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古籍整理作品类型及独创性判定
【作者】 郑晔【作者单位】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承办人}
【分类】 著作权法【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23【页码】 8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7197    
  
  

【裁判要旨】确定作品类型虽然有助于确定案件的审理方向和比对重点,但并非著作权人主张权利的前提条件,与确定著作权人请求权基础属于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评判古籍整理作品的独创性不能仅从作品中的基本构成元素是否处于公共领域或具有复原古籍的意图进行抽象讨论,即使作者力求忠实于历史原貌,也不能就此径直否认古籍整理作品的独创性,而应从古籍整理作品是否体现了作者的特有选择与安排、具有独创性等方面进行评述。独创性程度越高,其受著作权保护的力度越大,反之则越小。

□案号 一审:(2016)浙0382民初7139号 二审:(2018)浙03民终1520号

【案情】

原告: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

被告:乐清市王十朋纪念馆(以下简称王十朋纪念馆)、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古籍出版社(以下简称古籍出版社)。

《王十朋梅溪集》成书于南宋乾道七年之前;绍熙三年,由王十朋之子闻诗、闻礼,合前后集并奏议五十四卷,朱熹代刘共父序,是为宋绍熙本;又有刘谦、何横据宋绍熙本校核,名《梅溪王先生文集》,五十四卷,是为明正统本;而至清雍正六年,又有重编本,名《宋王忠文公文集》,按诗文体例分五十卷,又年谱一卷,目录四卷,后称清雍正本。

1994年1月31日,梅溪集重刊委员会经乐清市政协批复成立,由主编王晓泉,副主编王纪芳、王翔鹏等若干人组成。1998年10月,经梅溪集重刊委员会授权,古籍出版社出版《王十朋全集》。该书版权页注明:[宋]王十朋著,梅溪集重刊委员会编。

《王十朋全集》与明正统本和清雍正本比对,在目录前面部分增加了王十朋画像等多幅图片和摄影作品、前言、重刊说明,目录按本书内容进行编排,增加了辑佚部分(新增36篇),附录部分将原附录即宋龙图阁学士王公墓志铭编为附录二,并增加宋史平十朋列传等8篇,增加附录一旧集序跋四库提要(原有5篇加新增8篇)、附录三年谱、附录四有关古迹记载及轶事传闻(古迹记载30篇、轶事传闻11篇)、附录五其他(11篇)、附录六王十朋生平纪略,并增加了后记、鸣谢词。

王十朋纪念馆于2005年3月8日注册登记,业务范围为搜集、整理、研究、展览王十朋遗物和生平事迹。2012年12月,王十朋纪念馆与古籍出版社签订图书约稿出版合同,出版《王十朋全集(修订本)》。该书版权页注明:[宋]王十朋著,梅溪集重刊委员会编,王十朋纪念馆修订。快醒醒开学了

《王十朋全集(修订本)》与《王十朋全集》比对,相应的内容及编排顺序上一致,但在鸣谢词部分之后增加了“新增佚诗佚文”部分(包括佚诗、佚文、新本《王十朋全集》订正、修订谢词),删除了王十朋画像等多幅图片和摄影作品及部分图片以及摄影作品的署名,更改了封面、装帧,另行增加了部分图片和摄影作品。

古籍出版社确认其用于销售的《王十朋全集(修订本)》为600册,除在其官方网站、新华书店销售外,还在当当网站、亚马逊网站上进行销售。

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诉称: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系《王十朋全集》的主编、副主编,依法享有著作权。《王十朋全集(修订本)》的全书内容在全部复制三原告《王十朋全集》基础上,侵犯了著作权人的复制权、署名权、获得报酬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故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王十朋纪念馆和古籍出版社立即停止赠送、销售《王十朋全集(修订本)》等侵权行为,销毁《王十朋全集(修订本)》余书,并在《乐清日报》《温州日报》上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0万元。2017年9月22日,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在一审第二次庭审中主张《王十朋全集》除构成汇编作品外,还构成演绎作品。2017年12月15日,一审法院要求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明确以演绎作品或是汇编作品作为请求权基础,若逾期不予明确,则直接以汇编作品作为主张权利的基础进行判决。2017年12月18日,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确定按汇编作品作为主张权利的基础。

【审判】

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主张《王十朋全集》为汇编作品,但《王十朋全集》在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上不具有独创性,不构成新的汇编作品。如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主张《王十朋全集》系演绎作品及《王十朋全集》中部分内容享有单独的著作权,可另行主张。综上,判决驳回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的诉讼请求。

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理由如下:1.《王十朋全集》的编撰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具有极大的文学、历史价值和独创性,应受著作权法保护。2.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系主张王十朋纪念馆和古籍出版社侵害了其就《王十朋全集》享有的著作权,至于涉案作品属于汇编作品、演绎作品或者同时属于多种作品类型,不影响权利认定。3.一审法院未尽法律释明责任,亦未对点校行为进行评判,径行要求上诉人就同一侵权行为另案起诉的行为违反法定程序,增加了上诉人的诉讼成本,应予纠正。二审期间,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将赔偿金额变更为赔偿合理开支2万元。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侵害作品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作品复制权、作品发行权纠纷。确定作品类型虽然有助于确定案件审理方向和比对重点,但并非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主张权利的前提条件,与确定著作权人请求权基础属于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一审法院以确定作品类型作为审理的前提和权利基础,在原告按照法院释明确定作品类型后驳回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诉请明显不当,应予纠正。

从体例编排、校勘成果以及整体内容各方面将《王十朋全集》与原有古籍进行比对,《王十朋全集》中原有章节和新增章节编排形成有机整体,并非简单的按照作品时间和古籍原排版顺序进行编排;点校、添加注释、选择善本以及佚诗佚文的辑集会因受到点校人知识水平、文学功底、价值观及客观条件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而有所不同,体现了点校人独创性思维表达,与在极为有限表达方式下复原古籍原意的古籍点校行为存在本质区别;王十朋的作品成集凝结了不同历史时期几代人的努力,历经数百年的不同版本,甚至最早的宋本《王十朋梅溪集》早已无存。《王十朋全集》既包含了重刊说明、王十朋生平纪略、后记和鸣谢词等原创性内容,也包含了旧版王十朋集之外的佚诗、佚文的辑集、附录历代史乘,名家对王十朋所作评述及赞美诗文,与王十朋有关的人物传记、王十朋家乡的有关古迹记载和轶事传闻等,故应当认定《王十朋全集》作者付出的并非简单的技巧性劳动,而是凝聚了创造性劳动的判断和选择,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应受著作权法的保护。至于古籍整理作品的类型,将《王十朋全集》简单归类于汇编作品或演绎作品并不恰当,但不可否认《王十朋全集》如具有独创性,可认定为能以文字形式表现的作品。王晓泉、王纪芳、王翔鹏作为《王十朋全集》的著作权人,其署名权、复制权、发行权及保护作品完整权应受法律保护。王十朋纪念馆未经许可,复制、发行与涉案作品内容基本一致的《王十朋全集(修订本)》,已构成对《王十朋全集》复制权、发行权的侵害。古籍出版社作为《王十朋全集》的出版单位,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主观上与王十朋纪念馆存在共同过错,应与王十朋纪念馆对侵权后果承担连带责任。综上,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王十朋纪念馆和古籍出版社立即停止出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719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