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论洛克的私力救济思想
【英文标题】 Locke's View on Private Remedy【作者】 何永军
【作者单位】 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分类】 外国法制史
【中文关键词】 洛克;霍布斯;私力救济;契约论
【英文关键词】 Locke;Hobbes;private remedy;theory of contract
【文章编码】 1006—6128(2007)05—0127—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5
【页码】 127
【摘要】

作为英国近代伟大的哲学家,洛克认为人类先后经历了自然状态和政治社会两个阶段。在自然状态中只有私力救济,由于私力救济存在缺陷,使人们不得不建立国家实行公力救济。但即使在政治社会中,私力救济也将局部存在。洛克的思想是建立在其经验主义的认识论、自私的人性论和独特的契约论基础之上的。现在洛克的思想虽已部分失去了真理性,但其关于政治社会中私力救济的论断仍是不刊之论。正视洛克的警告,加强国家政权建设,至少为贫弱者提供最低限度的救济,这正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英文摘要】

As a great philosopher in modern England,Locke thought that human being experienced natural state and political society.In natural status,only private remedy existed.Due to the defects of private remedy,people establish states to exercise public remedy.But even in political society,private remedy exists in some parts.The thoughts of Locke established on the experience theory of knowledge,understanding of human nature as evil and his unique theory of social contract.Now,the theories of Locke lost its nature as truth partly,but the understandings on private remedy remains true.It is our task to strengthen the state’s political power to provide minimum remedy to the vulnerable under the warnings of Lock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1580    
  
  约翰·洛克(1632—1704)是英国近代伟大的哲学家,被罗素赞誉“不但是认识论中经验主义的奠基者,同样也是哲学上的自由主义的始祖。”{1}(P134)其政治学说对英国、法国和美国的宪政产生了深远影响,为此,哲学史家梯利曾称赞其说:“没有一个哲学家比洛克的思想更加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的精神和制度。”{2}(P366)在洛克的政治哲学中包含了私力救济的丰富思想,但长期以来却少有人对其进行全面的整理和研究,而在我们力图“认真对待私力救济”{3}(P386—393),完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充分发掘和利用其相关思想资源,无疑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由于在思想上洛克与霍布斯既有一脉相承之处,也有许多针锋相对的地方,故为了更好地说明洛克的思想,笔者将在文中对二者思想的一些异同之处加以必要的辨析。
  一、洛克私力救济思想的主要内容
  洛克与他同时代的大多数政治思想者一样,认为人类先后经历了自然状态和政治社会两个阶段,其间私力救济的地位、境遇并不完全相同。具体而言,洛克的私力救济思想主要包括如下三个方面:
  (一)自然状态下没有公力救济,只有私力救济
  洛克赞同霍布斯的看法,认为人类最初处于一个没有公共权威的自然状态之中,其时没有任何公力救济,而只有私力救济,即“在自然状态下,人人都是法官”{4}(P106)。但是由于他们对自然状态和自然法的理解不同,导致了他们在对自然状态中私力救济特点的把握上存在一定差异:在霍布斯看来,人们在进行私力救济时,仅仅是依从自己的一己私利和主观意志而自由行事而已,并不存在任何外在的准绳;而与此相反,洛克认为,人们是依照自然法进行私力救济的,自然状态中的私力救济实际是一种私人执行自然法的行为。
  洛克与霍布斯虽然都认为在自然状态之中人人平等、自由,但与霍布斯主张自然状态是一种“人人相互为敌的战争状态”不同,{5}(P9)洛克声称自然状态“完备无缺”,人们“在自然法的范围内,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办法,决定他们的行动和处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而毋需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6}(P5)为此,洛克批评霍布斯将自然状态与战争状态混为一谈,认为二者有明显的区别:“它们之间的区别,正像和平、善意、互助和安全的状态和敌对、恶意、暴力和互相残杀的状态之间的区别那样迥不相同。”{6}(P14)
  洛克与霍布斯对自然状态的理解之所以存在上述差异,在笔者看来,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对自然法的理解不同。在霍布斯看来自然法的主要内容是自我保存,他说:“自然法[的定义]是正确理性的指令,它为了最持久地保存生命的可能,规定了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自然法的基础是:“当和平可得的时候就寻求和平;当和平不可得的时候,就在战争中寻求救助[auxilia belli]。”{5}(P15)因此,霍布斯最终得出了人们之间订立契约、转让权利建立利维坦的结论。故霍布斯的自然法实际并不是一种调整人们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法律,[1]其自然法的唯一使命就是要把人们引导到政治社会中去。因此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实际是一种没有任何法律调整的无序状态:没有正义、财产和权利,有的只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而与此相反,洛克在理解自然法时更多地追随了托马斯·阿奎那的传统,认为自然法来自于上帝,“自然法也就是上帝的意志的一种宣告”,{6}(P84)作为上帝创造物的人,在自然状态下同样受上帝意志的约束。为此,洛克说:“自然状态有一种为人人所应遵守的自然法对它起着支配作用;而理性,也就是自然法,教导着有意遵从理性的全人类:人们既然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6}(P6)而且洛克的自然法赋予了每个人双重义务:除了保存自己之外,还必须保存全人类。为此,他说:“因为每一个人必须保存自己,不能擅自改变他的地位,所以基于同样理由,当他保存自身不成问题时,他就应该尽其所能保存其余的人类,而除非为了惩罚一个罪犯,不应该夺去或损害另一个人的生命以及一切有助于保存另一个人的生命、自由、健康、肢体或物品的事务。”{6}(P6—7)故洛克的自然状态并不是一种自由放任的无序状态,相反,就常态而言它是一个人人“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世界。
  但同时,洛克对每个人都会自觉自愿的遵守自然法却并不抱过多奢望,他认为在自然状态下也存在侵害和犯罪行为,人们时常也会处于战争状态,故“为了约束所有人不侵犯他人的权利、不互相伤害,使大家都遵守旨在维护和平和保卫全人类的自然法,自然法便在那种状态下交给每一个人去执行,使每人都有权惩罚违反自然法的人,以制止违反自然法为度。”{6}(P7)“人人基于他所享有的保障一般人类的权利,就有权制止或在必要时毁灭所有对他们有害的东西,就可以给与触犯自然法的人以那种能促使其悔改的不幸遭遇,从而使他并通过他的榜样使其他人不敢再犯同样的毛病。在这种情况下并在这个根据上,人人都享有惩罚罪犯和充当自然法的执行人的权利。”{6}(P8)故洛克完全同意霍布斯关于自然状态下人人都是法官,是自己或他人案件裁判者的观点,不同之处仅在于,在洛克看来,人们这样做是在执行自然法,而霍布斯却认为人们只是在按照自以为是的利益自由行动。
  (二)私力救济存在缺陷,需要公力救济加以矫治
  洛克虽然不像霍布斯那样对自然状态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但是他也承认自然状态是有缺陷的,在自然状态中人们的生命、财产和自由得不到可靠的保障。而这种缺陷就集中体现在私力救济的缺陷上,他说:“政治社会的目的原是为了避免并补救自然状态的种种不合适的地方,而这些不合适的地方是由于人人是自己案件的裁判者而必然产生的”,{6}(P55)在他看来完全奉行私力救济其效果并不理想,因为“人人都拥有执行自然法的权力——我相信总会有人提出反对:人们充当自己案件的裁判者是不合理的,自私会使人们偏袒自己和他们的朋友,而在另一方面,心地不良、感情用事和报复心理都会使他们过分地惩罚别人,结果只会发生混乱和无秩序;所以上帝确曾用政府来约束人们的偏私和暴力。我也可以承认,公民政府是针对自然状态的种种不方便情况而设置的正当救济办法。人们充当自己案件的裁判者,这方面的不利之处确实很大,因为我们很容易设想,一个加害自己兄弟的不义之徒就不会那样有正义感来宣告自己有罪。”{6}(P10)在此,洛克对人性抱持着一种现实、悲观的态度,他认为让每个人充当自己案件的法官就难确保案件得到公正解决,不可避免导致混乱和无序,使世界陷入战争状态,故在洛克眼中私力救济存在天然缺陷。
  对此,洛克进一步解释说:“避免这种战争状态是人类组成社会和脱离自然状态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如果人间有一种权威、一种权力,可以向其诉请救济,那么战争状态就不再继续存在,纠纷就可以由那个权力来裁决。”{6}(P15)在洛克看来自然状态和政治社会的不同,就在于后者有一个当个人受到侵害时可以向其申诉的“裁判者”,而前者则缺乏这样一个裁判者。是否存在公共裁判者是洛克划分自然状态和政治社会的重要标准,他说:“凡结合成为一个团体的许多人,具有共同制订的法律,以及可以向其申诉的、有权判决他们之间的纠纷和处罚罪犯的司法机关,他们彼此都处在政治社会中;但是那些不具有这种共同申诉——我是指在人间而言——的人们,还是处在自然状态中,因为既然没有其他的裁判者,各人自己就是裁判者和执行人,这种情况,如我在前面已经说明的,是纯粹的自然状态。”{6}(P53)所以有学者评论道:“对于洛克的理论来说,裁判事务并不是次要的问题,而是其最为核心的问题。”{7}(P213)因为正是出于对裁判事务的关注,认识到必须用公力救济来矫治私力救济的缺陷,才使洛克实现了从自然状态向政治社会的逻辑过渡。
  (三)政治社会不能消除局部自然状态的存在,故特定情形下私力救济仍属必要
  政治社会的到来,个人权利拥有了国家权力的护卫。但洛克与霍布斯一样,认为在政治社会中私力救济仍会存在,只是由于他们对自然状态与政治社会关系的理解不同,从而使他们关于政治社会中私力救济的看法存在明显的分野。
  在霍布斯看来,自然状态就等同于战争状态,“在没有一个共同权力使大家摄服的时候,人们便处在所谓的战争状态之下。”{4}(P94)人们建立利维坦正是为了摆脱这种战争状态,在政治社会中无论主权者多么邪恶,个人都不得以任何形式加以反抗,故在霍布斯看来政治社会的到来就宣告了自然状态的终结,此后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重返自然状态。不过在此必须指出的是,由于霍布斯坚守个人自我保存的权利是不可让渡的,{8}(P26—29)认为“如果一个人由于眼前伤生的恐惧而被迫做出违法的事情,他便可以完全获得恕宥,因为任何法律都不能约束一个人放弃自我保全。”{4}(P234)故他的理论虽极具专制色彩,但仍为个人在政治社会中进行自卫行为(正当防卫、紧急避险)提供了余地。{9}(P127)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而与此相反,洛克认为政治社会的到来并不能完全消除自然状态在特定情况下的存在,因为政治社会不能保证共同裁判者始终都在场,不能保证每一个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能获得公力的及时救济。在洛克看来,一旦出现共同裁判者缺席、个人得不到国家及时救济的情形时,自然状态便又再次降临人间,相关当事人就可(也只有)凭借私力(甚至暴力)解决其彼此间的纷争。在洛克的逻辑里,自然状态是与私力救济同在的,只要政治社会最终无从完全消除局部的自然状态,那么它也就无从完全消除私力救济。对此,洛克说:“无处可以告诉,就使人有权利向一个侵犯者宣战,尽管他是社会的一分子和同是一国的臣民”,{6}(P14)无论是在自然状态下,还是在政治社会中,“谁企图将另一个人置于自己的绝对权力之下,谁就同那人处于战争状态……因此凡是图谋奴役我的人,便使他自己同我处于战争状态。”[2]洛克无疑把一个外在的、权威的公共裁判者存在的必要性提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使人痛感加强国家政权建设的必要性,他虽然不像霍布斯那样极端——主张为了维持社会秩序,统治者可以搞专制独裁,但是恐怕没有任何人在强调保持政府的坚强有力上能出其右了。
  不过,基于对人性的不信任、对私力救济自身缺陷的警醒,也为了克服其上述论断的乌托邦色彩,洛克第一次为正当防卫型暴力私力救济划定了合法的界线,他认为,在政治社会中一个人要实施武力防卫必须同时满足如下三个条件:一是危险,即个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了直接的威胁;二是紧急,不及时采取救济手段损失将无可补偿或挽回;三是不能诉诸法律,公共权威因故缺席或不在场,不能提供有效的公力救济。为此,他说:“当为了保卫我而制定的法律不能对当时的强力加以干预以保障我的生命,而生命一经丧失就无法补偿时,我就可以进行自卫并享有战争的权利,即杀死侵犯者的自由,因为侵犯者不容许我有时间诉诸我们的共同的裁判者或法律的判决来救助一个无可补偿的损害。”{6}(P14)“当受害者可以得到救济,他的损害可以通过诉诸法律而得到赔偿的时候,就没有诉诸强力的理由,强力只应该在一个人受到障碍无法诉诸法律时才被运用。只有那种使诉诸法律成为不可能的强力,才可以被认为是含有敌意的强力。也只是这种强力才使一个运用它的人进入战争状态,才使对他的反抗成为合法……这种损失是无可补偿的,为防止这种损失,自然法便给我以权利来消灭那个使自己与我处于战争状态并以毁灭来威胁我的人。”{6}(P126)
  二、洛克私力救济思想的认识论根源
  洛克是在其哲学思想基本定型以后,才开始其政治学著作写作的(《政府论》两篇实际都完成于《人类理解论》之后),故他的哲学思想在他的政治学著作中得到了一定贯彻。不过由于其政治理论过于注重兼容并包,而且不愿意为了其理论本身的逻辑严密性而牺牲常识理性,他始终坚持使逻辑驯服于经验,而绝不让经验屈从于逻辑,故其学说在逻辑上常常存在一些前后矛盾之处,使其理论显得较为复杂。{10}(P602)所以我们只有从其坚守的认识论出发,才能明白其私力救济思想逻辑发展中的断裂之处,以及其为何断裂。
  作为培根和霍布斯经验论传人的洛克,在坚持经验主义的认识论路线上比他的前辈走得更远。他认为:“我们的一切知识都是建立在经验上的,并且最后是导源于经验的”{11}(P68),他认为,人的心灵(认识)最初尤如一张“白纸”,在它上面没有任何标记和观念,由于我们的身体通过对外部环境的感觉和对自身内部心理活动的反省而获得了知觉印象(即经验),这些知觉印象被传达到心中,并刻印在心中,便成了观念,心灵通过反思这些观念彼此之间的关系,从而产生了人类知识。
  洛克私力救济思想的认识论基础就是上述他倡导的这种经验论。如他关于私力救济中“人们充当自己案件的裁判者是不合理的,自私会使人们偏袒自己和他们的朋友”的看法就直接来源于一般人的经验常识。又如在论证公民自卫权时他总是用举例的方法来加以说明,在《政府论》下篇中,洛克共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罗素.西方哲学史:下卷(M).马元德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6.

{2}(美)梯利.西方哲学史(M).葛力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

{3}徐昕.论私力救济(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

{4}(英)霍布斯.利维坦(M).黎思复,黎廷弼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

{5}(英)霍布斯.论公民(M).应星,冯克利译.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

{6}(英)洛克.政府论:下篇(M).叶启芳,瞿菊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4.

{7}(美)小詹姆斯·R·斯托纳.普通法与自由主义理论(M).姚中秋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8}何永军.自我保存的自由——霍布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权利思想研究(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6,(1).

{9}何永军.论暴力私力救济(J).社会科学,2006,(6).

北大法宝

{10}(美)乔治·霍兰·萨拜因.政治学说史(M).刘山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

{11}(英)洛克.人类理解论(M).关文运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

{14}(德)恩格斯.致康·施米特(A).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5}(法)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上卷(M).张雁深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

{16}(法)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M).陈太先,眭茂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4.

{17}(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何怀宏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18}萧榕.世界著名法典选编·宪法卷(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199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15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