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应收账款质权与法定抵销权冲突的司法处理
【作者】 袁小梁(一审主审法官)【作者单位】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物权【期刊年份】 2012年
【期号】 14【页码】 88
【摘要】

【裁判要旨】 应收账款质权设立时,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如出质人明知其对应收账款债务人负有同种债务或必将负同种债务,仍将应收账款出质的,应收账款债务人对出质人拥有的法定抵销权应优于应收账款质权得到法律保护。

债务人被人民法院裁定破产重整后,债权人与对破产企业负有债务的人(第三人)之间,以第三人对破产企业在账面上拥有的应收账款设立的质权,不能约束破产企业,也不具有对抗破产企业全体债权人的效力。

■案号 一审:(2011)浙绍商初字第5号 二审:(2011)浙商终字第25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4886    
【案情】
  原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以下简称上海农行)。
  被告:上海金源国际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源公司)。
  被告:佳宝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纵横集团)。
  被告:浙江佳宝聚酯有限公司。
  被告:浙江佳宝高仿真化纤有限公司。
  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原告上海农行对被告金源公司享有债权的事实。上海农行与金源公司之间原有贷款、海外代付融资等业务关系。2009年9月8日,被告金源公司向原告出具确认书一份,确认原告对其享有的债权为:1.海外代付垫款本金17689204.44美元,截至2009年6月20日的逾期利息1301917.03美元;2.人民币借款本金262671280.14元,截至2009年6月20日的利息人民币15491096.58元;3.信用证项下垫款本金13279447.51美元,截至2009年6月20日的逾期利息667623.45美元,诉讼费人民币635662.64元;4.前述欠款自2009年6月21日起的利息、逾期利息等。截至上海农行起诉之日,金源公司尚欠确认书中载明的第2项借款债权项下款项为人民币170496251.86元及相应利息。
  (二)被告纵横集团、浙江佳宝聚酯有限公司、浙江佳宝高仿真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统称被告2-4)破产重整的相关事实。2009年6月12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被告2-4及其余三公司破产重整;2009年9月23日,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经表决通过合并重整的决议;2009年11月30日、12月11日,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了重整计划草案;2009年12月16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了合并重整条件下的重整计划,并终止六公司的重整程序。重整计划中债权清偿方案表明,除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先予清偿外,对职工债权、就纵横系企业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均100%受偿,普通债权按28%的比例分二期进行清偿。
  (三)被告金源公司在破产重整程序中申报及确定债权的相关事实。经金源公司申报、管理人审核,双方于2010年8月对其中无异议部分的债权进行了确认,为人民币614016980.75元,其中购销合同项下货款债权为人民币366086898元。
  (四)原告上海农行与被告金源公司设立应收账款质押关系的相关事实。2009年10月9日,上海农行与金源公司签订权利质押合同一份,约定:上海农行为质权人,金源公司为出质人,出质人愿为按六份借款合同所形成的债权提供质押担保,被担保的主债权种类为借款,本金为262671280.14元,出质人同意以其所有应收账款出质,质押权利详见权利质押清单(应收账款),出质权利暂作价人民币366086898元,需要办理出质登记的,出质人应于本合同签订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到有关登记机构办理登记手续。在双方另行签署的权利质押清单(应收账款)中载明,金源公司对被告2-4在多份购销合同项下拥有应收账款人民币366086898元。2009年10月10日,上述质押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了应收账款质押登记手续。
  2009年12月9日,原告上海农行以“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陆家嘴分行”的名义发函给管理人,希望管理人书面确认并同意将金源公司已质押给原告的清偿债权直接划付至原告指定账户。管理人收函后,于次日回函,称:在同时符合二项条件的情况下,管理人将依法指示重整后的企业按重整计划内容对金源公司实际可清偿部分金额划付原告指定账户。二个条件为:一是重整计划草案获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并经法院批准,二是金源公司可受偿债权未经司法机关冻结、查封,并取得金源公司同意转变支付方式的书面指示。
  (五)纵横集团行使追偿权的相关事实及重整计划草案就担保债权的有关安排。开弓没有回头箭
  重整计划中表明,纵横集团等合并重整六公司的普通债权为人民币7928903847.14元(包括临时债权),其中六公司为债权人提供担保而形成的债权金额为人民币806053327.69元,该债权可与相应债权人的债权互相抵销。另有担保人直接向债权人清偿并放弃追偿权的债权为人民币1131868328.51元,相核减后确定普通债权为人民币5990982190.94元。
  2010年2月5日,纵横集团以金源公司为被告,向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金源公司支付其代偿的担保债权人民币155781801.44元。该案经审理,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浙绍商初字第12号民事判决,确认纵横集团在破产重整程序中,因纵横集团为金源公司提供担保而向原告等三家银行清偿了担保债权款人民币155781801.44元,遂判令金源公司向纵横集团偿付该款项。金源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按金源公司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之后,纵横集团向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该院于2011年1月28日、2月16日、2月17日将款项155781801.44元划付给纵横集团。
  原告上海农行起诉称:2008年8月14日至9月11日期间,原告与金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六份,据此向金源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292866000元。金源公司于2009年9月8日向原告签署并出具确认书确认了该债权。截至原告起诉之日,金源公司尚拖欠原告债权本金人民币170496251.86元及相应利息。2008年7月15日,被告纵横集团、案外人上海科利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与原告共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约定,该二公司为保证人,自愿为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在2008年7月15日起至2008年12月6日期间,因办理贷款、商业汇票贴现业务所形成的债权提供连带担保。
  2009年10月9日,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权利质押合同一份,约定金源公司以前述应收账款(共计人民币366086898元)权利作为对前述债权的质押担保,并依法办理了应收账款质押登记,以书面形式通知了被告2-4。
  就金源公司将其对被告2-4的应收账款的权利质押给原告相关事宜,原告分别于2009年11月25日、12月3日、12月8日、12月9日书面通知管理人,并要求管理人将对应的应向金源公司清偿的款项直接划付给原告。2009年12月10日,管理人复函原告,表示已收到原告所发的函,同时明确将指示重整后的企业按重整计划内容对被告金源公司实际可清偿部分金额划付原告。
  2009年12月11日,纵横集团等合并重整六公司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了重整计划草案,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16日裁定批准该重整计划草案,同时裁定终止重整程序。按照重整计划,普通债权按确认债权额的28%比例进行清偿。至原告起诉之日,原告已受领清偿款,但被告金源公司的债权未受清偿。
  原告上海农行认为,其对金源公司享有的质权优先于纵横集团对金源公司的担保追偿权,被告2-4应履行承诺,将金源公司可清偿的款项直接划付给原告,金源公司有协助义务。综上,原告请求法院:一、判令被告纵横集团、浙江佳宝聚酯有限公司共同向原告支付款项人民币40026049.28元(142950176×28%);二、判令被告纵横集团、浙江佳宝高仿真化纤有限公司共同向原告支付款项人民币62478282.16元(223136722元×28%);三、判令被告金源公司协助原告实现质押权利。
  被告金源公司答辩称:一、对原告诉称的事实和理由都予以认可。二、到目前为止,金源公司与被告2-4之间的债权债务确认还未最终完成,2009年12月10日管理人确认的人民币4.2亿余元债权以及2010年9月28日确认的人民币6.14亿余元债权均包括内贸的人民币366086898元应收款。三、因原告主张的质权项下的债务人是被告2-4,故即便原告胜诉,诉讼费用也不应由金源公司负担。
  被告2-4共同答辩称:原告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违反企业破产法和物权法的相关规定。一、被告2-4为金源公司对原告所负的债务已经承担了担保责任,原告没有理由要求就同一笔债权重复清偿。二、原告主张其系质权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原告只能享有优先受偿权,无权直接要求被告2-4付款。三、因被告2-4对金源公司具有可抵销事项,按照法院批准的重整计划应当予以抵销。被告2-4对金源公司享有的担保追偿权应当优先于原告与金源公司之间的质押权利。四、原告与金源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系在被告2-4已被裁定进入破产重整的情况下所作,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应当认定无效。五、原告基于质权要求被告2-4付款,其请求不符合企业破产法中关于破产债权的规定,其主张为无效请求。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被告2-4的诉讼请求。
  【审判】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应收账款质权纠纷,各方当事人的争议有原告有无重复主张权利、原告直接向出质人的债务人主张权利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原告与金源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效力及原告主张的质权是否成立等几个方面。法院就此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原告上海农行是否重复主张权利的问题。
  被告2-4提出,原告上海农行在已经受领担保债权的情况下,再主张应收账款质权,系重复主张权利。对此,法院认为,原告在纵横集团等合并重整六公司的破产重整程序中受偿的是因纵横集团等为金源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而形成的担保债权,本案中原告主张的是金源公司对被告2-4存在应收货款债权的质权,两者并不重复。
  (二)原告上海农行作为质权人有无直接要求出质人的债务人承担清偿责任的权利。
  被告2-4提出,作为质权人,只能向出质人主张优先权,而不能向出质人的债务人直接主张权利。对此,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6条规定,质权人向出质人、出质债权的债务人行使质权时,出质人、出质债权的债务人拒绝的,质权人可以起诉出质人和出质债权的债务人,也可以单独起诉出质债权的债务人。根据此规定,原告作为质权人,可以选择出质人和债务人共同主张权利,故本案相关诉讼主体符合法律规定。
  (三)原告上海农行与金源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效力及原告主张的质权是否成立。
  从形式上看,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质押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也未违反效力性强制规范,应当确认有效,对合同双方具有约束力。签订合同后,质权人又依照物权法第二百二十八条第一款及《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第条等规定,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了出质登记,质权自登记时设立。但质押合同及债权人据此享有的质权能否约束或对抗出质人的债务人,还需出质人对于其债务人确有债权真实存在为前提。原告主张,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已对应收账款予以认可,但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管理人在出具的相关函件和文书中只是表明,若金源公司在纵横集团等合并重整六公司处有可受偿款项,将配合划付给原告,未认可金源公司有确定可受偿的具体款项,尚需结合相关证据进行判断。
  就本案查明事实看,纵横集团为金源公司向相关银行借款提供担保,因而对各银行负有担保债务,其承担该担保债务后,有权向金源公司进行追偿。一般情况下,保证人行使追偿权的前提是实际承担了保证责任。但本案存在特殊的情形,即在作为保证人的纵横集团等公司破产程序中,债权银行申报担保债权的情况下,债务人对保证人也享有债权,此时保证人对于债务人享有的担保追偿权何时可享有或抵销,相关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事实上,本案中,纵横集团也采取了先按重整计划清偿债务,再以诉讼方式行使追偿权的做法。但事实上,在保证人进入破产程序的情况下,如债务人对保证人享有债权的,因保证人负有的担保债务与对其保证担保中的债务人负有的债务进行清偿的比例必定相同,故在破产程序开始后债权人及债务人各自申报债权的情况下,即已经具备抵销条件,作为保证人的破产企业即可行使抵销权。同时在本案中,重整计划草案已经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并经法院裁定批准,对包括原告在内的债权人应有相应的约束力

  ······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48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