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中日刑事非常救济程序比较研究
【英文标题】 A Comparative Study of Chinese and Japanese Criminal Special Aid Procedures
【作者】 吴高庆【作者单位】 杭州商学院
【分类】 比较法
【中文关键词】 刑事非常救济程序;再审程序;审判监督程序;非常上告程序
【英文关键词】 Criminal Special Aid Procedure;Retrial Procedure;Trial Supervision Procedure;Special Appeal Procedure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4)03—157—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3
【页码】 157
【摘要】

刑事非常救济程序是刑事诉讼的最后一道屏障,其设计得科学与否,直接关系着刑事审判的质量和程序的公正。日本的刑事司法制度独具特色,其程序设计有不少值得借鉴的因素。

【英文摘要】

Criminal special aid procedure is the last protective instrument in criminal litigation The appropriateness of its design has direct bearings on the quality of criminal judgments and the justice of the proceedings The distinctive Japanese criminal judicial system contains many elements in its procedural institution from which much can be learned As China is currently under taking reforms in its trial supervision procedure,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Chinese and Japanese criminal special aid procedures is timely and will contribute to the perfection of the criminal trial supervision mechanisms in China’s legal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889    
  以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审判监督机制为目标的审判监督改革,正在全国审判机关中紧锣密鼓地进行着。[1]审判监督程序作为法律救济特别程序,已成为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诉讼程序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与完善现行审判监督机制,是构建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司法制度的重要环节{1}。而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是推进和深化我国的审判监督改革,健全和完善我国审判监督制度的有效途径之一。
  裁判一经确定,程序就告结束,不能再反复进行。但是,裁判确有重大错误而置之不理是违反正义的{2},因而就产生了非常救济程序。刑事非常救济程序是刑事诉讼的最后一道屏障{3},其设计得科学与否,直接关系着刑事审判的质量和程序的公正。此一程序在我国只有刑事审判监督程序,而在日本则包括刑事再审程序和非常上告程序。日本的刑事司法主要以法国和德国法为样板,二战后又受到美国法的影响,大量吸收了当事人主义的合理因素,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刑事诉讼制度{4}。本文试将中日两国的刑事非常救济程序进行全面比较研究,借鉴日本刑事非常救济程序的积极因素,以期对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我国的刑事审判监督制度有所裨益。刑事非常救济程序主要由提起的主体、方式、理由、管辖法院和审判等环节构成。
  一、提起非常救济程序的主体与方式
  (一)提起非常救济程序的主体
  刑事非常救济程序提起的主体,是指法律规定的有权提起刑事非常救济程序请求的人或机构。对此中日两国的法律都作了明确的规定,但两者所规定的主体却相去甚远。日本的刑事非常救济程序分为再审程序和非常上告程序,[2]因此提起的主体亦不同。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39条规定:“下列人员可以提出再审的请求:一、检察官;二、受有罪宣判的人;三、受有罪宣判的人的法定代理人及保佐人;四、受有罪宣判的人死亡或者处于心神丧失的状态时,其配偶、直系亲属及兄弟姐妹。”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54条规定:“检察总长在判决确定后发现案件的审判违反法令时,可以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告。”可见,日本提起刑事再审程序的主体是既包括检察官,也包括被判决有罪的人等,而提起非常上告程序的主体则只有检察总长。在我国,提起再审的主体与日本不同。法律规定提起再审程序的主体只有法院和检察院。法院享有再审的决定权,是启动再审程序的主要力量。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5条第2款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此外,作出生效裁判的原法院的院长及审判委员会也是提起再审的主体。该条第1款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审判委员会经讨论后,即决定是否启动再审程序。我国的检察机关也是提起再审的主体。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5条第3款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检察机关的抗诉必然引起再审程序,因此法院和检察院是提起再审程序的法定主体。法律没有赋予被宣告有罪的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正式提起再审的权利,而只赋予其申诉权。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3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但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申诉权与提起再审权是有本质区别的,享有申诉权并不等于享有提起再审权。申诉只有通过人民法院或人民检察院的职权行为,即决定再审或者抗诉,才可能启动审判监督程序。
  (二)提起非常救济程序的方式
  刑事非常救济程序的提起方式直接关系着这一程序的公正性。根据日本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再审的请求由作出原判决的法院管辖,享有再审请求权的人请求再审,应当向法院提出再审旨趣书并添附原判决的副本、证据文书及证物(日本刑事诉讼规则第283条)。非常上告则由检察总长用申请书的方式向最高法院提出。我国的审判监督程序,当事人等无权提起,多数由人民法院自行决定,少量由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除了最高人民检察院之外,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只能针对下级人民法院的错误生效判决和裁定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书面抗诉。
  二、提起非常救济程序的理由
  提起非常救济程序的理由是非常救济程序的核心内容和关键。各国法律都规定提起非常救济程序必须具有符合法律规定的理由才被接受。为保障非常救济程序顺利运行,各国对非常救济程序的理由均作了严格的限制,明确规定了非常救济程序的理由。中日两国对非常救济程序,特别是对请求再审的理由也作了明确规定。但两国对请求再审的理由的规定是有区别的。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35条规定:对宣判有罪的确定判决,有下列情形之一时,可以为受宣告人的利益提出再审请求;一、原判决作为证据的证据文书或者证物,根据确定判决已经证明系属伪造或者变造时;二、原判决作为证据的证言、鉴定、口译或者笔译,根据确定判决已经证明系属虚假时;三、诬告受有罪宣告的人的犯罪,根据确定判决已经得到证明时。但以其受到有罪宣告系受诬告所致时为限:四、作为原判决的证据的裁判,根据确定裁判已经变更时;五、因侵犯专利权、实用新型权、发明权或者商标权的犯罪而宣告有罪的案件,在该项权利已经审决确定无效或者已经作出宣告无效的判决时;六、已经发现确实的新证据,足以认为对受有罪宣告的人应当宣告无罪或免诉,对受刑罚宣告的人应当宣告免除刑罚,或者应当认定轻于原判决确定之罪的罪时;七、参与原判决的法官,参与制作成为原判决的证据的证据文书的法官,或者制作成为原判决的证据的书面材料或作出供述的检察官、检察事务官或司法警察职员,因该被告案件犯职务之罪,根据确定判决已经证明时。但在作出原判决前已经对法官、检察官、检察事务官或者司法警察职员提起公诉的场合,以作出原判决的法院未曾知悉该事实时为限。我国刑事诉讼法对再审理由规定得极其概括笼统,将再审理由规定为“在认定事实上和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从立法本意来看,这应视为提出再审的法定理由。这些理由包括:1.有新的证据足以证明原判决、裁定确有错误的;2.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3.原裁判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包括错误适用实体法及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足以影响裁判正确性两种情况;4.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5}。
  我国未设置非常上告程序,日本确立了这一非常救济程序。非常上告是指以违反法律为理由请求撤销已经确定的判决或者该诉讼程序,其目的在于统一解释法律{1}。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54条规定:“检察总长在判决确定后发现案件的审判违反法令时,可以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告。”可见,提起非常上告的理由仅为“发现案件的审判违反法令”。
  三、非常救济程序提起的期限与法律效力
  (一)非常救济程序提起的期限
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中日两国对生效判决的再审,原则上均无时间限制,享有提出再审权的人或机构在任何时候都可提出再审的请求。但两国仍是有差异的。我国法律对提起再审的时限没有作明确规定,而日本的法律不仅未作限制性规定,而且规定不受时间限制。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41条规定:“即使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已经处于不受执行的状态时,也可以提出再审的请求。”我国对生效判决的再审不分有利于被判决人的再审和不利于被判决人的再审,且均无时限限制。日本由于只可以为受宣告人的利益提出再审,因此,不受时间限制的规定自然只适用于有利于被判决人的再审了。
  (二)非常救济程序提起的法律效力
  非常救济程序提起的法律效力是指提起非常救济程序是否应停止执行刑罚的效力。我国由于提起再审的主体是法院和检察院,法律上虽未明确规定,但在提出抗诉或决定再审时一般是停止原生效判决执行的。当事人无权提起再审,只能提出申诉,法律规定申诉时“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而日本法律对提起非常救济程序的效力却规定得非常明确,其刑事诉讼法第441条规定:“请求再审没有停止执行刑罚的效力。但与管辖法院相对应的检察厅的检察官,可以在对再审的请求作出裁判以前,停止刑罚的执行。”
  四、非常救济程序的审理与裁决
  (一)非常救济程序审理的法院
  中日两国法律对非常救济程序审理的法院的规定存在巨大区别。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38条规定:“再审的请求,由作出原判决的法院管辖。”第455条规定:“在提起非常上告时,应当向最高法院提出记载其理由的申请书。”可见,在日本,再审的案件由作出原判决的法院审判,非常上告的案件则由最高法院审判。而在我国,再审的案件审判法院却复杂得多。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05条的规定,再审的案件既可以由作出原生效判决的法院审判,也可以由其上级法院乃至最高法院审判。
  (二)非常救济程序的审查
  对再审申请的审查的任务是审查再审请求有无法律规定的理由以及是否符合其他再审的条件并依法作出裁决。我国的再审,或者由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决定,或者由上级法院决定提审或指令再审,或者由检察院提出抗诉,实际上不存在对再审请求的审查问题。至于法院或检察院对当事人申诉的审查,实质上不属于对再审请求的审查。日本的再审则不同,由于提出再审的主体是检察官和受有罪宣告的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保佐人乃至近亲属,因此法律明确规定法院对这些人提出的再审请求必须进行审查。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45条规定:“受理再审请求的法院在必要时,可以使合议庭的组成人员就请求再审的理由进行事实的调查,或者委托地方法院、家庭法院或简易法院的法官进行事实的调查。在此场合,受命法官及受托法官有与法官或者审判长同等的权限。”法院审查的时候,“应当听取提出请求的人及对方的意见。在受到有罪宣告的人的法定代理人或者保佐人提出请求的场合,也应当听取受到有罪宣告的人的意见”(日本刑事诉讼规则第286条)。经过审查,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不同处理:再审的请求违反法令上的方式,或者在请求权消灭后提出时,应当作出不受理的裁定:再审请求没有理由时,应当作出不受理的裁定。并且任何人不得以同一理由再行提出再审的请求:再审请求有理由时,应当作出开始再审的裁定。当然,作出开始再审的裁定时,可以裁定停止刑罚的执行。
  日本最高法院对检察总长提起的非常上告,在开庭公审前不作审查。在公审期日,检察官应当根据申请书进行陈述。法院根据检察官的陈述,认为“非常上告没有理由时,应当作出不受理的判决”。
  (三)非常救济程序的审理
  由于非常救济程序的审理的性质是对案件进行重新审判,因此中日两国的法律都规定以开庭审判的形式进行。当然两国的做法也各有自己的特点。我国法律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其审理内容是全案的事实、证据及法律运用。日本法律规定,法院对开始再审的裁定已经确定的案件,除法律有特别规定的外,应当按照其审级重新进行审判。例外的情形有二:一是“为死亡的人或者没有康复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沈德咏.关于深化审判监督改革的若干意见(J).人民司法,2002.

{2}(日)田口守一.刑事诉讼法(M).刘迪,张凌,穆津.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北大法宝

{3}孙孝福.刑事诉讼人权保障的运行机制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4}宋英辉.日本刑事诉讼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5}徐静村.刑事诉讼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6}(日)田宫裕.刑事诉讼法(新版)(M).东京:有斐阁株式会社,199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8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