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与传统著作权之比较
【英文标题】 Comparison:Right of Information Network Spreading and Traditional Copyright
【作者】 乔生【作者单位】 南京财经大学
【分类】 比较法
【中文关键词】 传播权;传输权;传统著作权;传统邻接权
【英文关键词】 Right of Spreading;Right of Communication;Traditional Copy right;Traditional Neighboring Right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4)02—093—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2
【页码】 93
【摘要】

网络传播权与传输权本不相同;信息网络传播权与传统著作权及邻接权也有较多差别,应该廓清其间的界限,并甄别其保护措施,以期正确认识信息网络传播权,并加以法律规范,平衡作者、传播者和公众的利益。

【英文摘要】

The right of spreading and the right of communication are different,nor are the right of information network spreading,the traditional copyright and neighboring right.The boundaries between them shall be made clear and the protecting methods be distinguished to correctly understand the right of information network spreading and to have them regulated by laws,and to balance the interests of the authors,spreaders,and the public.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28    

一、引言

国际互联网络信息服务与应用,使版权[1]的专有性、时间性、地域性受到了挑战,[2]我国2001年10月27日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下简称著作权法1第10条第1款第12项及时明确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作为一项新生的著作权利。这对于我国互联网络信息传播事业,具有里程碑意义,也结束了学术界近年关于数字化传播权利归属问题的争论,[3]并使司法界此后判决网上侵权案件有法可依。

我国自王蒙等六位作家状告世纪互联公司、《大学生》杂志社状告首都在线以来,互联网络侵权案件不断,尽管有不少官员或理论界权威主张我国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规定可以直接适用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1}(P.19),但不少案件的侵权责任还是苦于缺乏法律依据,以致法官久拖不判或迂回判决;连2001年3月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状告深圳某科技公司网上侵犯雷蕾所作电视剧《渴望》插曲一案,“日前”深圳市中院的判决,也采取推论的办法,认为“被告未经音乐著作权人及原告的许可,以商业营利为目的,将音乐作品以数字化的形式在网上传播,该传播方式虽然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公开录制发行’、‘播放’等方式有所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为实现作品向社会公众传播的作用,因此,被告的行为属于使用作品的一种方式,其行为侵犯了音乐著作权人对作品享有的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2}这里适用的法律显见牵强。我国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其使用权和获酬权,均无任何涵盖网上信息传播的明示。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于2000年11月20日通过了《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第2条第2项规定,著作权法10条对著作权各项权利的规定适用于数字化作品的著作权。但是同法解释毕竟不是国家法律,传统著作权利涵盖新生著作权利乃权宜之计,不能代替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明确规定。

有鉴于此,廓清我国著作权法新增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利与传统方式的著作权利、邻接权利[4]的区别,厘定相互关系与界限,对于我们充分理解信息网络传播权利,统一学界认识,完善司法制度,均有重要的意义与作用。

二、网络传播权与网络传输权的比较

1996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各国外交会议通过了《WTPO版权条约》、《WTPO表演及录音制品条约》。关于两个条约中Right of Communication的翻译,我国学术界自1997年郑成思先生发表《两个新的国际版权条约评价》之后,相当一段时间中,均将“传输权”与“传播权”混同起来使用。郑先生文中关于“传输权”的阐述,可能因为未尽注意廓清传播权与传输权界限的缘故,有时认为“《WTPO版权条约》等两个条约既然把网络传输排除在发行之外了,就理所当然地另加了一项传输权”,有时认为“两个条约含义下的传播,还可能包含网络传输之外的、更个性的传播形式”{3}(P.72)。或许,因为英文Communication的某些中译可以既是传播,也可以是传输的缘故,郑先生并未想区分其中文意义上的不同。但是,由于郑先生在知识产权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此后的许多论著也大都将“传输”与“传播”混合起来使用,造成网络“传播”专有权研究某些理解上的不同。因为,在事实上,中文的“传播”与“传输”的概念运用到网络上,涵义是不甚相同的。

首先,网络传播权是版权人在信息网络上的一种权利,特指互联网络上版权人控制、利用作品的一种形式,而网络传输权则不仅仅局限于版权人控制、利用作品的形式,它的涵义似乎更为广阔。如电子邮件从一个电子邮箱发至另一个电子邮箱,一个电子合同从一个网址发向另一个网址,就属于网络传输权,而不属于网络传播专有权的著作权利。

其次,版权人在网上控制利用作品,是向公众即不特定对象的传播,被服务者尽管在作品传播后可以依照(on Demand)个人意愿的时间地点阅读、下载,但版权人事先并不可能预知被服务者的接收情况。而网络传输权则不同,它既包括不可预知的信息传输,也包括可以预知的信息传输,甚至包括特定时间、地点的信息传输。

综上,网络传输权与网络传播权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其实质与意义却不尽相同。传者,递推也;传输,递送之意,从一地输送到另一地,有明确的目的地。传播,扬布之意,无明确的接收地。由于忽略传输与传播这种中文的字义差别,导致上述该概念上的混淆,尽管在实践中尚未给信息网络带来麻烦,但却已在理论上造成了某种程度的混乱,给读者带来理解上一度的困惑与迷乱。

三、信息网络传播权与传统著作权的比较

信息网络传播权,系指版权人在信息网络上通过有线或无线的方式传播作品的权利;传统著作权,则指互联网络出现之前传统文学作品版权人在传统媒介上传播其作品的权利,如1990年9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著作权法10条规定的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以及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摄制、广播等等权利。两者的比较,并非同等地位的两种权利的比较。信息网络传播权是在传统著作权基础上派生的而又与之有关联的一种著作权利,也即是著作权利的一种。

首先,信息网络传播权是版权人在新生媒介上的一种新生权利。近年,我国学术界、司法界似乎有人并不同意这种观点,认为一部作品经数字化转换,以数字化方式使用,只是作品载体和使用手段的变化,并未产生新的作品{4}(P.102)。这种说法本身并无什么不妥。但是,应当看到,“载体和使用手段”的变化不产生新的作品,却可以产生新的著作权利。正如《WIPO版权条约》导言所指出的“认识到信息和通信技术发展、汇聚,对文学、艺术作品的制作和使用产生深刻的影响”,各缔约方对版权不得不作出新的规定,其中之一就是扩延版权保护的范围,对作品在信息网络上的传播权利给予版权保护。尽管《WIPO版权条约》并未如我国2001年著作权法,没明确赋予版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但已承认信息和通讯技术的发展对版权提出了挑战,传统的版权保护已不能涵盖新技术所带来的影响和问题。事实上,信息网络传播权是著作权人区别于网下媒介传播方式的一种著作权利。网下媒介指报社、出版社广播电台等等,传播方式、手段主要是有形物(广播形式与手段则既是有形,也属无形);[5]网上媒介载体是联网的计算机,传播方式是有线传输与无线通讯。任何作品在网上传播的同时均拥有网下传播的传统意义上的复制、发行展览、表演等手段的某些特点,但已不完全等同于网下的复制、发行展览或表演。盖因计算机联网及信息传播的虚拟与无形,不同于传统作品固定在有形物上的物理性质之传播。有鉴于此,笔者欣赏并认为我国明确赋予版权人信息网络传播权,无疑是避免版权纷争的明智之举。

其次,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是一种涵括有线与无线通讯的狭义的传播权利。前一定义,我国2001年著作权法显然已经明确;后一定义(狭义规范)是一种推断,因广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等人身权利,而2001年著作权法规定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仅仅是著作权人财产权的一项内容,并不孤立于传统的著作权利而单独存在。诚然,仅此创意,我国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规定已比《WIPO版权条约》规定的“公众传播权”进步。我国学者认为,WIPO“公众传播权的设定,目前仅起到宣示作品作者、传播者在互联网上权利作用。公众传播权的实现,离不开现行版权法规定的各项基本权利,如发表权、复制权、演绎权、发行权、演出权、播放权”{1}(P.19);我国2001年著作权法设立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则是一种与传统著作权利如复制权、发行权、广播权、演绎权等并列并独立的著作权利。[6]

再次,信息网络传播权比传统著作权利更依赖于禁止规避技术保护措施。《WIPO版权条约》之后,为加强网上知识产权保护,各国政府都程度不同地规定了网上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责任及限制,其中,禁止规避技术保护措施是一重大举措。以美国为例,为实施美国参加的《WIPO版权条约》、《WIPO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美国国会通过了《1998年数字版权法》,对美国法典中的版权法进行了修改,加入了第12章版权保护和管理系统,其中第1201节,就对这种禁止规避及例外作出具体而严格的规定。这种禁止,连附属的侵权行为如“主要的设计和生产目的”、“重要的商业目的和用途”、“将其上市的人或与该人配合的人”,旨在规避技术保护措施的“制造、进口、向公众表示提供或提供、买卖任何技术、产品、服务、设备、其部件或部分”也在其列,更遑论种种在实施中的规避技术措施的直接的行为。这是因为网上知识产权的侵权比网下更加广泛、更加容易,而网上版权保护从一开始就依赖于标准技术措施。在这点上,对比美国等发达国家立法,我国在禁止规避标准技术措施方面,至今只有2001年著作权法47条侵权行为第6项及2002年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24条侵权行为第32项的原则性规定。这些规定应该说尚无任何具体的可操作性的规范可言。

四、信息网络传播权与传统邻接权的比较

讨论这一问题,主要基于近年我国学术界出现一种网上“著作权与邻接权融合”、著作权与邻接权“相加就是互联网上公众传播权”,以及网上“著作权吞并邻接权”{1}(P.37—38、20)的认识。笔者不赞同这一观点并认为有进一步厘清的必要。

1.网上公众传播权与著作权人行使邻接权

我国2001年著作权法出台之前,学术界一般都借用《WIPO版权条约》第8条、《WIPO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第15条的概念,称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网上公众传播权。有学者充分肯定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法律文件认同[7]的公众传播权是一种“有别于广播、电视上的播放权,是对作者在互联网上权利的描述”,但却又通过对公众传播权的有关描述,认为“公众传播权的实质是著作权人直接传播作品、行使邻接权”{1}(P.18),甚至认为是网上著作权与邻接权的融合,是两者相加的产物。其实,不论是《WIPO 版权条约》还是《WIPO 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其公众传播权均无此涵义。

2.网下邻接权与网上邻接权

“网上邻接权”与“网下邻接权”均属通俗说法。网下邻接权即传统邻接权,指作品传播者,包括出版者、表演者、音像制品的制作者、广播组织等对在传播中产生的演绎作品享有的邻接权利,可以禁止他人未经许可复制销售、转播等,如海天出版社诉梁海生、刘威、中国卓越出版公司一案{5}(P.3—8),原告依法取得的专有出版权,尽管案发在我国


  ······

法宝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张玉瑞.互联网上知识产权——诉讼与法律(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

{2}孔献之.“渴望”变成手机铃声(N).人民法院报,2002—08—22(5).

{3}郑成思.两个新的国际版权条约评价(J).外国法译评,1997,(4).

{4}辛尚民.王蒙等分别诉世纪互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案(A).判解研究编辑委员会,编判解研究(2001第1辑)(C).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

{5}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知识产权审判案例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6}李明德.网络环境下的版权保护(J).环球法律评论,2001,(春季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