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论民事诉讼的目的
【英文标题】 On Aim of Civil Litigation【作者】 刘荣军
【作者单位】 中山大学法律系【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民事诉讼目的 审判权 审判机能 民事诉讼构造
【期刊年份】 1997年【期号】 5
【页码】 76
【摘要】

本文基于民事诉讼目的与司法制度(尤其是与民事审判权关系)的作用,与民事诉讼构造的形成,与民事诉讼法解释相互关系的事实,透过中外法制国家关于诉权和诉讼目的论的学说现状,分析了民事诉讼制度运行所依赖的人民法院审判权和当事人请求权关系的内涵,阐述了审判机能与民事诉讼目的论、民事诉讼构造、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与纠纷的解决等关系,从而主张民事诉诉讼制度的目的在于解决民事纠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064    
  问题的提起
  民事诉讼的目的是什么?换言之,民事诉讼制度是为了什么设立的?围绕该目的而展开的议论(即目的论),与有关诉权的议论(即诉权论)一样,一直是近代以来法制国家传统民事诉讼法学的基础理论之一,而且关于这两者的议论又往往是重合的。在我国,民事诉讼法学界以及司法实际部门人员对诉及诉权的研究已经达到了相当高深的程序,同时,通过对诉权的研究也间接地论及了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不过,对于我国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国的学者们很少直接论及,即使有所涉及,而将民事诉讼的目的与司法的作用;与民事诉讼制度的设置以及与民事诉讼法学的研究方法结合起来加以议论的实为鲜见。尽管民事诉讼目的论因时代、社会制度,或因研究者的考察方法、分析问题的立场等存在差异而迥异。然而,现代社会的民事诉讼目的论对民事司法制度、审判机能、当事人诉讼权能、诉讼体制构造、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及民事诉讼研究等所形成的影响却不可忽视。勿容置疑,制度的内容及形式决定于制度的目的。日本著名民事诉讼法学者新堂幸司教授指出:“将民事诉讼的目的作为民事诉讼法理论的出发点来加以议论所具有的实用性,在于主张将民事诉讼制度应实现的最高价值奉为解释论、立法论的指导坐标”。[1]可以说,研究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对于民事诉讼制度的设立以及完善,不仅具有立法、司法的意义,同时也具有理论和实践的意义。
  一、关于民事诉讼目的论的学说
  (一)关于民事诉讼目的论的各种学说民事诉讼目的论与诉权论有着密切的关系。传统的诉权理论中存在着几种学说,即私权说、公权说、权利保护请求说以及司法行为请求说。大致与此相对应,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学说也存在着以下几种。即,1.基于民事诉讼制度乃是保护私人权利观点的权利保护说;2.认为民事诉讼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私法秩序的维护法律秩序说;3.主张民事诉讼是解决纠纷的制度的纠纷解决说。在这二种基本学说之中,第1和第2种学说深为德国学者提倡,而第三种学说则由日本现代著名民事诉讼法学者兼子一所倡导。近年来,在日本还出现了认为民事诉讼的目的不可能是单一而应该是多元的主张。还有一些留美的日本学者从美国的Due Process(正当过程)的原理出发提出的程序保障说。而日本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宏志则认为,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议论并不具有多大意义,因此应将该议论束之高阁,被称为“搁置说”。[2]下面就各种学说的主张作简单的说明。
  1.权利保护说的观点在于,当事人具有的实体上的权利由于无法通过自力救济来实现,因此只能要求法院加以保护,这种要求法院保护实体权利的请求权就是权利保护请求权。
  2.维护法律秩序说的观点主要有,民事诉讼制度是国家设立的,国家设立该制度的目的在于维护国家设立的私法秩序。
  3.纠纷解决说认为,当事人的诉权以当事人向法院要求解决纠纷进而实现实体权利的内容来构成,法院在顾及当事人的意思,同时尊重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基于法律、法规,适当、迅速、经济地解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应是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
  4.多元说主张的内容为,从民事诉讼制度设立人(即国家)的角度说,基于法律解决纠纷是目的,可是从制度的利用人(当事人及关系人)的角度看,获得权利保护又是他们的目的,所以不能集约成一个统一的目的,应以多元目的来表示更为恰当。
  5.程序保障说的论点有,在双方对立的诉讼构造中充分保护双方当事人主张、举证的机会。在审理中,法院必须注重通过程序保护当事人的权利,应该从审判结果偏向主义转向程序本身,因此程序保障应该是民事诉讼的目的。
  6.搁置说的主张者认为,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议论,对于促使人们考察民事诉讼法学说的前后一致性,认识对事物的不同看法,在一定程度上有作用。但是,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议论因为高度抽象化,而且也没有明确的优劣基准,与其对此争论不休,倒不如花些时间和精力探讨更现实的问题。因此,还是先将该议论搁置起来。
  (二)各国关于民事诉讼目的论学说的现状
  1.在德国,诉讼目的论的学说主要表现为权利保护学说与维护法律秩序说的攻防交替。在近代民事审判制度诞生的19世纪,由于个人主义的膨胀,当事人在诉讼程序中的优越地位得以突出,因而权利保护学说极为盛行。但是,随着国家对民事诉讼干预的加强,当事人主义在民事诉讼中逐渐退居下风,与此同时,维护法律秩序学说终于抬头,并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
  围绕民事诉讼目的的定位,20世纪初在德国民事诉讼法学者瓦哈(Wach)和标罗(Bulow)之间爆发了引人注目的论争。鉴于该论争的内容与当时德国社会的变化有很深的关系,而且与现代各种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学说有内在的联系,现根据手头的资料对这场论争简单介绍如下。
  标罗在1903年撰写《诉讼与判决》一文抨击瓦哈所提倡的权利保护说,指出:在诉讼提起以前,任何一方当事人都没有要求法院作出裁判的权利,因为在诉讼以前,不能确定哪一方当事人拥有权利,即使在诉讼系属中,这种不确定性仍然处于流动状态。而消除这种不确定性,不仅是民事诉讼的首要任务,而且是国家需要通过法院实施民事诉讼来完成的使命中,最困难但是又必须充分保证的部分。因此,诉讼的目的决非什么赋予权利保护。标罗进而就私法与诉讼制度的关系论述道:由于立法无法预见到现实生活中法律事件的无限且具多样的特殊性,所以不能将法规按照充分适合具体法律事件的方法来加以特殊化和个别化。以往的机械性地适用制定法的观念,其实只会误导人们偏入邪道而丧失对私法及诉讼制度的正确理解。对于未能具体化的法律和未能完成的法律秩序,国家有必要设置实施关于具体法的正确认识和法律效力的组织来实现,这正是国家通过能够弥补立法不足的司法活动所要完成的任务中,至为重要的部分;标罗最后断言:由于私法案件的当事人对抽象的私法及其法律效果缺乏统一的理解,造成法律判断的冲突。因此国家必须预备解决这种冲突的手段,这就是民事诉讼。民事诉讼正是从内部来协助私法法规实现它未能完成的私法秩序的构建。
  对于标罗的批评,瓦哈则反论道:如果固执于外部的、各个不同时期的具体诉讼形象及其发展,则诉讼的目的不在于保护实体的、己完成的私法秩序,而是如何去发展和完成,但是这是不适当的。民事诉讼并不允许法官或当事人创造或获得新的权利,唯有遵循实体法对存在的权利加以保护,才是民事诉讼的目的。
  从标罗和瓦哈的论争中可以看出,标罗的主张在一个未完成的私法秩序中不能确定当事人的权利存在与否,因此必须通过国家私法机关的活动,即民事诉讼来对抽象的制定法加以具体化和个别化,并适用于具体的人和具体的民事案件,才能最终完成私法秩序的构造,这才是民事诉讼的目的。而瓦哈则认为制定法所规定的私法秩序其实已经完成,民事诉讼的目的就在于确认并保护存在于私法秩序中的当事人的权利。用一句话来概括二者的区别,就是标罗主张诉讼的本质在于法的创造,而瓦哈则认为在于遵循现行制定法,由此导致了两人诉讼目的观的差异。不过,应该说标罗的观点与德国资本主义向垄断时期过渡有很大的联系。正是由于垄断资产阶级加强国家干预的需要,使得维护法律秩序说在德国占据了上风。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德国著名民事诉讼法学者罗森贝克等人的倡导,维护法律秩序说的通说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德国民事诉讼法学界又逐渐倾向于权利保护学说的观点。
  2.在日本,德国法律对其法律的深刻影响,同样也基本上反映在民事诉讼目的论的学说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日本民事诉讼法学界对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议论,也大致划分为权利保护学说派和维护法律秩序学说派,其中的维护法律秩序说曾经长时间占据了通说的地位。到了战后,东京大学教授兼子一提出纠纷解决学说后,得到了大部分学者的赞同,成为迄今仍然难以动摇的通说。但是,其他学派并未因此偃旗息鼓,他们的追随及继承者们仍然以各种方式宣传自己的主张。例如,日本从1990年到1996年对民事诉讼法进行了修改,修改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著名民事诉讼学者竹下守夫教授就修改的指导原则进行阐述时就极力主张,应以加强对国民的权利保障作为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故被认为是对权利保护说进行了重新构建的“权利保障说”。此外,由于受到美国等国家法律文化的影响,诞生了号称为“第二次浪潮”程序保障学说等新派学说。
  3.在美国,虽然没有类似大陆法系国家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议论,但是,透过美国学者的著述,我们仍然可以从中闻到纠纷解决说的气息。resolve disputes 或settling disputes等用语常在民事诉讼教科书以及关于美国司法制度的论著中出现。美国学者的议论大致将诉讼作为当事人实现权利的最终手段,他们主张,民事诉讼的目的最终在于解决纠纷,消除当事人之间发生的争执和冲突。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哈斯丁法学院名誉教授格林(M.D.Green)在其《基础民事诉讼》序论的第一句话就写道:“法院是为了解决民事纠纷而由国家权利机关设置的机构”。同样,豪斯顿大学的卡普(R.A.Carp)和拉玛大学的斯迪得翰(R.Stidham)也在著书中说道:“法院在民事案件中将通过确定当事人在法律上的权利来解决他们之间的特定纠纷”。虽然这里所引用的美国学者的议论多涉及法院与纠纷解决关系这一侧面,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说,美国学者的民事诉讼目的观明显地倾向纠纷的解决。
  4.在我国,民事诉讼法学者们在西方国家同行们关于诉权理论的基础上分化出了几种学说,包括:(1)起诉条件说;(2)起诉权利和满足实体说;(3)获得司法保护说;(4)起诉权、胜诉权与反诉权、应诉权和答辩权对应说;(5)程序权利说。我们据此可否得出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权利保护说(与(3)对应)、程序保障说(与(5)相对应)的分类呢?另外,顾培东先生在其《论诉权》一文中,虽然对诉权下的定义中没有涉及诉讼目的的内容。但是他在论证诉权的过程中写道:诉权(是)基于民事法律关系的事实,为着解决民事纠纷而存在。[3]我们是否也可以将它与纠纷解决说对号入座呢?我想我国的学者们肯定会反对这种牵强附会的做法。不过,诉权的存在既然具有解决民事纠纷的使命或目的,那么,只要考虑到诉权制度在民事制度中的重要地位,也就会联想到诉权制度的目的与民事诉讼制度目的的密切关系了。
  实际上,我国学者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议论,并未直接与诉权的探讨发生联系,也并非有意识地就民事诉讼目的展开议论。在诸多的民事诉讼法爱法律,有未来教科书中,涉及民事诉讼的目的,基本上是在关联民事诉讼法任务的议论中简单地触及,即认为民事诉讼法有四个任务一个目的。尽管严格地说,民事诉讼目的论与民事诉讼法目的论并不完全一致,但是毕竟在很大程度上保持着牵连,也就是说,民事诉讼制度的构成与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此,在该意义上说,民事诉讼法所具目的本身就制约着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正由于这样,我们当然有必要对我国学者关于民事诉讼法目的论的观点作如下的整理。
  我国民事诉讼法学者认为,我国民事诉讼法必须承担四个任务:(1)保护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2)保证人民法院正确审理案件;(3)确认权利义务关系,制裁民事违法行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4)教育公民自觉地遵守法律。通过该四个任务的完成来实现一个目的,即维护社会秩序、经济秩序、保障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进行。除此之外,论者们并未为这一与任务相伴出现的目的加上合理的注脚和论释。这一观点的形成可以从民事诉讼法2条的规定中找到其根据,或者说观点本身就是对民事诉讼法2条的解释。的确,本条规定尽管没有明确指出民事诉讼法的目的,但是,从前后文的含义来看,也可以理解其中包含有对民事诉讼法目的的规定。而我国几乎所有的民事诉讼法权威们都以此为据,指出民事诉讼法的目的就在于维护社会秩序、经济秩序、保障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进行,而该目的的实现是通过实现民事诉讼法的基本任务来达到的。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否认该观点在民事诉讼法目的论中的通说地位。鉴于该观点涉及维护社会秩序、经济秩序、保障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进行三个层次上的内容,而其核心却在社会经济秩序的维护上,所以不妨将它简称为维护社会秩序说。这一命名考虑到了该观点与上述的维护法律秩序说具有的共同性,即都是为了维护国家法律规定的秩序。
  不过,为什么民事诉讼法的目的应该是维护社会秩序呢?其实关于这方面的议论资料,确实十分匮乏,或者说几乎没有。因此也可以说,该观点仅仅是对法律条文本身的解释,在学理上并未得到充分的论证,更未能如我们上面所介绍的,将诉讼目的论与诉权、与司法的作用等结合起来,这或许令人感到某些遗憾。
  除维护社会秩序说之外,在我国民事诉讼法学者的论述中,还涉及到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观点,这里也作一简单介绍。
  中山大学民事诉讼法学者蔡彦敏教授在论及民事诉讼特点时,将“民事诉讼以解决民事案件为目的”概括为民事诉讼的第一个特点,而民事案件是什么呢?或者说民事案件的实质表现为什么呢?蔡教授对此并无特定的说明。但是,她在关于该特点的说明中论述道:“在民事诉讼中,双方当事人之间发生争议而需要法院通过行使民事审判权来加以解决的是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也正是为了解决此发生纷争的民事法律关系”。如果将此段论述加以解释,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当事人将发生纷争的民事法律关系交到法院,法院在当事人参加下要通过民事诉讼程序处理的事实就是民事案件。如此变换,我们仍然可以看出,所谓民事案件的实质还是在于民事纷争(纠纷)。只不过是蔡教授仅仅将该表述用于说明民事诉讼的特点,无意与民事诉讼的目的论联系起来,因此只能理解为是与民事诉讼目的论有关于的论点,而非直接关于民事诉讼目的论的观点。
  中国人民大学的江伟教授及该校博士研究生肖建国在《论既判力的客观范围》[5]一文中虽有“对民事诉讼目的的认识,一般有保护权利说与解决纠纷说之对立”的文字,但是并未注明两种对立观点的来龙去脉,也没有对此展开论述(不过论文本身以既判力为核心论点)。因此,难以将此并入民事诉讼目的论的范畴。
  可见,我们民事诉讼法学者虽有涉及民事诉讼目的论的议论,但是与我们上述的民事诉讼目的论的基础和目的并非同一,也许是对我国民事诉讼法理论体系的一种直观反映。由于在我们的民事诉讼理论体系中缺乏目的论的构成,自然在民事诉讼制度的设计上难以确立自己独特的目标和特点,也影响到制度构成的价值取向和价值实现的方法、方式。因而,在议论民事审判方式改革时,或者说从更广的意义上议论民事审判制度的改革时,如果能够回到民事诉讼制度的出发点来,重新确认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重新构思民事诉讼制度的体系结构,重新确定民事诉讼制度的价值取向,对于民事诉讼制度的发展肯定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不过,从上面的介绍及说明中可以看出,关于民事诉讼目的的议论,虽然可以因不同国家、不同时代以及不同学者的立场的相异而产生出迥违的特点。但是,应该指出,各个国家中关于民事诉讼目的论的议论必然与各自的政治、经济以及司法制度有不可分割的、天然的密切关系。其中,由于民事诉讼制度也属于国家司法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民事诉讼目的往往又体现了司法制度的目的,这从正面直接反映了司法制度对民事诉讼目的的直接制约作用。不过,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与司法制度的目的是否可以同一,或者说司法制度的目的是否可以直接反映在民事诉讼制度的目的中?当然,是否也可以同样反映在其他诉讼制度,抑或隐现于其他法律制度的目的中呢?对此有必要作深入的探讨。我们在下而将探讨司法制度的作用与民事诉讼目的的关系。
  二、我国司法制度的作用与民事诉讼目的的关系
  (一)司法制度与人民法院的审判权
  我国是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国的司法制度的内容必然地体现我国国体的要求。同时,我国司法制度也是实现国家法律规范的媒介,所有的实体法与程序法律规范只有通过司法制度才能得以实施。按照我国传统的观点,我国司法制度是实现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它的作用主要表现为维护社会统治秩序、促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发展。在我国的司法制度中,由人民法院通过行使审判权、由人民检察院通过行使检察权来实现司法制度的机能又是它的重要特征。司法权的行使主要表现在刑事诉讼、民事诉讼以及行政诉讼中。但是,与刑事诉讼不同的是,民事诉讼中,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与当事人行使诉权则构成了民事诉讼权利分配的重要形式。而人民检察院则处于实施法律监督的地位。因此,在这里我们要探讨我国司法制度的作用与民事诉讼目的的关系,势必要将我国司法制度中的司法权作狭义的解释,即仅限于由人民法院行使的审判权。
  (二)人民法院审判权的作用
  我国宪法128条人民法院组织法1条谨防骗子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明确规定了我国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唯一的审判机关的地位。然而,上述法律都未对人民法院审判权的含义作界定。如何理解审判权呢?有学者指出:审判是一个国家的审判机关对一定范围内的社会纠纷案件,按照特定的法律程序,进行审理和裁判的活动。[6]依此类推,简而言之,审判权就是法院实施审理和裁判活动的权利。我国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是我国法律赋予的神圣使命。人民法院通过行使审判权来完成法律交付的任务集中由人民法院组织法3条作了规定。不难看出,就人民法院行使所有审判权(审判权还可以划分为刑事审判权、民事审判权、行政审判权等)而言,人民法院必须完成法律赋予使命的核心在于保护国家、社会利益以及公民的合法权益。
  首先,人民法院行使刑事审判权,惩罚犯罪,保护国家和集体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以及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
  其次,人民法院行使民事审判权,基于事实,正确认定包含在民事、经济纠纷案件中的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从而准确适用法律,解决当事人之间发生的纠纷。在审判中,人民法院必须切实保障当事人平等地行使诉讼权利,以实现实体及程序的公正。再次,人民法院通过行使行政审判权,正确处理行政侵权行为,制约行政机关的违法裁量,保障社会主义组织及公民的正当、合法的经济生产和社会生活。
  最后,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适用法律惩罚犯罪和解决纠纷,通过审理和判决的过程,使广大公民直接或间接地了解我国法律的实施程序,将会扩大法律的影响力,提高法律在公民中的权威。
  从上述人民法院审判权的作用可以看出,人民法院的审判作用因所行使的具体审判权不同而发生变化。尽管我们在前面已经指出,人民法院行使所有审判权,直接作用于各种诉讼程序,而其核心目的在于保护国家、社会利益以及公民个人的合法权益,保障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换言之,这一核心目的的完成必须通过具体的审判权确实实施来实现。关于这一点,我国人民法院组织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0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