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罗马法的借鉴价值
【英文标题】 A Discussion About the Reference Value of Roman Law
【作者】 谢冬慧【作者单位】 安徽工业大学文法学院
【分类】 外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罗马法;历史;特色;内容;价值
【英文关键词】 Roman law;history;characteristics;content;value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5)01—0181—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1
【页码】 181
【摘要】

罗马法作为人类古代社会最发达的法律体系,流传至今仍不减其影响,关键在于它的借鉴价值。它随着罗马国家的形成应运而生,顺应罗马政治、经济的需要不断发展,随着东罗马帝国的灭亡逐渐衰落;但由于特殊的历史需要,罗马法在中世纪又获得“复兴”。其历史源远流长,以至达到了一个非常发达的程度,它以比较成熟的法学理论、深刻的法律思想、科学的法律体系等特色赢得了世人的瞩目。与此同时,罗马法的内容极其充实,它的很多原则和制度被近现代世界上许多国家所借鉴。不言而喻,罗马法对我国法制建设的作用也不容忽视,研究罗马法所得出的结论对我国法制现代化的过程有着深远的借鉴意义。

【英文摘要】

The key reason why Roman law has been handed down and why its influence as the most advanced legal system in ancient society has not been impaired is that it is of great value as a reference.Roman law originated with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Roman Empire,evolved with the Empire’s development of the politics and economy and decayed with the Empire’s destruction.However.the Middle Ages saw a“renaissance”of Roman law.A long history of development enabled Roman law to evolve into a very sophisticated one.Comparatively,with ripened legal theories,deep legal thoughts and scientific legal regimes,Roman law has become a focus of world attention.Furthermore.Roman law is substantial in content.Many of its principles and regimes have been borrowed as a reference tool by many countries.No wonder.Roman law’s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legal system cannot be ignored.The result of a study of Roman law is of profound significance for the modernization of the legal system of the PRC.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2787    
罗马法博大精深,堪称世界法律制度史苑中的一朵艳丽奇葩和人类文明历史长河中的一颗璀璨明珠。它是罗马人留给人类文明的一份最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它虽历经千年,期间甚至被短暂的遗忘;但是复兴后的罗马法对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作用却是巨大和深远的,它对世界各国法制的借鉴价值是无可比拟的。罗马法以其较为成熟的法学理论、深刻的法律思想、科学的体系与分类等特色而闻名于世,又以丰富的内容影响了许多国家。不言而喻,罗马法对我国的借鉴价值是不容否认的,本文试图对罗马法的借鉴价值进行进一步探讨。
  一、罗马法的历史源远流长
  罗马法是古代欧洲最发达的法律体系,但是罗马法不是某一部法律文献的名称,而是指罗马奴隶制国家的全部法律。通常认为罗马法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罗马法指罗马奴隶制的产生直到东罗马帝国灭亡之时全部的法律。狭义的罗马法仅指公元前5世纪的《十二铜表法》到公元6世纪的《国法大全》之间的法律。由此可知,学术界大多从时间上界定罗马法,并且有其局限性。史实上,罗马法经历了千余年的历史发展,它有一般法律所共同经历的产生、发展到衰落的过程,更有复兴的特殊时期。也有学者从空间上界定罗马法,认为在它的第一个发展阶段中,罗马法是罗马城的法,在其最后成熟时,它成为整个罗马帝国的法{1}。所以对罗马法的历史应从更广泛的意义上去理解,它不仅包括从《十二铜表法》到《国法大全》间的所有法律,而且包括中世纪复兴以后对周边国家产生影响的罗马法。无庸置疑,无论从时间跨度还是从空间跨度上看罗马法,都说明了罗马法的历史源远流长。
  对于一种法律制度的理解,不能脱离这种法律制度所赖以存在的社会历史背景。罗马法产生于意大利半岛,它是随着古代罗马社会阶级和国家的出现而逐步形成的。[1]虽然,学术界对罗马法产生的年代尚存分歧[2],但是罗马法的产生并非偶然。根据史料记载,在希腊社会的后期,罗马人已经逐渐地兴盛。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在罗马人由原始公社向阶级社会过渡的“王政时代”,罗马城邦的管理组织——民众大会、元老院和“王”管理罗马社会的主要依据是罗马古老的氏族习惯和社会通行的各种惯例。在“王政时代”的后期,随着阶级矛盾的尖锐,罗马第六代王塞尔维吾斯实行改革,废除了原来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三个氏族部落,按地域原则把罗马城划分为四个区域,并按财产的多少将罗马人划分成五个等级,并确定了相应的权利义务。这场改革标志着罗马国家的形成和法的正式产生。因此,生产力的发展、阶级矛盾的出现、社会变革等客观因素促进了罗马国家与法律的形成。恩格斯说:“以个人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古代社会制度就已经被破坏了,代之而起的是一个新的、以地区划分和财产差别为基础的真正的国家制度。”{2}罗马统治者从“那些古老的法律(leggi)、法学创立者们的著作开始,将罗马国家的法律进行统一和法典化并将这一成果献给全人类、献给以后的世纪以满足由于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的需求’”{3}。简言之,罗马法是随着罗马国家的形成,适应阶级统治的需要应运而生的。
  罗马法产生后,随着罗马国家历史的延续,适应罗马政治、经济与统治阶级的需要而不断发展。公元前5世纪,罗马共和国元老院设置了法典编纂委员会,并于公元前451年制定了法律十表,次年又补充了二表,构成了古罗马第一部成文法——《十二铜表法》。有学者认为,真正的罗马法是从《十二铜表法》开始的。[3]的确,《十二铜表法》是罗马法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它对罗马社会早期的习惯法作了初步总结,并为以后罗马法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罗马市民法就是以《十二铜表法》为基础,结合罗马民众大会和元老院所通过的决议及习惯法而形成的。后来,罗马社会在不断强大以后,开始对外扩张,罗马市民与外国人之间的商贸及其他交往不断加强。而随着交往的频繁,矛盾再所难免,在解决问题时所适用法律的矛盾同样十分尖锐,因古老的罗马市民法不能保护外国人的权利和利益,不能适应新的经济关系和社会生活发展的需要。基于此况,公元前242年罗马设置了最高外事裁判官,最高外事裁判官在处理案件过程中,根据所谓“公平”、“正义”的原则,按照统治阶级的利益与要求,有针对性地调整新出现的种种社会关系,从而创立了一套与市民法不同,专门调整罗马市民与外国人之间关系的万民法。也就是说,罗马法的发展具有较强的时代适应性。
  罗马共和时代后期,法学研究活动开始兴起,有力地推动着罗马法的发展。那些从事法学研究活动的人员,他们从解答法律的疑难问题、指导当事人诉讼到整理皇帝的敕令乃至著书立说,对罗马法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伴随着罗马帝国的全盛时期,罗马法的发展和罗马法学家的地位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4}公元6世纪,东罗马帝国统治时期,皇帝查士丁尼亲自主持编纂了由《查士丁尼法典》、《学说汇纂》和《法学阶梯》等组成的《国法大全》,标志着罗马法发展到成熟、完备的阶段。《国法大全》至今仍受到极高的评价。美国学者约翰·麦·赞恩在《法律的故事》一书中讲:“罗马的法律机器得以完善地运行,得益于程序完备的罗马法庭和专业律师阶层的出现。罗马人还为人类文明的发展献上了最宝贵的礼物——《查士丁尼国法大全》。所有这些贡献为现代世界的法律制度构造了近于完善的框架。”{5}但是,在中世纪的时候,罗马法几乎沉寂,即使在拜占廷,也表现出一种衰落的趋势。
  然而,商品经济的发展是历史的必然走向,有着上千年悠久历史,对调整商品经济达到十分完备的罗马法不可能永久沉寂下去。“罗马法在辉煌了几百年之后因日尔曼帝国的入侵而随着罗马帝国的衰落逐渐被岁月所尘封。”[4]时间的流逝却再次把罗马法捧上了历史舞台。公元12世纪始,罗马法又为时人所发掘、整理和研究,再现昔日的辉煌,史称“罗马法复兴”{6}。由于特殊的历史需要,罗马法覆而不灭。在中世纪后期,由于教会大学以及社会实践的需要,罗马法在理论和实践中都有所复兴。尽管罗马法在帝国衰落之后为世俗所遗忘,教会法控制了整个欧洲,但“意大利多数城市中僧俗两界已创办种种高等预备学校,在此类学校罗马法及罗马寺院法已作了初步研究”{7},为复兴罗马法奠定了基础。
  在世界中世纪史上,最值得称道的是文艺复兴时代。恩格斯评价说:“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8}就在文艺复兴时期,法学领域掀起了研究“罗马法”的热潮,即所谓“罗马法复兴运动”。在11世纪末,随着罗马法的集成《国法大全》真本在意大利被发现,以及城市再一次崛起和商业的迅速发展对法律规则、知识的需求,欧洲掀起了一场学习、讲授、研究和传播罗马法的运动{9}。这场罗马法复兴,最早始自意大利北部的波伦那大学,然后迅速传遍整个欧洲,以致波伦那大学成为研究罗马法的中心。13世纪波伦那大学教授、著名的法学家亚左著有法律界必读之书《法律大全》和《法典研究讲义》。法学家伊尔那鲁斯以《学说汇纂》为基础,对其中的内容逐句注释、解释,并以他为首形成了“注释法学派”;14世纪,在法国兴起了一个独立的法学派,即“罗马法学派”,16世纪时,法国的罗马法研究居全欧洲最前列;嗣后,在荷兰出现了以格老秀斯为代表的注重从人类理性出发研究罗马法的“理性法学派”;在德国出现了以著名法学家萨维尼为代表的“历史法学派”。可以说,罗马法研究工作带动了整个欧洲法学研究的繁荣。
  整个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各国法学家对罗马法竞相研究和利用,罗马法得到“复兴”{10}。不仅表现在理论层面的复兴,而且反映在实践层面,那就是西欧各国出现了普遍继受罗马法的现象,从而使罗马法的适用范围不断扩大。“因为在罗马法中,凡是中世纪后期的市民阶级还在不自觉追求的东西,都已经有了现成的。”{11}正是这次复兴运动,再现了被淹没好几个世纪的罗马法的辉煌。这样,罗马法经历了千年的历史发展而日臻完善,又经过中世纪的复兴而不断创新,其历史之悠长超过了其他任何法律制度。也正是在上述著名法学家以及更多同仁的努力下,罗马法才从史籍回到现实当中,从而实现了罗马法的复兴,并使罗马法被广泛地借鉴成为可能。
  二、罗马法的特色别具一格
  罗马法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发达的程度,经过复兴又一次激起人们对古典法律及其观念的探索,为近代法治思想的孕育奠定了基础。著名的法律史学家梅特兰用恺撒大帝来比喻罗马法,认为罗马法在近代西方各国的法律体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罗马法构成了西方法治的源头活水。罗马法之所以这样光芒四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罗马法以其比较成熟的法学理论、深刻的法律思想、科学的体系、合理的分类等特色赢得了世人的瞩目。
  (一)成熟的法学理论
  罗马法的诞生和成长过程遵循了人类法律产生和发展的共同规律,即从习惯法到成文法。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法学家的法学研究活动使罗马法的理论熠熠生辉。一方面,罗马法学家受希腊法学理论的影响。尽管有学者认为这种影响“不存在的,或几近于零”{12};另一方面,他们解释、答复法律疑难问题,总结司法实践;他们苦心钻研、著述立说,使罗马法的理论逐渐成熟。在罗马帝国时期,法学家空前活跃,学派林立、百花齐放。在这样的背景下,才有了卷轶浩瀚的《国法大全》及其他理论性极高的法学专著的问世。在这些著作中,罗马法学家明确提出了有关法的基本理论。例如,关于“法”和“法学”的定义,乌尔比安在《法学阶梯》及其它著作中强调:
  对于打算学习罗马法的人来说,必须首先了解“法”(ius)的称谓从何而来。它来自于“正义”(iustitia)。实际上法是善良和公正的艺术。法学是关于神的和人的事物的知识,关于正义和非正义的科学。
  罗马社会早期就开始使用关于法的两个词:ius或lex,并对其含义做出了解释,如公元1世纪初的法学家塞尔苏斯就认为:“法(ius)是善良、公平之术。”吾尔比安支持这一观点,并进一步将“法”的概念加以引申,他认为“公平”即正义,应该成为法律的本质,“正义者,使人各得其所,而且具有永恒性的意思”。而“法学,是神事与人事的知识,是正义与非正义的科学”{13}。在这里,吾尔比安虽将法学蒙上了一层神学的色彩,但在古代能对“法”和“法学”作出如此明确解释的,首推罗马的法学家。
  而从罗马另一位著名法学家保罗的《学说汇纂》中更能看出罗马法的理论之成熟和丰富,它不仅包含所有权、债、契约、继承、亲属关系等各个实体法领域,而且涉及诉讼、举证责任等程序法领域。在这些成熟理论的指导下,罗马法除了明确规定“法”和“法学”的定义以外,也为后世提供了专门的法律术语,如法律行为、代理、占有、不当得利等,这从当代民法法系的经典文本与古罗马经典文本之间的对比中可以发现大量的证据,虽然术语的含义在当代、近代与古罗马时期已颇为不同了{14};然而,这种术语体系为近代各国立法提供了范本。在复兴时期,法学家在继受罗马法规范和制度的同时,通过结合罗马法与希腊哲学,对一般概念进行界定,从而导致了新的法律规则的诞生,使法学理论更加趋于成熟,对世界各国的影响更加深远。对此,荷兰国会在1599年的公告中把罗马法比作各国的共同法,以此作为对西班牙进行封锁的依据。格老秀斯也经常运用罗马的法理学,承认罗马法在法学理论上的贡献,成熟的法学理论奠定了罗马法借鉴价值的基础。
  (二)深刻的法律思想
  在法律思想上,有学者认为罗马法在发展过程中没有产生深刻的法律思想,其实不然,罗马法在法律思想上的贡献是十分明显的,以罗马法学家为代表的法律科学闪烁着灿烂的思想火花。我们知道罗马法对整个欧洲大陆的影响极为深远,而且随着近代欧洲国家的殖民扩张,罗马法的影响又被扩展到美洲、非洲及亚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罗马法何以绵延千余载影响如此久远呢?这便要归功于罗马法的精神支柱,一种人类社会一直‘上下求索’的,也是构成大陆法系法哲学传统的一种基本精神——理性主义。”{15}而“理性主义是法的崇高精神,它体现了法的终极关怀和法的最高价值。”{16}罗马伟大的思想家西塞罗说:“法就是最高的理性,并且它固植于支配应该做的行为和禁止不应该做的行为的自然之中”,“因为正当的理性就是法。”{17}除了西塞罗,罗马历史上出现的众多法学家大多是法律思想家,他们主张法的平等与正义,提倡法治。“罗马法的复兴再现了罗马人关于理性、正义和平等的法治思想。”{18}可见,罗马法蕴涵着深刻的法律思想,这种思想是罗马法永恒的价值基础。
  罗马法的理性思想产生于希腊哲学,也就是说,罗马在希腊哲学的基础上产生了伟大的理性法,创造了正义的法观念。西塞罗指出,“自然理性是与人类本性相一致的真正的法律,它存在和发展于一切文化背景下的人类心灵中,并对所有人都一样,指导着人们应当做什么而不应当做什么。”{19}罗马的法学家们就是在继承古希腊法学思想的基础上,结合罗马的现实,形成了具有理性思想的私法体系,继尔又转化成完整的古典自然法学说,从而奠定了西方近现代文明的基石。“罗马法学家把希腊哲学的理性方法接受过来,同时又表现出对现实社会的极大关注,理性与经验的结合,使罗马法学得到了极大的发展。”{20}罗马法学著作中所蕴涵的法律思想象镜子一样反射出罗马法的精髓。罗马法中的理性——法律推理与研究的方法、模范的法律规范和制度、法律的分类模式以及法典化倾向——让复兴时期的法学家惊叹不已。
  当然,罗马法中还蕴含着众多学者所赞叹的自然法思想。自然理性法学派认为,罗马法的大部分内容都符合“自然法”理念并且以此为基础重建了罗马法{21}。对此,罗马法文献《法学阶梯》和《学说汇纂》的
  自然法是大自然传给一切动物的法则,也就是说,这个法不是人类所特有的,而是生活在陆地和海洋的动物包括飞禽所共有的。由此而产生我们称之为“婚姻”的男女结合及其子女的生育与繁衍。我们可以见到其他动物包括野兽也都精通这门法。
  这就是朴素的自然法观念,它强调某一规则或者制度的起源或者基础。英国学者梅因给了自然法思想及其在罗马法的地位极高的评价:“我们找不出任何理由,为什么罗马法会优于印度法律,假使不是‘自然法’的理论给了他一种与众不同的优秀典型。”{22}作为“世界文明的一个因素”,罗马法所蕴涵的自然法思想及其所内蕴的抽象正义观决定了罗马法在世俗社会推行法治的理念。罗马法在欧洲被认为“十全十美”,正是基于其精湛的法律思想而言的,罗马法学家的推理模式、解决法律问题的方式,存在着普遍而永恒的公正和理性的思想,也存在着超时间和超文化的人性的思想{23}。在12世纪的西欧法学家眼里,“罗马法的敕令和解答,无论是单个的或整体的,都构成了在罗马法学家自己心目中绝没有构成的一种书面自然法,一种书面理性,他们将罗马法连同《圣经》、教父著述以及教会的法律一起视为神圣的典籍。”{24}主要是从罗马法所蕴涵的思想和精神内核方面理解的。在他们的努力下,这些被视为神圣的罗马法的真理被理解、接受、传播开来,成为当代西欧社会的普通语汇。这种蕴涵丰富思想的罗马法给予后人的并不仅仅是一些可资参考和凭吊的残章断句,其更多的价值在于其作为“理性的化身”对西欧法制现代化的模范形象。罗马法的完备性、世界性及其永恒价值,都是以这种哲学基础为前提的,这种哲学基础是罗马法法律思想之深刻的关键因素。
  (三)科学的法律体系
  法律体系通常指由一个国家的全部现行法律规范分类组合为不同的法律部门(或部门法)而形成的有机联系的统一整体{25}。罗马自成文法诞生以后,通过法官的司法活动、法学家的研究阐述、历代皇帝颁布的敕令和元老院作出的决议等构成了较为完备的法律体系。而且在古代法中,罗马法是唯一得到科学表述的法律体系,具体表现在: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第一,公私法界线分明。罗马法学家经过比较充分的研究提出了影响深远的公法和私法理论。“公法涉及罗马帝国的政体,私法则涉及个人利益。”{26}它们分别调整不同的社会生活领域。在罗马,一方面由于帝国的大力扩张和商品经济的高度发展,罗马法与市民社会紧密相连;另一方面,在罗马诉讼主要是私人的事情,国家并不主动予以干涉,以致在罗马法中,私法极为发达,而公法却始终未能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从而形成了以私法为核心的局面。法学界一般认为罗马法主要是调整财产、契约和家庭等关系的私法。这与中国古代以刑事立法为主的公法体系和近代西方公私法齐头并进的法律体系均有不同,这也是当时罗马社会法律制度中所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巴里.尼古拉斯.罗马法概论(M).黄风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1.

{2}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

{3}Im Costituzione di Giustiniano,Tanta,p18.

{4}张乃根.西方法哲学史纲(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85.

{5}辛向阳等.历史律令——影响人类社会的十大宪法和法典(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98.65.

{6}夏锦文,付建平.罗马法复兴与西欧法制现代化(J).比较法研究,2003.(2):16.

{7}(英)孟罗·斯密.欧陆史(M).姚梅镇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131.

{8}刘明翰.世界史——中世纪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438.

{9}汪太贤.论罗马法复兴对近代法治理念的奠定(J).现代法学.2000.(6):32.

{10}刘明翰.世界史——中世纪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479.

{1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454.

{12}(爱尔兰)J.M.凯利.西方法律思想简史(M).王笑红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123.

{13}(意)桑得罗·斯奇巴尼.民法大全选译.债.契约之债(C).丁攻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82.

{14}夏锦文,付建平.罗马法复兴与西欧法制现代化(J).比较法研究,2003,(2):18.

{15}郭成伟.外国法系精神(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001.233.

{16}田成有.理性主义与经验主义之争的法律视角[EB/OL].中国法律思想网,http://www.law—thinker.com/2002—05—23.

{17}编写组.西方法律思想史资料选编(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64—65.

{18}汪太贤.论罗马法复兴对近代法治理念的奠定(J).现代法学.2000.(6):33.

{19}张乃根.西方法哲学史纲(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3.60.

{20}郭成伟.外国法系精神(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242.

{21}丁玫罗马法契约责任.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9.

{22}罗好,窦慧娟.论罗马法的自然法精神与实践理性(J).江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3):.83—84

{23}(葡)叶士朋.欧洲法学史导论(M)吕平义,苏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65.

{24}H·J.伯尔曼.法律与革命(M).贺卫方等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2.169.

{25}沈宗灵.法理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426

{26}(古罗马)查士丁尼.法学阶梯(第一卷)(M).徐国栋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231.

{27}王煜,张萍.罗马法与各国民事立法(J).安康师专学报,2001.(4):29.

{28}何勤华.外国法制史(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92.

{29}叶秋华.外国法制史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206.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30}叶秋华.外国法制史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212

{31}法大学出版社,1999.转引自:法学时评网,http://www.lawintime.com/2003—5—21 21:06:29

{32}H.F.Jolowicz Roman Law(M).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8.377.

{33}(德)莱布尼茨.著述与书信集(M)(Leibniz,Sumtliche Schriften and Briefe)(M).柏林:柏林科学院出版,第2组,第1册,Darmstadt,1926.50.

{34}公丕祥.东方法律文化的历史逻辑(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20.

{35}付建平.罗马法复兴与西欧法制现代化(J).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2):65.

{36}丁攻.大陆法系合同责任领域的“共同法”——罗马法[EB/OL].中国法学网,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id:5161.2003—04—26.

{37}叶秋华.外国法制史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237.

{38}叶秋华.外国法制史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236.

{39}王菲.外国法制史纲要(M).北京:工商出版社,2000.73.

{40}(英)巴里.尼古拉斯.罗马法概论(M).黄风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2.

{41}田赞.论民法法典化的基础(J).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2):41.

{42}F.Schulz,History of Roman Legal Science.P.100.Oxford.1946.

{43}周楠.罗马法(M).北京:群众出版社,1983.10.

{44}谭建华.浅议罗马法学家在罗马法发展中的作用.江西社会科学,2002,(7):45.

{45}(爱尔兰)J.M.凯利.西方法律思想简史(M).王笑红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126.

{46}(英)巴里.尼古拉斯.罗马法概论(M).黄风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13.

{47}谭建华.浅议罗马法学家在罗马法发展中的作用(J).江西社会科学,2002,(7):46.

{48}董建萍.论罗马共和制中的权力制衡及罗马法传统(J).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02,(1):40.

{49}胡留元,冯卓慧.罗马法与中国古代契约法(J).法律科学,1995.(5).87.

{50}付建平,谢荣国.罗马法精神及其现代意义(J).南昌高专学报,2001,(2):19.

{51}梁慧星.民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25—26.

{52}谢邦宇.罗马法研究与中国民法法典化(J).罗马法.中国法与民法法典化(C).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99.

{53}张松美.罗马法与中国民法的法典化(J).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2):56.

{54}转引自:田赞.论民法法典化的基础(J).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2):42.

{55}周楠.罗马法原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4.933—934.

{56}丁玫.罗马法迟延制度(J).政法论坛.1998,(6):25—2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278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