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演绎作品再演绎的授权规则
【副标题】 以《鬼吹灯》游戏改编案为视角【作者】 李峰袁博
【作者单位】 上海商学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著作权法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14
【页码】 43
【摘要】

【裁判要旨】 当再次演绎作品时,根据是否涉及已有作品的独创表达元素,决定了授权条件是单一授权抑或是复合授权。具体来说,再次演绎中未包含已有作品的表达元素,不需要已有作品著作权人授权许可;再次演绎中虽包含已有作品的表达元素,但该元素并非由已有作品著作权人专有,不需要已有作品著作权人授权许可;再次演绎中包含已有作品的未进入公有领域的独创性表达元素,一般需要得到已有作品权利人的许可。

■案号 一审:(2010)沪二中民五(知)初第158号

二审:(2011)沪高民三(知)终字第92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4892    
  【案情】
  2006年之前,天下霸唱(笔名)完成了《鬼吹灯》小说的创作。其后,上海玄霆娱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玄霆公司)取得了小说的著作权。玄霆公司与上海城漫漫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漫公司)签订合同,许可城漫公司将《鬼吹灯》小说改编成《鬼吹灯》漫画。2007年,本案原告上海游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游趣公司)与被告城漫公司签订了合约书,约定被告作为《鬼吹灯》漫画作品的著作权人,授权原告以该漫画作品形象为基础开发网络游戏。签订合约书后,游趣公司向城漫公司支付版权费200万元并组织团队进行开发,但就在游戏宣传过程中被知悉这一情况的玄霆公司以侵犯《鬼吹灯》小说的著作权及改编权为由诉至法院,游趣公司因此被法院判决支付了巨额赔偿。游趣公司遂将城漫公司诉至法院,认为城漫公司未取得原著作权人(《鬼吹灯》小说著作权人)的网络游戏改编授权,违反了合约书中约定的合同义务,请求法院判令城漫公司归还版权费并赔偿损失。
  【审判】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被告的合同义务仅包括将其《鬼吹灯》漫画作品中的形象(包括人物形象、场景设定等)授权原告用于开发《鬼吹灯》网络游戏,对于取得《鬼吹灯》小说著作权人的改编授权内容并未约定,从本案事实以及合同其他条款也无法推出被告的合同义务中还包括取得《鬼吹灯》小说著作权人的改编授权的内容,因此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告提起上诉。在二审过程中,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1.双方于2007年8月27日签订的合约书及其补充协议终止履行。2.游趣公司就合约书及其补充协议已经向城漫公司支付的款项人民币200万元,城漫公司无需返还。3.城漫公司不再向游趣公司主张合约书及其补充协议项下的其他任何款项。4.游趣公司在《鬼吹灯》网络游戏开发中对于《鬼吹灯》漫画形象享有自由使用的权利,城漫公司不再向游趣公司就此主张任何权利。5.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080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人民币5000元,共计人民币65800元,由游趣公司负担;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0800元,减半收取30400元,由游趣公司负担。6.双方当事人就本案无其他争议。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评析】
  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违约,理由是被告的授权存在权利瑕疵,仅有被告漫画作品形象的著作权而没有原著小说著作权人的改编授权无法实现网络游戏的改编;而被告则抗辩合同中约定的是将《鬼吹灯》漫画作品形象而非《鬼吹灯》小说改编成网络游戏,自己是《鬼吹灯》漫画作品的著作权人并交付了漫画形象设计图样,因此未违反合同义务。不难看出,在双方的争议中,一个法律问题浮出水面: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在授权他人演绎其作品时,是否一定需要取得原著作权人的许可?换言之,对演绎作品再次演绎,需要遵循怎样的授权规则?
  一、演绎作品的构成要件
  演绎作品又称派生作品,是指在保持原有作品基本表达的基础上,增加符合独创性要求的新表达而形成的作品。{1}演绎作品产生的原因,源于优秀作品往往有二次开发或者多次开发的需要,{2}通过这种开发,增加了著作权人控制作品利用和扩展作品市场的机会。{3}例如,一部畅销小说问世后,可以被改编成漫画、拍摄成电影、制作成网络游戏等。演绎作品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受到保护,主要版权国际公约也规定了对演绎作品的版权保护。
  构成演绎作品,需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必须利用了已有作品的表达。如果没有利用已有作品的表达,或者只是利用了已有作品的思想,则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演绎。{4}例如,将小说改编成电影,虽然会为拍摄电影的需要而删去大量的细节和心理描写,同时增加大量的场景安排和人物动作、表情设计等,但小说的基本故事情节仍然清晰可辨,这就是对已有作品基本表达的保留。{5}第二个条件是包含有演绎者的创作。在利用他人表达的基础上,演绎者进行了再创作,演绎的结果和已有作品相比具有独创性,符合作品的要求。如果仅仅利用了已有作品的表达,但是没有演绎者的创作,没有形成新的作品,也不构成演绎作品。{6}必须指出的是,由于借鉴了已有作品的表达,因此,演绎作品所要求的独创性通常要高于已有作品。在这一问题上,美国法院通过Gracen案{7}和Snyder案{8}分别确立了实质性区别标准和可区别性变化标准,明确了演绎作品必须要有区别于原有作品的实质变化,才能受到版权的保护。
  二、演绎作品的双重属性和权利行使的两面性
  演绎作品的两个构成条件决定了它的双重属性:一方面,演绎作品在表达方面与已有作品具有一脉相承的共同性和依附性。由于与已有作品具有相似的表达形式和共同的作品元素,使得演绎作品较之新作品而言具有与已有作品紧密的联系和显著的依赖;另一方面,由于演绎作品具有再创作的性质,在已有作品的基础上加入了新的独创内容,使得其区别于对已有作品的抄袭。正如有的学者所说,演绎作品的特点就在于它既保留了已有作品的基本表达,又包含了演绎者的独创性劳动成果。{9}
  由于演绎作品的双重属性,决定了其权利行使也具有两面性:一方面,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人享有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的全部著作权人身权和财产权;{10}另一方面,由于演绎作品具有与已有作品求同存异的特殊属性,使得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与已有作品的著作权存在重合的部分,因而在行使时也必然受到已有作品著作权的制约和影响。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这条规定暗含了这样一条规则:演绎作品著作权的行使,实际上是由演绎作品和已有作品著作权人共同控制的,而且,在这个共同控制的关系中,已有作品的著作权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例如,本案中被告将《鬼吹灯》小说改编成漫画,对漫画作品享有著作权,但是如果未取得小说著作权人的同意,就不得对漫画进行出版,因为漫画中含有小说作品中的独创表达元素(小说人物姓名、故事情节等),而这些,必须受到小说著作权人的专有控制。之所以不承认演绎作品的独立地位,主要在于演绎权的行使实质为对已有作品的变化性使用,因此演绎权应受到已有作品著作权的控制。{11}由于演绎作品与已有作品具有共同的表达元素,尽管演绎作品本身并不能完全替代已有作品,但演绎作品的权利行使如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4892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