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从联合国安全保障机制的缺陷看联合国在美伊战后的作用和发展
【作者】 管建强【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
【中文关键词】 单边主义 美伊战争 联合国安全保障机制 战争犯罪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88
【摘要】

美英两国无视国际法秩序、挑战联合国安理会安全保障体制对伊拉克发动军事打击。围绕伊拉克战后的重建,国际社会更希望伊拉克人民能够摆脱美国的干涉和渗透而建立一个独立的人民主权国家。本文从国际法安全体制、安理会安全保障体制着手分析联合国安理会安全保障体制所存在的缺陷进而提出联合国今后改革的重要性以及在重建伊拉克之际更应发挥其独一无二的作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5620    
  一、现代国际法安全体制的规则
  在传统的国际法规则中,作为主权的国家是拥有发动战争甚至是发动侵略战争权限的。人类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惨痛后,自然法则已经在逐步唤醒人类的理性:如果不对国家的战争权进行限制,伴随着对热兵器的研发和更新,人类社会最终将走向毁灭。为了推动人类走向共同生存和发展的文明道路,1928年签订的《巴黎非战公约》限制和削弱了作为主权国家的战争权。《巴黎非战公约》规定缔约国承诺放弃将战争作为推行国家政策的工具并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社会进一步认识到对国家发动的战争权不仅要加以限制而且必须彻底地禁止。1945年《联合国宪章》(以下称《宪章》)第2条规定会员国应遵循的原则中明确指出:“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上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或以与联合国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会员国或国家之领完整或政治独立。”联合国所创立的这项原则不仅禁止国家行使武力同时也禁止国家行使武力威胁,这是国际法发展历史上第一个全面禁止国家拥有发动战争权的国际公约,它标志着近代国际法时代的完全结束以及现代国际法业已普及全球。
  现代国际法安全体制的规则仅允许如下情况可使用武力维护和平与安全:第一,为了防止他国的已实际发生的侵略行为,国家可行使自卫权,包括单独和集体的自卫;第二,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联合国安理会依照《宪章》第42条的规定对发动侵略的国家采取的制裁性质的军事行动。国家单独和集体的自卫以及联合国的安全保障制度构成了现代国际社会安全保障的基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国际社会局部性的战争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尽管导致局部战争的原因多种多样,然而以行使自卫权为名展开的战争却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交战国的双方总是相互指责对方的行为是侵略,可是直至今日国际社会尚无关于“侵略”定义的公约。通常认定一个国家的行为是否具有国际不当行为,需要从主客观方面来评判,问题是主权国家之间的地位是平等的,按照平等者之间没有管辖权的一般原理,行使自卫权的国家是没有资格认定相对国家的行为一定就是侵略行为。为了维持世界和平与安全,《宪章》规定了在国际社会中,认定一个国家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和平之威胁、对和平之破坏或属于侵略行为的职责是联合国的安理会,并明确了安理会对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负主要责任。安理会在联合国机构体系中占有首要的政治地位,它有权作出根据《宪章》规定全体会员国都有义务接受并执行的决定。
  二、联合国安理会的安全保障体制规则
  安理会的职权主要是属于执行性的,在维持和平与制止侵略方面,它可以判断是否存在威胁、破坏和平或侵略行为。它在联合国机构体系中是唯一有权采取行动来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机关[1]。
  依照联合国《宪章》第39条规定:“安理会应断定任何和平之威胁、和平之破坏或侵略行为之是否存在,并应作成建议或抉择依第41条及第42条规定之办法,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第41条规定了安理会有权决定促请联合国会员国对上述行为的国家采取执行武力以外的强制措施,如全部或局部停止交通和通讯,断绝外交关系等。按照《宪章》第42条规定,安理会如认为第41条制裁办法不足或已经证明不足时,得采取必要之空海陆军行动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及安全。此项行动得包括联合国会员国之空海陆军示威、封锁及其他军事行动。
  美英等少数国家认为伊拉克已经实质上违反了1441号决议,如果对伊拉克不行使军事打击,联合国在维持世界和平与安全方面的威望将受到严重损害。虽然1441号决议规定一旦伊拉克违反该决议的话将导致“严重后果”,但是对于伊拉克是否实质上违反了1441号安理会决议,抑或即使在伊拉克违反了1441号决议的情况下是否足以导致安理会必须按照《宪章》第42条规定的办法采取军事打击的行动,依照《宪章》的有关规定,完全应当由安理会来表决。
  美英在无法获取安理会授权军事打击伊拉克的情况下,无视国际社会的反战声浪执意颠覆伊拉克政权,布什声称萨达姆没有解除武装,对美国构成了直接的威胁,美国行使的是自卫权[2]。事实上这一理由是十分荒谬的,因为自卫权的行使只是在遭受外来武装进攻的情形下才是合法的。况且,战前历经了4个月的武器核查,战后至今尚无明确的证据表明伊拉克拥有大量违禁的生化武器,所以也就没有证据表明伊拉克已经构成了对美国的威胁。美国实施的这种所谓“假想的防卫”是非法的。早在80年代,美国以集体自卫为由对尼加拉瓜采取军事行动,招致学者们都主张对自卫权作出限制,国际法院在1986年的“准军事行动案中,驳回了美国为了集体自卫而对尼加拉瓜采取军事行动的主张[3]。”
  美英声称对伊动武是“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也好,或者假称为了履行1441号决议以及解放伊拉克人民也罢,这些理由不仅没有国际法上的依据而且是严重地违反了国际法的准则。这一藐视和挑战联合国安全保障体制的单边主义行为自然会使世人关注到当今在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负主要责任的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北大法宝
  三、联合国安全保障体制中的缺陷
  联合国安理会没有能够制止美国对伊拉克的动武,除了美国拥有强大的经济、军事、科技优势能够藐视安理会的集体安全体制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联合国安理会本身存在着体制上的缺陷。
  《宪章》第51条授权国家可以行使自卫权的同时又规定了限制性要件,即会员国因行使此项自卫权而采取之办法,应立即向安全理事会报告。勿庸置疑在美英以行使“自卫权”为借口的“单干”之际,在程序方面立即通报了安理会,同样伊拉克在遭受美英军事攻击时,伊拉克以及一些反战的国家也向安理会和大会指控美英侵略伊拉克。
  虽然安理会有权依照《宪章》第39条的规定:“应断定任何和平之威胁、和平之破坏或侵略行为之是否存在,并应作成建议或抉择依第41条及第42条规定之办法,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可是不尽人意的是,综观《宪章》有关排除争端当事国投票权的条款,尚无任何明确排除作为争端一方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得投票的规定。
  《宪章》第27条第3款规定:“安全理事会对于其他一切事项之决议,应以九理事国之可决票包括全体常任理事国之同意票表决之。但对于第六章及第五十二条第三款内各事项之决议,争端当事国不得投票”。然而第六章是“争端之和平解决”,而52条第3款是关于“区域办法”,这两款均无涉及第七章的“对于和平之威胁、和平之破坏及侵略行为之应付办法”。
  《宪章》第32条规定:“联合国会员国而非为安全理事会之理事国,或非联合国会员国之国家,如于安全理事会考虑中之争端当事国者,应被邀参加关于该项争端之讨论,但无投票权。”这一条款显然没有剥夺作为争端当事国的常任理事国的投票权。
  综合分析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爱法律,有未来)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56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