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政府与议会间立法互动关系之评价标准
【英文标题】 Evaluation Criteria of the Legislative Interaction between Government and Parliament
【作者】 王保民【作者单位】 西安交通大学
【分类】 宪法学【中文关键词】 政府;议会;立法互动;评价标准
【英文关键词】 government;parliament;legislative interaction;evaluation criteria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7)10—0070—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10
【页码】 70
【摘要】

政府与议会间的立法互动关系问题,不仅是一个立法问题,而且是一个宪政问题。评价政府与议会间立法互动关系的标准有三,即宪政民主的基本价值标准、产生良法的能力的标准和实效标准。其中宪政民主的基本价值主要包括:人权、民主、法治和控权;产生良法的能力的标准要求能产生基于可靠的信息基础性,具有及时性、融贯性、有效性和回应性的良法;实效标准,即实践检验标准,是指一种制度安排是否在现实中有效地运行,并实现其原初设计之功用和目标。

【英文摘要】

The legislative interaction between government and parliament is a legislative problem as well as a constitutionalism problem.There are three evaluation criteria of the legislative interaction,namely the criteria of the basic values of democratic constitutionaIism,the capability of enacting good law,and of actual effect.The basic values of democratic constitutionalism mainly includes human fights,democracy,rule of law and control of power;the capability of enacting good law means to produce enactments which should be informed,timely,coherent,effective and responsive;the criterion of actual effects,or practice examining criterion,refers to weather an institution can actually function well to achieve its designed aim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441    
  
  

政府与议会间的立法互动关系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立法问题,而且首先是一个宪政的问题;它不仅涉及到立法的质量问题,即能否、及在多大程度上产生法治之“良法”,而且涉及到宪政民主的基本价值能否实现的问题,即人权、民主、法治和控权能否、及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现;不仅涉及立法制度和立法的民主合法性问题,而且涉及到政治机构的决策效能问题。鉴此,本文力图系统地探求政府与议会问立法互动关系的三个评价标准,即宪政民主的基本价值标准、产生良法的能力的标准和实效标准。

一、宪政民主的基本价值标准

“宪政是一切现代国家的根本大法,实施宪政是所有现代国家的必由之路”{1}。一个国家制订和颁布了宪法,并不等于就施行了宪政[1]。至于宪政民主,内涵更为丰富,因为它是一整套政治哲学、政治理念、政治文化和制度安排的集成。宪政民主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所取得的最突出的政治文明成果,是衡量一个国家文明开化程度的重要指标。尽管世界上不同的国家由于历史和国情的独特性而在实践宪政民主时,各有其不同的宪政结构和制度模式,但其宪政民主的基本价值和原则却是普适的。因此,现代国家几乎一切政治制度的设计与改革都以宪政民主的基本价值和原则作为评价标准。对现代国家中政府与议会间的立法功能关系的评价自然也不例外。宪政民主的原则有很多条,其中最基本的是以下几条:

(一)人权原则

宪政民主的基本要义就是保障人权和人的自由,以人的权利为出发点和归宿,以人为目的,尊重人的主体性和个体性。是否以人权和人的自由为本位,是区分真假宪政民主的试金石。“宪法对当今政府的主要限制,就是政府必须尊重个人权利。当下,宪政事实上已成为保护个人权利的同义语,而且保护个人权利业已成为我们宪法、法理学中的最为主要的部分”{2}。根据宪政民主理论,公共权力来源于公民们为了维护和增进自身的权利所订立的社会契约。因此,公共权力的唯一的职能,就是通过提供公共服务和公共物品来维护和增进公民的权利。人权是人之为人,基于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本质所应当享有的权利。人类自进入20世纪以来,人权的观念和理论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人权的内容也更加广泛,既包括生命权、自由权(特别包括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结社自由、人身自由和迁徙自由),也包括民主权利,涉及法治和司法行政的权利以及社会、经济、文化权利。

宪政民主国家对人权和人的自由的保护,首先表现在立法上,通过立法确认和规定与特定社会发展阶段相应的广泛的人的自由和权利。立法保障人权范围的多寡、力度的强弱以及有效性,是衡量立法内容民主化程度的一个标尺。一般来讲,如果立法以保障人权和基本自由为取向(也有的法理学家称之为“权利本位”),把权利保障放在优先位置来考虑和对待,那么这种立法就可以称为民主化的立法;反之则称为非民主的立法。

(二)民主原则

民主概念发轫于西方,发展至今经历了古代直接民主和近代以来的间接(即代议)民主两个发展阶段。民主试图通过多数人的统治即人民自己掌握权力以达到自治的目的。在民主政体下,人民是政治权力合法性的唯一来源。近代以来,随着民主理论与民主实践的不断发展,民主原则的内涵也在不断充实[2]。“民主”作为政治制度所具备的特质包括:1.人民主权[3]。强调国家的主权是属于全国人民的;国家借由选举、国会的运作、舆论的作用来表示人民主权的存在。2.责任政治。执政者须透过选举而当选,选民就其所承诺者(政见)投票,一旦施政失败就须向选民负政治责任;行政部门的行为须受监督,依法不得逾越权限,否则须负行政责任;责任政治乃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的一大区别。3.多数治理。民主要求在做决定时,最好达成全体一致。但当达成全体一致决定将花时过多,或失去时效,或无法达成决定的情况下,也只得采用多数治理原则。因此“多数决”并不是理想性的目的,仅具实用意义。4.尊重少数与个人。由于多数决有沦为“多数暴政”之虞,故须同时采纳本原则;而且在现代多元社会中,多数与少数可随时互换位置而无固定的“多数”,因此,在实践上,多数须主动考虑少数的尊严和利益,容忍其意见,谋求妥协。5.为了捍卫民主、保障人权与人的自由,必须废除人治,实行法治;并把民主与宪政结合起来[4],实行宪政民主。

宪政民主国家的民主原则首先和主要表现在立法中。立法民主是现代民主的最基本的内涵。立法过程是利益分配的过程,正义而不是真理是立法的最终价值准则。而实现利益分配上的正义的最佳途径是民主。因此,立法活动的主要价值是民主。“可以说,在近现代的政治理论中,立法权与民主制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立法权简直成了民主的另一种表述,立法权的性质和归属集中、直接地体现着民主的内容,是民主制度的根本和基石。”{3}立法者应具有民主精神。“立法者不是神,也不是历史规律的预言家。把立法当成探求终极真理的活动,在真理或‘正确性’基础上赋予立法以神圣性乃是政治神话,它会导致以真理或科学名义畅行的极权。”{4}立法民主主要包括程序民主和实体民主。程序民主要求广泛而有效的立法参与、公开和透明的立法程序、程序自治[5]、多数决和言论免责等{3};实体民主主要要求立法控制公共权力,保护公民广泛的人权和自由。立法程序的最根本使命就在于通过程序民主来保证实体民主的实现。

(三)法治原则

“法治”(rule of law)是一项历史成就、一种法制品德、一种道德价值和一种社会实践{5}。法治作为宪政民主的原则之一,其实质是真正确立宪法和法律的至高无上地位,在社会生活中奉行依法治理;在宪政理论中,它主要是指政府应受法律的统治,遵从法律[6]。法治不相信即使多数人的意见就是正确的,认为体现制度理性的法律才是权力的最终合法性来源,因此把权力纳入法律的轨道。法治的首要意义也是最大功能就是“把权力与法律的关系置于一种新的格局,法律不但得到权力的有效支持,而且它作为一种非人格化的力量对权力发挥着制约的作用”{6}。民主与法治都从各自的角度赋予了权力的合法性来源,民主求助于多数人的同意,法治肯定非人格化权威的力量。“民主和法治可以被看作是克服国家与社会之间矛盾的两种不同的方法。国家的建立对社会来说是必要的,但是它也代表着一种威胁。法治是要约束国家的权力,而民主则是要在行使国家权力的过程中动员社会。”{7}根据宪政民主的精神,法治不仅要具有形式的合理性,而且要具有价值的合理性[7]。菊花碎了一地

立法要遵守和保护法治原则,法治是现代立法的基本原则之一。立法的法治原则不仅要求一切立法权的存在和行使都应有法的根据,要求立法要维护法制统一,而且要求立法的内容应充分反映和表达人民的意愿,保障人民的各种基本权利。“法治权威是维系现代民主社会安全与稳定的重要基础,如果以动摇社会的基础为立法的代价,这种立法也应当制止。”{8}

(四)控权原则

鉴于权力的巨大腐蚀性和人性的弱点,为了制止滥用权力损害权利的现象出现,宪政民主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控制权力。世界立宪史说明,立宪政体是控权政体、自由的政体;“宪政即有限政府”。“如果人都是天使,就不需要任何政府了。如果是天使统治人,就不需要对政府有任何外来的或内在的控制了。……毫无疑问,依靠人民是对政府的主要控制;但是经验教导人们,必须有辅助性的预防措施。”{9}对待权力,不能心存任何天真烂漫的幻想和放任自流的骄纵,而必须建立一种能有效地制约权力的制度。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M·J·C·维尔.苏力译.宪政与分权(M).三联书店,1997.407.

{2}(美)刘易斯·亨金.宪政·民主·对外事务(M).三联书店,1996.136.

{3}苗联营.立法程序的价值取向:民主、效率及其协调(A).张庆福.宪政论丛·第3卷(C).法律出版社,2003.191,197—126

{4}陈端洪.立法的民主合法性与立法至上——中国立法批评(J).中外法学,1998,(6).

{5}夏勇.法治是什么——渊源、规诫与价值(J).中国社会科学,1999,(4).

{6}王人博,程燎原.法治论(M).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101.

{7}(美)埃尔斯特,(挪)斯莱格斯塔德.宪政与民主(M).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7.152.

{8}李林.试论立法价值及其选择(J).天津社会科学,1996,(3):106.

{9}联邦党人文集(M).商务印书馆.1989.264.爱法律,有未来

{10}(美)科恩.聂崇信,等译.论民主(M).商务印书馆,1988.65.

{11}(日)深濑忠一,等.许介鳞译.议会立法过程之比较研究(M).正中书局,1991.142.

{12}Lawrence C.Dodd and Richard L.Schott.Congress and Administrative State.New York:Wiley,1979.

{13}朱光磊.当代中国政府过程(M).天津人民出版社,1997.480.{1}(英)M·J·C·维尔.苏力译.宪政与分权(M).三联书店,1997.40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44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