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重整中以公积金转增股本偿债可申请调整除权公式
【作者】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课题组【作者单位】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2
【页码】 7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313    
  【裁判要旨】重整程序中,上市公司以资本公积金转增形式实施债转股,并且转增的股票未向原股东增发的,可申请调整资本公积金转增除权参考价格计算公式。
  □案号(2017)渝01破3号
  【案情】
  申请人: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去源公司)。
  被申请人: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钢铁)。
  2017年4月24日,申请人来去源公司以重庆钢铁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重庆钢铁进行重整。重庆一中院于2017年7月3日裁定受理,并指定重庆钢铁清算组担任管理人。
  在法院的监督指导下,管理人以市场化操作为原则,立足于依托主营业务、优化企业内涵、化解债务危机、提升盈利能力的思路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重整计划草案内容主要包括:剥离无效低效资产所得收益用于债务清偿;50万元以下债权现金偿付;公司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清偿剩余未能以现金偿付的普通债权;控股股东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钢集团)全部让渡所持有的重庆钢铁股票用于引入重组方;按照“止血、造血、升级”的脉络分阶段实施的经营方案。
  2017年11月16日、17日,重庆钢铁重整计划草案分别在各表决组上获得高票通过。2017年11月20日,重庆一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后,在管理人监督下,重庆钢铁根据重整计划的规定予以全面执行。截至2017年12月28日,重庆钢铁应当支付的破产费用已经支付;应当向债权人分配的清偿款项以及抵债股票已经分配完毕;债权人未领受的分配款项及抵债股票(包括为部分有财产担保债权、暂缓确定债权、未申报债权以及存在涉及其他司法程序限制的债权而预留的现金和股票)已按照重整计划的规定全额提存至管理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重钢集团让渡的股票已划转至重组方重庆长寿钢铁有限公司名下。
  【审判】
  重庆一中院于2017年11月20日作出(2017)渝01破3号之二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批准重庆钢铁重整计划;二、终止重庆钢铁重整程序。
  重庆一中院于2017年12月29日作出(2017)渝01破3号之四民事裁定书,裁定:确认重庆钢铁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评析】
  重庆钢铁重整案因系目前全国涉及资产及债务规模最大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重整、首例股票同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以下简称联交所)挂牌交易的“A+H”股上市公司重整、首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重整,而被认为属于“特别重大且无先例”。该案中,人民法院发挥重整程序的拯救作用,找准企业病因并对症下药,成功剥离企业低效无效资产,引入产业结构调整基金,利用资本市场配合企业重组,使企业结构得到优化。重庆钢铁重整案因其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化解企业债务危机,从根本上实现企业提质增效的典型意义而成功入选全国法院十大破产典型案例。
  重庆一中院在准确把握破产法精神实质的基础上积极作为,协同创新,在重整程序中促成了上交所首次调整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除权参考价格计算公式(以下简称除权公式),实现了债权人、债务人、中小股东利益共赢,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为上市公司重整提供了可复制的范例。
重整中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偿债属于市场化债转股行为
  我国的债转股有市场化债转股与政策性债转股两类。所谓政策性债转股,主要是原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债转股,现已停止。[1]根据《公司债权转股权登记管理办法》二条的规定:“债权转股权,是指债权人以其依法享有的对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转为公司股权,增加公司注册资本的行为。”从实践来看,债转股并非市场主体之间发生的常规手段,而是困境企业重组过程中的一种不良资产处置方式,是新常态背景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
  (一)背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
  随着僵尸企业处置、产业机构转型升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重整程序中的债转股呼声日趋高涨。煤炭、钢铁行业面临经济下行的新常态,部分企业经营困难,银行等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不断升高,不同程度面临着杠杆率较高风险。[2]因此,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降低杠杆率作为转型和调整结构的重点方面。2016年10月,国务院出台《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提出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开展债转股,并颁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揭开了本轮市场化债转股的序幕。在行业政策方面,相关管理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的若干意见》等,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等实施机构参与债转股。在宏观顶层设计的指引下,重整程序中的债转股逐渐进入规范运行。
  (二)性质:通过公积金转增股本,以债转股的方式偿还债务
  市场化债转股指的是在意思自治原则下,国有商业银行等债权人依法对债务企业享有的债权转化为股权的债务重组的法律行为。实践中,当负债企业无力清偿债务面临破产,债权人看好企业重组后的经营发展,重整程序中债务人通过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形式,以“股”抵“债”,债权人则以“债”人“股”,实现债权到股权的转化,后通过重组赋予债务企业重生的机会,避免破产清算,此种情形正是一种债转股行为。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政策性债转股不同,此种债转股呈现出典型的市场化、法治化特征。一方面表现为尊重相关主体的意思自治,鼓励各方自愿选择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的方式债转股,另一方面体现为遵循重整程序债转股定价规则。因此,此种市场化债转股有利于充分利用市场机制解决企业债务重组问题,给企业和债权人更多选择机会,确保债权人投资者可以自由参与债转股过程,增强资本流动性。
  (三)目的:止损与救治
  从债转股的目的看,有牟利型债转股与止损型债转股,前者如可转换债券,是持有人为获取更大利益而进行的债转股,后者典型表现为破产重整企业的债转股。重整程序中的债转股,无论是从企业减轻债务负担、避免破产的角度来看,还是从银行对不良资产处置的角度分析,都属于止损型的债转股,[3]是对处于困境的企业所实行的一种以时间换空间的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如2018年3月4日印发的《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破产会议纪要》)中所说,妥善审理企业重整案件,要通过市场化、法治化途径挽救困境企业,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主体救治机制。于债务人而言,以股权作价偿还债务可能是挽救、救治企业摆脱困境的“最后一根稻草”。于债权人而言,以债权换股权实为减少债权损失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既然对双方皆是无奈之举,在止损和救治目标指引下,各方转股的真实意愿就尤为重要,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等也成为转股过程中应恪守的原则。
  二、重整中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偿债时调整除权公式的合理性与现实性
  重庆钢铁重整案涉及债务近400亿元、在职职工8200余人、中小股东17万余户、申报债权人1400余名,重整成功与否利益重大。从法律解释出发,重整程序中对资本公积金转增除权公式予以调整,与破产法立法目的有关。从正面效果出发,对重整程序中资本公积金转增除权公式予以调整,有利于本案重整目标的实现。
  (一)二元规则:除权与经申请调整除权公式构成完整涵摄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31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