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贸易与人权关系初探
【副标题】 兼论WTO与人权【英文标题】 Trade and Human Rights
【英文副标题】 Reflections on Human Rights in the WTO
【作者】 陈建华【作者单位】 复旦大学
【分类】 国际经济法【中文关键词】 贸易规则;国际人权法;连接
【英文关键词】 trade rules;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 linkage.
【文章编码】 1008—4355(2004)04—0130—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4
【页码】 130
【摘要】

2001年11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WTO第四次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关于TRIPS协议和公共健康宣言》引起了在WTO范围内知识产权的保护和人权保护之间关系的讨论,进而扩展到WTO法与国际人权法之间的关系。贸易和人权二者之间虽然存在着一定的冲突,但是二者在发展历史和实践中的联系却是不可忽视的。在现有的WTO框架下,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基于各自的利益,都在人权问题上向对方发难。人权迟早会被纳入WTO的考虑范围之内,关键是以何种方式将其纳入WTO的范围。《多哈TRIPS宣言》是一种比较实际的方式,即就具体问题所涉及的人权达成具有国际法拘束力的协议,采用逐个、渐进的方式将人权纳入到WTO范围之内。

【英文摘要】

The Declaration on the TRIPS agreement and public health(“Doha Declaration”) was adopted on the 4th Ministerial Conference of the WTO held in Doha in November 2001.It gave rise to the discussion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rotection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human rights.Furthermore the discussion was ex paneled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TO law and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aw.Since human rights are frequently used as excuses for trade protection, it is necessary to incorporate human rights in WTO when the trade policies are considered.How to incorporate it? A declaration of Doha declaration’s bind is a good way to deal with the specific problems involved in human rights in WTO.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2880    
  人人有权享有本宣言所载权利与自由可得全部实现之社会及国际秩序。
  —1984年《世界人权宣言》第28条{1}
  一、引论
  2001年11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WTO第四次部长级会议上通过了包括《关于TRIPS协议和公共健康宣言》(以下简称《多哈TRIPS宣言》)在内的一系列的宣言和决定,为启动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奠定了基础,也在一定程度上为WTO指明了方向。{2}在本次会议上,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力主将更多的药品列入受专利保护的范围之内,而饱受艾滋病、肺结核病、疟疾等流行病所困扰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认为此举将侵害这些国家人民的公共健康权这一基本人权。{3}由此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引入尤其是药品的专利保护是否侵害人权引起了广泛的讨论。{4}《多哈TRIPS宣言》与《TRIPS协议》同样是南北妥协的产物。该宣言第三点指出“既承认知识产权对于新药开发的重要性”同时承认“需要关注知识产权保护对药品价格所带来的影响。”虽然该宣言规定了灵活、可变通的原则、强制性许可权及LDCs(最不发达国家)的过渡期等有利于解决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日益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但是其具体的实施效果仍有待进一步考察。让我们反观《TRIPS协议》,其第27条规定可获得专利主题应是所有技术领域里的任何发明不论是产品或工序,除非(1)为了保护公共秩序或道德,包括保护人类的生存与健康、动植物的生长,或避免对环境的严重破坏(2)对人类或动物的治疗方法。仅从文本意义上而言,《TRIPS协议》已经考虑到了公众健康权、生存权以及对环境的保护问题。然而《TRIPS协议》一生效,美国便指控印度等国专利法违反《TRIPS协议》并集中在药品与农业化学产品专利问题,试图通过WTO的争端解决程序使这些国家不得不扩大专利保护的主题范围。{5}该案以印度败诉终结,美国专利药品由此大量进入世界人口第二大国的印度市场。{6}那么是否《TPIPS协议》在执行时没有考虑到人权的本质及不可分割性,包括享受社会进步及利用其所带来的利益、健康权、食品权以及自决权。{7}《TRIPS协议》作为多边贸易体制的一部分,如果说其实施与人权的保护之间存在冲突的话,可否认为WTO——以推进贸易自由化为目标的国际组织,在推进贸易自由化的过程当中忽略了对人权的保护,换言之,是否贸易自由化阻碍了人权的实现。是否应将“与贸易有关的人权保护”纳入到未来的WTO法律体系当中?这些问题的回答无疑需要我们对贸易与人权、WTO与人权的关系作一个深入细致的分析和研究。本文拟就首先对贸易与人权的关系作一般意义上的讨论和分析,而后具体分析WTO法律框架下,WTO法与人权保护二者之间的关系,最后谈一点个人的看法与建议。
  二、贸易与人权
  在《多哈TPIPS宣言》之前,除了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因人权问题所采取的贸易制裁措施及劳工权的保护问题之外,贸易和人权在人们的思维当中一直是在两个不同的轨道上发展的。人权问题广泛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并全面进入国际法领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事情。{8}1948年的《世界人权宣言》和1966年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构成了“国际人权宪章”。人权的迅速发展使其被确立为国际法的一个分支——— 国际人权法。另一方面,由于ITO的未能确立,CATT被确立为临时适用(尽管临时适用达几乎半个世纪之久)。通过八轮回合的谈判,GATT/WTO的基本原则———非歧视原则 (最惠国待遇原则和国民待遇原则)、透明度原则等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贸易规则的发展从关税减让、规范非关税壁垒到服务贸易、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的达成,促使了国际法另一个分支—— 国际经济法的形成。二者仍然处于一种分散状态。{9}那么,可否据此认为贸易与人权互不相干,没有任何交集呢?答案是否定的。本文一开始就提到的《多哈TRIPS宣言》当中所涉及的人权问题,二者在某些领域中已产生了冲突。欧盟的实践向我们展示了仅仅有贸易上的联合是不够的,贸易自由化已促成了一套促进人权保护机制的形成。因此,有必要对二者的联系及相冲突的领域进行研究。
  (一)贸易与人权的联系
  1.发展历史上的联系
  无可否认的是人们对于人权的关注始于19世纪的奴隶贸易制。从15世纪到19世纪这四百多年间,欧美的奴隶贩子从非洲贩运的黑人奴隶数以千万计,因奴隶贸易而死亡的非洲大陆总人数则超过七千万。奴隶贸易不仅给非洲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且也是人类近代史上最为黑暗和最不人道的罪恶勾当。从19世纪初起,一些欧洲国家开始缔结禁止奴隶贸易的国际条约,虽然这些国际条约没有对奴隶制和奴隶贸易本身下一个明确的定义,也缺乏有效的监督执行的机制,但是却促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国际禁奴公约》的缔结,引起了世人对于人权的关注。二者作为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对极权主义的有力回击。GATT于1947年签订和世界人权宣言于1948年缔结并非是一个巧合。这说明二者在维护和平和稳定国际关系方面有着同样重要的地位。
  2.采用单边贸易制裁的手段维护人权因为发达国家经常采用单边贸易制裁的手段来维护人权,这种借口保护人权行贸易保护之实的方法在实践中遭到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强烈反对。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各种手段分为两种类型,即权力导向型(Power—oriented)和规则导向型(Rule—oriented)。{10}利用自己在贸易领域的强大的影响力而借口人权保护干涉他国内政很显然是一种权力导向型的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然而,因其在实践中给发展中国家所带来的损失之巨大使得我们不能够忽视这种手段。这种手段可以追溯到上文提到的19世纪奴隶贸易,各国通过条约中的贸易限制来禁止奴隶贸易。美国自1890年起就限制监狱劳工产品的进口并于1930年开始禁止其他形式强迫劳动产品的进口。1999年美国总统克林顿禁止联邦机构购买利用童工所生产的产品。{11}然而CATT/WTO的基本法律原则的确立使得这种单边措施难以实施。最惠国待遇原则和国民待遇原则的实施使采取单边措施不再可能。
  (二)贸易与人权的区别
  1.二者法制形成的过程不同  人权规则的起草是以一种广泛的和高要求的方式进行的。也就是说,人权规则从一开始就设定了相当高的目标和要求。而与此同时,CATT多边贸易体制(现在为WTO)也仅仅只有框架和基本原则,例如我们所熟知的非歧视和透明度原则。其后贸易规则随着八轮谈判回合的进行而逐步增加。贸易规则和人权规则产生了不同的法律文化。简言之,贸易规则是自下而上(Bottom—up)的体系,而人权规则是自上而下(Top—down)的体系。人权规则并没有采用循序渐进的方法。从自然法的角度出发,人权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天赋的,在国家产生之前就有的权利。它们起源于西方宪法的传统,始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笔者认为,人权规则的这一特点是导致其执行困难的原因之一。西方发达国家从自身的历史条件出发,制定了相当高的人权保护的标准,无视发展中国家的具体历史情况,把人权抽象化。因此,在解决人权规则目标与执行之间的差距时,人权领域可以考虑借鉴贸易领域这种循序渐进的方法。
  2.对个人和国家的影响不同
  显而易见,在人权的法律文件中,法律规定的是个人的权利(民族自决权),与公民有关,对国家规定的是相应的保护人权的义务。而多边贸易体制中,以世贸组织的问世为标志,政府间对全球化经济的协调关系已成为最重要的,或者说具有框架性意义的国际关系。{12}即使是在TRIPS领域,知识产权虽然作为一种个人权利受到保护,但由此而产生的争端解决仍然是一种政府间的争端解决。从表面上看,二者规范的内容互不相同。但在实践当中,这二者却是不断地走向趋同。首先,应当注意到的是人权的保护是以国家为依托的。{13}其次,人权的保护并不限于个人之诉。[1]再次,为了私人利益而进行的贸易争端已不再是个秘密。在“美国禁止某些虾与虾类制品进口案”中上诉报告明确承认非政府组织(NGO)享有加入争端解决程序的主动权利。[2]
  3.执行情况不同
  就全球整体水平而言,国际人权保护相对薄弱(在区域水平上欧洲人权公约的保护水平较高)。这一方面是由于前述人权公约所规定的过高的保护目标所致以及涉及到敏感的主权问题;另一方面贸易规则因争端解决机制的存在而被有效的执行。相形之下,人权的国际保护就比较薄弱了。
  三、WTO与人权的关系
  WTO是否应将人权问题和如何将其纳入到其调整范围之内?就是否应将人权问题纳入WTO的调整范围之内这一问题而言,有学者指出问题不在于WTO应该还是不应该处理“贸易与……”这类主题—— 贸易与环境、贸易与公共健康、贸易与劳工权、贸易与人权、贸易与竞争、贸易与投资、贸易与知识产权等,而在于如何处理这类主题。事实上,自1948年开始,CATT就已经开始这样做了。{14}在GATT1947当中就反映了GATT的起草者已经考虑到贸易自由化的目标与其他社会重要政策之间的平衡,举例而言,如GATT第20条一般例外条款。笔者认为,仅仅依CATT第20条模糊语言就断定贸易和人权早已被WTO的考虑范围之内也只是拥有字面上的意义。也就是说,起草者已经预见到贸易与人权之间会产生一定的冲突,因此制定了这样一条弹性很大的条款,但在实践中直至WTO设立之前没有被运用。但是,贸易和人权因如前所述有着紧密的联系,实践已向我们展示了二者之间的关系会纳入到实质性的考虑之中。原因如下?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一)CATT第20条“一般例外”条款是引起将贸易与人权纳入到WTO的调整范围的源头条款。{15}
  虽然 CATT第20条中没有提到人权的字眼,但是却涉及到了人权的部分内容。这表明人权自一开始就为CATT的起草者纳入到考虑范围之内 。 正如John.H.Jackson 所说的那样,如果认为{16}CATT应把自己的范围仅仅限定在纯粹的贸易事务上,这种观点完全忽略了CATT/WTO本身的历史。{16}GATT最初只是致力于关税减让,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成功的实现了这一目标。但是到了七十年代时,关税壁垒已不再是贸易自由化的主要问题。随着关税的逐渐降低,各成员方有开始寻求其他方式以减轻来自进口产品的压力,于是就转向非关税壁垒。大多数的非关税壁垒都是国内措施,因此与CATT第3条国民待遇有关。这是出于此种考虑,GATT从最初以互惠为基础的国际合作机制而被迫转向解决国内措施所产生的问题,及至乌拉圭回合中知识产权协议的纳入。{17}这些对历史观察的结果表明了GATT/WTO所起的作用可以是非常广泛的。
  (二)WTO所推行的贸易自由化对人权的负面影响已经使得它不得不考虑这一问题,否则贸易自由化的车轮将停滞不前。
  乌拉圭回合正式结束(1994年4月15日)至今,已逾8年。原定的WTO“2000年回合”多边贸易谈判因成员间意见严重分歧而未能如期启动。即将到来的新一届部长级会议的受世人所关注,贸易与环境保护、贸易与竞争规则、贸易与人权都是讨论的热门话题。{18}美国等发达国家认为,冷战后,民主体制在世界范围内进一步扩展,人权保护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因此,WTO也应该考虑与贸易有关的劳工权保护。这种建议指出在关税壁垒已不再是贸易自由化障碍的今天,为了防止一些国家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国际竞争力为目的而侵犯劳工权,要求 WTO内各成员提高劳工保护标准,无疑为发展中国家增添了一项难度更大的义务,对发达国家而言则是大大增加其国际竞争力。耐人寻味的是在多哈会议上,对人权问题的态度,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世界人权宣言(A).周洪钧.国际公约与惯例(国际公法卷)(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438.

{2}张乃根.论《多哈TRIPS宣言》与WTO争端解决的关系(J).当代法学研究.2002, (3): 1.

{3}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盟约(A).国际公约与惯例(C). 北京:法律出版社, 445.

{4}Thomas Cottier, “Trade and Human Rights:a Relationship to Discover” (2002) Vol. 5.No. I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p.111

{5}董世忠.新编国际经济法导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 260.

{6}张乃根.论TRIPS协议义务(J).当代法学研究,2002,(1):7.

{7}Ernst—Ulrich Petersmann,“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in the 21st century”,(2001)Vol. 4 No. 3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p. 2

{8}王铁崖.国际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5.193.

{9} John. H. Jackson, The World Trading System 2nd edition,1997,p. 26.Thomas Cottier,“Trade and Human Rights:a Relationship to Discover ”, p.113.

{10}王铁崖.国际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5,195.

{11}张乃根.论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若干国际法问题(M).法学评论.2001. (4).44.

{12} Sarah H.Cleveland: Human Rights Sanctions and International Trade:a Theory of Compatiablity (2002)Vol.5 .No.I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p.134

{13}董世忠.新编国际经济法导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 19.

{14}张乃根.反思WTO:全球化与中国入世(J). 世界贸易组织动态,2002. (4).9.

{15}Debra.p.Steger, “Afterward: the trade and……’conundrum——A commentary ”(2002)Vol. 96. No. I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p. 135快醒醒开学了

{16}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国际经贸关系司.四界贸易组织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结果法律文本(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17}John.H.Jackson:“afterward:The Linkage Problem—Com—ments On Five Texts” 2002) Vol. 96. No. I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p.120

{I8}John.H.Jackson:“afterward: The Linkage Problem—Comments On Five Texts”P.121.

{19}张乃根.反思WTO:全球化与中国入世(M).3.

{20} Jagdish Bhagwati,“afterward:The Question of linkage”(2002)Vol.96.No.I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p.126.

{21} David W.Leebron“ Linkages” (2002) Vol.96.No.I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p. 5.

{22}Debra. p.Steger,“Afterward:the‘trade and……’conundrum——A commentary ”p. 145.

{23} Ernst—Ulrich Petersmann,“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in the 21 st century”, p. 35.

{24}Cabrielle Marceau,“WTO Dispute Settlement and HumanBights”( 2002).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Vol.13. So.4 p. 753.

{25} “AGBEEMEXT ESTABLISHING THE WORLD TRADE OB—CANIZATIOX ”Article X Amendments(www. wto.org/documents.2003—04—09).

{26}Gabrielle Marceau,“WTO Dispute Settlement and Human Rights”(2002)。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Vol.13. No. 4p. 766.

{27}维也纳条约法公约(S).第53条.

{28}Gabrielle Marceau,“WTO Dispute Settlement and Human Rights .p.77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28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