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判断证据”质疑
【作者】 雷震【分类】 诉讼法学
【期刊年份】 1983年【期号】 1
【页码】 3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1814    
  
  在近、现代刑事诉讼证据制度史上,国内外通常使用“证据的判断”或“判断证据”一类提法。这类提法,不仅在有关书籍、文章和司法实践中长期流行,而且深深地渗透到刑事诉讼立法中。例如在中国,北洋军阀政府一九二一年公布的刑事诉讼条例第三0六条规定:“证据由法院自由判断之”。国民党政府一九三五年公布的刑事诉讼法二六九条规定:“证据的证明力,由法院自由判断之”。新中国诞生后,刑事诉讼证据制度发生了质的变化,可是“证据的判断”或“判断证据”这类提法却被保留了下来。一九七九年颁布的刑事诉讼法三十一条中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对此,尽管有人在探讨证据的概念时提出过疑问,但学术界从未引起争论。一句话,“证据的判断”或“判断证据”一类提法,已经习以为常了。
  但是,习以为常不等于正确。笔者认为,“证据的判断”或“判断证据”一类提法,阻碍科学的证据概念的建立,在理论上站不住脚,在实践中有害,必须加以抛弃,只有代之以“证据材料的判断”或“判断证据材料”的提法才是正确的。
  在“证据的判断”或“判断证据”一类习以为常的提法里,证据是被当作判断的对象的。那么,证据是不是判断的对象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搞清楚什么是证据。
  我国刑事诉讼法三十一条前款规定:“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这一规定,除使用“一切事实”这个词组准确地概括证据概念的外延外,还透辟地揭示了它的内涵,即本质和根本属性。
  证据总是具体的,各种各样的。我国刑事诉讼法把它们分为六种。这六种证据中,有来自于物的,有来自于人的,也有来自于人或物而据以作出的推论。来自于物的,即物证、书证和勘验、检查笔录。可供作为这些证据的东西,不管是物品、痕迹或现场,还是文字、图画或符号,都是实实在在的。来自于人的,即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这类证据,提供证据的人是实实在在的,其所反映的内容也应是确实存在或者确实发生过的。就是说,他们所提供的言词证据,必须符合案件真实情况,必须具有严格的模写性。尽管它们不是被反映者本身,而是对被反映者的反映,但由于具有严格的模写性,可以说是真实可靠的。来自于人或物而据以作出的推论,即鉴定结论。鉴定结论,就其客体而言,无论是活体、尸体及别的物品或痕迹,还是一定的生理状态,同样是实实在在和确实存在或发生过的;就其结论而言,是对非专门知识不能确认的事物的确认和据此而作出的推论。其中的确认,如同司法人员对某些直观事物的确认一样,不同的只是由鉴定人依靠专门知识来作出;其中的推论,已越出所确认的事物的范围,它是从这种确认的已知事物推断出合乎客观实际的结果。如怀疑某人服毒药死亡,经取胃液鉴定,其中确有某种毒药成分,且已经达到或超过致死量,于是就可以得出此人是被此种毒药毒死的结论;反之,就可以得出相反的结论。这说明,只要鉴定客体无误,鉴定的方法科学,其结论就会是真实可靠的。可见,无论何种证据,不管本身是客观事物,是客观事物的反映,还是根据客观事物作出的科学结论,都不是什么虚幻的东西。鉴于此,我国刑事诉讼法把它们归结为“事实”。就是说,从本质上讲,证据乃是一种事实。
  作为一种事实的证据,总是特定的。如某甲用某乙的刀杀死某丙,就只能用某乙的这把刀作为物证。又如,某凶器上沾有被杀者丁的血迹,鉴定时就只能用这一凶器上的血迹作为检材,并同丁的血型进行比对。再如,张三当着李四的面诽谤王五,就只能由李四充当证人,而不能由毫不知情的其他人来提供证言。由原始证据派生出来的证据,如传闻和复制的照片、文书等,也同样如此。在鉴定中,虽然鉴定人可以更换,但正确的结论却只有一个。这就告诉我们,证据不仅是一种事实,而且是一种不可随便取舍的特定事实。
  正由于证据具有上述本质和特定性,便决定了它成证的如下两个基本的或起码的条件:第一、它必须是客观事实,第二、它必须是与案件事实有联系的事实。
  但是,我们所讲的证据,不是只具有自然属性的证据,也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般证据,而是刑事诉讼证据。刑事诉讼证据,是必须受法律的调整和制约的。因此,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它还必须具备如下两个法律上的条件:第一、它必须是收集到了的事实,第二、它必须是依法收集和依法确认的事实。
  上述四个条件,不管是基本的、起码的条件,还是法律上的条件,都是证据成证所不可缺少的条件。只有同时具备这四个条件,才能视为证据,才会对案件真实情况有证明作用。
  证明作用,就是通常所说的证明力。它是建立在以上四个成证条件基础之上的,是证据同非证据事物的分水岭。司法实践告诉我们,只有具有证明力的东西才是证据,否则便不是证据。可见,证据的根本属性,就是它对案件真实情况的证明力。
  基于证据的本质是事实,证据的根本属性是对案件真实情况的证明力,所以,我国刑事诉讼法用“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来表述它的定义。
  证据的这一定义说明,证据不是未经司法人员收集的东西,也不是经过收集而未判断属实的东西。十分清楚,凡称证据者,都已经经过判断,已经确凿无疑,已经对案件真实情况具有证明力了。因此,证据不是判断的对象,已无必要再对它进行判断。
  事实上,如果把证据作为判断对象,还要对它进行判断,必然会在立法上造成矛盾,损害证据的科学概念,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造成混乱。如前所述,我国刑事诉讼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18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