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实效主义的法治理论
【副标题】 以皮尔斯的哲学为中心【英文标题】 A Theory of Pragmaticism Rule of Law
【英文副标题】 Centering On Pierce’s Philosophy【作者】 赵晓光
【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分类】 法哲学
【中文关键词】 实效主义哲学;以人为本;法治理论;效果统一论;法治社会
【英文关键词】 Pragmaticism; people-oriented; rule of law; unity of effects; law-society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8)01-0077-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
【页码】 77
【摘要】 实效主义哲学理论源于美国,并以哲学家皮尔斯为杰出代表。实效主义不同于实用主义、实践主义,其作为一种方法论,包括将人视为目的、关注实践哲学、坚持实效与工具的统一、以探效逻辑为推理模式四个方面。以实效主义哲学为基础,提炼出实效主义法治理论:法治是一项“以人为本”的事业、法治应追求社会福利最大化、法治建设要坚持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实效主义法治理论对于转型时期的中国法治建设而言,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其有利于破除盲目信仰法治、法治万能观、法律形式主义、机械司法论等错误观念,培育更为理性的法治观,从而促进法治中国与法治社会的实现。
【英文摘要】 The philosophy of Pragmaticism stem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Peirce is the most outstanding representative of the philosophy. This article points outthe differences among Pragmaticism, Pragmatism and Practicism, and considers Pragmaticism as a type of methodology which contains the four aspects below: human is the end rather than the means; focusing on practical philosophy; unifying the actual effects and the means; taking logic of Abduction as the basic reasoning pattern. Based on Pragmaticism philosophy, this article proposes a new theory of rule of law: Pragmaticism Rule of Law with three outlines of claims: rule of law is apeople-oriented enterprise; rule of law should purse maximum social welfare; and rule of law should realize the unity of legal effects and social effects. This theory of rule of law has significant theoretical significance and practical values to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rule of law of China in the transition, which help to object to these views such as blind faith in rule of law, rule of law is omnipotent, legal formalism and judicial mechanism. Moreover, it also helps to cultivate rational conception of rule of law, and contributes to realizing the goal of China’s rule of law and law-socie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652    
  引言
  实用主义哲学理论发端于美国,也是在美国影响最为深远和广泛的哲学流派,有人甚至称之为美国的“国家哲学”,体现了“美国精神”。[1]其兴起的目的大有超越西方传统哲学流派——理性主义哲学和分析哲学——之势,改造了既有的形而上学思维方式,其影响已波及全世界。实用主义的奠基人物主要有皮尔斯、詹姆斯、杜威等人,其中又属皮尔斯为盛。因为在皮尔斯看来,詹姆斯、杜威等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以囊括在其理论之中,“尽管我从阅读其他实用主义者的著述中获益匪浅,但我仍然认为由我创造的这种学说的最初形式具有一个决定性的优点。从其他类型的实用主义中所能得到的每个真理都可以从这个最初形式中推出,而其他实用主义者所陷入的某些错误却可以在其中得以避免。这种形式的实用主义较之其他形式的实用主义更加严密,更加完整。”[2]此后,皮尔斯提出了自己的完整实效主义理论,集实用主义诸家理论之大成。
  笔者研究其实效主义理论与兼顾其他实用主义思想的目的是想探索,并以此作为哲学基础,提出一种实效主义法治理论。时下中国的法治建设进入到攻坚阶段,从“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1997年)到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2010年),从“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2005年)到中共十七大报告“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2007年),再到“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化建设”(2012年)。[3]所以,不论从规范层面还是从社会层面,都亟需要一种适格的法治理论或者法治观提供助力。笔者认为,本文提出的实效主义法治理论即承载着这一理论抱负和目标,具体而言,它包含以下三条基本思想内涵:法治是一项“以人为本”的事业、法治应追求社会福利最大化、法治建设要坚持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实效主义法治理论对于转型中国的法治建设意义重大,有利于破除盲目“信仰法治论”、法治万能观、法律形式主义(教条主义)、机械司法论等流行的错误观念,从而坚持更为理性的工具法治观、法律能动主义和效果统一论,从而实现对法治中国、法治社会建设等命题的准确诠释。
  一、皮尔斯的实效主义哲学
  (一)从实践主义、实用主义到实效主义
  “实践”与“实用”的划分由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一书中率先提出,前者用来表示先验的、人们笃定不移且不需要通过行动和实践检验的道德律,后者则用来表示应用于人们的经验领域且需要通过行动和实践检验的技术和技巧。[4]当初皮尔斯选用实用主义(pragmatism)一词作为他的哲学表达方式时,有人确曾建议他用实践主义(practicism/practicalism)一词。皮尔斯认为,自己深受康德哲学的浸染,对康德哲学的术语自然是了然于胸,实践的和实用的之间其实相距悬殊。“‘实践’适用于这样的思想倾向,在那里实验科学家根本无法为自己建立坚实的基础,而‘实用’则表达了与人的特定目标的联系。这种崭新的理论的最令人瞩目的特征,在于它确认在理性认识和理性目的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正是这种考虑决定了我对‘实用主义’这个名称的偏爱。”[5]
  但皮尔斯最终并未采用“实用主义”,而是采“实效主义”。因为,“……在目前随着这个用语(实用主义)普遍地见诸于文学报刊。它在那里遭到文字游戏中那种无可幸免的恣意歪曲。英国人对这个词竭尽挖苦之能事,按照他们的看法,选择这个词是典型的用词不当,因为这个词所表达的恰好是它本应排除的含义。目前,拿这个词来开美国哲学的玩笑,这已经成为英国人的一种时尚。目睹自己亲生的‘孩子’被人们如此肆意滥用,我别无他法,只好与他吻别,放手让他追寻自己的好运。为了扼要表述我的学说的原本定义,请允许我宣布‘实效主义’(pragmaticism)这个新的名称的诞生,它丑陋异常,足以免遭绑架。”[6]由这段话可以看出,原本的实用主义遭到了庸俗的诋毁和歪曲,完全背离了此名词的初衷,所以,皮尔斯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一个理论或名词背离初衷的内涵并不难见,举“法治”一词为例,朱迪斯·施克莱(Judith Shklar)教授论述道,由于意识形态的滥用和不究场合的随意使用,“可以说,这个术语(法治)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又一个自卖自夸式的修饰性比拟手法,迎合英美政治人物公共演说的漂亮修辞。将智力浪费在这个统治阶级的闲谈碎语上面,根本没有必要。”[7]
  (二)实效主义哲学的基本思想
  1.实效主义将人作为目的,坚持“人是万物的尺度”。将人作为目的的提出源自康德哲学。如前文所述,皮尔斯深受康德哲学影响,从早先的康德主义转向了实用主义,所以实效主义继承了康德哲学的要旨,从本质上可以视为人道主义。在《论形而上学》一文中,皮尔斯将“人是万物的尺度”作为形而上学研究的原则。[8]“人是万物的尺度”这一格言源自古希腊哲学家普罗泰格拉,人是存在的一切的事物的尺度,也是一切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这一思想直接将人类视为宇宙的中心,万物的判断和标准皆由人来做主和裁决。所以,实效主义秉持了这一思想精髓,并与康德哲学一脉相承,反对一切将人视为手段、作为客体、不尊重人、无视人的目的这一根本地位的做法和理论。
  人是目的的完整表述为:任何时候都要将人作为目的对待,而不能仅仅作为手段。首先,人在任何时候都是目的,不因任何原因而动摇,因为它源于人本身这一理性存在的地位。其他事物都是服务于人的,也为人所用,而不是正好相反。即使人本身犯错、作恶,也不能取消人作为目的的地位,因为他的地位是固有的,不因任何外在原因而改变。其次,将人视为目的,并不反对将人作为手段,只不过绝不能仅仅作为手段。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以及社会欲实现特定的整体目标时,不免会将某些人视为手段,但是绝不能将人仅仅视作手段而忽略了其目的的地位。一旦将人仅仅视作手段,取消其固有的内在价值,则人将沦为实现其他目标的工具。这是对人的尊严的冒犯和亵渎,是康德哲学和实效主义坚决反对的做法。
  2.实效主义是实践哲学,关注人的行动。实效主义力图超越传统哲学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和争论,反对将心与物、主体与客体、唯心与唯物等概念绝对化和区隔化,拒绝对于形而上学的本体论,诸如世界的本质什么、这个世界存在什么、世界是一还是多、人类的命运是注定的还是自由的、人的手指上能站多少个天使等等问题做出回答,也不关心这些争论。[9]实效主义认为哲学的任务在于促进我们对人类行动和经验世界的认识和理解,哲学的研究对象关键在于人类的行动和实践,而不是毫无意义的玄思妙想。
  实效主义处理问题坚持“实用主义原理”:要弄清楚一个思想的意义,我们只须断定这思想会引起什么行动。对我们来说,那行动是这思想的唯一意义。[10]上述判断我们可以通过皮尔斯对笛卡尔哲学批判得到验证。笛卡尔是西方近代哲学之父,他从怀疑一切出发,借助理性权威挑战未经反思的一切前提,试图建立一套可靠的、经得起理性检验的知识体系。皮尔斯虽然承认笛卡尔在人类哲学重要地位,但是对其提出了两点严肃批判。第一,笛卡尔的哲学出发点是普遍怀疑,怀疑一切,这一点不能成立,只能是一种虚构。因为如若怀疑一切,则就绝无可靠的前提作为出发点,那么也就无法展开进一步的推理。其次,皮尔斯认为笛卡尔当作唯一不能怀疑的“我思”其实没有能够超出自我的狭隘范围,所以其探索的知识是个体的。但是人是处于一种共同体中,是一种社会存在,并不孤立生活,社会中的存在处于行动和实践过程的存在。[11]在完成对笛卡尔沉思性、独白式哲学的批判后,[12]皮尔斯完成了以认识论为中心的形而上学哲学向关注人类实践和行动的实践哲学之转向。
  3.实效主义坚持效果与工具、目标与手段的统一。实效主义注重长期而非短期效果,拒绝鼠目寸光,这一点是区别庸俗实用主义与真正实效主义的要害。[13]因为“我们对于这些无论是眼前的还是遥远的效果所具有的概念,就这个概念的积极意义而论,就是我们对于这一事物所具有的全部概念。”[14]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实效主义追求总体上的长远利益,绝不是眼前的短期利益,因为有些效果的实现是需要时间积累的。短期的效果虽然能够满足人的一时需求,但并不能持续。实效主义追求真实的、能够实现的效果。
  流行的观念误将实效主义认为是只关注结果的庸俗的“功利主义”进路,这其实是错误的。实效主义兼顾效果与工具、坚持目标与手段的统一。实效主义并不是不择手段,而是主张用最优的手段实现目标,反对不择手段实现目标。[15]对于实现一个目标,虽然可以有多种手段,但实效主义始终强调选择最佳手段。
  4.实效主义的推理模式:探效逻辑。实效主义从来不是追求形而上学原理的哲学,而是一种独特的逻辑方法。这种逻辑就是探效逻辑(logic of abduction)。如皮尔斯所言:“如果你仔细考虑实效主义的问题,你会发现除了探效逻辑的问题外就再也没有什么。”[16]探效逻辑作为一种由果溯因的推理模式,它首先依赖一个事实或前提,然后根据这个事实倒推其原因,得出新的判断。这区别于通常的归纳推理和演绎推理模式。因为演绎不能产生新知识,至于归纳,在皮尔斯看来也不能,“归纳完成的唯一事情是决定一个数量的值。它阐明一个理论且测度那个理论与事实之间的一致程度。然而它不可能产生任何思想。”[17]
  其次,探效逻辑是一种面向目标的推理模式。如前文所述,实效主义关注结果,关注行动产生的实际意义,这决定了它的推理模式也必然是朝向最终目标的。皮尔斯认为:“未来的事实是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唯一能够控制的事实,未来任何可能不接受控制的事物,都是我们在有利情况下能够推测或者一定能够推测的事物”,“按照实效主义的观点,推理能力的结论必定指向未来。因为它的意义指向行为,既然它是一个被推出来的结论,它就必定指向一种深思熟虑的行为,即一种接受控制的行为。然而唯一能接受控制的行为就是未来行为。”[18]简而言之,借用胡适的那句格言表达探效逻辑推理更为恰当,即“大胆提出假设,再细心求实证”。[19]实效主义逻辑的这些特征使其成为有资格成为社会改良的基本推理模式。[20]
  二、实效主义哲学的法治内涵
  前文已经阐述了实效主义哲学的基本发展史与思想内涵,本部分的目的和任务是构建和探讨实效主义的法治意义与意蕴,提出实效主义法治观或实效主义法治理论。当然,作为一般性的法哲学理论,本文的构建应当说是框架性的和初步性的。法治是法律治理的理想状态,实效主义的法治主要是提出承载着实效主义哲学本旨的法治理想理论。至于进一步的现实意义与社会价值,会在本文第三部分具体阐释。
  在展开实效主义的法治意义之前,我们有必要事先澄清法治的基本概念。第一,法治与人治相对。法治意味着我们受制于法律的统治,而不是人的统治。“当我们说到一个法治而非人治的社会,我们并不是在讲人类统治与上帝或者理性的统治对比。相反,我们是将一个由平等适用于每个人的稳定的一般规则统治的社会,与一个由独裁主权者任意的突发奇想统治的社会作对比。二者都是人类统治的情形,但是在前种情形中,人类统治者自身也服从于某种立法准则,而他们在后者情形中完全忽视这个准则。”[21]第二,法治并非等同于法制,即法治并不仅仅是依法而治。如牛津大学约翰·菲尼斯(John Finnis)教授认为,法治是法律治理的一种良善的状态,是法律的一种卓越的品质。[22]因此,法治远比法制来的丰富和深刻。
  (一)法治是一项“以人为本”的事业
  法治是一项有目的性的事业,法律是人类一种有目的的发明。如富勒所言,“法律作为值得人们效忠的某种东西,它一定表达了某种人类的成就;它不可能是权力的简单命令,或者是在国家官员的行为中才能辨识出来可以重复的行为模式。”[23]实效主义哲学秉承了康德哲学的血脉,将“人是目的”这一宗旨作为自己的根本要义,这对法治的启示就是将法治视为一项“以人为本”的目的性事业。法律无非是人类实践所构造出来的一种社会治理制度,它的产生、运用和发展自当服务于这一宗旨,所以,法治应该保障和维护人作为目的这一根本不可动摇的地位。富勒将法律视为一种“使人类服从规则之治的事业”[24]不免单薄,法治不仅仅是规则之治,而且是一项尊重人、“以人为本”之治。
  实效主义法治是一种实质法治观,不是形式法治观,它与形式法治的最大区别在于其“以人为本”的价值观。法治的成败不仅要满足形式准则,诸如清晰性,可预测性,一般性,不能溯及既往,不要自相矛盾,以及官员的行为要与事先颁布的规则保持一致等等,[25]更要保证法治对人的尊重,让法治服务于善而不是恶。近年来国内各种冤假错案频发,拆迁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焦点,政府暴力执法遭受种种非议,原因也就在此。以拆迁为例,执法人员不仅要将有关拆迁的法律规则牢记心中,更要将规则背后的价值“以人为本”体现在执法过程中,杜绝不合情理、不沟通的暴力强拆,在法律的强制与威严中仍旧体现出文明与关怀。
  检验一国法治成功与否的标准就在于它是否实现了以人为本。但我们要注意到这个标准的复杂性,因为它既是一个原则问题,也是一个程度问题,因此法治是一个非常苛刻的理想,正如沃尔德伦所言:“法治既不是一个简单的理想,也不是一个轻易就能实现的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6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