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论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
【作者】 种及灵【作者单位】 重庆市政府办公厅
【分类】 社会保障行政法律制度【期刊年份】 2000年
【期号】 9【页码】 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5385    

社会保障在各国历经百余年来的顽强发展,取得了目前在全球近乎普及的辉煌成就,这在相当程度上应归功于世界各国在社会保障领域中的友好合作、相互借鉴、相互影响和共同发展。这一合作历程可以粗略分为三个阶段:萌芽期、发展期和成熟期。

(一)萌芽期

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萌芽期起始于19世纪,止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此期间,英国于1832年颁布新《济贫法》(即《济贫法修正案》),成为以立法确定济贫事业为政府职责、社会负有保障公民生存之义务的开端,这一创立行动给正在或已经走上工业化的国家以深远影响。随着鼓吹政府负起“文明和福利”职责的理论在德国逐步盛行,德国于1883年制定了世界上第一部疾病保险法,一年后通过工人赔偿法,1889年又实行了老年与病残强制保险法。德国所推出的这些法例,立即成为周边国家效仿的典范,并形成本国社会保障立法雏形。它给周边国家带来的深远影响,甚至及于一战战败被割让土地后。[1]此外,法国于1950年颁布《失业保险法》,1910年实行工业和农业工人强制年金制度;英国于1908年颁布《老人年金保险法》,对国民养老保险作了法律规定,1911年又颁布《国民保险法》,对健康保险及失业保险作了法律规定;瑞典于1913年通过了《国民年金法》,1918年颁布《工伤事故保险法》。总之,发端于个别国家的以社会保险形式来推进社会保障制度的方式,逐渐为欧洲更多国家所采用。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各国劳动者日渐频繁的交流,去他国谋生的人数逐步增多,许多实际问题单靠一国的法律难以实施对劳动者的社会保障,因此从关心本国劳动者利益出发,产生了缔结双边条约来加以保护的需要。1904年,德意、法意和瑞意等国家之间分别缔结条约规定对双边的移民劳动者都以对等条件提供国际保护。这是社会保障国际合作方面最早的双边条约,它为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

由此可见,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萌芽阶段主要表现为各国立法的相互借鉴和相互影响。其次,邻近国家政府间的双边合作在这一阶段的国际合作中占主体地位。再次,合作范围仅限于对跨国劳动者的保护。尽管合作水平并不高,但不应否认,正是由于各国间开始相互吸收各自在社会保障制度建立和完善方面的有益做法并进行协调,才会有今天全球社会的逐步普及;而且正是基于对各国比较优势的深刻认识,才会有20世纪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发展和成熟。

(二)发展期

这一时期的时间跨度为1918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时期在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方面的显著特点是:社会保障在更大范围的传播以及社会保障国际组织的诞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国家间社会保障的相互影响和传递,已绝非仅限于欧洲,其普及之势继续向其他各大洲推及,从拉美到非洲,再到亚洲。其中,美国1935年出台的《社会保障法》,在社会保障立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它是世界上第一部对社会保障进行全面系统规范的法律,其内容涉及社会保险、社会福利和社会救助等。自此开始,西方国家纷纷对原有社会保障立法进行补充和修订。

另一方面,根据《凡尔赛和约》建立起的国际劳工组织,更是为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提供了绝佳的活动舞台。除了促进各国立法和交流以外,国际劳工组织还对移民工人的保障给予了特别的关注,并通过劳工大会制定了一系列专为保护外国人和移民工人的公约,如1925年《平等待遇(工伤事故)公约》,1935年《维护移民就业公约(修正)》。此外,1927年成立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国际疾病保险基金会和共济会,作为一个非官方的国际学术组织,主要通过在国际范围内的技术与管理经验交流,促进了世界各国社会保障事业的发展与合作。

(三)成熟期

这一时期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至今。二战以后,推进社会保障的发展和完善已成为各国的共识,社会保障作为共同的公共政策已被各国所普遍重视。随着西方“福利国家”的建成和社会主义国家新型社会保障模式的出现,社会保障制度在大多数国家已逐步完善,社会保障的理论体系也日趋成熟,建立全球范围内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已成为各国共同追求目标。与此同时,社会保障作为全体公民得到法律保护的、理应享有的权利,这一观点已得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公认。比如,1948年发表的《世界人权宣言》在其第22条中规定了社会保障的权利,并把过去的市民权延伸到国际公认的生存权境界。正是在这种国际背景下,联合国主管劳动和社会事务的专门机构——国际劳工组织,在总结过去有关社会保障立法的基础上,于1952年制定了《社会保障最低标准公约》,对退休待遇、疾病津贴、医疗护理、失业救济、工伤补偿、残疾津贴、子女补助、死亡补助以及定期支付应遵守的最低标准,一一作出了明文规定。该公约已成为社会保障国际合作发展的里程碑。

这一阶段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地区性的合作发展迅速。其具体成果有:1950年签署的以航行于莱茵河的船员为对象的社会保障条约,1957年以欧洲铁路、公路、航空运输劳动者为对象的欧洲水陆运输国际社会保障条约,以及同年的以欧洲煤钢共同体加入国移民劳动者为对象的社会保障条约。另外,拉美和非洲在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方面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非洲共同组织在1971年签署了《社会保障一般条约》,而中北美地区国家也形成了《社会保障多国条约》。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些合作成果中,已将一些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重大原则具体化了。比如,欧洲共同体于1971年制定的《社会保障适用规定》,调整对象是共同体成员国所有迁徙的各国劳动者及其家属,这样就把内外劳动者平等的原则具体化了。所有这一切都说明,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已渐入佳境,其广泛的成果使越来越多的人们享受到切实的保障。

历经一百多年的发展,特别是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积极加入,当今世界已经形成一些对社会保障国际合作各个领域均具有指导意义、并构成社会保障国际合作基础的法律原则。

(一)主权平等原则

主权平等原则是在社会保障国际合作领域内对国家主权原则这一国际法准则的切实维护和贯彻。在这一原则的指导下,任何一种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都必须在相互尊重国家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平等友好相待的原则基础上进行,任何一国都不应因参与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而遭受政治、经济和其他任何形式的胁迫,以致不能自由充分地享受其不容剥夺的主权。更不容许任何一国以这种国际合作为借口,侵犯他国主权、干涉别国内政。

(二)人道主义原则

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基本宗旨就是要在全世界的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不同社会成员之间,实现人类自身应有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并且正是通过人类成员之间在互助共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基础上形成的合力,来抵御和消除危害人类生存发展的贫困、病残、失业。这一国际合作的伦理基础是人本思想,其发展和演变的始终都贯彻着人道主义的原则。以保障人类的基本生活为宗旨、以人道主义为基础和原则,同时也就决定了社会保障可以超越国家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的差异而展开国际合作。这里必须注意杜绝两种不正确的做法:其一,把国际合作同所谓“人权”、“民主”挂钩,在合作中附加一系列政治条件。其二,囿于社会制度或意识形态的差异而裹足不前,画地为牢。这些做法毫无疑问背离了人道主义精神,不利于人类团结和进步,必然为历史所摒弃。

(三)合作与发展原则

“国际合作以谋发展是所有国家的一致目标和共同义务,每个国家都应对发展中国家的努力给予合作,提供有利的外界条件,给予符合其发展需要和发展目标的积极协助,要严格尊重各国的主权平等,不附带任何有损它们主权的条件,以加速它们的经济和社会发展。”[2]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同样不能例外,它必须有助于世界经济的发展、有助于社会的全面进步。而要促进各国的经济发展,首先必须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发展中国家囿于历史原因和现实条件的制约,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其发展的要求与社会保障的目标既相互联系又互为矛盾。因此,社会保障的国际合作必须在提供条件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发展的同时,逐步提高发展中国家的社会保障水平。这尤其表现在社会保障国际合作的具体运作中,应允许发展中国家摸索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53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