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版权》
影视版权热点纠纷的冷分析
【作者】 郑晓红王迁吴献雅杨吉
【作者单位】 《中国版权》杂志{执行主编}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北京京师(杭州)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副主任}
【分类】 著作权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6【页码】 6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481    
  近年来,影视创作风生水起、影视产业发展迅速,伴随着市场化的加深和作品利用形式的增多,涉影视作品版权案件和纠纷不断增多。本期热点圆桌,我们邀请到三位嘉宾,就当前涉影视作品典型版权问题作探讨,旨在就影视作品相关的版权问题再做法理梳理、并给出实务风险防范建议。
  主持人:近几年,影视作品制片者与原著作者之间的纠纷在显著增加,比如制片者与原小说作者或剧本作者,其中主要涉及的是保护作品完整权与改编权。在影视作品的改编中,如何处理好这两个法律关系?如何把握“保护作品完整权”这个度?
  王迁:根据小说或戏剧拍摄影视剧,涉及对小说或戏剧作品实质性表达的利用,当然应当经过许可。同时,基于影视剧自身的特征,即使许可合同中没有对改编作出明确约定,制片者也可以进行适当改动。例如,影视剧很难呈现小说中的心理描写。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小说作者不能以影视剧没有将小说中的心理描写均转成画外音为由,认为制片者的行为侵害了其保护作品完整权。但是,也不能认为只要作者已经许可制片者使用其作品拍摄影视剧,就视为同意对其作品的任何改动,因为这不仅会使保护作品完整权形同虚设,也与《著作权法实施条例》10条的规定不符。该条规定:"著作权人许可他人将其作品摄制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视为已同意对其作品进行必要的改动,但是这种改动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早在上世纪60年代,为修改《伯尔尼公约》而成立的政府间专家委员会就曾专门讨论过这一问题,其报告指出:多数意见认为,不能因为作者许可将其作品拍摄成电影,就给了制片者一张可随意改动的空白支票。因此,涉及对作者欲通过作品表达的思想感情的重大改变时,仍应与作者沟通,取得作者的理解。
  吴献雅:近年来,在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同时也伴随着各种纠纷的不断增多,除了一些热映电影的"抄袭"新闻甚嚣尘上外,电影侵犯原著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法律争议点,特别是在将小说作品改编为影视作品的情况下,由于作品类型、创作规律、表现手法等方面的巨大差异,如何在小说作品改编权转让或者许可的情况下避免构成对小说作者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侵害,是所有制片者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这个问题的产生,其中一个原因是由于我国《著作权法》关于保护作品完整权构成要件的规定不够明确。我国《著作权法》十条规定: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四)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虽然全国人大法工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义》(2001年)中对保护作品完整权作出了详细的解释:"保护作品完整权是指作者保护其作品的内容、观点、形式等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作者有权保护其作品不被他人丑化,不被他人作违背其思想的删除、增添或者其他损害性的变动。这项权利的意义在于保护作者的名誉、声望以及维护作品的完整性。"但在审判实践中仍然存在主观说、客观说以及主客观结合说三种主要观点。
  我个人认为,审判实践中,在认定是否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时,要把握:第一,在使用原著作品的权限方面,应当区分被诉侵权作品是否获得相应授权;第二,在使用原著作品的方式方面,应当区分复制行为与改编行为;第三,在原著作品的发表情况方面,应当区分是否已经发表。
  具体到涉及电影保护作品完整权的纠纷,一般而言,在当事人对著作财产权转让有明确约定、法律对电影作品改编有特殊规定的前提下,司法应当秉持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尊重创作自由的基本原则,在判断改编后的电影是否侵犯原告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时,不能简单依据电影"是否违背作者在原著中表达的原意"这一标准进行判断,也不能根据电影"对原著是否改动、改动多少"进行判断,而是注重从客观效果上进行分析,即要看改编后的电影作品是否损害了原著作者的声誉。
  今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中指出,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侵权要件包括三个因素:是否获得授权、被告对作品的改动程度以及是否对作品或者作者声誉造成损害。这也表明,在审判实践中,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与否,法官需要依据多个要素进行综合考量。
  杨吉:根据原著小说改编、摄制的影视作品,在确立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边界时,要具有"多边平衡""各得其所"的思维。我通常会有以下三个思考(递进)层次:第一,在经合法授权的前提下,所改编的影视剧本、摄制的视听内容,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的主体内容、基本观点和根本主题。如讲述几大捕快铲奸除恶、伸张正义的故事,这是主基调;同时副线是热血男儿的信任无间、兄弟情义,但你若把其中一位捕快设定成女的,并且硬是添了一条儿女情长的感情线,除非经原作者同意,否则就容易侵犯作品的完整权;第二,要保障影视工作者的自由创作,尊重他们基于艺术规律、娱乐元素、文化审美、大众需求、价值主张等多方面元素权衡下的"二次创作",实际上,这也是"改编权"的实现;第三,出于遵守与执行我国影视文化领域的法律、法规和政策需要,对原作品进行适度乃至必要的大幅度的改编,则不属于对"完整性"的破坏。例如盗墓、鬼怪、历史类题材,要搬上大银幕或荧屏,作为制片人如同"踩钢索"一般,必须绝对审慎和小心,否则就有可能因为题材受限,导致项目无法播映。这方面值得借鉴的案例可参考电影《寻龙诀》《芳华》《我不是药神》等。
  主持人:与其他作品相比,影视作品有其特殊性,不适用“双重许可”原则。请问王教授,影视作品特殊性何在?对影视作品不适用“双重许可”原则,应该怎样理解?
  王迁:拍摄电影作品往往需要将原先存在的小说或戏剧改编成影视剧本,再根据剧本拍摄,由此形成的电影作品实际上是小说或戏剧的"演绎作品"。但是,如果将电影作品视为普通的演绎作品,适用《著作权法》12条规定的"双重许可〃规则,就意味着在约定不明的情况下,对电影作品的任何利用都需要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与电影作品著作权人的双重许可,电影作品著作权人自己也不能在约定不明的情况下利用电影作品,这会给电影作品的传播造成极大的障碍。因此《著作权法》是将电影作品作为特殊的演绎作品对待的。
  一方面,电影作品作为演绎作品具有其特殊性:制片者在取得在先作品(小说、戏剧)权利人许可拍摄影视剧之后,利用电影作品自身(即排除将其改编成其他文艺形式的利用方式)的权利,完全属于制片者。他人对影视剧的复制、发行、放映、网络传播或配音、翻译等,只需要经过制片者许可,无需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著作权法》46条规定:"电视台播放他人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录像制品,应当取得制片者或者录像制作者许可,并支付报酬;播放他人的录像制品,还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该条并未规定"播放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还应当取得(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这就说明对于电视台播放电影作品并不适用"双重许可"规则。
  另一方面,电影作品仍然是原作品(小说、戏剧等)的演绎作品,电影作品之中存在"双重权利",因此要将电影作品改编成其他文艺形式,如改编成漫画书出版,或改编成戏剧上演,需要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和电影作品著作权人(制片者)的许可。《伯尔尼公约》第14条之一第2款明确规定:要将由文学或艺术作品派生而来的电影作品改编为其他任何艺术形式,除了要经过电影作品作者的许可之外,还要经过原作品作者的许可。对我国《著作权法》相关规定的解释,不能使我国违反国际义务。因此,对电影作品的改编需要同时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和电影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例如,我国台湾地区著名作家白先勇创作了小说《滴仙记》,后许可上海电影制片厂将其改编后拍摄成电影《最后的贵族》。某公司经制片者许可,将电影改编为同名话剧并公开演出,但未取得白先勇的许可。白先勇起诉该公司侵犯其著作权。法院认为,上影厂对其拍摄的电影《最后的贵族》享有著作权。但电影《最后的贵族》属于演绎作品,将该演绎作品改编为另一种作品形式即话剧并进行公开演出,需要同时取得原作品(小说《谪仙记》)和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因此被告侵犯了白先勇的著作权。
  主持人:吴法官,影视作品的特殊性,在司法审判上有什么关键点?从司法的角度您对影视相关方有什么建议?
  吴献雅:第一个问题,在司法审判中,对于电影作品特殊性,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把握:
  首先,应当考虑电影作品在法律规定上的特殊性。《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十条规定:著作权人许可他人将其作品摄制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视为已同意对其作品进行必要的改动,但是这种改动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因此,判断电影作品是否侵犯原著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时,必须充分考虑法律关于电影作品的特殊规定。
  其次,应当考虑电影作品表现手法的特殊性。电影作品的具体内容一般通过银幕形象呈现出来,侧重于视觉的艺术体验。因此将小说改编成电影时,必须加强空间的表现力,通过空间去表现人物情感和故事,创造出一个全新的艺术境界。再则,受电影作品篇幅长度的限制,在将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改编成电影时,必然要对人物关系、情节结构、主要场景做出较大幅度的调整和改动。
  再次,应当考虑电影作品创作规律的特殊性。当一部小说作品被转变成电影,它不仅仅是通过摄影机、剪辑、表演、布景和音乐把原著作相对的变形,而且是根据独特的电影法则和惯例,以及根据制片人和导演的理解作相对的转化。鉴于电影作品的特殊创作规律,再结合《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关于"必要的改动"的规定,判断电影作品是否侵犯原著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时,应当要充分考虑改编者的艺术创作自由,尽量缩小保护作品完整权的控制范围。
  第二个问题,对影视相关方的建议:一是对于原著作者转让、许可的权利,一定要在合同中明确约定,避免因转让、许可的权利种类、地域范围和期间模糊不清而引发诉讼。二是可以在合同中对"必要的改动"范围进行明确的约定。审判实践中经常发生的一个争议点就是"何为必要的改动"。为了避免发生纠纷,合同双方可以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受让者对小说作品的哪些内容、哪些部分有权作出多大幅度的改动。
  主持人:我国《著作权法》15条规定,影视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该条同时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在实践中如何把握这个“单独使用”呢?
  王迁:《
果然是京城土著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48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