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法官职业的道德义务和美德
【作者】 王申【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方法研究院
【分类】 法院【中文关键词】 司法伦理;法官道德;法官美德;价值
【英文关键词】 Judicial Ethics; Judges’Morality; Judges’Virtue; Value
【文章编码】 1674-5205(2016)04-0047-(0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4
【页码】 47
【摘要】 司法伦理是一门探讨法官道德责任义务的学科。法官只有具备了美德才具有道德价值。司法伦理掌握司法本身的道德性及其理性价值、伦理关系和伦理评价,是对司法、文化与法官间的协作以及一系列共同、基本的伦理价值、规范及态度之基础的寻求和建构。司法公正既意味着维护公义也意味着“善”。对于法官的道德要求,就其形式而言,都试图将法官塑造成为比现状更加完美。司法的本体世界就是一个道德世界,是法官所从属的真正在职业精神上自觉的世界。法官生活的道德标准惟有借助于司法伦理才能形成,司法伦理的目的是为法官自身建构一个与其职业相关联的秩序。
【英文摘要】 Judicial ethics is a subject which focus on discussing the judges’moral responsibilities. The judges only have the virtue can be taken as possessing the moral value. The judicial ethics contains the morality, the rational value, the ethical relationships and the ethical evaluation of the judiciary itself. The judicial ethics is to seek and to construct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judiciary, culture and the judges. Also, the judicial ethics can pursue and construct a foundation of a series of common and basic ethical value, regulation and attitudes. The justice in judiciary means not only maintain the righteousness, but also the “goodness”. What we ask for the judges’morality formally is to make the judges more perfect than what it is right now. The judicial noumenal world itself is a moral world, which is a self-conscious world in professional spirit that the judges truly belong. The moral standard of judges’lives can be formed only by the effectuation of judicial ethics. The judicial ethics targets on constructing career-related orders for judg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5905    
  
  “我国过去所推动的司法改革,往往偏重制度层面的专业问题,事实上‘人’是影响法制成败重要的关键,而法律人的职业伦理正攸关司法改革的成效。法律人有专业而无伦理是盲目的,有伦理而无专业是空洞的,专业和伦理都是司法改革成功的必要条件,这也是我一向重视法律伦理的根本原因。”{1}推荐序P6在面向当代司法改革的沉思中,欲探究司法伦理何以能够引导法官的生活,以及法官需要什么样的道德,当然要从当下的境遇出发来检视司法的伦理和法官的道德。司法伦理包括司法制度的伦理和司法主体的道德这两个基本面向。前者为司法伦理实体的建构和司法秩序的合理设计,后者是对司法主体即法官美德的自我规定。由此达到司法伦理关系中法官道德主体的定位,从而形成司法伦理的实现和法官道德的完成。法官道德是司法完善的必要条件,它是由司法伦理等普遍意志外化而建立起来的定在,这一普遍性必须经过具体的体制外化才能具有一定的现实性。而在普遍性转化为现实性的过程中,必须由法官的自由意志来进行选择,并见之于法官的司法实践之中。由于司法伦理是对法官如何对待公平、公正等司法理念所提出的要求,因此,法官必须恰当地理解它,并给予相应的回应。法官道德是对现实司法状况的真实反映。我确信,法官道德的高低与司法文化、司法制度乃至司法实践有着莫大关系。故不先研究法官道德之奥秘,而想洞察司法的秘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司法伦理是一门探讨法官道德责任的学科
  司法伦理学也可称之为法官道德学或法官道德哲学。司法伦理学的本初意义是用来研究法官在司法习惯中养成的品格或品德;或者说,司法伦理学的研究并非主要是去建立法官的行为的规则或规范,而是聚焦于法官的品格,即法官的德性的培育问题。对于希腊人来说,能力上的杰出意味着德性(arete)。因此,对法官来说,对他司法能力的强调就是对其德性的强调。
  司法伦理探讨法官的道德责任义务。所谓道德责任义务是指,法官应当对自己的裁判行为承担道德责任。如果我们从司法价值的预设回到现实的存在,便不能不对法官的道德义务予以必要的关注。我们说:“义务首先与责任相联系,有义务做某事,往往意味着有责任做某事;一旦你承诺了某种义务,你就有责任或‘应当’履行这种义务。不难看出,在义务与应当之间,存在着某种规定与被规定的关系。”{2}75显然,法官的道德责任义务只有在与司法审判现实不停顿的实践中才能展示。
  当然,美德的本意是超越,“其基本的伦理意味是:美德即对道德的卓越追求。而‘道德’一词的本意是风俗、习惯以及内化后的品性,由此比较不难看出,道德是基础的,而美德是超越的,或者说美德是提高的。”{3}197司法伦理通常被认为是法官思考真假是非的方法,历史上这种方法在不同的法文化中都表现为非同一般。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那时几乎所有的德性都被定义为与公共事物相关的德性。所谓“德性是由一种较高层次的欲望(在这种情况里就是一种按相应的道德原则行动的欲望)调节的情感,这些情感亦即相互联系着的一组组气质和性格”。{4}190对于法官来说,健全的情感是其美德的重要内容。
  毫无疑问,法官只有具备了美德才具有道德价值,如果法官缺失了美德那么就毫无道德价值可言。由此,我们必须首先明确道德与美德的根本关系:“道德是人类伦理的基础部分,美德是人类伦理的提升部分;道德是人类伦理的本体形态,美德却是人类伦理的拓展形态。由此形成道德是行为规范,它却是一种行为的规范,也是一种行为的个人规范;美德却不能规定为是对行为的规范,它只能是行为的要求,并且即是行为的社会要求,更是行为的一种个人要求。”{3}198在司法伦理中,法官道德始终是作为其依靠的基础,没有法官道德这个基础,司法伦理是不可能形成的。当然,法官美德的要求也就无从谈起。
  现代道德哲学给我们的当代启示是:在以哲学角度思考司法的时候,我们不能以美德为前提,而是要以公平、正义的标准为前提;即在以规则确定个体权利与责任的基础上来思考法官的美德问题。但是,法官的公平与正义本身需具有道德感;或者说,公平正义在任何意义上都属于美德。由此,司法作为公平和正义的科学,真正体现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我们可以形象地说:正义是法律的宗教,法官就是它的教士,而司法审判便是法律的神圣仪式。司法标志着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程度,我们要构建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就必须对我国的司法伦理学的地位和法官的道德进行理论上的论证。根据柏拉图的暗示,“假如伦理学不能得到形而上学的辩护,‘资产阶级’社会可能不得不通过制度上的自我欺骗,甚至通过有关道德‘真理’的公开谎言来得到辩护”。{5}39-40
  康德认为,伦理道德在本质上是一种实践理性。作为实践理性,伦理道德既受理性指导并得到理性确证,又具有转化为现实的能力。当我们将“从普遍意义上的伦理道德准则转变为法官伦理道德准则,一个相关的问题在于独立性与司法职责的平衡”。{6}43毫无疑问,只有正义才可能要求法官具有公正的行为,或者说,司法只有源于正义、旨在正义,司法行为才有公正可言,才能够要求法官具备正义的品德。因此,正义原则首先意味着对权利的尊重,它要求法官公正地对待和确保每一位当事人应有的合法权益。
  司法伦理学的地位不是由社会来决定,具体地讲,不是由社会中的法律来决定;那种从政治或法律的角度来定位法官道德的思维模式和认知观念,恰恰颠倒了司法伦理学与法律的关系。从根本上说,政治和法律都是以伦理学为基础的。也就是说,法官的公平、正义等观念都必须有伦理的依据,一切脱离伦理依据的法官正义观,都不可能为社会提供真正的正义尺度。因此,我们通过对司法伦理学的地位和法官的道德进行理论论证,通过对善的东西的“有意义”和“令人满意的选择”,目的在于为社会主义司法道德观构建一个可以依赖的价值基础。
  在黑格尔看来,法学和哲学从来就自然而然地相互交织在一起。他说:“谈到法的时候,不仅指人们通常对这一名词所了解的,即市民法,而且指道德、伦理和世界史而言;它们之所以同样是属于法,是因为概念按照真理而把思想汇集起来的。”{7}42法律或伦理是由概念建构的,而“伦理是在它概念中的意志和单个人的意志即主观意志的统一”。{7}43司法伦理尊重由法律或哲学方式奠基的道德文化,并不压制那些善意的拥有不同道德观的人员,因此,在对案件进行合议时,我们应当鼓励法官不同意见的提出。司法伦理是具有丰富的内容和自己的特色,它的根基是不同国家的法官智慧和基本的生活原则,这些智慧与原则自法官产生之日起便被创制,它塑造与建构了人类最初的司法伦理。因此,司法伦理学则是研究法官伦理思想发展规律的科学。“司法伦理”不是偏正词组,而是复合词。“司法”和“伦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司法伦理”概念并不是指司法伦理化,也不是指伦理司法化。我们之所以用“司法伦理”一词表达“伦理”,主要是为了分析和表达“司法伦理”的善和正当性、公正性特质,揭示司法伦理的价值精神。司法与伦理有着内在的相通性,决定了“司法伦理”概念得以形成。司法伦理掌握司法本身的道德性及其理性价值、伦理关系和伦理评价;是对司法、文化与法官间的协作以及一系列共同、基本的伦理价值、规范及态度之基础的寻求和建构。其主要内容大致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司法伦理所蕴涵的法官的内在道德尺度是什么?这一问题显然预设了这样一个前提:作为司法伦理基本要素的法官道德必定有其内在的德性价值,法官的德性不仅是关乎最低道德起点的法律规定,而更是关乎逐渐向上延伸到法官理性可能企及的最高道德境界;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确立了司法伦理的规范性价值,那么,法官除了受到一般的法律规范约束之外,还要受到特殊的道德与伦理规范的约束。如此看来,如果“我们要求法官除了具有规则性思维外,不能有德性思维,这恐怕是脱离人性的妄求。在任何时候,凡是有法治生命的判决都离不开情理的考量。”{8}307所以,司法伦理所揭示的是法律刻度或标尺以及法官的道德内涵。法学不可能与伦理学相分离,因为它是伦理学的一部分。自古希腊以来法学作为伦理的具体实践路径之一的传统也证明了这一点。
  司法哲学属于实践哲学,其核心思想是:司法伦理体现为法官是否有能力胜任自己选择的职业;法官道德则表现为法官品德的养成或法官美德的培育;或者说,法官道德规范的功能首先体现于法官德性的整合过程。可以这样认为,法官道德规范的特点在于它明示了司法凝聚的基本条件。我们今天提出了“法官道德建设”这一概念,目的是要在社会主义司法伦理规范的建构中,既把法官道德建设建构为主要问题,同时还意味着把正义确定为司法伦理建设的重点。在司法场域中,法官扬弃的是个体存在的非现实性,建构的是个体内在的实体性。这种实体性是以公平和正义为本。正义既是法官道德生命的整体性表现和表达,又是伦理精神在“伦理上造诣”的人格化和普遍化的存在方式。在司法伦理传统中,良心、良知往往被分别当作法官道德的自在形态(实体形态)和自为形态。它奠基了法官的独立与自治,及以此为基础的司法,从而使法治成为可能。
  “柏拉图的《理想国》(La republique)与正义问题联系相当紧密,以至于在传统上,人们都认为正义理念是这一著名对话集的副标题;而亚里士多德则在其多部伦理学(Ethiques)著作中对正义的美德进行了详细分析。”{9}前言P2而亚里士多德在讨论正义的美德时,所使用的就是古希腊语中的Nomos(法),当然这不是指实在法。在我们的理解中,这种Nomos的首要意思就是协调人类交往的社会规范。因此,“我们有种种理由相信,在希腊民众法院中执法的不受约束的非专业性陪审团,无论如何都是分不清什么是为法律禁止的,什么是为道德所耻的”。{10}375这便是法官在司法伦理学中把职业美德(excellence)看作为一种处事方式相契合的道德德性。
  “道德德性是人的美德和特性,这些美德与特性因其自身原因就值得赞赏或在活动中表现得令人赏心悦目,因而是人们可以合理地要求于自己并相互要求的。”{4}531我们把道德德性作为法官个体的标准与理想,指的就是法官的做人与修养,或者说就是法官的理想人格。如果我们把法官道德作为职业共同体的存在标准与理想,这就是司法伦理关系。司法伦理关系实际上是从司法现实出发,抽象出超越法官个体主观任性的存在于司法制度之中的司法关系的伦理原理和道德准则,即司法伦理关系是对现实司法关系进行的合理抽象,因而它实际上就是现实的合理性司法秩序中的关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力图探讨存在于司法伦理和法官道德背后的精神本质和实践状况。这种探索将表明:不对法官的“善”是如何而来的这个问题有所把握,那么所谓的法官的自我性和善的认知,法官的自我性和道德就会难解难分地纠缠在一起。如果我们把道德作为法官个体的理性产物,那么便能揭示出:法官道德不是某种经验主宰的产物,而是其对自身存在的法治目的和意义的理性认知,是法官为自己立法。
  二、法官美德是对司法伦理的卓越追求
  司法伦理规范与法官的内在德性作为法官道德系统的相互关联的两个方面,构成了司法秩序所以可能的条件之一,并从不同的维度制约着法官生活的有序运行。在这里,司法伦理作为法官的工作方式与生活态度合理性的稳定的共享性资源,它积淀于法官内心深处成为一种良知信念,外化为司法习惯,固化为法官日常的行为规范,并成为法官存在意义与行为选择的判断依据。这种资源是在法官历史的发展中反思形成。因此,能否正确地认识司法伦理或法官道德的基础与本质,是关涉到当前我国法官道德建设成败的关键问题之一。
  法律其实比伦理规范更明确、更严格、更稳定。既然如此,为什么法官除了遵循法律之外,还需要一套职业伦理系统?其实,法官的“职业伦理”概念既是以法律为基础,同时又超越了法律。宪法专家、海牙常设国际法庭主席苏黎世人马克斯·休伯尔(Max Huber)就认为:“法律坚硬如铁,不可随意曲解篡改,在这一点上它已经与伦理精神相距甚远。伦理精神更像一块水晶。”{11}46司法伦理精神是有关司法制度关系的伦理原理,它与法官的主观意志相统一具有一定的神圣性。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指出:“意志与道德法则的完全切合是神圣性,是一种没有哪一个感觉世界的理性存在者在其此在的某一个时刻能够达到的完满性。”{12}134另外,司法伦理精神是法官道德治理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基础,必须获得实践的力量。作为对司法伦理秩序体系的建构,司法伦理影响着法官的道德生活及其道德品质的发展和提升。司法伦理的价值合理性就在于体现司法内部各部门之间,以及部门与整体之间的合理性。
  关于法律与伦理之间的这种关系,最初是由托马修斯(Thomasius)提出,后来经过康德的详细阐发,遂成为一种经典性的划分。美国法学家E.博登海默基于康德在这方面的贡献,将它称为“康德理论”。在康德看来,普遍的道德法则是“自由的法则,因而作为这一法则的具体化的法律与伦理规范,同样有属于“自由”的范畴。所以,康德将前合称为“外部的自由法则”,后者为“内在自由的法则”。{13}267法律与伦理之间应该是一种很好的配合关系。因此,我们任何关于法官道德的理论都必须将伦理的制度作用置于重要地位;同样,我们的司法制度建设也更应重视法官道德的力量建设。司法制度的和谐与有序不仅在于法律制度的完善,更在于法官道德建设的完满。因为法官的道德之善,能够促使法律得到完善的施行。
  “没有人会怀疑法官在法庭内外都应当以一定的标准行事。法官是出于个人自愿而在层面上遵循这些标准,还是作为一个特定的职业群体,为了本群体和社会利益应当遵循特定的标准呢?由于这是一个根本问题,因此有必要进行一些基础研究。”{14}71我们将司法伦理中的法官道德看作是一套指导法官做出选择和采取行动的价值规范——这些选择和行动决定了法官的职业目标和发展道路。
  “规范”一词,在古希腊文中为Nomos,包含法律规范、伦理习惯、宗教礼仪等意思;拉丁文为Norma,英文为Norm,包含准则、标准、模范、模型、典型等意义。17、18世纪最普遍的看法是:美德从属于法或规则。也就是说,无论我们以什么样的标准在自己的心中建构美德或恶德的观念,它们的正确或不正确都在于,是否与某种法所规定的(行为)模式相一致。英国十七八世纪著名神学家威廉·波斯金也说:“普遍公正就是实践所有美德,就是人由此而遵守法的所有规定。”{15}231直到1785年,英国功利主义思想家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仍把美德看成是遵守规则的习惯:当我们遵守习惯时,我们就是在通过实践神的律令来最大限制地增进我们的幸福。{16}355-356
  从伦理学上说,美德就是一种品质。“‘品质’在希腊文中是Hexis。这个字与‘有’、‘具有’(Echein)相连。Hexis是Diathesis的一种特殊形式。Diathesis可被译为‘状态’,但也可以被译为‘品质’,英译一般是Disposition,其字面意思是‘对部分东西的安排,或者依照地点,或者依照潜能,或者依照形式’。任何Diathesis的形式都是不同部分或成分的混合。Hexis是很固定、很稳定、轻易不变的一种Diathesis。”{17}77人们“拥有它们(品质)就会使一个人获致Eudaimonia(善),缺少它们则会妨碍他们趋向于这个Telos (目的)”。{18}187当然,这个清单可以加上其他特征而被扩展,当这是一个合理的开始。其实,目的问题就是价值问题。
  法官道德规范具有普遍性的品格,它规定法官职业共同体成员应当履行的义务和责任,而正是这种共同承担的义务,从一个方面将法官维系在一起。从逻辑上说,法官的道德义务乃是司法秩序得以存在的前提之一。法官的道德义务与体现道德义务的道德律共同构成了法官道德关系(司法伦理关系)所有可能的条件。因此,法官道德规范在规定法官责任和义务的同时,还提供了对法官行为加以评判的一般准则。这种准则的核心意义在于:作为规范法官行为的准则,对法官的裁判行为起到引领作用,并对法官行动符合或不符合其设定的规范标准时,产生相应的积极或消极效果。显然,司法行为准则的目的是要表达一般性原则,它仅对法官裁决有所助益,对法官的美德、公正的洞察力以及见多识广的养成却无能为力。{19}
  在法官的美德是什么的描述上,我们常会用以下这些概念来表达,诸如:公平、正义、高尚、诚实、勇气、良心、自律、中立、耐心、慎思、谦虚、机智、温和、正派、礼貌、忠诚、节制、宽容,等等。虽然这些概念本身是抽象的,但我们会借助于这些概念来抽象法官的人格,且在想象中将这些概念融进自己的理解。其实,法官职业在经历了漫长的发展之后,在民众心底里已有一种关于法官人格的完满具象。虽然我们日常所使用的美德概念只是完满人格具象,但它们并不等于这种人格完满具象自身。{20}21也就是说,法官在民众的心目中很难有彼此完全一致的人格理想,但每个人却切切实实都有关于自身的法官人格的解说。
  法官道德规范作为司法人员普遍的行为准则,具有无人格的、外在于个体的特点,相对于此,法官德性则无法与具体人格相分离。用法官道德规范对法官进行司法评价,其所体现的就是司法伦理价值。这种伦理价值包括:对前辈老法官的尊敬,法官同仁之间的情义,对于所属法院的忠诚,等等。司法伦理价值这一概念的存在,主要表达了法官司法活动中一种普遍的关系,就是客体的存在、属性和变化对于法官的意义。而所有这些对于改善法官的心理环境可以产生一种积极的作用,能够使法官的个体与他周围的环境形成一种紧密互动的良好的关系。它不但使法官彼此之间感觉到温暖,还有利于营造一个和谐的职业共同体的内部环境,而法官人格的养成主要体现在健全的司法环境上。因此,法官德性往往与法官完美人格的形式相共存;或者说,法官完美人格是司法德性养成的结果。法官德性养成的人格价值是我国司法伦理价值的集中体现和展示;换言之,法官德性的人格价值是司法伦理价值的内在根据和最终归宿。
  三、法官美德是关于公正概念最基本的价值体现
  任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翁岳生.法律人的职业伦理攸关司法改革的成效〔M〕∥.〔美〕布莱恩·甘迺迪.美国法律伦理.郭乃嘉,译.台北:商周出版社,2005.
  {2}杨国荣.伦理与存在——道德哲学研究〔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3}唐代兴.生境伦理的知识论构建〔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3.
  {4}〔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何包钢,廖申白,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5}〔美〕约翰·M·瑞斯特.真正的伦理学——重审道德之基础〔M〕.向玉乔,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
  {6} David Wood.澳大利亚法官伦理道德(讨论稿)〔M〕.怀效锋,主编.法官行为与职业伦理.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
  {7}〔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M〕.范扬,张启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8}邹川宁.司法理念是具体的〔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
  {9}〔法〕保罗·利科.论公正〔M〕.程春明,译.韩阳,校.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
  {10}〔美〕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邓正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11}〔瑞士〕孔汉思(Hans Kung).世界伦理手册〔M〕.邓建华,廖恒,译.杨煦生,校.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
  {12}〔德〕康德.实践理性批判〔M〕.韩水法,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
  {13}陈嘉明.建构与范导——康德哲学的方法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14}怀效锋.法官行为与职业伦理.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
  {15} William Pertkins, The Whole Treatise of Cases of Conscience 〔M〕.edited with an introduction by Thomas F. Merrill, B De Graaf,1966,Chapter VI.
  {16}〔美〕 J. B.斯尼温德.自律的发明:近代道德哲学史(下册)〔M〕.张志平,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2.
  {17}余纪元.亚里士多德伦理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18}〔美〕阿拉斯戴尔·麦金太尔.追寻美德——道德理论研究〔M〕.宋继杰,译.南京: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2011.
  {19} Guide to Judicial Conduct(2013.3)〔DB/OL〕.〔2014-01-30〕 http://www.judiciary.gov.uk/about-the-judiciary/the-judiciary-in-detail/how-the-judiciary-is-governed/guide-to-judicial-conduct.
  {20}高兆明.伦理学理论与方法〔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21}胡旭晟.法的道德历程——法律史的伦理解释(论纲)〔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
  {22}汪晖.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第一部“理与物”,上卷)〔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
  {23}〔美〕约翰·罗尔斯.道德哲学史讲义〔M〕.张国清,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3.
  {24}〔德〕黑格尔.哲学科学全书纲要〔M〕.薛华,译.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25}〔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尼各马科伦理学〔M〕.苗力田,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
  {26}邓正来,郝雨凡.转型中国的社会正义问题.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
  {27}戴金堂,罗金远.伦理学讲座〔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28}谭安奎.政治哲学问题与争论〔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
  {29}〔美〕史蒂芬·B·斯密什.政治哲学〔M〕.贺晴川,译.北京:后浪出版公司,2015.
  {30} W. D. Ross, What Makes Right Act Right?〔M〕.in Readings in Ethical Theory(2d ed edition),edited by Wilfrid Sellars, John Hospers, Prentice Hall,1970.
  {31}怀效锋.法官行为与职业伦理〔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
  {32}薛桂波.科学共同体的伦理精神〔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
  {33}樊浩,等.中国伦理道德报告〔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
  {34}赵一强.中国契约伦理样态与实践〔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35}王海明.新伦理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36}〔美〕彼得·德恩里科.法的门前〔M〕.邓子滨,编注.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37}陈寿灿.论人的尊严是宪政的伦理基础〔M〕∥.陈寿灿.当代中国伦理学——若干前沿问题研究.北京:金城出版社,201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59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