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法律的自治与开放
【副标题】 当代美国法社会学方法论变革导论【英文标题】 Autonomy and Opening of Law
【英文副标题】 Introduction to Methodological Transformation of Contemporary American Sociology of Law
【作者】 颜毅艺【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法社会学;方法论;法律自治
【英文关键词】 sociology of law;methodology;autonomy of law
【文章编码】 1006—6128(2007)05—0135—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5
【页码】 135
【摘要】

研究当代美国法社会学的方法论变革有助于揭示其知识增量,并可能为中国法社会学提供理论资源。方法论是指对方法的研究或理论分析,即把方法组织成~个体系并予以理论说明。由于一个学科的所有理论和方法论都围绕该学科的核心问题而组织,并通过继承与批判传统而逐步演进,因此方法论研究应揭示主导变化的核心线索和变化所蕴含的学术意义。法社会学的核心问题是法律与社会的关系。法社会学以社会学视角破除法学的法律自治观念,证明法律领域的开放性。当代美国法社会学通过方法论变革批判了“法律与社会”的模式,使法律与社会的关系以及法律的自治与开放获得新的解释。

【英文摘要】

Research of the methodological transformation of contemporary American sociology Of law may reveal its incremental knowledge,and afford theory resources for Chinese sociology of law.Methodology can refer to the study or theoretical analysis of the methods,namely organize and explain a system of the methods.Because all theories and methodologys in a subject are organized to answer its core issue,and evolve throngh inheriting and criticizing tradition,methodology research should reveal the core clue leading change and change’S academic significance.The core issue of sociology law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aw and society.Sociology of law breaks the concepts of autonomy of law from a sociological perspective,and proves the opening of legal field.Contemporary American sociology of law criticizes’law and society’model with methodological changes,anew explain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aw and society,autonomy of law and opening of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1575    
  一、研究缘起
  1959年,塞尔茨尼克带有预言色彩地指出,法社会学有三个基本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交流看法的阶段,基本和普遍的社会学真理的判断被带入迄今为止隔离的法律领域。第二阶段是社会学的工匠阶段,社会学家应用社会学的具体技术和观点分析法律教义和制度的特定问题,美国法社会学将进入这一发展阶段。第三阶段是真正的智识上自治和成熟的阶段,此时社会学家超越技术者或工程师的角色并研究特定人类事业的更宏大的目标和指导性原则。{1}(P521—522)22年后,汉特对美国法社会学的现状做出评论,认为在几乎以“法律过程”的经验调查研究为唯一特征的贫乏年代过去之后,终于重新出现了理论的探索,他认为昂格尔、布莱克和楚贝克的研究代表了理论意识的重新觉醒。{2}(P58)2005年,马考利在美国“法与社会研究学会”成立40年之后,回顾法社会学研究领域的发展和变化,认为“我们可以哼唱一曲Duke Ellington的‘今非昔比(Things Ain’t what They Used To Be)’。”{3}(P54)弗里德曼则自豪地宣布:“法律与社会研究现在已经,起码是象征性地,完成了从幼年跻身成年人的转变。”{4}(P1)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法社会学的巨大变化从这些法社会学领域著名代表人物的评论中可略见一斑。在与其他社会科学和法学的不断交流中,在以学术研究积极应对美国社会变迁的实践中,当代美国法社会学以纯粹法社会学、伯克利学派、批判法学、新法律现实主义等学术流派的不断涌现提供了一幅异彩纷呈的思想图景。
  在这一过程中,它们不仅提出了富有冲击力的理论观点,而且也使用了不少新的方法论。这些方法论把各种方法系统地组织起来构成一个体系,以此提供特定的视角来确定理论问题、设定研究的程序和步骤、筛选研究的资料、主导分析的方向、检验结论的真伪,从而对理论研究发挥重要作用。一种理论流派往往通过其特定的方法论确定理论风格,提出或者转换重要的理论问题,扩展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因此,对当代美国法社会学的方法论变革进行研究,有助于揭示其理论如何实现知识增量。而且,由于当代美国法社会学研究一直居于世界法社会学研究的领先地位,这一研究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把握法社会学领域的前沿问题及其发展状况。此外,由于中国法社会学自发展之初就负有以引人新方法研究法律问题、促进法律实践的使命,但至目前为止研究状况尚不容乐观,因此本研究希望为仍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法社会学提供可资借鉴和批判的理论资源。
  二、问题设定
  方法论(Methodology)有不同的用法。第一种含义是方法(method)。“方法是人们为了解决某种问题所采取的特定活动方式。”{5}(P43)在法社会学研究中,它一方面常常与理论研究的进路(approach)、策略(strategy)、研究步骤(process)等换用;{2}(P221)另一方面还被用于指社会学的各种定性和定量的经验实证研究方法,如深度访谈、问卷调查、回归分析、参与观察等。[1]第二种含义是指由方法构成的体系。它区别于第一种含义之处在于,强调由各种不同的方法构成一个学科的方法体系,但尚未关注方法之间的联系和组织原则等方法的理论。覃方明认为社会科学、至少社会学使用这一层含义,此时方法论仍然是方法的较为动听的同义词。{6}(P35)第三种含义是指对方法的研究或理论分析,即把方法组织成一个统一的体系并予以理论说明。功能主义、冲突主义、结构主义、系统论、个人主义、整体主义、唯物主义等哲学、社会学理论常被作为法社会学的方法论。[2]有时这一层含义的方法论还与范型、范式(paradigm)、模式(mode、pattern)等通用。{7}(P64){8}(P31)第四种含义专指研究知识形成的一般性原则的逻辑分支,或者是“研究方法或有序程序的科学,特别是有关科学与哲学探究中推理原则应用的学科分支。”覃方明认为它特指自然科学的方法论,用以回答理论验证的逻辑问题。它包含归纳与演绎两种逻辑体系。{6}(P35){8}(P40)在这一层含义上,麦克唐纳德认为法社会学的方法论是归纳。[3]
  本研究基于特定的研究构想在第三种含义上使用方法论,这并非否认其他方法论含义的指导作用。首先,就第四种含义的方法论而言,传统科学哲学的方法论理论由演绎和归纳构成,其后又发生了逻辑实证主义、证伪主义、历史主义的转向。这些的确可用以说明当代美国法社会学发生的某些变化,[4]但如果局限于这一层含义就会忽略其中更为重要的理论脉络。其次,仅仅在第一种含义上使用方法论也是不合适的。尽管新的理论策略或者定性、定量的研究方法的使用就自身而言已经推进了法社会学研究,因而值得予以个别关注;但如果不在总体上把握它们,分析方法之间的联系及其整体对理论的影响,则无助于挖掘变化的根源和意义。最后,与此相关联,本研究也不满足于在第二种含义上使用方法论,而是力图将这一体系的内在关联以及其与法社会学的整体理论推进紧密联结起来。据此,本研究采取第三种含义的方法论。
  但需要强调的是,本研究区别于以往论述之处在于:首先,更注重方法论如何经由具体分析策略和过程而得到展现。以往的研究较注重解释方法论的社会学或者哲学内容,而就该方法论如何具体在法社会学领域展开着墨甚少。因此即使获得了方法论的规定性说明,仍在诸多具体细节分析方面付诸阙如。而笔者认为,如何将源自其他学科的方法论转化为法社会学分析中所遵循的方法论,是有效展开理论研究的要求。[5]也可能是由于这一原因,中国法社会学研究在引入西方法社会学研究方法论之后,在具体应用方面仍很薄弱。此外,本研究还将关注理论研究者或者研究群体为何以及如何选择特定的社会或哲学理论作为方法论渊源。作为一种思想史的研究,如果不重视理论研究者或者研究群体参与理论发展的具体过程和细节,就无法说明理论之所以发生转化的原因。
  其次,本研究将侧重学派的方法论,而避免完全局限于现成的社会学方法论框架。这是因为:第一,现成的社会学方法论框架如功能主义、冲突论、结构主义、系统论等并非不能用于解释当代美国法社会学方法论状况,[6]但是这种解释框架可能需要在论述时不断切割现有的学说和流派,对它们的理论进行重新组合,结果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对各学派的完整阐释。而学派研究在思想史研究中乃是一种重要的研究进路,它有助于展示在整体理论发展中理论研究者个人或团队所扮演的角色,这种“人”的因素不应该被从思想史研究中剔除。
  第二,避免局限于现成的社会学方法论框架是基于对法社会学中“社会学”的理解。自学科诞生之日起,“社会学”就一直被扩张性的解释。在庞德那里,所谓社会学法理学,就不是单独以社会学的理论丰富法律研究,而是“统合分析、历史、哲学和社会学四种法理学方法以及强调与其他社会科学的‘团队’作用而达致的法理学‘统合’形式。”{9}(P259—260)“任何单一的方法都无法有效地服务于法理学。”{9}(P275)基于这样一种认识,现代法社会学继续不断扩充其理论和方法渊源。Kahei Rokumoto认为,“社会学的”并不是在现代社会学的特定学科的狭隘意义上使用,而是与“经验的”等同。他所指的“经验”内容又极为泛化。[7]“法律与社会(Law and society)”、“法律的社会学理论(Sociological Theories of Law)”、“社会一法律研究(Socio—Legal Studies)”、“法律与社会科学(Law and Social Science)”等新派法社会学越来越强调它不是一个特定学科,而是应用其他学科的理论、方法分析特定的法律现象。[8]并且,本研究考虑到在法社会学研究的不断深化中,“法律与某某”[9]的研究类别的不断增加,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再严格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社会学理论和方法了。对于这一问题,只存在研究者本人的知识背景和理论资源的限制,而不存在法社会学主题和方法的限制。“法社会学不必(也不应该被)作为经院社会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将命运系于它当前的学术关注点,并寄生于经院社会学的理论发展上。”{10}(Pxii)
  基于这些认识,本研究的宗旨是:努力紧扣当代美国法社会学各种学术流派的理论竞争;深入各学术流派内在的学术理路;注重有机和动态地进行分析,而非局部和静止地给出论断。本研究的思路是:首先揭示这些方法论如何通过法社会学中具体的分析进路和理论策略表现出来。法社会学需要在各种学科资源之间建立可操作性的研究方略,而不是忽视学科之间的差异简单地套用某种理论,这些具体的分析进路和理论策略因而是建立知识转化的有效途径。其次,挖掘方法论的理论渊源如何在研究者的知识积累、学术兴趣、社会背景的影响下,经由理论处理而有效转化为法社会学的方法论。最后,展示特定方法论指导下得出何种法社会学理论。因为割裂方法论与理论既不可能也无必要,方法论与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分的:不仅在理论发现与验证过程中,方法与之紧密缠绕;而且方法与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是互为体现的。[10]当然,本研究将有所侧重。因为方法、方法论都具有多样性、多层次性,笔者不可能也不打算将所有方法、方法论问题都列举出来,而是基于特定的研究线索,选取最具有代表性的、对于推动当代美国法社会学研究最具意义的方法和方法论加以阐释。
  三、论述脉络
  (一)文献述评
  为了有效地分析纷繁复杂的学术思想,必须把握其中的关键问题或者发展脉络,否则就会流于毫无章理的描述。季卫东以科学与改革作为20世纪美国“法与社会运动”的两个支点,认为社会科学的发展和社会变革的需求是法社会学兴盛的两个基本因素。科学导致其经验主义倾向,改革则导致其功能主义倾向。他根据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法与社会”研究运动对这两个支点的不同侧重,描述了以布莱克的法律行为论为纯粹形态的科学主义方法论和伯克利学派的规范主义方法论之间的论战;指出在“法与社会”研究运动衰落之后,批判法学在改革层次的影响,以及80年代崛起的“法与经济学”对科学主义的发展。{11}(P553—577)同时,他还从科学与改革的支点引申出怀疑主义和经验主义的矛盾,即“科学要求经验性研究和客观的理论建构,而改革则要求理想的目标模式和向现实挑战的主观能动性。”{11}(P572)由此,他分析了批判法学对怀疑主义的继承和对经验主义的重新解释。总之,他认为,“法社会学作为极其庞大而复杂的知识体系,是建立在科学认识与改革实践的微妙平衡之上的。”{11}(P572)必须承认,科学与改革的线索穿起了20世纪美国法社会学从初期的法律现实主义到中后期各种学术流派的发展,颇具解释力。但是,他仅仅描述了在科学与改革的促动下,法律现实主义如何对20世纪初美国的经典法律理论体系进行批判,以及其后法社会学各学术流派的更替,却没有讨论科学和改革构成法社会学的发展线索究竟对于法社会学有什么特殊意义。换言之,自然法学和分析法学也分别强调改革和科学的支点,为什么它们的研究并不导向法社会学?因此,科学和改革可以作为解释法社会学发展的一般性线索,但不导向法社会学最核心问题的解答。法宝
  特诺维将20世纪法律与社会研究的理论取向概括为这样几个二元对立的格局:(1)实证主义规范主义:“实证主义提倡客观、中立、科学地去解释和分析法律行为与社会因素的关系”;规范主义则对法律的社会意义进行价值评估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Philip Selznick The Sociology of Law(J).Journal of Legal Education.1959,(12).

{2}Alan Hunt.Explorations in Law and Society:Towards a Constitutive Theory of Law(M).London:Routledge,1993.

{3}(美)斯图尔特·麦考利.新老法律现实主义——今非昔比(J)范愉译.政法论坛,2006,(4).

{4}Lawrence M Friedman.Coming of.Age:Law and Society Enters an Exclusive club(J).Annual Reviews of Law and Social Science,2005,(1).

{5}张文显.马克思主义法理学——理论、方法和前沿(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6}覃方明.社会学方法论新探(上)(J).社会学研究,1998,(2).

{7}朱景文.法社会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8}(美)艾尔·巴比.社会研究方法基础(M).邱泽奇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

{9}邓正来.社会学法理学中的社会神——庞德法律理论的研究和批判(J).中外法学,2003,(3).

{10}Roger Cotterrell.Law and Society(M).New York: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1994.

{11}季卫东.从边缘到中心:20世纪美国的“法与社会”研究运动(A).北大法律评论:1999年第2卷第2辑(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12}陆益龙.法律社会学:历史与范式的建构(J).江海学刊,2006,(1).

{13}Frank Munger.Inquiry and Activism in Law and Society(J).Law & Society Review,2001,(1).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14}Brian Z.Tamanaha.Realistic Socio—Legal Theory:Pragmatism and a Social Theory of Law(M).Oxford:Clarendon Press,1997.

{15}Kahei Rokumoto.Sociological Theories of Law(M).Hanover:Dartmouth,1994.

{16}Man Hunt.The Sociological Movement in Law(M).London:The Macmillan Press LTD.,1978.

{17}(英)罗杰·科特威尔.法律社会学导论(M).潘大松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89.

{18}季卫东.界定法社会学领域的三个标尺以及理论研究的新路径(EB/OL).http.//www.gongfm eom/jiwdfashehuixue htm.2007—3—1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157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