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强奸犯罪中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
【作者】 王星光庄绪龙【作者单位】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期刊年份】 2013年
【期号】 8【页码】 19
【摘要】 【裁判要旨】 强奸犯罪中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后果,在排除适用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第(五)项前段中的“造成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规定之外,不应一概认定为第(五)项后段中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而应结合刑法中的因果关系理论和犯罪停止形态理论,具体分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与强奸行为之间是否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在责任要件的认定中,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的区分应当着重注意认识因素的特殊情节,如果行为人认识到法益侵害发生的必然性,对此情形只能认定为直接故意,反之则可能成立间接故意。
  ■案号 一审:(2012)锡刑初字第20号 复核审:(2012)苏刑一复字第0031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2414    
  【案情】
  公诉机关: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韦风。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1年6月26日晚,被告人韦风驾驶摩托车外出,当晚22时40分许,在无锡市崇安区广勤中学附近看到被害人李某(女,殁年17岁)独行,即上前搭讪,后将被害人李某强行带至无锡市通江大道安福桥南岸桥洞下斜坡处,采用语言威胁、拳打、卡喉咙等暴力手段欲对李某实施强奸,因遭到李某反抗而未果。被害人李某在反抗过程中滑落河中,被告人韦风看到李某在水中挣扎,明知其不会游泳,处于危险状态,而不履行救助义务,并逃离现场,致李某溺水死亡。
  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韦风犯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韦风的辩护人提出,韦风的行为属于刑法规定的强奸罪中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审判】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韦风采用暴力手段,强奸妇女,构成强奸罪,系未遂。被告人韦风对被害人李某反抗后滑落河中溺水而亡结果的发生持放任态度,还构成故意杀人罪,系间接故意。被告人韦风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应当实行数罪并罚。行为人因盗窃嫌疑被抓获后主动如实供述本案犯罪事实,系坦白。
  被告人韦风采用暴力手段强奸妇女,并因其强奸行为置被害人李某于危险境地,负有抢救义务,但未予施救,而持放任态度,最终导致被害人李某溺水死亡,该行为符合间接故意杀人的法律特征,不属于刑法规定的强奸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的情形。被告人韦风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后果严重,论罪应当被判处死刑,但鉴于其系间接故意杀人,且有坦白情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被告人韦风两次曾因犯罪被判过刑,犯罪的人身危险性较大,又未能赔偿被害人近亲属的经济损失,亦未取得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据此决定对其依法适用限制减刑。
  据此,根据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韦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对被告人韦风限制减刑。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韦风没有上诉,公诉机关没有抗诉,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报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原审判决对被告人韦风定罪准确,量刑恰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78条第2款第(1)项的规定,裁定核准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韦风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其限制减刑的刑事判决。
  【评析】
  本案在审理的过程中,主要有以下两个问题需要仔细分析:一是强奸犯罪中非强奸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情形的司法认定;二是不作为故意杀人行为中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的区别如何具体把握。
  一、强奸犯罪中非强奸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情形的司法认定
  本案行为人的行为过程可以用下列流程图清晰地表示:
  行为人强奸行为→被害人反抗行为→被害人落入水中→行为人未予有效救助→被害人死亡。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行为人行为的定性形成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应当定强奸罪一罪,因为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应当作为强奸罪中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量刑情节,且行为人没有杀害被害人的故意,不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不应再单独认定为故意杀人罪,更不应数罪并罚。第二种意见认为,行为人在已经构成强奸罪(未遂)的情形下,还存在不作为的故意杀人行为,应该以强奸罪(未遂)和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
  1.强奸犯罪中非强奸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情形的司法认定,应该结合刑法中的因果关系理论进行辨析,不能一刀切地认为是造成其他严重结果。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五)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一般来讲,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理解,是行为人的强奸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的重伤或者死亡结果,如导致被害人性器官严重损伤、遭受感染致病、因挣扎反抗导致体力不支心力衰竭而死亡等等。强奸行为发生后,被害人由于其他的一些原因,比如自杀、自残等行为导致重伤、死亡结果的,并不在刑法规定的强奸罪结果加重犯中的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这一情节的涵摄之内。这是因为,被害人自杀、自残所造成的重伤或者死亡结果与行为人的强奸行为并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通说观点是以条件说为主要依据的。条件说的公式是,没有前行为就没有后结果,前者就是后者的条件。如果不具有条件关系,一般就可以直接否定因果关系的存在。也就是说,在因果关系的判断中,如果出现介入因素,且介入因素单独主导性地导致了损害后果的发生,那么前行为与此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就会自然断绝。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中讨论、争议比较集中的是对“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这一表述应该如何理解的问题。本案指定辩护人在庭审中提出,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应该属于刑法规定的强奸罪中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不能再单独评价为故意杀人罪。笔者认为,按照体系解释的原则,遵循刑法中因果关系的基本原理,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亦应当与强奸的实行行为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也就是说,此处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不应作泛化的解释,不能将强奸行为中出现的所有严重情形都归于强奸罪中造成其他严重后果这一加重情节,而是只应该将强奸行为直接导致的、没有被本条款所涵盖的其他严重后果作为此处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比如,被害人精神严重失常等。本案中,强奸行为作为前条件与被害人溺水死亡这一结果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强奸行为因为被害人的反抗挣扎导致出现未遂的犯罪停止状态,强奸罪的犯罪形态已经停止,与后来发生的结果已经失去了因果关联性。
  从实质的层面分析,刑法中因果关系所要解决的是对法益侵害结果的归责问题,即哪个行为危险的现实化导致了该法益侵害结果的出现。本案中,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显然是由行为人未实施其先行行为所产生的救助义务而导致,而不是行为人强奸未遂行为所引发。行为人的强奸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并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因而,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不能归结于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第(五)项后段中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本案中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亦不能认定为强奸罪的结果加重情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241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