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对死缓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把握
【作者】 蔡智玉【作者单位】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35【页码】 14
【摘要】

对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认定,以所犯新罪被判处3年或者5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为前提,但不能搞“一刀切”,应当根据故意犯罪的动机、手段、造成的危害后果等犯罪情节,并结合罪犯在缓期执行期间的改造、悔罪表现等,综合判断。

案号 一审:(2015)许刑初字第10号 复核审:(2015)豫法刑四复字第16号 复核审:(2015)刑监复29246554号 一审重审:(2017)豫10刑初28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327    
  【案情】
  公诉机关:河南省许昌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高齐飞。
  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审理查明:被告人高齐飞因犯故意杀人罪,于2014年1月3日被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限制减刑。2014年7月12日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核准,2014年8月7日入河南省第三监狱服刑。2014年8月23日下午,高齐飞被同监狱罪犯张建军(又名张建民)打骂,便怀恨在心。2014年8月24日午饭后,高齐飞趁被害人张建军在2号监舍楼1楼9监区111监舍休息之际,将放在监舍门口的暖水瓶内的开水,倒在趴在床上睡觉的张建军的面部、颈部、肩部、背部等处,致张建军被烫伤。经鉴定,张建军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
  许昌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齐飞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高齐飞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又故意犯罪,提请许昌中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高齐飞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害人张建民对本案引发存在过错;高齐飞入狱时间短,缺乏法制教育;高齐飞认罪态度好;本案不应适用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的规定,请求从轻处罚。
  【审判】
  许昌中院认为被告人高齐飞主观上有伤害他人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伤害他人的行为,并造成了被害人轻伤一级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被害人对本案的引发存在过错,可以对高齐飞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高齐飞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依据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此处指刑法修正案(九)修正前的条款)、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15条第2款之规定,判决对被告人髙齐飞执行死刑。
  一审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被告人不上诉,检察机关不抗诉,许昌中院依法报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
  河南高院经复核认为,高齐飞在死刑缓期2年执行期间又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张建对引发本案有重大过错,高齐飞认罪态度好,请求对高齐飞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原审判决对被害人在案发起因上有过错、高齐飞认罪态度好等情节已经认定,并在量刑上已予体现。故裁定同意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许刑初字第10号执行被告人高齐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高齐飞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用开水浇烫他人身体,致人轻伤一级,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鉴于被害人在本案起因上具有明显过错等情节,高齐飞故意犯罪尚未达到情节恶劣的程度,第一审判决和复核审裁定对高齐飞决定执行死刑的刑罚不当。根据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此处指经刑法修正案(九)修正后的条款)、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50条第(5)项、第353条第1款的规定,裁定不核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意第一审决定对被告人高齐飞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并发回重审。
  许昌中院重审后,判决被告人高齐飞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与其前犯故意杀人罪所判处的刑罚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人高齐飞限制减刑。
  宣判后,检察机关不抗诉,被告人服判不上诉,案件已经交付执行。
  【评析】
  死刑缓期执行是我国特有的一种刑罚制度,对于限制和减少死刑的适用、贯彻社会主义人道原则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1997年刑法第五十条规定,死缓罪犯在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本案被告人高齐飞于2014年7月12日被河南高院裁定核准死刑,缓期2年执行,并限制减刑。2014年8月23日又再犯故意伤害罪,并经查证属实,依照当时有效的1997年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死刑。故许昌中院的第一审判决和河南筒院复核审裁定决定对高齐飞执行死刑,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是适当的。在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期间,刑法修正案(九)实施。该修正案对刑法第五十条作出修改,规定:“如果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死刑;对于故意犯罪未执行死刑的,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重新计算,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这一修改,进一步严格了死刑缓期执行罪犯变更执行死刑的条件,要求该罪犯不但要有故意犯罪行为,而且必须达到情节恶劣的程度,才能变更为执行死刑。与1997年刑法相比,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对于死刑缓期执行罪犯故意犯罪的刑罚处理更轻,根据刑法第十二条“从旧兼从轻”的溯及力原则,该规定对于死刑缓期执行罪犯在2015年10月31日之前实施的故意犯罪行为,应予以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法修正案(九)时间效力的解释》第2条规定,“对于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且在2015年10月31日以前故意犯罪的,适用修正案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复核时,必须对被告人高齐飞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所犯的故意伤害罪是否达到情节恶劣的程度作出评价。
  对修订后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情节恶劣该如何把握?对此没有司法解释予以规定,实践中争议也很大。有观点认为应当与我国刑法其他故意犯罪条文中规定的情节恶劣作同一理解,也有观点认为应当以其故意犯罪所判处的刑罚为准,凡被判处3年或者5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均应当执行死刑。
  笔者认为,对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认定,可以所犯新罪被判处3年或者5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为前提,但不能搞“一刀切”,而应当根据故意犯罪的动机、手段、造成的危害后果等犯罪情节,并结合罪犯在缓期执行期间的改造、悔罪表现等,综合判断。
  一、对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中“情节恶劣”的合理解释
  现行刑法分则中涉及情节恶劣的规定共有九个条文,其中危险驾驶罪、出版歧视侮辱少数民族作品罪、打击报复会计统计人员罪、虐待罪、遗弃罪、寻衅滋事罪、虐待部属罪、遗弃伤病军入罪等8个条文将情节恶劣规定为构成犯罪的基本条件,也就是说属于入罪条款,针对的是故意犯罪的一般情形;另有一个强奸罪条文规定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针对的是强奸罪的严重情形。如果将刑法第五十条规定的情节恶劣理解为故意犯罪的一般情形,意味着所有的故意犯罪都可归属于情节恶劣的情形,就抵销了刑法修正案(九)对死缓罪犯故意犯罪执行死刑增加“情节恶劣”这一限制条件的意义,无疑不符合立法的原意。如果将情节恶劣理解为类似于强奸罪条文所规定的可能判处10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严重情形,则死缓罪犯变更执行死刑的条件过于严格,既不符合民意,也不利于刑罚执行机关对罪犯的改造和管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请你喝茶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32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