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检察》
依法抗诉维护企业网络传播权
【作者】 马睿王楠
【作者单位】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分类】 检察院【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12【页码】 7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2735    
  

2016年8月22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行政检察部(现第六检察部)办理了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艺公司”)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行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系列案,该系列案涉及《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我是歌手》《百变大咖秀》《我们约会吧》等十部耳熟能详的热门综艺节目,社会关注度高。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后认为,二审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且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遂提请北京市检察院抗诉。[1]2017年6月30日,北京市检察院以“现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为由,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出抗诉。2018年6月27日,法院作出再审判决,全部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对十件案件全部依法改判。该系列案件的成功办理,彰显了检察机关对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力度,是检察机关围绕党和国家发展大局推进建设知识产权强国、促进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繁荣的具体体现。该系列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评为2018年度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一、细致进行书面审查,厘清案件基本事实

受理该系列案件后,承办部门迅速依托全国检察机关统一业务应用系统确定了承办检察官组成办案小组,并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分别调取该系列案一审、二审全部卷宗材料。通过细致阅卷,检察官发现,该系列案件的争议焦点是对合同内容的理解,且属于二审改判案件。发现这一情况后,检察官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敏锐地觉察到,如何正确理解并解释涉案协议,是该系列民事监督案件的核心问题。通过审查在案证据,办案小组认定以下事实: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乐阳光公司”)与奇艺公司签订了若干综艺节目的授权协议,并向奇艺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范围是2014年度湖南卫视制作并播出的若干综艺节目,授权期限为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2014年4月,奇艺公司发现风行公司在PC端、手机客户端播放了2014年度的部分上述综艺节目。风行公司的播放依据为其与快乐阳光公司草签的涉案综艺节目《许可协议》。但该草签的《许可协议》与作为附件的《授权书》对授权范围的表述不一致,前者表述为“授权内容是指2013年湖南卫视播出的自有版权节目”“授权期限一年:自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止”;后者表述为“快乐阳光公司现授予风行公司通过其网站和手机客户端软件对湖南卫视在本授权期限内制作播出的自有版权节目进行互联网点播,授权期限自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止。”风行公司与奇艺公司就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之间湖南卫视自制的综艺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发生争议。

检察官在反复阅读涉案协议,并查阅大量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例后,初步认定原审判决依风行公司与快乐阳光公司草签的《授权书》等相关证据认定风行公司获得了湖南卫视2014年1月1日至4月30日期间播出的涉案综艺节目的授权,属“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主要理由有:一是风行公司与快乐阳光公司草签的《许可协议》关于授权内容的约定清晰明确。该《许可协议》第一条约定“本协议所指的甲方授权内容是2013年湖南卫视播出的自有版权节目”,第三条约定“授权期限一年:自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止”。可知,授权内容与授权期限分别列属在不同条款中,授权内容清晰明确,使用词句具体精准,表述并不存在歧义和混淆。二是作为《许可协议》附件的《授权书》不能产生变更主合同的法律效力。《授权书》虽然与合同主文连在一起,并加盖了快乐阳光公司的骑缝章,但从合同主文多处提到“附件格式”字样等内容可见,其应为授权书之格式,而非最终有效的《授权书》。在双方未作出变更合同的意思表示情况下,合同主文内容具体明确,且能够全面系统地反映合同双方的订约背景、权利义务和合同目的,合同主文的证明力明显大于附件证明力。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仍应将主文作为合同解释的基础。因此,对授权内容的确认仍应依《许可协议》的主文条款所指,仅包括湖南卫视2013年播出的自有版权综艺节目。

虽然检察机关认定生效裁判对合同内容理解有误,但由于法官在民事诉讼中对合同内容的解释存在自由裁量和自由心证的权力,在检察监督阶段仍应对原审生效裁判给予充分尊重。如果仅依据不同的理解即提请抗诉,抗诉请求将难以获得再审法院改判支持,案件办理一度陷入两难的境地。

二、充分听取当事人意见,发现新的争议焦点

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北大法宝》(以下简称《规则》)的要求,检察机关在办理诉讼监督案件过程中,应当听取当事人的意见。法律并未规定听取意见的具体形式,即不以见面接待为必然要求。但考虑该案的复杂性和社会关注度,检察官决定先启动部门设立的“一见面”工作模式,也就是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检察官针对案件事实证据、矛盾争议点以及申请人的监督理由等问题,通过现场接待的方式听取申请人意见。依照此模式,在与申请人奇艺公司进行了见面并听取其一方意见过程中,奇艺公司提交了(2014)长中民初字第00160号《民事判决书》和(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84号《民事判决书》作为再审新证据,该生效判决确认风行公司与快乐阳光公司的《许可协议》已于2013年12月31日解除。检察官意识到,如果该证据能够作为新证据予以采纳,对涉案协议作何种理解,将对抗诉与否、改判与否不再具有直接影响,案件争议焦点亦将随之变化。

在奇艺公司提交了有利于己方新证据的情况下,如果依据该证据直接提请抗诉,一定程度上将剥夺风行公司抗辩的权利,亦不利于案件的全面审查。故检察官又通过“两见面”的辅助模式,通知案件另一方当事人风行公司见面核实情况,全面听取了风行公司对奇艺公司提交的新证据的质证与抗辩意见。通过“两次见面”的相互补充与印证,检察官对新证据有了更为直观与完整的认识,对于案件有了更加全面准确的把握。在此基础上,检察官将“另案情况”作为审查案件新的争议焦点,即“奇艺公司提交的湖南省高级法院的生效判决书”能否作为再审程序的新证据予以采纳,并将其作为提请抗诉的关键性问题提交检察官联席会议把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273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