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女性盗窃犯罪心理特点要析
【作者】 汤啸天【分类】 犯罪学
【期刊年份】 1988年【期号】 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9048    
  
  

对女性犯罪,过去人们通常认为主要是流氓、卖淫及辅助他人犯罪(如协同奸夫杀亲夫等)。但只要我们略作一些历史性的考察便可发现,我国七十年代之前女性犯罪大多数为杀人、重婚、诈骗、盗窃等,流氓犯罪较少。流氓、卖淫等性犯罪的比率是在进入八十年代后才明显增高的。这就是说,女性犯罪的类型也象女性犯罪人数的多寡一样,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和女性参加社会生活程度上的提高,女性犯罪类型也会出现一些新的变化。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女性犯罪除仍有较大比重与性有关外,居于第二位的将是与贪利相关的盗窃犯罪。为此,本文仅对女性盗窃犯罪的发展趋势和心理特点略作分析。

一、由依附趋向独立是当前女性盗窃犯罪的新动向

所谓盗窃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乘人不备秘密地将公私财物窃为己有。所以,其本身就具有隐蔽,不易使人发觉的特点。而女性作盗窃案其隐蔽程度又要比男性更高。究其原因,往往并不是女性作案的手段高明,而是人们普遍认为女性具有胆小、懦弱、体力差、依附性强的特点,盗窃犯罪难以为其所为。的确,女性身体较弱腕力差,难以凭借体力进行撬砸破坏、强行攀越等类型的盗窃犯罪,但是,“用力作案”的方法已经日趋落后,“用心作案”的方式正在不断被犯罪分子运用。在盗窃作案中单靠体力、体能的越来越少,综合运用智能、技能越来越多。女性体力差、腕力弱的特点已经毫不影响其从事盗窃犯罪。至于胆量的大小,决定的因素在于后天的锻炼,而不在于先天的性别。犯罪,作为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消极产物一总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的变革不断改变其内容和方式的。从犯罪本身来说,并不存在生理的与心理的根源。“男盗女娼”的概括在现代来看,并不是很准确的。据河南省公安厅马辉霞、秦耀芝二同志调查,1985年抓获的女青少年案犯占女性案犯总数的58%(不含流氓卖淫妇女),不但十七种刑事案件中都有她们作的案,并且出现了人数较多的女性盗窃团伙。该省在1985年一年中仅女性重大抢劫案犯就抓获了7名。从犯罪手段来看,有的是独自持械抢劫;有的是伙同男性劫持汽车;有的是用麻醉手段进行抢劫。可见,由于社会的发展,“多被动性,依附性,少主动性”已经不是女性犯罪(至少不是女性盗窃犯罪)的主要特点了。比如,近年来宾馆涉外盗窃案件明显增多,而作案人有相当一部分是宾馆的女服务人员。她们在作案时既不是被动的,也没有他人可依附,主要是利用工作职务之便单独作案。这些女服务人员盗窃作案并不是由生活的贫困引起的,爱虚荣,图享受,好吃懒做,盲目追求高消费才是其真正的犯罪根源。她对金钱物质的贪欲越大,犯罪的胆量就越大,由她内心萌生的犯罪意识就会驱使她主动摆脱他人的控制自主作案。有的女性初期主要是受一种追求“自我表现”的显能心理驱使,曾有过痛苦的动机斗争,但只要一次得手尝到了“甜头”,就会使她沉浸于不可自制的犯罪冲动之中。另外,妇女长期处于受人支配,受人控制的地位,也使得一些畸形的“女强人”产生充当“蜂王”的心理,在犯罪团伙中表现比男性还要疯狂。比如上海过去的扒窃案件男性作案的占98%以上,有的女性虽参与作案,也只是起望风、接应、传递赃物的作用。但近年来女性犯罪的方式、方法有了很大的变化,出现了由“依附型”向“独立型”发展的趋势。一九八五年,二十五岁以下的女性偷窃人员占全部女性犯罪人数的47.4%。在两性合伙作案中,已经开始出现女性实施犯罪,男性帮助掩护的新情况。杨星华同志将上述情况概括为“女性犯罪由依附型向独立型发展”。我认为,这正是当前女性盗窃犯罪发展的一个新动向。

二、女性盗窃犯罪的行为特征

由于性别和心理上的差异,女性在从事盗窃作案时的手段与男性有一定差别。男性盗窃犯罪运用和发挥其体能、技能优势的较多(如长途奔袭、攀越围墙、挖洞揭瓦入室,撬门起锁、撬砸金柜等)。女性进行盗窃犯罪一般都有运用女性不易使人怀疑的社会认知心理为掩护的特征,如女性伙同男性“踩点”行窃时大都以假扮夫妻的面目出现,女性单独作案时一般都以迷惑欺骗的方法逃遁。在具体作案的方法上女性闯窃多,撬窃少;部分抽取多,“连锅端”的少;暗中扒窃多,连偷带抢的少。

1.闯窃

闯窃在上海、无锡一带又称“白日闯”,意指作案人大白天在居民住区内游动“踩点”,窥得目标后径直闯入室内行窃。闯窃法一般以找人、问路、兜售零星商品为掩护直接推门入室。惯用此法的女贼往往嘴巴特别甜,一推门就“大婶、大娘”地打招呼。其实,这是一种投石问路,如果室内有人应声而出,三言两语就能把主人蒙骗过去;如果无人应声,闯入室内后即可大肆行盗。运用此法作案的女性,大多打扮得并无特殊显眼之处,随身不带作案工具,或只带一个女式提包,即使在作案过程中被人撞见,也难以从其外貌和随带物品中产生怀疑。特别是用此法作案的女性一旦被人撞见,会以“先发制人”的方法,不等你盘问就连连发出虚假的信息使你受骗。黑龙江省某农场有个姓林的女盗窃犯,白天闯入一居民家行窃刚出门正巧被看家的大娘撞见,林主动搭话说:“大娘,我是上医院看病的,路过这儿,嗓子又干又疼,到你家找了点水喝。”大娘虽见林某手中的包袱皮十分眼熟,但一时竟被骗住,不但未加怀疑,还特意把林某送出了了院门。直到大娘回家发现箱盖敞着,才想到是被盗,此时林某已逃得不见踪影。无锡市崇安区在连续发生十户居民白天被盗大量衣物的案件后,群众扭送了一名潜入居民家准备行窃被当场抓获的妇女到公安机关。经讯问这个名叫朱伟英的妇女一口咬定是找人误入他宅,不但连连喊冤,还反告扭送她的群众是诬陷。结果,这个抓到手的盗贼又被放掉。直到后来复议这十起久侦未破的盗案,才想起这个被扭送后又放掉的朱伟英。经指纹鉴定确认朱是盗贼,并从其家中搜出大量赃物后,这个巧于伪装的女盗窃犯才供认十起“白日闯”案件均系其所为,并承认那天正是闯入室内要作案时被群众抓获的。

2.扒窃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过去,城市集镇的扒窃案件,凡两性合伙作案的,大多以男性为主,女性各处于望风、接应、传递赃物等的依附性地位。而近年来不少扒窃案件已改为由男性提供掩护,女性动手行窃。这类作案手段的改变使得扒窃案件的隐蔽性又有所增强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打扮入时的女青年易于使人产生善与美的印象,即使打扮过于时髦,也不易使人想到其觊觎的目标是财物。所以,她们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伺机作案时不易被人怀疑和发现;二是掩护女性作案的男性,大都打扮得流里流气,公开地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904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