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警检关系的基本特征与发展趋势
【英文标题】 On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 and Trend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lice and Procuratorate
【作者】 王超【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
【分类】 刑事侦察学【中文关键词】 警检关系;职能分工;司法改革;紧密化
【英文关键词】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lice and procuratorate;the division in functions;judicial reformation;close cooperation
【文章编码】 1008—4355(2004)04—0077—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4
【页码】 77
【摘要】

尽管世界上几个主要国家的警检关系存在三大模式的分野,但各国警察机关和检察机关之间既存在形式上的分下关系,又具有实质上的合作关系,只小过三大模式的侧重点有所不同而已。大致说来,英美模式的侧重点在审判程序,而大陆模式、监督模式的侧重点在审前程序。但从一些国家近年来的司法改革来看,三大模式在相互吸收的基础上,警检关系开始出现紧密化的发展趋势。

【英文摘要】

There are three different modes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police and procuratorate in the world.But they all have the formal division in functions and substantial symbiosis between police and procuratorate.Only three modes have distinct emphases.Approximately spearing,while the common law countries emphasize trial procedure,other countries emphasize pretrial procedure.However,according to recent judicial reformation of some countries,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lice and procuratorate has demonstrated the trend of close cooperation after three modes use for reference each other.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2873    
  一、警检关系的基本模式
  对于警检关系的基本模式,我国学者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例如,在全国诉讼法学研究会2002年南京年会期间,有的代表认为警检关系模式只有一种即警检一体化模式,大陆法系的警检一体化模式可称之为紧密型,英美法系的警检一体化模式可称之为松散型。还有代表认为,现在各国的警检关系模式可以分为三种类型,即一体模式(主要是大陆法系国家)、分离模式(主要是英美法系国家)、混合模式(以日本为典型)。{1}还有学者认为,英美法系国家的警检关系为分立模式,而大陆法系国家的警检关系为结合模式。{2}尤其是对于警检一体模式,有的学者认为,“在现存刑事司法体系中基本不存在”,{3}“并不是大多数国家的通行做法,也不符合警检关系发展的大趋势”。{4}有的学者甚至认为,所谓“警检一体”本来就属于学者臆造出来的想法,西方各国本来就不存在什么警检一体化。
  我们认为,上述观点均有一定道理,但都不全面。首先,上述各种观点的研究视角仅仅局限于刑事审判前程序中的警检关系,而忽略了警检机关在整个刑事诉讼尤其是刑事审判程序中的关系。其次,上述各种观点难以概括出俄罗斯以及中国的警检关系的特征。其实,考察世界上几个主要国家的警检关系,应当分为英美模式、大陆模式和监督模式三种。英美模式主要是英国和美国实行的一种警检关系模式。其主要特征是检察机关和警察机关相互独立,各自履行法律赋予的职权,双方在侦查过程中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指挥与被指挥的关系;在审判过程中,警察一般作为控方证人出庭作证,以便支持检察官的控诉活动。大陆模式主要是由德国、日本、法国和意大利等国家所实行的一种警检关系模式。其主要特征是检察官和司法警察在侦查过程中存在领导与被领导、指挥与被指挥的关系,检察官通常处于主导地位,警察只是检察官的助手;检察官对司法警察通常具有惩戒权。监督模式主要是俄罗斯和中国实行的一种警检关系模式。[1]其主要特征是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各自享有独立的侦查权,双方在侦查过程中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指挥与被指挥的关系,但由于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因此检察机关对警察机关的侦查行为可以行使法律监督的权力。
  世界各国的警检关系之所以出现不同的模式,是由于各国的文化背景、法律传统、价值取向、诉讼观念等因素存在巨大差异而逐渐形成的。因而各种模式之间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一般而言,大陆模式有助于控制犯罪、提高诉讼效率,但会影响警察机关的工作积极性,再加上检察官侦查经验的相对缺乏,可能造成指挥与实际相脱节;而英美模式虽然不会出现上述问题,但往往影响诉讼效率,不利于控制犯罪。监督模式主要是俄罗斯和中国将检察机关定位为法律监督机关的产物。从理论上讲,监督模式有助于防止侦查机关的非法侦查行为,但在实践中,检察机关对侦查机关的法律监督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二、警检机关的基本特征尽管世界几个主要国家警检关系存在三大模式的分野,但纵观各国的法律规定与司法实践,不难发现上述三种模式共同的基本特征就是检察机关和侦查机关之间既均存在形式上的分工关系,又具有实质上的合作关系。
  (一)警检机关在形式上的分工关系警检机关在形式上的分工关系是指侦查机关(主要是警察机关)承担侦查职能,其主要任务是负责侦查,为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做准备,而检察机关承担起诉职能,其主要任务是对侦查机关移交的案件进行审查,做出起诉与否的决定,并对于决定起诉的案件出席法庭支持公诉。
  警检机关之间的职能分工既是有效控制犯罪的需要,也是刑事诉讼构造科学化的结果。在古代弹劾式诉讼构造中,各国奉行私人追诉主义,实行不告不理原则,导致许多犯罪行为无法受到追究,从而影响了统治者的统治。随着人们对犯罪行为的本质的认识逐步深化,不再将犯罪视为私人诉争,也不实行不告不理原则,而是将侦查、起诉和审判全部交由法官行使,即实行纠问式的诉讼模式。这种模式虽然有利于惩罚犯罪,但不利于被告人的权利保障,并容易造成大量冤假错案。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胜利,资本主义国家纷纷对中世纪控审不分的纠问式刑事诉讼模式进行了彻底的改造,赋予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主体地位,在国家权力内部导致审判权与控诉权的分离,从而建立了控审分离的现代化刑事诉讼模式。这就使现代刑事诉讼建立在控诉、辩护、裁判三种基本诉讼职能之上。但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社会分工的细化,犯罪也呈现出复杂性、隐蔽性、组织性、多样性、多发性。这无疑导致案件侦破的难度加大,从而要求侦查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需要由专业性较强的机构进行负责。这就是说,在刑事诉讼中,由警察机关负责侦查职能是不可或缺的。也正因如此,无论世界各国采取什么样的刑事诉讼制度和警检关系模式,侦查与起诉两种职能的分化都是共同的,而且这种分化以警察机关与检察机关的分工为外在表现形式。[2]
  在英美模式和监督模式中,警察机关是主要的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只对一些特殊的案件直接行使侦查权,[3]或者在检察官认为警察机关侦查的刑事案件的犯罪证据不充分时,检察官可以对此案件进行补充侦查。而且在侦查过程中,检察机关对警察机关的侦查活动一般没有领导或者指挥权。[4]由此可见,在这两种模式中,警察机关是侦查职能的主要承担者,而检察机关的主要职责是承担起诉职能,只有在个别情况下,检察机关才行使侦查职能。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英国,侦查职能与起诉职能的真正分工直到1985年之后才完成。在1985年以前,英国基于传统上实行私诉制度,绝大多数刑事案件是由警察侦查并提起公诉,或由警察委托出庭律师来进行,检察官只能对少量的特殊案件直接向法院提起公诉,对其他案件检察官只能向警察提供参考性的意见,但对警方的约束力有限。20世纪70年代,旧的刑事起诉制度受到前所未有的猛烈批评,将侦控职能分离,建立一个独立、公正、权威的全国性起诉机关的计划被提上议事日程。1985年5月《刑事起诉法》获国会通过。该法规定,自1986年10月1日起,成立英国皇家检察院,并制定皇家检察官法,在全国设立独立的、自成体系、实行垂直领导的检察机构,统一行使公诉权,从而结束了警方提起公诉的历史,最终实现了侦查职能和起诉职能的分工。[5]
  在大陆法系国家,起诉职能一般也由检察机关来承担。但对于侦查职能,检察机关和警察机关在法律上的分工似乎不甚明显,或者说侦查职能是由检察机关和警察机关共同承担的。因为,在大陆模式中,检察机关和警察机关都是侦查机关,在侦查案件范围上没有明确的分工,而且在侦查过程中,检察官对司法警察享有领导或指挥权,司法警察只是检察官的助手,在检察官的领导或指挥下实施具体的侦查活动。但这只是法律上的规定,在实践中,由于检察官不具备侦查素养与侦查思维,检察官在侦查过程中往往难以发挥法律赋予他的主导地位。[6]而警察机关拥有强大的组织体系,在侦查活动中,警察机关同检察机关相比具有科学技术、专业素养、仪器设备以及侦查经验等方面的优势,因而警察机关较之于检察机关更能胜任日益繁重、复杂的侦查工作。因此,在司法实践当中,警察机关实际上是侦查活动的主要承担者,从而使大陆法系国家也实现了侦查职能与起诉职能的分工。[7]例如,在日本,根据1993年的统计,在检察官处理的案件中,直接受理(独自侦查)的案件仅有0.3%,而由警察机关侦查终结,移送的案件占 99.7%。{5}在德国,由于检察官并不具有刑事侦查所需要的专门知识,也不拥有足够的侦查力量,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犯罪的侦查任务基本上是由警察承担的。中等严重以下的刑事案件,均由警察独立侦查,案情基本确定之后,才移交给检察官。而检察官直接进行或参与侦查的案件一般有:需要特殊知识和经验的案件;恐怖活动案件;察官和警察共同侦查的案件,包括谋杀、持枪抢劫银行、纵火等。{6}因此,早在70年代,检察机构几乎已经不再充当立法者赋予他的“侦查程序的主持人”这一角色,与立法者将检察机构设计为侦查主管机关的初衷相悖,检察机构的工作重点已经演变成决定是否中止刑事诉讼程序或起诉。{7}
  (二)警检机关在实质上的合作关系来自北大法宝
  检察机关和警察机关在刑事司法系统中的具体职能尽管存在分工关系,但二者所从事的诉讼活动具有本质上的统一性和目标上的一致性,那就是二者均承担控诉职能,二者的共同使命就是完成国家对犯罪的追诉任务。这就必然要求警检机关在诉讼活动中进行必要的合作,促使双方在行动中保持协调和一致,以便顺利地使犯罪人受到法律的追究,否则将会影响整个追诉活动的效率,不利于完成国家赋予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叶青.中国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2002年年会综述(J).法学,2002,(12):75.

{2}宋英辉.刑事程序中警、检关系模式之探讨(J).政法论坛,1998,(2):64—65.

{3}龙宗智.评“检一体化”——兼论我国的检警关系(J).法学研究,2000,(2):54—55.

{4}陈光中.论刑事诉讼的“中立”理念(J).中国法学,2002,(2):35

{5}(日)田口守一.刑事诉讼法(M).刘迪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0. 98.

{6}卞建林等.外国刑事诉讼法(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2. 15.

{7}{8}{12}{13}刘立宪.海外司法改革的走向(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 2000. 63. 98. 1—13. 10—13.

{9}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组织编译.所有人的正义——英国司法改革报告(Z).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 2003. 54—55.

{10}同上.1—47.

{11}孙谦、郑成良.有关国家司法改革的理念与经验(M)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2. 67—169.夫妻本是同林鸟

{14}(德)托马斯魏根特.德国刑事诉讼程序(M).岳礼玲、温小洁译,北京:中国政法人学出版社,2004. 184—186; (德)克劳思罗科信.刑事诉讼法(M).吴丽琪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430—43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287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