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厦门大学法律评论》
地缘标记研究
【副标题】 以地理标志为中心【作者】 孟筠朱崇实
【作者单位】 厦门大学厦门大学【分类】 知识产权法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1(第五辑)
【页码】 6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5137    
  目次
  引言
  一、地理标志概述
  二、地缘标记的经济学分析和相关法律问题
  三、部分国家和地区法律有关地缘标记的规定
  四、国际条约、协定对地缘标记的保护
  五、我国地缘标记保护研究
  结语
  引言
  我国地大物博,出产众多特色产品,其中许多产品以产地的地理名称冠名,其品质与该地的自然、人文环境密切相关。大家都能举出一些耳熟能详的例子:杭州西湖龙井、江西景德镇瓷器等,一般说来这类产品的标识蕴含着较大的经济价值。现实中,许多著名的土特产品被假冒仿制,声誉受到极大损害,甚至成为某种商品的通用名称,如原产于云南大理的大理石如今已成为一种建筑装饰石材的统称;再比如“西湖龙井茶”也被许多非龙井茶产区的生产者仿制,几乎所有形状扁平的绿茶都冠以“龙井”二字。这不能不说是对珍贵无形资产的巨大减损。这些问题的解决,涉及到知识产权领域中的原产地名称和地理标志制度。[1]
  在国际上,有关地理来源标识的保护是知识产权领域的热点问题,以欧盟和美国为首的两大“阵营”无论在历史渊源、法律理念还是在保护方式、保护力度上都存在着较大差异。它们之间的对比和较量也反映在有关的国际知识产权条约、协定上。目前,这方面最重要的国际协定就是1994年关税和贸易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中签署的《与贸易(包括假冒商品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以下简称TRIPs)。该协议专门设节规定地理标志(geographical indications)。由于TRIPs是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WTO)成员必须无条件接受的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最低标准,所以在成为WTO成员国后,建立并完善我国的地缘标记保护制度势在必行。
  在兼顾原产地名称的同时,本文以地理标志为中心论述了地缘标记的经济价值、部分国家和地区地缘标记的保护模式、国际上有关该问题达成的协议,尽可能客观地为我国相关保护工作提供翔实的资料,并就我们今后面临的问题给出了一些初步的建议。
  一、地理标志概述
  (一)地缘标记辨析——以地理标志为中心
  地理标志是一种较为特殊的工业产权,属于商业标记的一种。对于我国来说它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实际上,作为一个知识产权的术语,TRIPs的文本使它第一次出现在国际协定中。[2]TRIPs第22条第1款明确了“本协议的地理标志,系指下列标志:其标示出某商品来源于某成员地域内,或来源于该地域中的某地区或某地方,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其他特征,主要与该地理来源相关联。”[3]
  为了更好地理解地理标志这一概念,也为了释明一些似是而非的学界误解,我们可以从它与一些相近概念(商标、货源标记、原产地名称)的比较中领会其准确内涵。首先,我们应当了解地理标志与同为商业标记的商标有何差异。
  1.地理标志与商标[4]
  地理标志与商标同为表明商品来源的商业标记,都可以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的某些信息。但它们之间的差异还是很显著的:
  第一,地理标志必须是一个地理区域的名称,足以表明该商品的产地(如“景德镇瓷器”中的“景德镇”),[5]它可以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自然村甚至一个葡萄园。相比之下,商标名称则自由得多,“任何能够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商品与他人的商品区别开的可视性标志,包括文字、图形、字母、数字、三维标志和颜色组合,以及上述要素的组合”[6]均可作为商标。
  第二,地理标志表明的是商品的产地,而商标则反映商品出自哪一个生产经营者,一般并不传递地理方面的信息。
  第三,地理标志不像商标那样为注册人独占使用,它依托一个地理上的概念,是一种集体权利,特定地域内所有适格生产者都有权使用。
  第四,作为一种依附于地理环境的集体性共有权利,地理标志不可以像商标那样许可非本地生产者使用或进行转让,否则将因为误导或欺骗消费者、侵犯产地内权利人等原因而遭到制裁。
  第五,地理标志无期限性限制,只要该地决定产品品质、声誉或其他特征的独特因素依然存在,地理标志就可以永久地使用、存续下去;而注册商标则有其保护期限(一般为10年),须不间断地注册以保其权利永续。
  2.地理标志与货源标记(indications of source,法:indications de provenance[7])
  地理标志与同样表明商品产地的货源标记并不等同。货源标记仅仅是“产品来源的地理名称(geographic designations)”,[8]只表明某一产品来自何地,无关于其质量与产地间联系的明显暗示。如果说它也能彰示质量,那它也仅代表了一个产地的整体信誉(如“中国制造”)“法律并不要求该商品(具备)特定质量”。[9]而TRIPs中所界定的地理标志则可以表明产品与产地有地理环境方面的联系,“该地区凭借地理身份赋予商品以特定质量、信誉或其他特征。”[10]所以,货源标记涵盖地理标志,当然,货源标记也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声誉、品质的上升,从而具有地理标志的身份,进而更具说明力和吸引力。[11]我们似乎可以说,地理标志是一种较为特殊的货源标记,它不仅仅表明地理来源,还包含着一些对于影响消费者购买决定来说特别有效果的信息。
  3.地理标志与原产地名称(appellation of origin,法:appellation d’origine)
  对于地缘标记,我国学界更熟悉的可能是原产地名称,我们能见到的规范性文件中在提到地缘标记时一般都使用“原产地”。的确,在TRIPs达成前,国际上有关商品来源地标记保护的讨论和争端基本集中于原产地名称之上,《巴黎公约》、《马德里协定》和《里斯本协定》都试图解决有关原产地名称保护的问题。其中,《里斯本协定》第2条将其定义为“一个国家、地区或地方的地理名称,用于指示一项产品来源于该地,其质量或特征完全或主要取决于地理环境,包括自然和人文因素”。
  这个定义初看起来与TRIPs中所说的地理标志非常相近,以至于国内大多数学者将两者认作同义语。[12]而国外的学者基本上把地理标志看作是比原产地名称更宽泛的概念,如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以下简称WIPO)在其官方网站中写道原产地名称是地理标志的一种特殊类别,用于那些单纯或基本上是因产品生产的地理环境而具有特殊品质的产品上。地理标志的概念包括了原产地名称”。[13]
  无论怎样,单单说哪个概念更宽泛并不能帮助我们精确地区分二者。下面我们就以《里斯本协定》中的定义为准,辨析原产地名称与地理标志的异同。
  事实上,原产地名称并不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承认的法律概念。[14]保护原产地名称的典范当属法国等一些欧洲国家。[15]由于欧洲国家的努力,一些国际条约已经承认并在一定程度上统一了原产地名称的概念,如前面提到的《里斯本协定》。
  有学者试图从语义学的角度阐明地理标志和原产地名称的差异:“(a)《里斯本协定》中的原产地名称必须是一个国家、地区或地方的地理名称(geographical names),而TRIPs中的地理标志是任何指示一个特定国家、地区或地方的标志(indication);(b)《里斯本协定》中的原产地名称指示(designate)一项产品(product),而TRIPs中的地理标志标示(identify)一种商品(good);(c)《里斯本协定》限定了原产地产品的质量和特征,而TRIPs还提到了声誉;(d)最后,原产地名称说的是地理环境,包括自然和人文因素,而TRIPs用了一个更普通的概念‘地理来源’(geographical origin)。”[16]
  这种分析方式的确深具可取之处,我们认为在其基础之上还可以进一步阐述:第一点区别说明地理标志不仅仅像原产地名称那样限于地理名称,它可以是任何指示出特定地域的“标志”,“包括由单词、短语、符号或象征图形构成的具有地理含义的其他标记”,[17]不仅历史名称、自然地名等文字符号可以作为地理标志使用,能标示产地的其他可视性标志也可;第二点区别可能是由于TRIPs本身作为国际贸易领域内的知识产权协定,所以强调了“商品”;第三点区别可以说是二者一个非常显著的差异,原产地名称具有“质量证书”之誉,正是源于其所代表的出众品质,而地理标志“甚至包括声誉与其地理来源有联系的产品”,[18]范围更为宽泛,有学者精辟地评价到“TRIPs保护那些仅仅由于其声誉而得以确定地区的地理标识(geographical marks),该产品甚至没有其他特色是本质上归因于该地理来源的”。[19]而原产地名称显然不包括这样的地理名称。上述区别中最有意义的是第四点,也就是原产地名称强调产地的自然、人文因素的共同作用造就了产品的独到品质,以当代法国为例我们可以看出原产地名称概念中自然因素都包括哪些具体内容。“该标志的授予严格地基于地理来源,即,实质上属于自然环境的特定特征,例如,土壤、水质、动物、植物和气候。在其他地方不能生产完全相同的产品。”[20]人文因素则更加精细,蒸馏工艺、贮藏条件等等都有些相应的规定。而地理标志则回避了“人文因素”这一对于原产地名称来说如此充满活力的要素,[21]笼统地概括为“地理来源”。
  除了以上四点差异之外,我们还要补充一点:在地域产品之特征与其地理来源间的关系方面,原产地名称强调的是“主要或本质上取决于”,而地理标志则是“相关联”,很明显,与地理标志比较,原产地名称与地域的关联程度更加紧密。[22]
  总之,通过分析,我们不仅可以看出TRIPs中地理标志的含义比《里斯本协定》规定的原产地名称宽泛,更少限制性要求,即地理标记包括原产地名称;而且能明确法律并未要求地理标志像原产地名称那样严格规范产品所负载的自然、人文因素。“在TRIPs中,产品的质量、声誉或者其他特征都能独自构成足够合格的地理标志之基础,只要它们主要地归因于该产品的地理来源。”[23]这意味着:“地理标志是一个普通概念,而原产地名称是这些标志的有质量保证的说法”。[24]正因为此,地理标志与原产地名称的保护体制间也存在着种种差别,在第三部分我们将详细分析这一问题。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地理标志与原产地名称又有着紧密的联系,它们之间有着太多的共通之处。[25]
  (二)地理标志的涵义
  经过上面的辨析,我们应该可以在地理标志与其他商业标记之间划出一条较清晰的界限。接下来,我们具体看看地理标志的准确内涵。
  1.地理标志是一种标示商品地理来源的标志
  由文字组成的地理标志一般由地名构成,大体上有两种表现方式:一种是“地名”加“产品”,如库尔勒香梨、景德镇瓷器等;另一种就直接是“地名”,如香槟、波尔多等。[26]只要该地域是真实存在的,也可以使用其代称或其他指示方式,如“藏红花”中的“藏”就是西藏的简称。实际上,不仅仅是文字符号,“可以暗示某一特定产品的地理来源的任何表达方式”[27]都是有效的。
  2.以地理标志标示的商品应当具有特定的品质、信誉或者其他特征
  这一层含义之所以重要不仅仅是由于TRIPs的强制规定,更是由于一旦地理标志产品失却了特定品质、信誉或特色,它也就不具有特殊保护的必要性。而且,这种品质、声誉或特征不能是一般同类产品共有的,重点在于“特定”。因此,地理标志的权利人一般倾向于宣传其产品的独到之处,而鉴赏水平较高的消费者也往往为地理标志产品的特质所吸引。
  3.该商品的特定品质、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与其地理来源有关这种联系是地理标志成为一种独立知识产权的关键。该联系可以是自然方面的,也可以是人文的,或者二者兼有。不管怎样,这种联系必须是客观存在的。要强调的是,只要产品的某一个特征与产地所蕴含的自然或者人文因素有关就足以认定为地理标志产品,这比原产地名称要宽松得多。
  明确了地理标志的内涵,对其适用范围我们还有必要了解以下两点:(1)地理标志在大多数情况下使用于农产品上,这是因为“农产品通常都具有源于其产地的品质并受当地诸如气候和土壤这些特殊地理因素的影响”,[28]当然也包括一些工业品,如著名的瑞士手表。(2)TRIPs中的地理标志仅用于商品之上,不包括服务。这一点需要我们加以特别注意,因为随着法学理论及实践的发展,在一些国家、地区地缘标记的使用范围已经包括服务业,如瑞士等国家。在乌拉圭回合谈判中,瑞士也想将旅游业等服务业纳入地理标志保护的范畴,但由于成员间利益的不同,未果。
  二、地缘标记的经济学分析及相关法律问题
  虽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我们面对地缘标记这样一个引起全世界无数争吵却又陌生的事物,的确想探究一下它存在的合理性以及它背后隐含的经济学基础。本章运用经济学的基本方法与手段,分别从生产者、消费者和国家的角度阐释地缘标记的经济价值、保护意义、排他权的创设这三个问题。并在此基础上,简略地提出地缘标记保护过程中涉及的一系列法律问题,从而为第三章介绍相关国家、地区的立法例定一个研究的基调。
  (一)地缘标记存在的合理性:从生产者的角度
  前面已经讲过地缘标记所标示的产品大多数是农产品,如奶酪、火腿等。我们就以农产品为例进行地缘标记的经济学分析。在进行实质性分析之前,我们需要假定农产品生产者是理性的,也就是他生产经营的目的是追求自身利润最大化。
  1.两种市场中的生产者
  在经济学中,一般认为农产品这类生产者众多的行业,是完全竞争的,[29]也即如果某一生产者的索价高于现行价格,消费者就会转而购买其他生产者出售的同类农产品,而那位涨价者就会失去全部销售量。这就是说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上,生产者不能影响价格,他仅仅是价格的接收者。农产品市场之所以是完全竞争的,是因为出自不同生产者的同类农产品之间是可替代的。“当商品是完全替代品时,个人将选择购买最便宜的商品。……一家生产完全可替代商品的生产商面对的需求曲线是水平的。”[30]完全竞争市场中生产者面对的需求曲线见图2-1。
  (图略)
  图2-1完全竞争下的需求曲线
  相反,如果消费者将产自不同生产者的同类农产品视为不完全替代品,则各生产者面对的需求曲线是向下倾斜的,也即不再是完全竞争。这意味着即使某位生产者提高价格,他也不会失去所有顾客。较之完全竞争条件下的生产者,需求曲线下倾的生产者拥有某种程度的市场势力,从而能够获得较高的利润。不完全竞争市场中生产者面对的需求曲线见图2-2。
  (图略)
  图2-2不完全竞争下的需求曲线
  2.产品差别的制造者:地缘标记
  在当今这样商品极为丰富的社会中,生产者要想获得超出常规的利润,就必须在消费者心目中造成产品差别的印象。这样的话他将面对向下倾斜的需求曲线,并出现不完全竞争。对于农产品来说更是如此,因为同类农产品之间并不存在着质的差别。
  明白了这些经济学理论,我们就可以理解:正因为地缘标记本身负载着产地和特质等等可能成为产品差别的信息,所以在商品日益丰富而差别性日渐缩小的今天,有机会“穿上”地缘标记的农产品将改变自己的需求曲线,从而使其生产者增加利润。
  地缘标记的含义使我们,尤其是产地内的生产者意识到:它是“制造”产品差别的有力工具。运用得当,产地内的生产者将不像生产同类产品的其他生产者那样面对一条水平(即生产者是完全的价格接收者)或者斜率较小(意味着生产者拥有的市场势力较小)的需求曲线。事实上,地缘标记的运用愈成功就愈能将产品差别扩大化,从而使需求曲线的斜率更大,进而拥有更大的市场势力。从宏观上,地缘标记能够有效地促进其来源地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品优势、经济优势。[31]理解了地缘标记提高产品信誉、创造产品附加值的功能,我们就会在进行到第三章时,理解法国生产者为何要“拼死”保护“香棋”(champagne)[32]。
  (二)地缘标记保护的意义:从消费者的角度[33]
  对于消费者来说,为地缘标记产品支付较高价钱并不冤枉。对这个观点的解释远远超出了本文的论述范围,它还涉及到心理学和社会学知识。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从一些经济学的概念出发,给出部分的解释。
  1.交易成本的降低
  首先,我们要明确在现实社会中完成任何交易都是需要成本的,即交易成本。对于消费者来说,在购买之前,他必须了解市场上有什么,在哪里可以买到,价格如何等等问题。即使不用亲自去货比三家,但就是在互联网上购物,至少也须支付上网费、时间,而这些无疑都是成本的组成部分。[34]经济学上将消费者这种在收集信息过程中所花费的成本称为消费者的搜寻成本。
  为了购买满意的商品,你就不得不将很多的精力投入收集、比较信息的过程中。然而“搜寻是一项重要的、成本很高的经济活动。由于成本很高,在你还没有获得所有相关信息之前,你就停止了搜寻。”[35]
  在这方面,地缘标记的运用就部分地解决了消费者搜寻成本过高的问题。由于地理标识所传递的有关其地理来源、独特品质以及质量保障等方面信息的可靠性,消费者可据此做出选择,从而节约搜寻成本。从这个意义上说,地缘标记无非是一种对于识别和促销产品有重要作用的信息。
  2.品质保证的激励
  为什么讲消费者可以信赖地缘标记所传达的信息呢?这是因为“在市场经济中,信誉在提供激励方面发挥着特别重要的作用。”[36]换句话说,生产者有维护其产品信誉的激励。如果,生产者出售了与其地缘标记所标示品质不符的产品,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就是他的信誉(我们也可以将其信誉的下降看作是地缘标记所标示的产品差别的减损),[37]接下来是他的利润,而这当然是理性生产者最难以忍受的事情。表面上的“信誉”和深层次的“利润”为生产者生产优质地缘标记产品提供了有效的激励机制。[38]
  消费者的信赖还依赖于法律上有关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规定。地缘标记作为一种指示商品来源的商业标记,使得消费者明确可以向谁追究产品责任。对于生产者来说,这种责任的设置从另一个角度激励生产者提供符合地缘标记要求的产品。[39]
  所以说,消费者为地缘标记产品所付出的较高价格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地缘标记使得消费者一方面节省了成本很高的搜寻活动,另一方面又得以享受较好质量的保证。
  (三)地缘标记排他权的创设:从国家的角度
  从刚才的分析可以看出,地缘标记无疑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能给拥有它的主体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法律的经济学分析认为:若使一项资源的利用效率最大化,排他权的创设是必要条件。[40]这其中的原理可以用“激励”来解释。“提供恰当的激励是一个基本的经济问题”,[41]但也常常需要法律的确证,需要国家提供作为公共产品的产权制度创新和设计以保障社会经济的良性运行。
  如果任何主体都可以随意使用地缘标记,那么,其所示地域的生产者将不会愿意负担生产地缘标记产品特定品质所需的额外成本,如独特的工序、较低的产量、手工操作等等。因为,负担这些成本得不到合理的补偿,而其他人不必付出额外的成本也能从地缘标记所带来的产品差异中获取扩大化的利润(对于作为知识产权的地缘标记的不合理使用几乎是零成本的,使用者只需将该地缘标记标示出来即可)。不设禁止性规定的另一个后果是为不当使用人提供了不合经济正义的激励:他们的成本几乎为零,而收益则相当可观。进一步说,不合理使用以及缺乏提供符合品质产品的激励将造成:地缘标记产品的品质下降,不再具有标示产品差别的功能,区域内的生产者也将完全丧失地缘标记所蕴含的经济价值。不单单为了维护眼前的利益,从长远着想,产地内的生产者也有激励去寻求有关地缘标记的排他性权利。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迫于”农业生产者的压力,一方面也为了从总体上提高对整个国民经济有益的正外部性行为的生产、校正负外部性行为,国家有必要将地缘标记这种依附于地域的“自然权利”[42]确认为法律上的排他性权利,并提供相应的法律救济。将地缘标记确认为一种知识产权的法律规定将解决制度设计的问题:地缘标记的权利人可以排除其他人的不正当使用,同时可就侵权行为要求法律救济。这体现了知识财产的法律制度化,即“每当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产生新的交往方式的时候,法律便不得不承认这是获取财产的新方式”。[43]
  不过,我们还要将思维更深入一些:无论是制定还是实施保护地缘标记的法律规范都需要花费昂贵的经济资源。法律本身的成本是我们在探索地缘标记保护的有效途径时必须予以慎重考虑的问题,这在第三章各国不同的保护模式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对于我国来说,在选择立法模式时应当引入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努力实现制度设计的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这种最优状态。
  (四)相关法律问题
  地缘标记的意义在于通过标示与其他同类产品的区别从而提高价格、增加销量,鼓励高质量产品的生产;并且在防止欺骗消费者和生产者不正当竞争方面扮演重要角色。[44]正是基于此法律才有表现地缘标记的“激励”,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在保护地缘标记时常常遇到的一些法律问题:
  第一,地缘标记是否为财产权的问题。在判断一项权利是否是有效率的财产权时,法律的经济学分析为我们提供了两条标准:首先,该权利必须是排他性的;其次,该权利必须能够自由转让。[45]由于地缘标记依附于特定地域的本质,它不可能自由转让给产地外的生产者。不过即使这样,各国对.这个问题仍有着不同的见解。
  第二,地缘标记能否注册成为商标的问题。一旦某个地缘标记注册成普通商标,依据商标权的专有性和可转让性,该地域内的生产者将不得使用该标识而其他地域的生产者则有可能通过受让或许可使用该标识,这样不但会侵犯该地域生产者的合法权益,还会造成欺骗消费者的后果。所以,各国法律一般都禁止地缘标记注册成为普通商标。但有一个例外:取得第二含义的地缘标记可以注册,就是说当一个地理名称不再表示其本身的地理内涵或其语言学含义而是指示某一个特定生产经营者时,它就可以注册为普通商标,比如说,我们在讲到“茅台”时并不是指贵州省仁怀县的茅台镇或者该地所生产的酒类,而是特指贵州茅台酒厂生产的茅台酒,因而“茅台”就是获得第二含义的地理名称。在地缘标记与注册商标的关系中还涉及到优先权的问题,即一个地缘标记与已经注册的商标相同或近似时,应保护哪一个客体、或者根据什么标准进行保护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地缘标记优先和注册优先两种立场。
  第三,通用名称的问题。如果某个地缘标记成为通用名称就意味着它失去了指示地理来源的功能,而起到表示商品种类或者特征的作用,成为某一类商品共同的名称,因而各国一般也不予保护。例如,在国际上“北京鸭”并不意味着产于北京的鸭子,而是对于肥鸭的统称。不过在判断一个地理名称是否是通用名称时各国的标准之间差别非常大。
  下文中我们将看到不同国家和地区对于这三个问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不过除了以上三个问题本身之外,我们还应该从各国的不同立场背后分析出立法者着眼点的区别:有的着重保护生产者的利益,有的则以保护消费者不受欺骗为主。
  三、部分国家和地区法律有关地缘标记的规定
  本部分选择能代表两大地缘标记主流保护模式的欧盟和美国相关制度来向大家展示不同保护渠道的特质,并试图比较各法律制度的特点、总结其相互间法律冲突之根源。同时本章的内容也为本文第四部分有关TRIPs制订过程中以及其后各国、地区间的争论埋下伏笔。
  我们感觉论述地理来源标记时最大的难点就是视角和论述逻辑顺序的选择:这并不是一个死的法律概念,它始终生活在各个独立的行政区以及更广阔的国际市场之中,并不断演化,不同时期不同地域拥有不同的法律身份:有时候是货源标记,有时候是原产地名称,有时候又变为地理标志;与此同时,它的内涵也在时时发生着变动。但我们还是可以进行某种程度的划分的,坐标性的一点就是TRIPs的签订:由于TRIPs成员国的广泛性和实施的强制性,使得各国有关地缘标记的保护也须相应地进行调整。基于此,各国、地区的相关法律制度可分为TRIPs实施前和TRIPs实施后两个阶段,本部分只涉及TRIPs实施前的有关内容,至于其后各国如何修订其法律制度将在第四部分有关部分专门介绍。
  (一)欧盟地区
  欧盟作为一个经济的联合体是有其现实根基的:相近的历史文化传统和趋于一致的经济利益。相应地,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在保护地缘标记方面欧盟各国也有着近乎同样的考虑。这其中尤以法国的保护机制最为典型:由于地缘标记对于葡萄酒和奶酪产品的重要性,以及法国在这些行业中由来已久的经济利益,法国自17世纪以来就一直致力于严格的保护措施。我们就以法国为例来介绍欧洲国家的地缘标记保护制度。
  1.法国的保护状况
  (1)保护对象
  法国是欧洲大陆上历史悠久的国家,它对地缘标记的保护渠道体现为不同级别的原产地名称制度。
  法国《原产地名称保护法》[46]指出:“原产地名称就是一个国家、地区或地方的名称。来自该国家、地区或地方的一种产品的质量或特点是由当地地理环境,包括自然和人文因素形成的。符合这种条件的国家、地区或地方的名称构成了产品的原产地名称。”此定义很明确地将自然和人文因素包括其中。
  (2)保护框架
  1931年7月4日法律颁布了经核定原产地名称(appellations of controlled origin,以下简称AOCs;法:appellations d ’ origines controllees)制度,从而正式承认原产地名称是一种质量证书。[47]1935年7月30日有关葡萄酒、香槟等的法令(法:the decretloi of July 30,1935)进一步规定了确认质量和限定规格的具体情形。该法令还建立了原产地国家委员会并由该机关为经核定原产地名称制定标准、实行监管、防止欺诈。[48]后来又通过立法建立了优质葡萄酒原产地名称(VDQS)制度。对于奶酪产品的原产地名称由1955年11月28日法律进行调整。
  法国在保护原产地名称方面形成了这样的保护格局:对于除了葡萄酒、烈酒和奶酪之外的其他产品适用普通原产地制度;对于葡萄酒、烈酒和奶酪等已加工或未加工农产品适用经核定原产地名称制度。
  (3)具体保护制度
  ①普通原产地名称和经核定原产地名称制度
  对于普通原产地名称来说,实际上可以认为是一种可能上升为原产地名称的货源标记,升级的途径有两个:首先,司法程序。任何认为有权使用普通原产地名称的人都可以使用它,但是需自担一定的风险——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司法机关进行裁判。失败例子中比较有趣的是“第戎芥末(Moutarde De Dijon)案”:虽然法国第戎地区首先生产出第戎芥末,并且该地区仍然出产该产品,但是由于种子和醋都不单单来源于第戎,法国其他地方也能生产出完全相同的产品,所以最终仅给予“第戎芥末”货源标记的保护。[49]另一种途径是行政程序:一个团体、自然人或法人可以申请公布建立原产地名称的法令,由法令对有关原产地名称的重要参数作出法律规定,如相关产品、使用条件、生产区域和生产标准。[50]这样,原产地名称就成为“有国家担保的一种标记,同样被认为是国家财产的一个组成部分”。[51]
  对于法国来说,它最珍视的是经核定原产地名称制度。有学者指出:“AOC保护了‘自然’和‘文化’:AOC中的地缘部分就是形成产品特色的‘自然’因素,而法律对于‘人文因素’的明确保护保证了该地区农业生产者将继续控制着有利可图的将未加工材料转化为优质食品或酒类的价值增值过程。”[52]经核定原产地名称体系试图授予法国农业生产者对于业已分割的优质食品市场的垄断权。[53]
  为此法国政府专门建立了原产地名称局(法:the Institut National des Appellations d’Origine,以下简称INAO)。由原产地名称局确认一个地理名称是否构成经核定原产地名称,具体规则制定得非常详尽。对于获得认可的经核定原产地名称的保护也是非常完善的,例如法国法律不单单禁止非产地内的奶酪生产者使用罗克福尔奶酪标识(Roquefort Cheese),也禁止在香水等不同类产品上使用香槟这样的经核定原产地名称。[54]
  ②原产地名称是否为财产权
  尽管有学者认为法国法上的原产地名称不是一种财产权。[55]但是根据法国法律,适格的生产者可以:“(1)生产和销售受AOC保护的葡萄酒或奶酪;(2)禁止不正当使用AOC的有价值信息;(3)对授予的AOC以不符合现有地理标准为由提出异议;(4)避免AOC变为公共领域中的通用标识”。[56]立法的重心在于避免稀释或其他因不正当使用AOC而使现有的生产者遭受经济损失。所以,“排除妨害的权利就是财产的权利,AOC体系将该权利足额地给予了法国农业生产者”。[57]
  ③原产地名称是否会变为通用名称
  一般认为:只要某一产品的价值来源于特定区域所赋予的自然质量并且该产品标示出该地理名称,该名称就不是通用名称。[58]由于农产品本身的特殊性——会随着季节、气候等因素的变动而变动,不像工业品那样具有品质上的统一,所以更有激烈的观点认为AOC永远不会落入公共领域,因为永远不能认为它所代表的是一个普通的特征。[59]因此,法国在考察原产地名称是否成为通用名称时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尽量保持原产地名称的独特性。
  ④原产地名称能否进行商标注册
  不但原产地名称不能注册成为商标,法国商标法也不接受地理名称成为注册商标。仅允许一种例外情况:如果该地理名称是非欺骗性的,并且对于所提供的商品或服务来说该名称不享有某种声誉。[60]
  2.欧盟的保护状况[61]
  (1)保护对象
  欧盟与法国一样在法律上给予地缘标记全面的保护,所不同的仅仅是表现形式稍有差异。欧盟法律通过两种方式规制原产地名称:葡萄酒和其他酒精饮料受特殊地域葡萄酒(distictive regional wines,法:vins de qualite provenant de regions determinees,简称VOQPRDs)的保护[62],其他产品则通过原产地名称(欧盟用designation of origin代替appellations of origin)和地理标志进行保护。[63]后一种方式还是欧盟农业政策的一部分,[64]我们将其作为重点进行介绍。
  (2)具体规定
  关于保护农产品和食品的地理标志和原产地名称的第2081/92号法规[65]第2条第2款写道:“(a)原产地名称是指一个地区、特殊的地点或者在个别案例中是一个国家的名称,用以形容一种农产品或食品来源于该地区、地点或国家,并且该产品的品质或特色本质上或完全取决于独特的地理环境以及该地的自然和人文因素,并且该产品的生产、加工和预备都是在该特定地区完成的。(b)地理标志是指一个地区、特殊的地点或者在个别案例中是一个国家的名称,用以形容一种农产品或食品来源于该地区、地点或国家,并且该产品所具有的特定品质、声誉或其他特色归因于该地理来源,并且该产品的生产或加工或预备是在该特定地区完成的。”[66]
  该法规还同时为这两种标记提供注册程序。注册主体可以是团体、自然人或法人,向地理标志或原产地名称所在国提出并由其进行初审以决定是否提交欧盟。欧盟有6个月的时间核实该申请是否完备,如果完备就在欧盟的官方通讯上公布该申请,接受异议。如果没有有效的质疑,该注册即生效。对于注册生效的标记,只有成员国有权提出反对。
  关于通用名称该法规也作了规定:通用名称不得注册。欧盟同样对于判定地理名称是否已经成为通用名称采取谨慎态度,如果一个地理名称可能成为通用名称的情况不是发生在其来源国,将全面考虑来源国和将其作为通用名称使用的其他国家的情况。所以,一个地理名称有可能在欧盟的某些区域已经是通用名称时仍能获得注册,从而在欧盟范围内受到保护。而且即使某个葡萄酒原产地名称已经是通用名称或者根本不会造成消费者混淆也不得用在非产地的葡萄酒上。[67]
  (二)美国
  与欧盟地区那种将地缘标记独立进行注册保护的体制相比,美国不仅在保护途径上相异,在具体保护内容和程度上也有着自己独特的理念。它通过商标法中的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制度来保护地缘标记。作为世界上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它的立法理念和司法实践不可避免地对地缘标记的国际保护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影响。[68]
  1.美国商标法的保护——普通商品、服务适用
  (1)禁止注册为普通商标的具体规定及司法实践中的规则
  除了某些特殊商品外,[69]美国并不承认欧洲国家的原产地名称概念,[70]基于其保护消费者免受欺诈的商业立法传统,[71]它只是在事实上对原产地名称进行某种程度的保护。
  总的说来,美国对于地缘标记的保护是相当松懈的,“仅禁止使用那些有可能欺骗公众的有关地理来源的商标”。[72]虽然《美国联邦商标法》(即朗曼法)完全禁止地理名称注册成为普通商标,除非它们实际上是虚假的;[73]但是,这种禁止是有“漏洞”的:
  取得第二含义的描述性地理名称可以注册为普通商标。该法第2条(e),即《美国法典》第15章第1052条(e)禁止用于商品的主要是地理描述性(primarily geographically descriptive)的或主要是地理欺骗性虚假描述(primarily geographically deceptively misdescriptive)的标记获得注册,[74]但是第2条(0规定如果这些标记在商业中具有区别性即可获得注册。
  司法实践中,判断一个地理名称是否可以注册,首先要确定该地点是否真实存在。如果可以确定该地点的存在,并且相关产品的确来自该地,就可以认定该标记是主要地理描述性的,除非该标记具有商业上的显著性,否则不予注册。相反,如果相关商品并非来自该地,并且公众对于该标识具有产品——产地联想,[75]即消费者认为该标识是以地理含义为主要含义的,那么该标记就属于主要地理欺骗性虚假描述标识,没有获得第二含义的也不得注册。
  换一种说法,对于主要属于地理描述性标识来说,它要满足以下三个条件:第一,该标识的首要含义是地理学上的;第二,消费者对该标识存在着产品——产地联想;第三,该标识标示了商品的地理来源。在主要属于地理欺骗性虚假描述的情形中,前两个条件与主要地理描述性标识完全一样,而第三个条件是:商品并非来自于标识所示的地域。[76]当然,消费者不会对所有的地理名称都产生产品——产地联想,例如“南极”牌帆布鞋就可以获得注册。通过这种方式,美国联邦商标法有限度地制止滥用地缘标记。
  (2)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
  至于对地缘标记的积极保护,体现于有关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的规定:不论是否具有第二含义,地缘性标记都可依朗曼法第4条注册成为集体商标或者证明商标,从而获得商标法的当然保护。[77]
  一般说来,集体商标的识别功能有些特殊:它表示产品来源于一个集体而不像普通商标那样指示特定的生产经营者。“集体商标的作用是告知公众,使用集体商标的产品具有某种特性。”[78]集体商标必须为集体所有,由其成员合理使用。[79]美国的地缘标记型集体商标一般由农业生产销售者合作社这样的集体组织所有,并由其成员使用。
  证明商标传递给消费者的信息是某商品或服务达到某种标准,而不表明其商业来源。“证明商标传达的最强信息就是,该商品或者服务已经过生产者或者提供者以外的其他人,通过商标所有人(证明人)制定的方法加以检查、测试。”[80]证明商标一般由某个证明机构持有,该机构本身不应从事相关的生产经营活动,不在商业意义上使用该证明商标,它必须被排除在使用者之外以保证使用该证明商标的商品具有标示的特性。由地理名称构成的证明商标,大多数由政府机构或其授权的组织所有。例如,美国注册第1,735,559号之爱达荷州马铃薯(Idaho Potatoes),该州以生产高质量的马铃薯著名,州马铃薯委员会申请注册了该证明商标,并制定了相应的使用标准。[81]
  2.酒类产品地缘标记独特的分级保护
  美国由《联邦酒类管理法》(the Federal Alcohol Administration Act,以下简称FAAA)和酒类、烟草和火器局(以下简称BATF)管理葡萄酒和烈酒产品。FAAA和BATF法规要求在美国销售的酒精饮料必须持有BATF颁发的标签。夫妻本是同林鸟
  BATF管理葡萄栽培的标签和广告事务,以及酒类产品“原产地名称”的使用。为了减少使用误导性地缘标记对消费者可能造成的欺骗,它制定了一份四个等级的酒类产品地缘标记清单。这是美国在地缘标记保护方面最具特色的地方:第一等,通用名称(generic terms)0比如,美国将味美思(Vermoth)和日本米酒(Sake)列作通用名称。这类名称的使用没有任何限制。第二等,半通用名称(semi-generic terms)。是指那些仍保持自己的地理含义,但同时又可以标示某一类产品的标记。对于这类地缘标记,非该地的相关产品生产销售者也可使用,但须标明产品的真实来源。像勃艮第葡萄酒(Burgundy)、雪利酒(Chablis)和香槟(Champagne)等等对于我们来说非常著名的原产地名称在美国都属于半通用的,所以“加利福尼亚香槟”这样的标签在美国是合法的。第三等,非通用、非特殊名称(non-generic, non- distinctive names)。例如,美国、法国等这类名称可以没有限制地用于产自该地的葡萄酒产品上。第四等,非通用、特殊名称(non-generic, distinctive names)。是指那些消费者和商业传统认为的能表示来自特定地区的、区别于其他产品的特殊产品的地缘标记,这类标记只能用在产自该地的葡萄酒上,例如波尔多葡萄酒(Bordeaux)。
  这种分类的结果是一些最著名的外国酒类地缘标记反而成为没有什么使用限制的通用或半通用名称,这似乎很好理解:一个地缘标记愈成功愈著名,就愈有可能被模仿,产地内的生产者是根本没有能力抵御侵权的,而侵权的现象愈普遍该地缘标记也就愈有可能被消费者认作是指代某类商品的通用名称。
  美国的葡萄酒酿造商有着明显的竞争优势,因为它们可以随意使用通用或半通用名称,而它们的竞争者就没这么幸运了:美国法律禁止进口那些貼有与出口国法律相左标签的葡萄酒,而这些标签往往就是美国认定的通用、半通用名称。[82]
  3.国外地缘标记在美国受保护情况
  从理论上说,所有的外国地缘标记都可以在美国合法使用,但是实际上它们是否受美国法律的保护就是另一个问题了。美国联邦商标法和各州的反不正当竞争法是确定国外地缘标记受保护程度的依据。[83]
  具体的判断标准就是:该标记就产品的地理来源或加工方法在多大程度上传递了有效信息。[84]也就是美国消费者是否会对该标记产生产品——产地的联想;并且,这种联想是否会影响消费者的购买决定。具体来讲,如果一个地缘标记虽然在其来源国甚至国际上都享有盛名,但是对于美国国内的消费者来说,所表示的地点却是遥远或模糊不清的,以至于消费者意识不到它指示了商品的产地,而认为它仅仅是一个任意的名称,那么这个标识就不会受美国法律保护。
  一旦某个地缘标记被认定为通用或半通用的,该区域的生产者或者其他主体都无法禁止美国的生产经营者使用或将其注册成为普通商标,进而享有商标专有权。由于法律的重心在于防止消费者欺骗,所以法庭更愿意认定某标识是通用名称。例如,在INAO诉国际公司一案中(Institut National des Appellations d’Origine v. Vintners International Co.),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允许该公司注册“Chablis with a Twist”商标,附带标签为“天然柑桔酿造的加利福尼亚白葡萄酒”。INAO诉称该注册违反了朗曼法:首先,该商标是主要地理欺骗性虚假描述,与朗曼法第2条(e)(2)冲突;其次,该标识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决定,与该法第2条(a)相悖。但是联邦法院认为“主要”一词表明朗曼法并不禁止那些地域含义“次要、模糊、遥远或者与商品没联系的”商标注册。而且,法院认为INAO并没有证明美国的葡萄酒消费者会将Chablis理解为来自法国该地的产品。联邦法庭根据BAFT的等级清单认定Chablis是通用名称,驳回了INAO的诉讼请求。[85]
  不过,在涉及到自身利益时,美国也会有选择地保护他国地缘标记,它和法国就原产地名称签订了一些双边互惠协定:以法国严格保护美国的“Bourbon”、“Bourbon Whisky”标识为条件,来向法国的“Cognac”、“ Armagnac”、“ Calvados”提供同等的保护。[86]
  4.小结:不同保护模式及其原因
  (1)原产地名称保护体制和集体商标、证明商标保护体制
  虽然各国的地缘标记保护方式和程度等均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主要流派仍是两种: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采用的原产地名称保护模式,以美国为代表的集体商标、证明商标保护模式。[87]
  对于第一种模式来说,它的特征不仅仅来自于它所认可的地缘标记种类,还非常引人注目地缘于它采用公法行为方式保护地缘标记:保护的开始需以生产者的行政程序和政府的行政行为之完成为前提。其中最突出的体现就是注册程序,一般包括以下环节:申请、形式审查、公告、异议、技术审查等等。由于政府能够全程参与、控制地缘标记产品的生产销售过程,所以一般说来,采用这种保护体制可以更加完满地保护地缘标记。
  与前一种方式不同,第二种模式建立在私权的基础之上,是目前大多数国家采用的方式。商标局对注册申请进行形式审查,通过将地理名称注册为集体或证明商标,可以为地缘标记提供一定程度上的保护,并保护公众免受误导。之所以能在商标法的框架下保护地缘标记,是由于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可以表明使用者来源于某个组织或者达到一定的标准,这与地缘标记的功能部分重叠。
  (2)美国与欧洲保护方式差异的原因
  很明显,美国与法国等欧洲国家在地缘标记保护方面有着明显的差别,明确这些差别的原因或许对于完善我们的知识结构和改进我国地缘标记的保护实践都是一个很好的背景知识。
  首先,应保护谁的利益——立法目的的差异。欧洲国家的相关立法更注重保护国内外的地缘标记,禁止对其的不正当使用,从而确保生产者的权益;美国法律看重的是防止消费者受到误导、欺骗。
  其次,葡萄酒和奶酪业——比较优势的差异。欧洲国家在农产品(尤其是葡萄酒和奶酪)这一地缘标记产品的重头戏中有着非常巨大的经济利益,自然倾向于严格保护地缘标记,它保护地缘标记的长久历史使得相关法律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混合适用两种模式的,如我国;或者采取反不正当竞争法模式的国家,如瑞典;而德国更是以一部《商标和其他标志保护法》将商标、商业设计和地理标志统一于商业标志的项下进行规范。但影响力均不及文中所述的两大流派。
  在实践和观念上都相当稳固;而美国短暂的历史使其在这方面没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自然也就没有严格保护地缘标记的激励了。
  第三,历史和文化因素。美国拥有广袤的土地,为了吸引劳动力它不会关心土地与依附其上的人文因素。[88]而且美国本身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移民带着自己的习俗来到美国,并常常用自己国家的地名来称呼他们的产品和居住地,所以说,美国认定通用、半通用名称的做法实际上只不过是在法律上承认了美国人有权继续使用那些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的习惯用语。相反,欧洲国家悠久的历史使得原产地名称制度成为“一个由人的群体与他们赖以生息的土地之间联系的永久性铭记”。[89]
  四、国际条约、协定对地缘标记的保护
  国际上有愈来愈重视保护地缘标记的趋势,这与近年来公众关注消费者健康安全以及食品纯净度等密切相关。最早的相关保护可以从《巴黎公约》中找到,最近的保护动态则是TRIPs,这其间比较重要的国际条约还有《马德里协定》和《里斯本协定》。本章首先从客观视角评价各公约的措施以及实施效果;而对于最权威的保护公约TRIPs,我们还会进行逐条分析解释;最后,将介绍各国立法对于TRIPs的反应、目前进行的有关谈判的具体进展。
  (一)《巴黎公约》[90]
  《巴黎公约》中有关地缘标记保护的条款是以反不正当竞争为指导宗旨的。该公约第1条第2款将货源标记和原产地名称同时列为需要保护的知识产权。然而,它事实上所能提供的保护却相当有限。这缘于以下三个事实:首先,它仅仅适用于地缘标记中的“虚假”标识,不包括虽然并非虚假但可能欺骗消费者的误导性标识,因为“是由国内法院来决定是否虚假,而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并不禁止使用真实但是误导性的标识”[91];其次,针对侵权行为该公约也仅要求各签约国在国内法许可的情况下,提供第10条这样的救济措施对直接或间接使用虚假的产缘或者生产者、制造者或商人身份标记的商品在进口时予以扣押”,即局限于进口环节上的保护;最后,《巴黎公约》没有强制执行条款,需要各国国内法律的补充,使得仅有的保护措施也显得苍白无力。“……仅仅被理解为对成员国立法的一种邀请,该邀请不会产生任何义务,甚至不包括道德上的义务。”[92]
  该公约拥有众多的签约国,截止到1998年4月有146个,其中包括我们前面介绍的法国、美国等国家。我国于1985年3月15日正式加入该公约。但是很显然,要保护地缘标记,除了(巴黎公约》这样缺乏强制力的文本之外,有必要制定其他更加完善的国际条约、协定。
  (二)《马德里协定》
  作为《巴黎公约》的子公约,1891年4月14日签订于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马德里协定》是最早的专门保护地理来源标记的国际条约。“该协定是由那些对于《巴黎公约》有关地理来源标记那种狭窄又含糊的保护不满意的国家建立的”。[93]
  该协定规定其成员负有以下义务:如果发现任何商品上标示着涉及某成员国或成员国国内企业或地方的虚假标志或欺骗性标志,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必须禁止该商品进出口或者在进出口时予以扣押,或采取其他制裁措施;禁止在广告上或广告性质的宣传物上使用欺骗公众的有关商品虚假来源标记。可以看出来该协定仍然“完全局限于边境措施”。[94]
  虽然允许各成员国法院在确定哪些标记或名称不适用该协定的问题上保留自己的酌定权,但该协定明确指出:一切有关产品来源的地名,只要是虚假的或欺骗性的,就适用本协定的规定,不在各成员国法院的保留权限之内。与《巴黎公约》一样,该协议也不禁止真实但误导性的标识,也同样没有执行条款。
  该协定允许各成员国自行决定某个标记是否为通用名称,并因此而不受该协定之保护。但这一原则有一个重要的例外:不适用于葡萄产品。[95]由于众多外国葡萄酒原产地名称在美国是作为通用、半通用名称使用的,以及该协定不禁止误导性地缘标记,美国并不是该协定的32个成员国之一。[96]法国、德国、瑞士、日本和英国等国签署了该协定。我国目前尚未加入该协定。
  (三)《里斯本协定》
  《里斯本协定》签署于1958年10月31日,[97]同样是《巴黎公约》的子公约。该协定试图构架对于原产地名称更加完善的保护,以涵盖《马德里协定》的未尽事项。它的历史功绩之一就是给出了一个被广泛引用的原产地名称定义。[98]
  与之前的《巴黎公约》和《马德里协定》不同,该公约的雄心勃勃更多地体现在所提供的原产地名称国际注册体系上:缔约国主管机构可以向设在瑞士日内瓦的WIPO国际局申请注册任何原产地名称。WIPO国际局在收到申请后,经审查认为合格即核准注册,并公布该注册、[99]通知其他缔约国,其他缔约国如果一年内未提出对该原产地名称不进行保护的充分理由,那么只要该原产地名称在其来源国受到保护,《里斯本协定》的所有成员国也必须对其进行保护,即禁止本国的任何商品生产经营者未经许可而使用该原产地名称。[100]也就是说在一国受保护的地缘标记一旦获准注册即延展于其他里斯本成员国。
  《里斯本协定》第5条第6款还特别强调了原产地名称的优先权一件已存在的商标权同一件新注册的原产地名称发生冲突,它必须在两年内逐步停止使用。”[101]该协议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它对于原产地名称的绝对保护,它禁止在已表明产品真实产地的情况下使用原产地名称,或者以“类”、“种”等文字修饰的原产地名称。“不论其他人的使用是否可能是欺骗性的……惟一的问题就是是否存在无权使用人使用已注册原产地名称的事实”。[102]不仅如此,该协定在葡萄酒产品的保护方面走得更远:如果一个葡萄酒原产地名称在其来源国受到保护,那么任何成员国都不得将其认定为通用名称。
  正是由于这样“苛刻”的保护要求,该协定的收获比《马德里协定》还小,截止到2000年4月1日只有19个成员国。美国、瑞士等国家均未加入该协定,我国也不是成员国。
  (四)TRIPs
  TRIPs是关税贸易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最后形成的系列协议之一,于1994年4月15日签署。作为WTO的三大支柱之一,该协定在WTO的框架下规范了知识产权的国际保护,也正是因为它将知识产权与国际贸易紧密相连,涉及到各成员方的切身利益,从而能够后来居上,成为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文件。
  1.条文详释[103]
  第22条地理标志的保护
  (1)本协议的地理标志,系指下列标志:其标示出某商品来源于某成员地域内,或来源于该地域中的某地区或某地方,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其他特征,主要与该地理来源相关联。
  (2)在地理标志方面,成员应提供法律措施以使利害关系人阻止下列行为:
  (a)不论以任何方式,在商品的称谓或表达上,明示或暗示有关商品来源于并非其真正来源地、并足以使公众对该商品来源误认的;
  (b)不论以任何使用方式,如依照巴黎公约1967年文本第10条之2,则将构成不正当竞争的。
  (3)如果某商标中包含有或组合有商品的地理标志,而该商品并非来源于该标志所标示的地域,于是在该商标中使用该标志来标示商品,在该成员地域内即具有误导公众不去认明真正来源地的性质,则如果立法允许,该成员应依职权驳回或撤销该商标的注册,或者依一方利害关系人的请求驳回或撤销该商标的注册。
  (4)如果某地理标志虽然逐字真实指明商品之来源地域、地区或地方,但仍误导公众以为该商品来源于另一地域,则亦应适用本条以上三款。
  第22条第1款界定了TRIPs所认同的地理标志,其具体内涵我们在第一章“地理标志辨析”中已经做了较详尽的介绍。在此,尤其是在第三章分析了欧洲国家和美国各自的保护对象和利益差别之后,我们要理解TRIPs中的地理标志不同于欧洲国家赞赏的原产地名称它不是授予法国经核定原产地名称所有者的那种分割市场并由此控制该国葡萄酒和奶酪市场的质量控制因素和排他性生产权。”[104]
  第22条第2款架构了对于地理标志保护的基准水平,它要求缔约方为利益方提供法律手段以制止条文中所列的两种情形:可能误导公众的使用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使用。应当说这一保护水平是绝大多数缔约方都能做到的。
  任何可能引起误解的方式都在第一种情形的禁止之列,而非仅限于对名称的不当使用。条文中并没有明示“任何方式”是否包括“间接标志”(例如,瓶子的形状),但是就条文文字来说似乎应理解为包括间接标志。[105]本条款所确立的不是一种“完全的权利”,相反,利益方必须能证明公众可能被误导才行。有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消极权利”或“有权禁止的权利”。“这部分地因为本系统不是建立在一个注册或认证体系之上。”[106]
  第22条第2款(b)与《巴黎公约》第10条之2“不正当竞争”相连,《巴黎公约》该条款将不正当竞争行为界定为“在工商业事务中违反诚实的习惯做法的竞争行为”,这并不必然包括针对某个特定竞争者的竞争行为。该条之3禁止“在商业经营中使用会使公众对商品的性质、制造方法、特点、用途或数量易于产生误解的表示或说法”。不过,这不限于与竞争者的商品混淆,其中的“特点”也不包括货源标记。《巴黎公约》的第10条还界定了“利害关系人”的范围,由于TRIPs在第2条第1款提到《巴黎公约》是该协议的一部分,[107]所以,该界定应该可以用来解释TRIPs中的“利害关系人”。
  第22条第3款源于欧盟和瑞士、澳大利亚的提案,将地理标志的保护扩展到商标的领域。实际上,在第二章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大多数国家都不允许地缘标记注册成为普通商标,除非它已获得第二含义。要强调的是本款要求:商标要与地理标志一致,而地理标志须包含在商标中。
  当一个国家、地区或地点的名称与某些著名的地缘标记相同或相似时适用第22条第4款,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过去的殖民地。“新世界”(美洲和大洋洲)常常用“旧世界”(欧洲)的地名来给自己命名,如果恰巧旧世界的地名是一个闻名于世的地缘标记,就会发生真实但误导消费者的情况。所以,对于这种情况文字真实不是有效的抗辩。
  从大总体上说,TRIPs第22条对地理标志的保护体现为四个禁止:首先,禁止以不当方式将地理标志作为商品名称使用;其次,禁止以不当方式作为商品的说明;再次,禁止给予不当商标注册;最后,禁止以不正当竞争方式使用。
  第23条对葡萄酒与白酒地理标志的补充保护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513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