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社会转型与法学研究意识的更新
【英文标题】 The Transition of the Society and Renewing of Consciousness of Jurisprudential Exploration
【作者】 强昌文【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社会学【中文关键词】 社会转型;法学研究;意识更新
【英文关键词】 transition of society; jurisprudential research; renewal of consciousness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3)04—0041—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4
【页码】 41
【摘要】

中国社会已进入了全面的转型时期,法学家的地位非常凸显。在此之际,法学家和研究要有所为,必须要更新观念和意识。文章强调在新时期必须强化七点意识:主体意识、个性意识、超越意识、批判意识、民众意识、绿色意识、发展意识。

【英文摘要】

The full transition of the social form in China greets the approaching significant position of the jurists, who therein should contribute more in jurisprudential research and challenge to their transformation of both their concept and consciousness, of which the thesis emphasizes the following seven aspects of consciousness in: subjectivity, individuality, emulation, criticism, being common people, environmentality and globaliz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828    
  
  改革开放使古老的中国回归到市场经济的滚滚历史洪流之中,WTO的加入使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之路,法治作为现代文明的标志已成为我们的共识,中国法制建设步入快车道。这标志着中国社会已进入了全面的转型时期。俗话说时势造英雄,我认为当代中国正是造就法学家的时代。因为,法治社会就是以法律职业共同体为第一支柱、以法学家的智识为依托的社会。在法治社会,法学家和法学研究究竟能贡献些什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在此用意不是回答此问题,而是要探讨法学家和法学研究在社会转型之际要有所为,其研究意识必须有所更新。因为观念总是具有先导的作用。
  一、强化法学研究的主体意识
  法学的产生、形成和发展,都是通过人的自觉能动活动而实现的。法学家在一定观念指导下所从事的法学研究和探索活动,对法学理论的发展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法学的发展和完善,不仅根源于对象世界的整体运动和实际发展,反映着它的历史趋势和时代特点,而且直接依赖于法学家的自觉能动活动水平之提高。因此,法学家是法学研究的主体,切实确立和充分发挥法学家的主体地位,发挥其自主性、自为性、选择性和创造性,是促进法学发展所必不可少的主体性条件。
  法学思想和思维的历史演变,正是通过法学家的创造和探索而得以推动的。法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离不开亚里斯多德、西塞罗、孟德斯鸠、卢梭等,法学流派的演化和更迭离不开奥斯丁、凯尔逊、哈特、庞德、德沃金、博登海默、麦考密科、昂格尔和波斯纳等。法学作为一种高层次的学问,具有较强的个性化特征。法律思想和精神的时代性创造,必须通过具有时代精神的法学家而得以实现。时代对于自己的法律精神的造就,首先正是造就具有时代精神的法学家。真正的法学家代表着特定时代的人类或民族而在法律层面上从事着自我意识。他们的思想水准,代表着时代的法律意识。因此,确立法学家的主体地位和主体意识,是发展法学和推动法律发展的关键环节。
  法学研究本质上是一种主体性研究。这种研究的最终目的是强化人类作为主体而在世界上生存、活动和发展的能力。所以法学家必须具有从事研究活动的高度热情、高度自觉性和高度创造能力。以一种高度的热忱来寻求真理,推动法律思维和法律文化的发展,这既是法学家的使命,也是他们的崇高职责。作为一种理论思维活动,法学研究不仅要求法学家必须具有与其他社会科学研究者相同的知识结构和能力素质要求,即具有广博的人文知识、深厚的人文情怀、凝重的历史感、强烈的现实感、巨大的逻辑感、博大的境界感{1},还要求他们必须具有特殊的知识结构和能力的素质要求,即有高度符号化、概念化的操作技能,有严密的逻辑思维和推演能力,从而创造的法学既具有普遍性,又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因此,现代法学研究必须是高度专门化、职业化的法学家们作为主体的自觉努力,才是法学、法律进步的真正推进力量。正是这种强烈的主体意识促使法学家百折不挠的以其创造性的思考去塑造新的时代精神,坚持不懈的探索,既不是显示个人的智力和才能,也不是为了纯粹的功利目的,而是一种“抑制不住的渴望”。{2}
  二、强化法学研究的个性意识
  法学研究需要强化个性。哲学上的个性要义是一事物区别于其他事物的特殊的个别的性质,共性指的同类事物所共有的普遍的性质,每一事物内部都包含个性和共性,共性存在于个性之中,个性表现共性并丰富着共性,无个性即无共性。二者对立统一辩证关系的原理是事物矛盾问题的精髓。历史的转变不是消解了而是强化和突出了个人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广泛而深刻的世界性联系是以日益鲜明和突出的个性为基础和条件的。只有具备了别人所不具备的个性特征,才能获得吸引和影响他人的势能,并创造出与之建立对象性关系的可能性。个性所及的范围越广,层次越高,则交往的范围就越大,影响力越强。个性化的水平与世界化的水平之间实际上是一种正比递进关系,“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可以改成“个性的就是世界的”。
  大家深知,市场经济中具有个性特色和功能的产品深受欢迎和青睐,研究也是如此。法学回答普遍而又终极的问题是“法是什么?”但回答的方式、研究的路径大不相同,从而体现出高度个性化的特征,进而形成自己的法学体系,并进而诞生了不同的法学流派和法学大师。只有真正具有个性的法学理论才能对民族、国家、全社会发生深刻的影响,并在人类法学思维进程中留下自己的痕迹。各种法学流派都以一种“片面的深刻”而从正面或反面以自己的方式推进着人类法律思维的发展。卢梭———公意与法律,黑格尔———绝对精神与法律,奥斯丁———命令与法律,哈特———规则与法律,庞德———社会利益与法律,德沃金———规则、原则与法律,麦考密克———法律事实与法律……一部法学史,就是无数个性化的法学流派、法学思想产生、发展和更替的历史。当代世界法学流派、学说纷呈、观点交织的繁荣局面,不仅反映着人类法律文明的多样化发展,尤其标示着当代法学研究高度个性化的时代性特点。在法学的发展史上,哲学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每一哲学流派的诞生、发展、变化,都会导致法学流派的诞生、发展和变化。马克思主义哲学对马克思主义法学也同样如此,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高度个性的哲学,它以科学的、能动的实践观为坚实基础,将彻底的唯物论、合理的辩证法、能动的反映论、科学的社会历史观、有效的方法论等内在地、有机地结合起来,以鲜明的个性特色区别于并超越于历史上和现实中的各种哲学,使人类哲学思维跃迁到一个全新的水平,并影响和造就了一个全新的哲学时代。与此相适应的马克思主义法学,具有独特之处而显示强劲的魅力。如法的本质、法的历史、法的作用、法与其它社会现象的关系,其理论内涵为人们认识丰富的法现象提供了重要的参照系和理论路径。时代要求,以新的方式在新的层面上对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法学进行发展,保持自己作为时代的思想、精神、学说的领先地位,如果它不能自觉地和及时有效的做到这一点,它就会转化为一种历史的哲学、历史的法学而失去其辉煌。列宁、毛泽东、邓小平等正是以其高度的个性化研究为我们树立了成功的典范,然而在我们的专业性法学研究中,个性化的研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有效的提倡和确实的保障。不少人包括法学界部分专家满足于并停留在解释、论证、阐发,忽视了探索、求新、创造,造成低层次的重复性劳动。这种状况既妨碍法学的发展,也损害了法学的形象和声誉。当别人喊出了法学幼稚的口号时,法学界(特别是法理学界)感到了惘然,直到今天还有人说法学幼稚,于是,何去何从就成了研讨的内容。正是从这样的角度,我们认为有必要提倡、开展和保护个性化的法学研究。
  三、强化法学研究的超越意识
  法学作为法律体系中的内在支柱和灵魂,必须给人以希望、理想和信念。因此,法学研究不应总跟在实践后面,落后于、滞后于实践,而应该给人预示未来、标示方向、成为法律进步的向导,发挥出超越现实的预见功能,帮助人们从未来发展的高度和大局来设计法律、规范现实。
  任何学说都需要自由的创造精神,法学按其自身理性的逻辑发展,应有充分自由的内部要求和外在条件。因此,法学研究必须超越现实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去探索和开拓新的认识和实践领域。为拓展法律思维空间、更新法律思维方式、提高法律思维层次而努力,为未来法治理想观念的建构和创造提供法哲学层面上的理论指导和方法论原则。
  离开了超越的前导精神和自由的创造精神,学术进步是不可能的。因此,要确立和强化法学家的主体意识,实质上是要求他们根据新的法学使命和任务来自觉改造和重新塑造自我,实现一种研究范式的更新和转化。[1]
  任何发展都是人的发展,学术研究当不例外。法学家的眼光,必须始终聚焦在作为主体的人的生存、活动与发展这个基点上。马克思所提出的人类历史三阶段的划分:对人的依赖性的阶段、对物的依赖性的阶段和自由个性阶段,{3}也是法律发展的三个阶段,现在正处在第二向第三阶段过渡的阶段。人的自由解放既应是法学研究的出发点,也是其最终的归宿。应该说,以人的主体性尺度为基本标准来衡量世界存在的意义、进步与发展,建构起主体性的法律体系和法学体系,正是法学主体性的一种最集中的表现。为了做到这一点,法学家则要求培养和锻炼一种自觉的批判和超越自我的能力。法学家总是要对面临的各种理论和实际问题进行一番批判性的考察,开放性的吸收一定的合理成份,以通过自己的创造性思维,建构起一定的法学理论体系。每一个法学家都是从说明法律是什么开始建构自己的体系。没有体系就不能成为法学,没有创造自己独特法律体系的人就不能成为法学家。但是,法学家创造体系本身就隐藏着被自己的体系所窒息的可能。因此,高度自觉的法学家必须对此有足够的自我意识和警惕,有批判自我和超越自我的自觉要求和足够勇气,也具备足够的能力和手段,从而永葆其法学生命的生机与活力。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认为,优秀的法学家,应当像蚕,蚕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能够织成茧,而且能够改变存在形态,并且去延续生命,去更新和发展自身。人是现实性的存在,但人又不总是满足自己存在的现实,而总是要求把现实变成更加理想的现实。法学理论正是以其理想性的世界图景和理想性的目的性要求而超越于法律实践,并促进实践的自我超越。伽达默尔指出:“一切实践的最终含义就是超越实践本身”,{4}“理论是实践的反义词”。{5}
  四、强化法学研究的批判意识
  真正的法学研究需要确立法学家的主体地位,而主体地位的确立的最集中体现是法学家对自身的地位、使命和功能的自觉领悟和体验,对自己研究活动和理论成果进行反思和批判。所以,批判意识是主体地位的第一意识,也只有具有批判意识的人,才能推动思想的发展、推动研究的进步。也正因为此,思想家们非常强调批判精神。{6}批判意识是人类思想发展的主旋律,当今中国的法学研究迫切需要批判意识。首先,批判意识是改变我国法学界不良风气的需要。当今理论界包括法学理论的不良风气之一,是盲从于西方中心论学者的批判。关于当代法律的发展问题,近年来法学界为之付出了一定的努力,作出了各种论述和说明,分别被冠之以建构论、进化论或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等。但缺乏自觉的批判意识,显然是不利于当代中国法律的发展。
  其次,批判意识是法学家良好素质的表现。真正的理论批判是对世界历史进程合理与否的批判性审视与评价,是对人类实践的不合理方面的批判,是对人类实践合理性方面的肯定与张扬,同时真正的批判还是对支配和指导人类实践的各种思想、理论、观念的批判,是对人类理性思维发展进程和各种思想成果的批判性审查和评价。法学家的批判包括:(1)实践批判,即对立法、执法和法律监督等法律运行诸环节和层次的批判,(2)理论批判,即对法学理论自身的批判。只有进行两方面的批判,才能使法学成其为法学,法学理论成其为理论。正如姚建宗所说:“理性批判即是法哲学自身承载或应当承载的社会责任,也是法哲学家所承载或应当承载的社会责任与学术责任。”{7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孙正聿.哲学通论(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8.430—442.

{2}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4.100—101.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46卷.北京:104.

{4}伽达默尔.赞美理论(M).北京:三联书店,1988.46.

{5}同上,21.

{6}孙正聿.哲学通论(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8.451.黑格尔,贺麟等译.哲学史讲演录.第1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21.霍克海默,李小兵.批判理论(M).重庆:重庆出版社,1998.250.

{7}姚建宗.为法哲学申辩:法哲学研究提纲(J).法律科学,1998(1):14.

{8}葛洪义.探索与对话:法理学导论(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0.349.

{9}姚建宗.法律发与展研究导论(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1998.411—423.

{10}周珂.生态环境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413—415.

{11}(美)蕾切尔.卡逊.寂静的春天(M).吕瑞兰等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3.

{12}张文显.法理学(M).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403.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8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8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