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秘鲁对遗传资源相关传统知识的保护及对我国的启示
【英文标题】 Protection of Traditional Knowledge related to Genetic Resources in Peru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China
【作者】 秦天宝【作者单位】 国家环保总局
【分类】 自然资源法
【中文关键词】 遗传资源 传统知识 惠益分享 专门立法 秘鲁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4
【页码】 89
【摘要】

传统知识在遗传资源保护和持续利用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由于其自身特点,传统知识经常成为发达国家生物开发者进行生物剽窃的对象,其价值也在获取与惠益分享中没有得到合理的承认与补偿。目前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意识到保护传统知识的必要性,并开始立法对其进行保护。为了防止对传统知识的不当占有、公平和合理补偿传统知识的贡献、并促进其持续利用和发展,秘鲁通过获取与惠益分享管制立法与传统知识保护专门立法相结合的方式,综合运用传统知识专门权利、登记、披露、法定合同以及知识产权等相关制度对土著和当地社区的传统知识进行保护。秘鲁的经验为具有相似国情的我国制定和完善传统知识保护立法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25    
  一、引言
  与遗传资源保护可持续利用有关的传统知识,是各类传统知识中非常重要、也是最具经济价值的一部分知识。它也是拥有丰富基因资源以及相关传统知识的发展中国家和拥有实力雄厚生物技术的发达国家之间争议的焦点。
  20世纪后半叶,大型跨国医药公司开始对发展中国家土著和当地社区的传统知识及当地生物资源产生兴趣。原因无他,科学家逐渐发现在实验室盲目的找寻灵感,远不如去发掘分布全球各地的土著和当地社区历经千百年的生活经验,更容易找到可行的药物研发方向及对象。[1]事实上,与遗传资源有关的传统知识在生物遗传资源开发中发挥了重要的引导作用,如果没有当地社区所提供的这种知识,生物基因资源勘探者寻找治疗药物就如同大海捞针一样。例如,根据一项调查,目前在西方国家普遍使用的临床药物中,大约有3/4因为传统医药知识而被发现,特别是一些相当畅销而且重要的药物,如阿司匹林、奎宁(quinine)、古柯碱(cocaine)、来自罂粟(Papaver somniferum)的可待因(codeine)及吗啡(morphine)、来自毛地黄(Digitalis purpurea)的洋地黄素(digitalin)等。[2]
  除了在医药领域的贡献外,土著和当地社区的传统知识在其他领域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例如,当地社区关于动物和植物品种的使用和持续发展、这些动物和植物品种的共享及传播方面的传统知识,在发展中国家的农业系统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然而,就在国际社会对传统知识重要性的认识不断加深的同时,全球范围内传统知识的维持、保护与可持续利用也在经历着相当严重的问题与威胁。从实践中看,传统知识面临的问题和威胁主要体现为针对传统知识的“生物剽窃”日益严重。发达国家的生物开发者利用不断加强和扩张的知识产权,将土著和当地社区关于遗传资源的传统知识经过简单的改头换面后,以现代知识的形式来申请主张专利等知识产权。而当传统知识持有者试图通过权利争议程序否定知识产权权利时,却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他们通常无法提供有关的书面记录证据,证明所争议的信息不具有知识产权所要求的新颖性或创造性;即使他们可以出具这样的证据,其所付出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也是土著与地方社区所无法承受的。
  总体上,传统知识是完全不同于现代知识的一种知识类型。它是土著和当地社区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逐渐形成和发展而得到的、关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持续利用问题的智力成果的总和。这种知识与现代知识据有完全不同的理念、结构、归属、形成方式、存在方式。这种根本性的差异决定了以符合传统知识的本质和特点的方式进行保护的必要性。
  二、秘鲁遗传资源相关传统知识保护立法之考察
  (一)背景介绍
  近20年以来,国际社会逐渐认识到了保护传统知识的必要性,有些遗传资源提供国也开始或正在采取国内立法来保护传统知识。其中,以秘鲁的立法模式最具特色。
  秘鲁是安第斯共同体的成员国之一,也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12个国家之一。同时,秘鲁还拥有丰富的文化多样性,其境内居住了上百个土著团体,每个团体都有自己独特的习俗、语言和文化。这些土著社区在利用、持续保护生物多样性方面拥有丰富的传统知识、创新与做法。正因为如此,该地区也一直为发达国家进行生物开发、获取遗传资源的主要目的地之一。
  由于经济实力与科学水平的关系,秘鲁在此过程中主要扮演“提供者”的角色。在众多生物开发活动中,比较知名的是1994年5月,美国的“国际合作生物多样性小组”(ICBG)与秘鲁签订的生物开发协定。该合作组项目由华盛顿大学、秘鲁Cayetano Heredia大学和秘鲁自然史博物馆(Museo de Historia Natural)参与,为期5年,每年预算为400万美元。其目的在于勘查并初步筛选秘鲁亚马逊地区阿瓜如那(Aguaruna)社区传统上利用的医药植物和知识,美国的西尔(Searle)医药公司(孟山都的医药子公司)负责进一步开发和研究在治疗肿瘤、黑热病以及痢疾等疾病方面具有潜力的资源和生物衍生材料。[3]不过,在该项目谈判与生效之前,秘鲁以及安第斯共同体并没有调整遗传资源获取与惠益分享的法律。因此,这个项目在保护秘鲁当地社区的传统知识以及公平合理分享惠益方面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受到了很多学者的批评。[4]在此背景下,秘鲁开始在国际合作组谈判工作与法律安排的基础上制定保护传统知识的国家立法。
法小宝

  推动秘鲁进行国家立法的另一个动因是1996年7月2日安第斯共同体卡塔赫纳协定委员会通过了《关于遗传资源获取共同制度的第391号决议》(以下简称为《第391号决议》)。《第391号决议》是实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条的第一项区域性获取与惠益分享管制立法。它特别重视和承认土著、美洲黑人和当地社区对生物多样性及其保护、发展和其组成部分的可持续利用所做出的贡献,责成各成员国承认并重视土著、美洲黑人和当地社区对与遗传资源及其衍生物有关的传统做法、知识和创新的权利和决策能力的价值。[5]该决议规定,申请者获取此类社区的知识,必须获得其事先知情同意,并与之签订协定,作为获取合同的附录。[6]可以说,《第391号决议》为秘鲁制定本国的传统知识保护制度提供了基本的框架。
  (二)秘鲁的保护形式
  传统知识的保护形式,亦即一国用以保护土著和当地社区传统知识的立法形式。在此方面,各国主要有三种选择:一种是在遗传资源获取与惠益分享管制立法中对传统知识保护做出全面规定;一种是在传统知识保护专门立法中做出全面规定;还有一种是获取与惠益分享管制立法与传统知识保护专门立法相互配合。秘鲁就是最后一种形式的典型国家。
  根据安第斯共同体的决议,《第391号决议》作为卡塔赫纳委员会的可执行决议,不需要成员国议会的批准,其效力优于国内法。安第斯共同体官方公报于1996年7月17日正式公布后,《第391号决议》就立即对各成员国生效。不过,成员国仍需采取一定的国家行动以实施《第391号决议》。1997年,秘鲁开始制定本国的实施立法。
  1999年,秘鲁通过了其实施《第391号决议》的立法——《遗传资源获取管制法》。该法对保护传统知识做出了原则性的规定,即土著人(秘鲁对当地社区、农村社区和土著社区的合称)有权决定与生物和遗传资源及其衍生产品有关的无形组成部分;生物开发者获取传统知识必须得到土著居民事先知情同意,并与之签订合同,约定惠益分享事项。[7]同时,该法规定,秘鲁应当就此制定专门立法。
  为此,秘鲁于2002年颁布了《关于建立土著人生物资源集体知识保护制度的法律》(以下简称为《土著集体知识保护法》),为土著人与生物资源有关的集体知识建立了专门的保护制度。根据该法,土著人是指“享有在秘鲁国建立之前就已经存在的权利、维持自己的文化、占有特定的领土区域并自我承认的原住民”,而集体知识是指“土著人及社区在生物多样性的性质、用途和特点方面不断积累、世代相传的知识”。[8]值得注意的是,在遗传资源获取与惠益分享的框架内,秘鲁对传统知识的保护并不包括所有类型的传统知识,而是仅指其中与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包括遗传资源)有关的传统知识。这并不是说其他各种形式的民间文学艺术表达以及与生物多样性保护与持续利用无关的其他传统知识不应当受到保护,而是说它应当受其他保护机制的保护。明确这一点,对于确定传统知识的保护形式和机制非常重要。
  秘鲁的这种由获取与惠益分享管制立法与传统知识保护相配合的立法模式,兼顾了这两种单项立法形式的优势。它既考虑到了获取与惠益分享问题的完整性,在一项立法之中调整解决与遗传资源及传统知识获取与惠益分享相关的所有问题;也考虑了传统知识保护的特殊性,其保护机制更为符合传统知识的本质和自身特点。因此,这种立法模式值得我国和其他国家的借鉴。
  三、秘鲁遗传资源相关传统知识保护机制之评介
  通过1999年《遗传资源获取管制法》和2002年《土著集体知识保护法》,秘鲁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传统知识国内保护机制。这一机制的最大特点就是将传统知识的专门权利制度、登记制度、法定合同制度、披露制度以及知识产权制度结合起来,综合运用。下文将对这些制度进行考察。
  (一)专门权利制度
  为了确保对传统知识进行充分有效的保护,秘鲁首先建立了土著人集体知识的专门(sui generis)权利制度。所谓专门权利制度,是指通过立法明确承认和保护土著人对其集体知识的专门权利。在秘鲁,专门权利制度是确立和运用传统知识登记制度、披露制度、法定合同制度以及知识产权制度的前提和基础。
  2002年《土著集体知识保护法》第1条开宗明义,宣布“秘鲁承认土著人社区以其合适的方式处置其集体知识的权利与权力。”这种专门权利,以对传统知识的本质和特点的全面理解和把握为基本前提,在性质上完全不同于现行的知识产权。首先,土著人对集体知识的专门权利是先验的。先验性是指传统知识的专门权利是现实存在的,而不是创造的,它仅仅因为与遗传资源有关的文化实践和知识的存在即可得到法律的承认,该权利既不要求须事先声明、明确的承认也不要求正式的登记。尽管秘鲁同时规定了土著知识的登记制度,但《土著集体知识保护法》也明确指出土著知识是否登记都不影响权利本身的存在。登记的目的只是“维护和保护”、并非“确认”土著居民的专门权利,土著居民可以自行选择是否登记其传统知识。[9]其次,专门权利是不可剥夺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聊五分钱的天吗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