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对中国现行继承法遗嘱自由过度的反思
【英文标题】 Retrospection of Excessive Freedom of Testament in the Existence Inheritance Law of China
【作者】 章礼强【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继承法【中文关键词】 继承法;遗嘱自由;相对;特留份;趋势
【英文关键词】 inheritance law;freedom of testament;relative;legal portion;trend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4)01—0066—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
【页码】 66
【摘要】 我国现行继承法对遗嘱自由过于放任,这与婚姻家庭法养老育幼义务不对应,与我国宪法权利义务一致性原则和整个法律体系不谐,与中国传统继承法律、家庭伦理道德不符,与国际继承立法冲突过大,不好接轨,有可能损害我国人民和国家的利益;建议修改我国现行继承法,给特留份以应有位置,这也是与婚姻家庭法相配套的反对“包二奶”的继承法之基础。
【英文摘要】 Based on the research into much material,modern and ancient,Chinese and foreign,about testament,this paper holds the viewpoint that the freedom of testament in the present inheritance law of China is too excessive,not being harmonious to the present family law and constitution of China,and not being in conformity with Chinese traditional ethics and international trend of inheritance law.It proposes to amend the present inheritance law of China and newly use the institution of legal por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854    
  
  我国现行《继承法》对遗嘱的限制过少,仅在第十九条规定:“遗嘱人应当对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基于此规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立遗嘱人叶瑞亭生前的全部财产含房产、家具和书画等等价值近百万元按遗嘱继承终审判给叶瑞亭生前的女保姆吴菊英,而未判丝毫遗产给叶瑞亭的两个已成年,有劳动能力且有生活来源的女儿,尽管叶瑞亭的大女儿在叶瑞亭生前也尽过一些物质特别是精神的赡养义务。此扑朔迷离的“女保姆独继巨额遗产”案在报刊、广播、电视等媒体引起过极大的轰动,{1}也引起了笔者对我国现行《继承法》的一些反思。拙文正是在此问题缠绕我不得不静心查阅资料,尽心思考下开始撰写的。认为,我国现行《继承法》对于遗嘱内容的规定过于放任,有诸多不妥。
  一、与我国婚姻家庭法养老育幼义务不对应
  与国家对家庭成员要求互养等责任不一致。众所周知,在中国,主要由家庭成员承担养老育幼义务,而不是主要由国家或社会对那些无行为能力和限制行为能力人进行养老育幼和助残。应当看到法定扶养义务与继承人权利之间的重要联系。被继承人死亡时,法定扶养人与被扶养人当可转变为继承人和被继承人。如“允许通过遗嘱取消法定扶养义务人的继承权,与婚姻法规定不符,不利于维护法律的统一性与严肃性,只能削弱和瓦解婚姻家庭的基础,引起家庭成员间的纠纷,妨碍发扬良好的道德风尚。”{2}有人认为,遗嘱人为长辈时,完全可以取消已尽赡养义务的晚辈继承人的继承权。其理由是:“晚辈继承人的赡养义务与其已经接受的扶养权利是对等的,而与其继承权利则不对等。故继承与否,不影响继承人履行义务。反之,继承人履行义务,也并不当然地取得继承权,赡养与继承不能作为互为条件的因果关系。”{3}我认为,该观点是欠妥的。其理由是:它只看到了赡养与继承属于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并由不同的法律规范进行调整,未看到,不能因这种区别而否认了两者之间存在的重要联系。当死亡的法律事实发生时,赡养关系中的赡养人与被赡养人,立即转变为继承关系中的继承人与被继承人,而且还表现在,赡养关系中主体间的权利义务状况,可以成为继承关系中确认有无继承权利和确定继承份额的一项重要依据。赡养与继承之间的这种联系还是因果关系表现的一种形式。如果把赡养与继承截然分开,完全排除履行赡养义务对于遗产继承的意义,也就不符合作为私法性质的包含婚姻家庭法和继承法的大民法中的公平原则,由此必然引申出权利义务一致的遗产分配原则。权利义务一致原则符合宪法、民法及婚姻家庭法的有关原则规定,保证了法律体系的和谐一致性。而权利义务不可分说法似较别扭,也较不规范。至于否定权利义务一致是继承法的基本原则论,则极为不妥,因为它远离乃致背离了宪法、民法和婚姻家庭法的有关原则和宗旨。尽管我国现行继承法似有流露出不顾权利义务一致性的有关规定,但笔者认为那应需作适当调整修改,那也往往正是我国现行继承法不够成熟的方面,亟需修改完善。
  二、与中国传统继承法律和家庭伦理道德不符
  关于遗嘱继承,唐代制定,宋代沿用的《丧葬令》,是现有关于遗嘱继承的最早法规。{4}1930年,国民政府立法院通过了民法继承编,旧中国首次有了专门继承法。它原则上采用法定继承,用特留份限制遗嘱处分的自由。这部继承法是在学习西方、废除封建家长制的基础上制定出来的。{5}新中国成立后,最高人民法院在答复最高人民法院西北分院1950年9月30日给最高人民法院及中央法制委员会的请示中,承认遗嘱继承优先于法定继承,但是有所限制。完全剥夺女儿的继承权是不合理的,被继承人不能无限制地以遗嘱自由支配遗产。{6}从建国初期的材料来看,当时人民法院对于具体特定的遗嘱的效力,虽然有的承认,有的否认,有的加以限制,但对于遗嘱制度,则是一致承认的。对于遗嘱制度,在新中国不允许被继承人可以遗嘱任意支配其遗产而丝毫不加以限制。因为那是承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和所有人支配其财产的绝对自由的结果。至于根本废除遗嘱制度,也不适合中国国情,这不仅由于我国仍有私有财产存在的原因,而主要是由于我国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将有更多的劳动收入,如果不允许公民对其劳动所得有自由支配的权利,这在奖励劳动、发展生产上是会发生消极作用的,因此还是承认遗嘱继承制度,但同时加以某些必要的限制为宜。{7}但在1957年之后,有一些人在“左”的思想影响下,认为社会主义实行按劳分配,每个人按自己劳动取得报酬,而继承制度使人产生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思想。因此对于承认保护继承权持否定态度。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遭到严重破坏,不仅不能进行继承法的立法,而且已经初步确立的继承制度也受到了批判,法制虚无主义盛行,鼓吹废除继承权的意见也颇有市场。1975年宪法进一步取消了1954年宪法规定的对公民私有财产继承权的保护。但实际上,该时期民间一直存在继承关系,承认个人合法财产的继承权,而且人民法院也始终受理继承案件,处理了很多的继承纠纷。{8}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公民权利意识的提高,以遗嘱方式处分自己死亡后所遗留财产的逐渐增多。遗嘱继承方面的法律也逐渐得到发展完善。197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的意见》中规定:“遗嘱继承应当承认”。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再次强调:“公民依法用遗嘱处分自己财产,应予承认和保护。”1985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在总结长期司法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在第16条至第22条明确规定了遗嘱继承和遗赠制度。继承法16条规定:“公民可以依照本法规定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并可以指定遗嘱执行人。”从立法上有条件地确认了遗嘱自由的原则。“此法对遗嘱的形式、遗嘱能力、遗嘱效力、遗嘱的执行等也作了比较详细的规定。”{9}不过这部现行继承法,从“文革”时期根本否定继承权的“极左”一下子跳入到当今世界上对遗嘱自由限制最少的继承法之一,{10}可谓过火。
  我国当今民法学者大多认为遗嘱的内容不得违反社会公德和公共利益。如遗嘱人立遗嘱将遗产指定由姘头承受,等等,在此情形下,遗嘱无效。{11}{12}“笔者认为,处分死后财产的遗嘱自由正如处分生前私有财产权自由一样不可绝对。”象现代民法对财产权自由绝对的限制一样,隶属于民法的继承法亦应对遗嘱自由作出必需的限制。一个人生时对夫妻及家庭共有财产尚不能独自随意处分自己的共有权,怎能恣意处理死后财产?而这种处理有时会无商量地侵犯夫妻及家庭其他共有人的财产权利。遗嘱自由只能是相对的。它不得侵害国家、社会和家庭其他人员的财产权利,遗嘱的内容不得违背中国家庭传统中优秀的伦理道德和社会公德。
  遗嘱自由过于绝对化,其弊端极为昭显。因为立遗嘱人并不一定都是些道德高尚的人,不一定都能考虑国家、社会和家庭其他成员的利益。他们往往从个人的好恶、偏爱出发,或者由于一时的感情冲动,任性而滥用遗嘱自由的权利。有的遗嘱人可能出于男尊女卑、传宗接代的封建宗法思想而任意地取消尽过大量扶养、赡养义务的女儿的继承权,做出种种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有的可能利用遗嘱自由为继承人设立一些违反社会道德的义务,如报私仇等;有的利用遗嘱自由将巨额资财遗赠给自己的“包二奶”、“包二爷”、“小秘”、“小白脸”、“女保姆”等等,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朱颖.小保姆继承遗产案尘埃落定(N).新安晚报,2001—01—02(2).
{2}《法学研究》编辑部.新中国民法学研究综述(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765—766
{3}石少侠,陆德山.中国民法经济法若干问题讨论综述(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1991.205.
{4}孔庆明,胡留元,孙季平.中国民法史(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6.333.
{5}刘歧山.民法问题新探(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0.378.
{6}何勤华,殷啸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9.102.158.192.319.
{7}刘春茂.中国民法学·财产继承(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0.340.331.341.
{8}张俊浩.民法学原理(M).北京:中国政法大出版社,1991.945.
{9}马俊驹,余延满.民法原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945.
{10}罗结珍译.法国民法典(Z).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245.
{11}杜景林,卢谌译.德国民法典(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528.
{12}王书江译.日本民法典(Z).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183.
{13}殷生根,王燕译.瑞士民法典(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130.
{14}费安玲,丁玖译.意大利民法典(Z).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154.
{15}徐尚清.当代英国法律制度(M).延吉:延边大学出版社,1990.185—186.
{16}何勤华.英国法律发达史(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328.
{17}江平.西方国家民商法概要(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4.188.
{18}(美)尤金·M.怀皮斯基.美国50州遗产继承法(A).西南政法大学民法教研室.外国婚姻家庭继承法教学参考资料(C).重庆:内部资料(无编号),1983.33.
{19}林国民,赵贵龙,吴锦标.外国民商法(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6.174.
{20}(日)五十岚清.现代继承法的动向(A).陈嘉梁等.外国民法资料选编(C).北京:法律出版社,1983.162.49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85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