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略论中国内地的知识产权刑法保护
【英文标题】 On the Protection for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by the Criminal Law in the Chinese Mainland
【作者】 谢望原 张雅【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
【分类】 知识产权法【中文关键词】 知识产权;刑法;知识产权保护
【英文关键词】 intellectual property; criminal law; protection for intellectual property by criminal law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3)05—0056—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5
【页码】 56
【摘要】

知识产权对世界各国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对其进行刑法保护乃国际趋势。在中国内地,对知识产权进行刑法保护是由刑法的保障法功能、刑法追求的公正价值以及WTO的游戏规则决定的。中国知识产权的刑事立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中国内地刑事法律规定了知识产权个罪的犯罪构成,规定了罚金刑和自由刑结合的刑罚手段及公诉与自诉结合的起诉方式。尽管知识产权刑法保护取得了长足进步,但立法方面尚有待进一步完善。

【英文摘要】

Intellectual property is of significance to all countries and the protection for it through the criminal law is an international trend. Protection on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by criminal penalties in Chinese mainland is determined by the criminal law as a guaranty, the justice———one of the values of criminal law and WTO rules.Criminal legislation regarding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in Chinese mainland has made great achievements. The elements of the crimes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are confined strictly. As to the penalty of the crimes referred above, fine and punishment of deprivation of liberty are both regulated in criminal law. Both public prosecution and private prosecution are permissible. The protection for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is to be further perfected in criminal legislation and judicial prac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770    
  
  知识产权,是“在工业、科学、文化和技术领域里的智力活动产生的所有权利”,[1]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与文明进步的成果与标志,对推动科技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随着知识产权所蕴涵巨大经济价值的凸现,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愈演愈烈。据美国软件制造商协会估计,在美国,仅非法使用软件一项,每年就有75亿美元的损失。{1}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已成为联合国规定的17类跨国犯罪中最严重的犯罪之一。{2}为了保护知识产权,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采用刑法来规范某些严重的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国际知识产权刑法保护的体系正在逐步构建起来。中国内地对知识产权的刑法保护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逐步与国际接轨,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但是不可否认还存在着若干需要改进之处。本文拟对知识产权的刑法保护作一考察,并提出有关改进与完善的一己之见。
  一、知识产权刑法保护之必要
  (一)刑法的保障法功能决定了刑法必须对知识产权加以保护
  刑法的保障法功能体现为通过制裁侵犯某种社会关系的犯罪行为而使该社会关系不再受到侵犯。由于刑法所保护的对象的广泛性和重要性以及对违法行为制裁的严厉性,其保障作用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在知识经济时代,智力成果作为一种“无形”财产权,具有的巨大的经济价值,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今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日益严重,那么是否应当以刑法来规范这种行为呢?我们认为,当一种行为具有违法性并且运用其它法律不足以控制此违法性时,就需要求诸刑法保护。侵犯知识产权行为不仅会侵犯权利人的人身权和财产权,破坏知识产权管理制度,阻碍社会知识经济的健康发展,还有可能危害到国家的经济安全,单纯采用民事和行政手段不能有效制止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发生,甚至愈演愈烈。由此说明,非刑事手段的力度不足以规范这种违法行为,有必要让刑法这一最严厉的手段介入。刑法是各种社会关系法律保护的最后屏障,是调整、保护社会关系的终极法律调控手段,能够通过剥夺或限制犯罪人权利来惩罚犯罪人,同时对潜在犯罪人发生威慑和教育作用,最终达到控制犯罪,保障权利的目的。例如被列为广东省、深圳市质监系统2001年打假十大案之一的生产假冒“联想”网卡案。{3}被告人阎某与陶某通谋,制造假冒的“联想”网络卡5400多件,涉案价值高达67万余元,使权利人联想公司的商标权遭受了重大损害。福田法院依法审理判决了此假冒注册商标案。据“联想”公司提供的资料,假冒产品曾使“联想”一个月损失4000万元销售额,该案被查处后,“联想”公司当月的销售额增加了2000多万元。可见,在侵权行为日益猖獗的今天,只有通过刑法这种最严厉的保障手段才能有效地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
  (二)刑法追求的基本价值之一———“公正”决定了刑法必须对知识产权加以保护
  刑法追求的基本价值之一是公正地保护每个人的合法权益,而“市场经济在宏观上是以法律为边界的公平竞争的经济,在微观上竞争主体均以获取超出平均利润以上的最大利润为目的,以便在竞争中求得生存和最大发展。这种生产经营目的成为经济主体采取非法手段突破竞争的公平界域的内动力。”{4}智力成果的创造需要权利人付出艰辛的劳动,但成果却很容易被复制或者使用。这种特点使一些市场主体为了获取最大利润而不惜采取非法手段侵犯知识产权、降低竞争成本从而进行不公平竞争成为可能和必然。市场经济中各种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大量存在,侵犯了知识产权权利人的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损害了他们的积极性,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这种状况违背了刑法对公正的追求,使刑法的介入成为必然:为了公正地保护平等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必须控制这种由利益驱动的侵权行为;只有加大侵权人对为侵权行为时可以意识到的将要承受的惩罚的畏惧才能够有效控制侵权行为,而在各种法律手段中最有可能遏制侵权行为的也就是刑事惩罚。即是说,通过确立侵权行为必然受到刑事制裁这种最严厉的法律制裁的模式,来抑制侵权人侵权的心理动力。因此,为实现刑法“公正”之价值,维护公平竞争,使作为市场主体的每个人的合法权益都得到法律的平等的保护,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刑法就必须把知识产权作为其保护的基本对象之一。
  (三)WTO游戏规则决定了刑法必须对知识产权加以保护
  中国内地现在已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与世界各国的经贸、科技及文化交流与合作得到加强的同时,也对知识产权保护提出了更高要求。1994年4月15日中国政府签署的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达成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以下简称TRIPS)第61条明确规定:“各成员应规定刑事程序和处罚,至少将其适用于具有商业规模的故意假冒商标或抄袭版权案件。可使用的补救手段应包括足以起威慑作用的监禁和/或货币罚金,处罚程度应与适用于同等严重程度的犯罪所受到的处罚程度一致。在适当情况下,可使用的救济手段还应包括剥夺、没收和销毁侵权货物和主要用于侵权活动的任何材料和工具。各成员可规定适用于其他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刑事程序和处罚,尤其是故意并具有商业规模的侵权案件。”{5}
  中国内地既是WTO的成员国,就必须遵守WTO的游戏规则,履行应尽的义务,将刑法引入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使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与WTO规定的标准相一致。我国曾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教训: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内地分别与多个国家和地区签订了双边保护知识产权协议,并先后加入了《建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关于集成电路知识产权保护条约》、《国际商标注册马德里协定》、《世界版权公约》、《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保护音像制品制作者防止未经许可复制其录音制品公约》和《专利合作条约》等国际公约和条约。这些双边条约、国际公约中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的内容有的在中国内地并未落实。由于知识产权保护不力,某些国家不断对我国内地进行贸易制裁。例如,1988年美国通过《综合贸易与竞争法》里的“特别301”条款,针对没对美国的知识产权进行有效保护的国家实行报复。[2]1991年4月,中国内地就被列入了“重点国家”名单,同年4月26日,美国对中国内地发起了“特别调查”,到1994年6月,美国再一次将中国内地列入“特别301重点国家”的名单。这种制裁使我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所以,加强和完善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刑事立法,实现中国内地知识产权刑法保护与国际社会要求标准的接轨,是遵循国际通行规则、履行协议成员国义务和树立良好国际形象的必然要求。
  二、中国内地知识产权刑法保护发展轨迹与成果中国内地对知识产权保护的状况,是与立法当时的社会环境、犯罪态势以及人们的思想观念相适应的。回顾中国内地对于知识产权的刑法保护,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较为曲折的过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
  (一)关于商标权犯罪的立法。

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我国1979年刑法典第127条及1982年《商标法》都规定有假冒商标罪。但是把假冒商标罪的主体限定为工商企业的直接责任人员。这种规定是由当时假冒注册商标的犯罪不太严重的情况决定的,基本适应当时的实际需要。20世纪80年代以后,假冒商标犯罪的数量和严重程度都有极大的上升。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1993年2月2日第七届人大分别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的补充规定》。新的《商标法》和《补充规定》对1979年刑法规定的假冒商标犯罪的主体和对象、法定刑做了调整,明确增加了新的罪名。1997年新刑法在前述基础上规定了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2001年10月27日九届人大第二次修正了《商标法》,延用了新刑法中有关商标权犯罪的规定,并在第十四条对驰名商标的认定作了规定,充分体现出我国对驰名商标的特殊保护:因为2001年4月18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以下简称《追诉标准》)中没有规定追究假冒他人驰名商标的以及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驰名商标标识的必须达到一定数额,只要能够认定行为人假冒的是他人驰名商标,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是驰名商标的标识,不论违法所得或者非法经营数额的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这些规定为商标权的刑法保护提供了有力根据。
  (二)关于专利权犯罪的立法。
  我国1979年刑法典没有规定侵犯专利权的犯罪。而1985年4月1日施行的《专利法》实际上确立了假冒专利罪,规定假冒他人专利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责任的人员比照1979年刑法127条(商标犯罪)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1992年专利法第一次修订维持了原来的规定。1997年新刑法典第216条规定,“假冒他人专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由此将假冒专利罪单独规定为一罪。2000年修正的《专利法》延用了新刑法中专利权犯罪的表述。这些规定是对专利权进行刑法保护的依据。
  (三)关于著作权犯罪的立法。
  中国内地1990年9月通过了第一部著作权法,其中没有涉及到侵犯著作权应当负刑事责任的问题。这是因为中国内地长期缺乏一个有效的著作权保护体系,公民对无偿使用他人作品习以为常,立法者考虑到如果将侵犯著作权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会使公众难以接受。但是中国内地著作权法的规定,在当时就是落后于国际立法的;同时,它也不能适应国内日益严峻的侵犯著作权的事实,“一些不法分子为了牟取暴利,对图书、录音录像、计算机软件等作品、制品的盗版活动十分猖獗”。[3]1994年4月15日我国签署了TRIPS协议以后,7月5日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侵犯著作权的犯罪的决定》。这是中国内地第一部专门对著作权进行刑法保护的单行刑事法律。该决定列举了侵犯著作权的种种情形和相应的刑事责任,同时也规定了单位犯罪。1995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侵犯著作权的犯罪的决定〉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著作权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新刑法的第三章第七节确立了“侵犯著作权罪”,“销售侵权复制品罪”,规定了五种严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构成犯罪。[4]2001年修正的《著作权法》第47条规定了八种可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行为,[5]对著作权保护的范围超过了新刑法的范畴。
  (四)关于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的立法。
  1997年以前,对商业秘密的保护除了《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之外,大都规定在行政法规之中,对于较为严重的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没有作犯罪化处理。最高法院为了弥补这个缺陷,于1994年下发文件,规定对于非法窃取重要技术秘密的行为,以盗窃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随着经济的发展,商业秘密的重要性在经济生活中日益突出,侵犯商业秘密带来的社会危害性也在加剧。因此1997年刑法典增设了侵犯商业秘密罪,成为保护商业秘密和促进公平竞争的刑事保护手段。
  从下表[6]可以看出,1998年以来全国法院审理知识产权一审犯罪案件呈快速上升趋势。这有力地证明了刑事立法的完善对于打击知识产权犯罪行为、保护知识产权人合法权利具有重要意义。
  三、中国内地知识产权刑法保护的法律特征当前,中国内地刑事法律确立了侵犯注册商标权犯罪、假冒专利犯罪、侵犯著作权犯罪、销售侵权复制品犯罪和侵犯商业秘密犯罪五类知识产权犯罪;设定了罚金、管制、拘役、最高刑期为七年的有期徒刑的刑罚方法;规定了公诉与自诉相结合的诉讼模式。从宏观架构上建立了知识产权刑法保护的法网。
  (一)知识产权犯罪的犯罪构成。按照通行的刑法理论,任何犯罪都必须具备四个构成要件。构成要件是认定行为成立犯罪的标准,准确地把握知识产权犯罪的构成可以帮助我们界定知识产权犯罪行为的范畴。
  1.犯罪主体。根据刑法第三章第七节之规定,自然人和单位均可以成为本罪的主体。自然人是指已满十六周岁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单位包括法人和非法人。值得肯定的是,随着司法实践中单位犯罪危害性的凸显和刑法
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理论的发展,单位作为知识产权犯罪的主体已经明确写入了刑法典,这对于打击知识产权犯罪行为,保护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和市场经济秩序,保障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利益无疑具有重大的意义。
  2.犯罪主观方面。
  根据刑法规定,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在主观要件上必须是出于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即,行为人必须明知自己的行为是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非法制造、销售注册商标标识,假冒专利,侵犯著作权,销售侵权复制品,侵犯商业秘密,但是为了追求自己的非法目的希望或者放任危害后果的发生。依据我国刑法规定,过失不能构成本类犯罪。将罪过形式限制于“故意”,与TRIPS协议第61条“各成员应规定刑事程序和处罚,至少将其适用于具有商业规模的故意假冒商标或抄袭版权案件”的精神是一致的。
  3.犯罪客观方面。中国内地刑法关于犯罪客观方面的规定界定了知识产权犯罪的行为类型,把现实存在的严重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纳入了刑法规范,为打击知识产权犯罪提供了依据。
  (1)侵犯商标权犯罪。侵犯商标权犯罪有三种:第一种是假冒注册商标罪,指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行为;把握本罪需要注意四个方面:一是商标必须是他人已经注册的商标;二是这种使用没有经过注册商标所有人的许可;三是必须是在同一品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相似的商标不构成犯罪,在相似商品上使用相同的、相似的商标也不构成犯罪。2001年10月12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商标法52条第(1)项规定的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同一种商品是指完全相同的商品或者同一品种的商品或者同一商品名称的商品,在商品的性质和用途上基本相同。四是必须是情节严重。
  第二种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指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行为;第三种是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指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情节严重的行为。《追诉标准》对商标犯罪追诉的数额要件和情节要件进行了规定。[7]
  (2)侵犯专利权犯罪。侵犯专利权犯罪是指违反国家专利管理规定,在法定的专利有效期限内,假冒他人被授予的专利,情节严重的行为。假冒专利行为的具体表现是:在法律规定的专利有效期限内,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在其制造或者销售的产品、产品的包装上标注他人的专利号;或者在广告或者其他宣传材料中使用他人的专利号,使人将所涉及的技术误认为是他人的专利技术;或者在合同中使用他人的专利号,使人将合同涉及的技术误认为是他人的专利技术;或者伪造或者变造他人的专利证书、专利文件或者专利申请文件。以非专利产品冒充专利产品、以非专利方法冒充专利方法的,不构成犯罪。《追诉标准》64条规定了情节严重的标准。[8]
  (3)侵犯著作权犯罪。侵犯著作权犯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违反著作权法的规定,侵犯他人著作权,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9]1998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非法出版物解释》)第2条规定了“数额较大”和“其他严重情节”的标准。
  (4)销售侵权复制品犯罪。销售侵权复制品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销售明知是侵权复制品的物品,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的行为。“侵权复制品”是指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侵犯著作权而获得的侵权复制的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制品、计算机软件、侵权出版的图书以及侵权制作、复制的假冒的美术作品及其他作品。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参考消息(N).1997—07—19.(3).

{2}孙万怀.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刑事责任基础构造比较(J).华东政法学院学报,1999,(2).

{3}资料来源:http://news.hotlong.com/newsv2/2002—03—26/8/258857.html(17/09/03).

{4}储槐植.市场经济与刑法(J).中外法学,1993(3):23.

{5}资料来源:http://www.ccopyright.com.cn/10protect/abut—nexus2trade—4.html(17/09/03).

{6}资料来源:http://www.jssbw.com/law/gglaw/gglaw.htm(17/09/03).

{7}聂洪勇.知识产权的刑法保护(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0.53.

{8}Criminal Law,Series Editor:D G Cracknell,Editor:P N Hollick,OLD BAILEY PRESS,Third edition1997.

{9}廖中洪.中美知识产权刑事保护的比较研究(J).法律科学,1997,(3).

{10}田宏杰.商标的刑法保护还需完善立法(N).检察日报,2003.07.1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7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