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担保物权制度若干问题的法律经济学考察
【英文标题】 Legal—Economics Research on Issues of Guarantee Property System
【作者】 任尔昕 周林彬【作者单位】 甘肃政法学院 兰州大学
【分类】 物权
【中文关键词】 担保物权 从属性 集合物 最高额抵押权
【文章编码】 1007—788X(1999)03—0029—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3
【页码】 29
【摘要】

本文从通过制度创制提高资源配置和利用效率这一基本命题出发,运用法律经济学理论和方法,对我国担保物权制度中存在的担保物权独立性弱、抵押权标的物范围窄、最高额抵押权规定不合理等问题进行了分析。文章认为:一种独立化的、权利标的物范围宽广的、允许最高额抵押权主合同债权转让的担保物权制度,有利于资源配置和利用效率的提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3840    
  
  担保物权作为为确保债务的清偿而于债务人或第三人的物或者权利上成立的物权,具有确保债务履行和促进资本物资融通的双重功能[1]。在民事责任财产化,商业和银行信用兴起,交易过程不能即时清偿已成为市场交易典型特征的现代社会,担保物权的作用已越来越凸现。特别是我国,在债权人与债务人地位倒置、企业发展急需大量资金的情况下[2],通过担保物权制度确保商业借贷的正常进行,保护债权人的权利、促进资本和物资的融通,就显得更加重要。但是,由于我国现行的物权制度仍不完善(法律甚至尚未正式使用“担保物权”这一术语),通过担保物权制度的创制来提高资源配置和利用效率的观念亦未得到确立,提保物权的作用还远未发挥出来。因此,认真研究担保物权制度,探究完善我国担保物权制度的途径,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物(资源)的利用效率,亦应成为我国物权立法所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下面我们将就我国担保物权制度中的若干重要问题,运用法律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进行考察和分析,以期对我国物权制度的发展有所裨益。
  一、关于担保物权的从属性
  “担保物权需要从属于债权而存在,其成立以债权成立为前提,并因债权之移转而移转,因债权之消灭而消灭,是为担保物权之从属性。”[3]不过,各种担保物权的从属性也不完全相同,留置权等法定担保物权,因为确保特定债权而设立,故其从属性特别强烈与显著;而作为融资媒介的抵押权和质权,其从属性则较为缓和[4]。我们认为担保物权的“从属性”特征可以使债权人获得一个确定的预期,所担保的债权亦能及时实现,因此可降低整个交易中的不确定性,降低交易成本。但是,当我们面对资源严重匮乏,信用严重滑坡的现实社会,将担保物权的从属性作为僵化的信条加以奉守,不允许对其进行任何形式的改变时,又会从某种程度上造成资源的闲置(资源交换价值的闲置)。因为现代社会飞速发展,担保物权(特别是抵押权)已成为社会融资的重要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希冀通过固守从属性特征来仅仅确保债权清偿的观念是非常落后的,它只能造成更宽泛意义的资源闲置与浪费,更会阻碍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鉴于此,我们主张:弱化担保物权(特别是抵押权)的从属性特征,促使担保物权向独立化方面发展,应是我们的现实选择。
  所谓担保物权的独立化,就是将担保物权(抵押权)与其担保的债权相分离,并将其纯化为一种价值权,使它和用益物权相同,具有独立性特征,可以作为独立的交易客体在金融市场上转让和流通[5]。易言之,就是将建立在支配标的物的交换价值、以担保特定债权为中心的担保物权构造改造为以完全发挥其作为投资手段的功能的担保物权构造。
  这种独立化的担保物权(抵押权)构造,其法律经济学意义在于:一是有助于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利用其交换价值进行社会融资;二是独立化可以使担保物权在现实生活中得到灵活运用,这对于降低交易成本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第一,担保物权(尤指抵押权,下同)独立化有助于最大限度利用物的价值权进行社会融资。担保物权的从属性,一方面会妨碍担保物权的自由流通,另一方面,其作为一种财产权利,自身的投资利用价值也不能得到发挥。一般认为,用益物权本身就是有一定的价值,故可以作为投资的客体在不同主体间自由的转让,而担保物权只有依附债权才能作为投资的对象[6],没有债权存在的担保物权,非但不能作为投资的对象和融资手段,其本身也不能存在。这种忽视担保物权的价值权性,注重其对债权从属性的做法,没有考虑(或没有充分考虑)现实社会资源的稀缺性、没有考虑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如何充分地利用担保物权的价值权进行融资和投资,以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其合理性应受到怀疑。我们认为,通过法律制度的设置,将担保物权同被担保的债权分离。并将担保物权所具有的交换价值价值权化。使其在一定范围内自由流通,可以在不影响担保标的物正常使用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利用物的交换价值,并利用这种价值权化的交换价值进行社会融资甚至直接投资。这样,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等于同时利用了物(担保标的物)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这对于充分发挥担保物权的投资利用价值和社会融资功能,最大限度地提高物的利用效率,具有非常积极的作用。现举一例说明如下:甲在其某一产业上设置一独立存在的抵押权,乙和丙则拟创办一新产业,但正苦于因无法找到担保而得不到银行贷款。这时,甲就可以其抵押权投资,参与到乙和丙创办的产业之中,此时该产业就可以该抵押权获得银行贷款。若该产业清偿贷款后,又可以产业(或甲)的名义将该抵押权转让获利。由此可以看出,独立化后的抵押权,不仅更有助于发挥其融资功能,而且可以直接作为投资方式,其对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作用,由此可见。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第二,担保物权的独立化,有助于降低担保交易的交易费用。将担保物权视为一种独立的权利,可以使其在现实生活中得到灵活的运用,并且可以避免担保的烦琐手续,使担保物权担保债权的功能根据实际需要在不同当事人间进行多次利用,而不必就每一项担保交易都自始至终的办理一套担保物权的设立手续。这对于降低担保交易中的担保物权设定谈判费用、担保登记费用、担保物权实施费用等交易费用,是有重要的意义。因为担保交易费用的降低主要依赖这些环节中效益的提高。而担保物权的独立化,正好可以提高这些环节的效益。
  当然,独立化后担保物权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降低交易费用方面功能的发挥,还必须有赖于相关配套措施的健全,特别是登记制度的健全,如果我们在担保物权制度设计中,仅强调独立性而忽视相关配套措施的健全,导致独立性和其他各种具体的担保物权制度在价值、功能上发生矛盾和冲突,那么独立化后的担保物权制度非但不能提高资源利用效率、降低交易费用,而且还有可能使在从属性担保物权构造下担保物权保证债务之清偿的功能降低。这一点应予以特别注意。
  二、关于抵押权的标的物范围
  我国《担保法》第34条规定:“下列财产可以抵押:(一)抵押人所有的房屋和其他地上定着物;(二)抵押人所有的机器、交通工具和其它财产;(三)抵押人依法有权处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房屋和其他地上定着物;(四)抵押人依法有权处分的国有机器、交通运输工具和其他财产;(五)抵押人依法承包并经发包方同意抵押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荒地的土地使用权;(六)依法可以抵押的其他财产。”这说明在我国,抵押权的标的物既包括不动产,也包括部分动产和权利,我国担保法突破传统的观念,将部分动产和权利作为抵押权的标的物,有助于这些动产和权利等资源的有效利用。但是,我国担保法囿于传统的物权法的“一物一权”原则,没有就集合物可作为抵押标的物的规定[7],则实为美中不足。按照传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来自北大法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384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