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自然法学与法的神圣化和世俗化
【英文标题】 Natural Law and Law Becoming Sacred and Common Customs
【作者】 于兴中【作者单位】 香港中文大学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自然法学;西方社会;神圣化;世俗化
【英文关键词】 natural law;west society;sacred;common customs
【文章编码】 1000—5307(2002)03—0023—(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3
【页码】 23
【摘要】

西方的法律文明秩序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从法的神圣化到世俗化到脱魔的过程。在法的神圣化的过程中,自然法理论充当了抬轿者的角色,而在法的世俗化过程中,自然法也起了重要作用。现代西方法律制度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自然法学说塑造成的。

【英文摘要】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western legal civilization have undergone the process from sacred law to common customs. In the course of law becoming sacred,natural law acted as a helper,but it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process of law becoming common customs.The image of modern western law system is,to greater degree,formed by natural law doctrin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5716    
  在不少西方学者认为,西方之所以发展出了现代法律制度,而非西方国家之所以未能发展出现代法律制度,主要原因在于西方有过自然法的学说。这个学说孕育了现代法律制度中法律至上的原则,使法律之下人人平等,法治、民主等理想有可能成为现实。那么,西方自然法思想究竟是如何成就现代法律制度的呢?本文拟对此略作探讨,目的在于揭示法律学说与法律制度的密切联系及其相互作用。
  一
  西方历史上存在过两种文明秩序,即宗教文明秩序和法律文明秩序。宗教与法律这两种同是源自人类秉性的统治方式在西方历史上交相作用,在不同的时期以宗教统御法律而形成了宗教文明秩序或以法律统御宗教而形成了法律文明秩序。这一点同中国单一的道德文明秩序一贯几千年的传统极不相同。
  在西方学术史上,主要的问题差不多都源于宗教和法律这两大领域。社会科学所提供的不外乎研究的方法和风格。西方神学的发达和法哲学的丰富一如中国历史上伦理学的兴旺。因为西方的文明秩序经历了从宗教到法律的巨变,宗教学与法律学的发达与之相适应。中国历史上道德文明秩序一贯到底,从来没有给宗教学和法哲学发展的机会。这种差异乃是中西文明之间的根本差异。
  如果把一度繁荣的罗马时代看作一个法律文明秩序,那么,随着基督教的诞生、罗马帝国的崩溃应运而生的上帝直接统治的年代,即中世纪的黑暗时代,则可视为宗教文明秩序。11世纪教皇革命以后,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等一系列轰轰烈烈的变革中孕育成长并逐渐完善的以理性为基础、以法律为依据的社会框架应该说是法律文明秩序的典型代表。法律文明秩序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从法的神圣化到世俗化到脱魔的过程。这一过程在今天仍在继续着。
  所谓神圣化指的是历史上人们给法律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给它穿上圣装,把它打扮成上帝和正义的化身。法的神圣化的过程亦即把法律与上帝相提并论,使法律成为一种至高无上的无所不医的灵丹妙药的过程。法的神圣化体现在文本的圣化和解释者的圣化上。犹太教对法的圣化应该有首义之功。那著名的西奈山上上帝授法予摩西的故事,到今天仍然诩诩如生。基督本人也说,他是为了发展法律而来。摩西《十戒》和《圣经》作为权威文件所享有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只有《古兰经》可以和它媲美。由于权威文件的神圣化,使得它们的解释者也获得了神圣性。犹太教中的拉比,基督教里的教士都被看作是神命的传达者。
  到了中世纪,法律神授说有了进一步的发展。1200年,一部德国法律书首次宣称,上帝即是法律,法律对它最为宝贵。而基督教对法律神圣化的贡献可能最大,因为“基督教会在其发展的各个阶段成功地使法律制度适应于人类的需要。{1}(P67)而“最让西方人懂得现代法律制度是怎么回事的正是教会”。{1}(P75)
  所谓世俗化,即上帝死亡以后,以理性作为法的最终渊源的过程。由于现代国家概念的出现,世俗的独立主权及其法律的观念在西方取得了主导地位,而教会则退出了世俗世界,局限于神事的范围内。上帝不复为法律的最终渊源。法律必须找到新的最终渊源。于是格老秀斯说:“即使上帝也不能使二加二不等于四。”{2}一种新的主宰者——理性——从此取代了上帝作为最终的权威来源。这样,法律便从上帝的手中被移交到了人的手中。这一过程被称为法的世俗化或合理化的过程。所谓世俗化主要指法的意识而言,合理化主要指法的程序化和系统化。这一过程实际上是整个西方文化世俗化的一部分,亦即法律文明秩序取代宗教文明秩序的过程。{1}从此以后,在西方社会中,以宗教为主导的社会框架让位于以法律为主导的社会框架。或者说以宗教统御法律而形成的社会结构让位于以法律统御宗教而形成的社会结构。
  至于这一取代过程的结果究竟是好是坏,似乎很难判断。大部分人可能会赞成由理性取代上帝,以法律取代宗教作为主要治理手段的文明秩序;但也不乏反对之声,譬如巴司卡尔就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在摒弃了上帝与自然法的一切法律之后,自己制定法律严格遵守,思之未免令人讶异。”{3}(扉页)
  所谓脱魔指的是从形形色色的法律神话中解脱出来的思想状态,它为破除对法的迷信或法律拜物教,从而开始探索不同的选择和道路,使解决社会问题的途径多样化提供了出发点。[1]法律的世俗化——理性化——对于法的神圣性而言并未有多大损伤,即法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并未减弱。法律仍然被看作是保障公平、自由的最佳手段。人们对法的信念并未动摇,守法仍然是判断文明人的标准。所不同的只是法的最高渊源从上帝回到了人的头脑中,法律本身并未受到质疑。它从上帝的旨意摇身一变,成为客观真理的反映。法律的旧面纱被揭开之后又重新被罩上了一层新的面纱。由于受到客观主义和科学主义的思想理论支持,这一层新的面纱背后的法律变得更加神秘,也更加神圣[2]。
  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实证主义者作为自然法学的反动毫不隐讳的指出国家强制力同法律的本质联系,现实主义者揭示了法律的不确定性,实用主义者倡导法的生命乃在于经验而不在逻辑,法的本来面目才开始被人认识,法在人们心目中的神圣地位才开始动摇,而维护法的神话的任务也就变得越来越困难。这一脱魔的过程仍在继续。
  无论法的圣化还是世俗化,两者所依赖的都是在西方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的法学理论。在圣化的过程中,自然法理论充当了抬轿者的角色,而世俗化则不仅得到了自然法学说的支持,而且也受到了法律实证主义者的鼓励和肯定。下文将就自然法学说在法的神圣化和世俗化的过程中担当的角色略作探讨。
  二
  两千多年来,自然法学说在西方历史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被认为是西方法治形成的重要原因和判别良法与恶法的试金石。[3]然而,自然法的概念产生也不过是为了解决一个实际问题而已。当初,罗马人的法律为罗马人所独享,不假于人。但罗马的扩张使罗马人同非罗马人发生交往。当罗马人和雅典人在经济交往中发生纠纷时,罗马人能享受罗马民法的保护,而雅典人则不能。罗马执政官于是制定了一系列的原则和规则来解决这种纠纷。这些原则和规则后来被称为万民法。由于万民法融合了当时为罗马执政官知晓的各种法律的最普遍特点,且灵活多变,不拘一格,实施后便自然而然地取代了罗马民法。
  为了给万民法提供一个哲学理论基础,以西塞罗为首的罗马法学家们从斯多哥学派的思想中提取了一些成份,系统地提出了关于自然法的理论,认为存在着一种永世不变的适应万物之理的法则。而万民法即是这种普遍适用的法则的体现。因此万民法要比罗马法更多的接受自然法。从那以后,自然法的思想绵延不绝,至今仍具有生命力。除了19世纪曾一度衰落之外,一直是一种很盛行的关于法律的学说。自然法在历史上扮演过各种不同的角色,它为现存的制度辩护过,也批判过现存的制度;既为奴隶制辩护过,也对之进行过遣责。在法的圣化的过程中,自然法起了巨大的作用。在法的世俗化的过程中,自然法也功不可没。
  自然法将法圣化的作用可以从西塞罗这位被称为欧洲学校的校长在《论共和国》中的那段著名的话来考察:“真正的法律,乃是与大自然相符合的正理(right reason);它是普遍适用的,不变而永存的;……在罗马和雅典不会有不同的两套法律,在现在与未来亦复如是,一种永恒不变的法律将适用于一切民族与一切时代,在我们之上也将只有一位主人与统治者,那就是上帝,因为他乃是这法律的创造者、颁布者与执行它的法官。{3}(P15)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伯尔曼.法律与宗教(M).梁治平,北京:三联书店,1991.

{2}格老秀斯.De Iure Belli ac Pacis,I,I,x.

{3}转引自登特列夫.自然法(M).李日章.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4.

{4}(英)罗素.西方哲学史(上)(M).何兆武,李约瑟.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

{5}梁治平.法辩——中国法的过去、现在与未来(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6}Isidor Schneider The Enlightenment: the Culture of the Eighteenth Century (New York:Braziller,1965);Peter Gay Age of Enlightenment (Nederland: Time—life International,196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571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