:“保管合同自保管物交付时成立,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保管合同应以保管物的交付为其成立条件。而对于借用合同,我国合同法上无明确规定,学者将其定义为:“当事人约定一方以物无偿贷与他方使用,他方于使用后返还其物之契约。”{2}这两种合同关系在交付方向、交付对象方面大相径庭。假如构成保管关系,应是顾客向大润发超市交付所带物品,由大润发超市占有并保管;而假如构成借用关系,则应是由大润发超市向顾客交付借用物即自助寄存柜,由顾客占有、控制和使用自助寄存柜。那么,究竟使用自助寄存柜的行为构成何种法律关系呢?
  笔者认为,我国在司法实践中已形成了一套规则,即合同名称与内容不符时,要依合同内容确定合同性质。而合同内容的确定,需要法官在具体案例中分析双方当事人的外在行为特征,并根据合同所使用的词句、目的、交易习惯以及公平、诚信原则综合予以判断:1.大润发超市无法对李某某的物品进行控制占有,不符合保管合同保管物转移占有的特征。一方面,自助寄存柜与传统的人工寄存有本质上的不同。人工寄包中,超市工作人员尽管不一定知晓寄存物品的具体情况,但是至少知道寄存与否;而自助寄存柜完全是自动的,超市工作人员对顾客寄存与否并不知晓,对寄存了何物品更是不知情,因此无法实现控制占有。另一方面,大润发超市无法对自助寄存柜内所存放的物品进行直接管理,不能为了管理方便而将该物品随意移至另一箱柜或其他地方,未有特定事由及未经特别程序,大润发超市无权打开存放有李某某物品的箱柜。2.李某某控制自助寄存柜,从而实现对借用物的占有。李某某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随时激活自助寄存柜存入物品,而且可以在不通知大润发超市的情况下随时随意取走所存物品。3.自助寄存柜产生的密码条应认定为大润发超市借给李某某自助寄存柜的凭证,而非大润发超市向李某某出具的保管凭证。因为对于同一箱柜而言,每天将随机产生成百上千的一次性密码条,而且顾客取出物品后,密码条并未回收。如将密码条认定为保管凭证,则无法判断寄存物品是否已取走。综上,本案中大润发超市仅仅是临时性地出借自助寄存柜给李某某用于存放物品,双方形成的是借用合同关系。在缔约过程中,顾客投入硬币是要约,自动寄存柜吐出密码条是承诺,交付密码条是表明超市将借用关系的标的物即自助寄存柜交付给顾客。台湾学者史尚宽先生对于银行保管箱性质的精辟论述,可能对于理解这一点更有所帮助。他提出:“(银行保险箱)其性质为租赁抑为寄托,甚有争论。其仅供物之搁置空位,惟就其开闭为协力者,应解释为租赁。通常露封保管为寄托,保管箱放置物品为租赁。”{3}而本案中的自助寄存柜与银行保险箱相比,所放之物品不但非“露封”,连“开闭”也不需要“协力”,因此更不宜认定为保管合同。
  也有人认为,超市作为一个购物场所,应对顾客的物品尽“场所主人之责任”,{4}从而产生保管的义务。“场所主人之责任”是指在某些特殊场所,提供特定服务的经营者对服务对象在接受服务过程中所携带物品承担的特定义务。在罗马法时代,就有关于场所主人看管顾客携带物品责任的规定,{5}不过主要局限于供客人住宿的旅店主。受罗马法影响,大陆法系各国普遍规定了这种特殊的责任并加以扩充。比如德国民法典第701条第1款规定:“以供外人住宿为营业的旅店主应赔偿外人在该业务的经营中携入的物品因丢失、毁损或者损坏而造成的损害。”法国民法典第1952条规定:“旅馆或旅店主人对于寄居其旅馆的旅客所携带的衣服、行李及各种物品,负受寄人的责任;此种物品的寄托视为紧急寄托。”我国台湾地区“民法”也在第606条规定了住宿场所主人对于客人所携带物品之毁损、丧失负有责任。应当注意的是,场所主人之责任属法定义务,不允许场所经营者以单方行为免除或限制,一旦具备法定要件时,当事人一方即须承担。{6}不过,为了防止场所主人不堪负担过重的赔偿义务,法律往往限制经营人的赔偿数额,如规定赔偿额为法定的数额或住宿费用的一定倍数。{7}
  超市是否也应负有这种场所主人之义务呢?笔者认为,目前不宜将这种责任扩大到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法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548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