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实施细则》的理解与适用
【作者】 郭锋吴光侠李兵【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
【分类】 司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17【页码】 3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9605    
《〈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于2015年4月27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49次会议讨论通过,并于5月19日以法[2015]130号文件印发施行。为了便于理解和执行,现就《细则》起草经过、把握的原则,以及《细则》主要内容和重点条款,作如下介绍和说明。
  一、《细则》起草经过
  2010年11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对全国法院开展案例指导工作提出了基本要求。为贯彻落实《规定》,研究室司法解释协调和案例指导处认真研究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有关案例指导制度的论著以及江苏、广东、四川等省高级法院有关案例工作规范性文件和经验,总结了案例指导的实践经验,参考借鉴国外的一些有益做法,于2010年12月起草了《细则》初稿。
  《细则》初稿形成后,先后于2010年12月底在海南省三亚市召开中国一欧盟、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案例指导国内培训研讨会,2011年1月初在广东省深圳市召开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座谈会、4月在山东省济南市召开全国法院研究室主任会议、8月在山西省太原市召开案例指导国内培训研讨会、11月在国家法官学院举办全国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培训班,2012年9月在云南省丽江市召开全国法院案例工作会议,以及2014年8月在青海省西宁市召开西部五省区案例指导工作座谈会等会议,征求并听取了与会各级法院法官和部分专家学者的意见。
  为了充分听取专家意见,2013年11月,在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专家委员会第一次工作会议上,听取了与会专家委员对《细则》的修改意见。2014年11月,再次向全体专家委员书面征求了意见。
  在法院系统,还于2013年6月在最高人民法院机关案例指导工作座谈会上听取了各审判业务单位的意见。2014年7月,又送全国各高级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15个审判业务单位书面征求了意见。根据各方意见和建议,《细则》前后共修改了11稿。
  二、起草《细则》把握的原则
  坚持严格依法原则,确保案例指导符合法治的精神和要求。《细则》规定的各项工作制度,尤其是对指导性案例参照适用的规定,力求做到准确定位,使之符合相关法律的规定,确保其严格在现行法律制度框架下运作。
  坚持改革创新,确保指导性案例的作用充分发挥。案例指导制度是新生事物,是近年司法改革的成果,没有实践和经验可资借鉴。《细则》在坚持依法的前提下,从开展案例指导工作的实际需要出发,探索建立与这项工作相适应的工作制度和机制,通过规范案例指导的各环节工作,努力使案例指导制度有序运行,并适应审判工作发展的需要,保障指导性案例在统一法律适用标准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坚持中国案例指导制度特色与合理借鉴国外判例制度相结合,确保《细则》的规定具有中国特色和可行性、可操作性。《细则》起草过程中注重立足我国的法制体系和审判实际,充分听取各级法院审判一线法官的意见,吸纳各地法院多年来开展案例工作方面的有益经验和做法,总结了我院下发《规定》以来指导性案例编选工作经验,在此基础上确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案例指导工作模式和相关工作制度。同时,《细则》起草过程中也多次征求各领域法学教授和专家学者的意见,注意了解国外判例制度的运作方式,特别是对大陆法系国家近年来判例制度方面的发展作了比较研究,参考借鉴了一些规律性的有益做法。
  三、《细则》的框架结构和重点内容法宝
  《细则》共15个条文,主要依据开展案例指导工作的基本流程,结合近年来案例指导工作经验,对《规定》作了进一步明确和细化。《细则》可以概括为4部分内容:一是一般性规定(《细则》第1条至第4条)。主要规定了指导性案例的编选标准、体例、工作机构以及各级法院及其相关部门在指导案例工作中的职责。二是指导性案例的推荐、审查、发布的程序和要求(《细则》第5条至第8条)。主要规定了法院以外人员提出推荐建议的程序、正式推荐指导性案例应当提交的材料、审查征求意见程序以及指导性案例的发布。三是指导性案例的参照适用(《细则》第9条至第12条)。主要规定了类似案例的判断、应当参照的范围、引述要求以及指导性案例不再具有指导作用的情形。四是案例指导工作保障(《细则》第13条、第14条)。规定了指导性案例库建设及案例指导工作激励机制。
  《细则》在《规定》的基础上,重点对三方面问题作了具体规定:一是进一步明确了指导性案例的编选标准。要求指导性案例必须同时符合以下条件:裁判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判说理充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良好;具有普遍指导意义,能够起到统一法律适用作用。二是进一步明确了指导性案例的推荐主体和程序。向最高人民法院推荐指导性案例的主体是最高人民法院各审判业务单位和全国各高级法院。各地中级法院、基层法院可以向高级法院上报并提出推荐指导性案例建议。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陪审员、专家学者、律师,以及其他关心人民法院审判执行工作的社会各界人士,可以向作出生效裁判的原审人民法院推荐,也可以直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推荐建议。三是进一步明确了如何参照适用指导性案例。明确了类似案件的判定标准,要求参照指导性案例的裁判要点,在裁判文书说理部分予以援引。
  四、《细则》主要条款的理解与适用
  (一)关于《细则》第2条
  《细则》第2条明确了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性案例应当具备的基本条件。该条规定:“指导性案例应当是裁判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判说理充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良好,对审理类似案件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案例。”
  《规定》第2条规定:“本规定所称指导性案例,是指裁判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并符合以下条件的案例:(一)社会广泛关注的;(二)法律规定比较原则的;(三)具有典型性的;(四)疑难复杂或者新类型的;(五)其他具有指导作用的案例。”审判实践中,在遴选指导性案例时会涉及以下问题:一是指导性案例是否需要一个基本的门槛性限制条件?二是“裁判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中的“裁判”范围指什么?三是何谓指导性?上述问题涉及对指导性案例功能、作用的定位以及指导性案例包括哪些类型案例等问题。
  1.关于指导性案例是否需要门槛性限制条件。征求意见中,对应否规定指导性案例门槛性条件,有两种不同观点:一种意见认为,对指导性案例不宜以“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判说理充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良好”等条件加以限定。因为指导性案例仅仅是其裁判对其他类似案件有指导意义,其本身未必是完美案例。如果作如上限制,必然会缩小指导性案例的选择面。据了解,在美国和我国香港,只要是上级法院法官作出的判决,就都可能成为下级法院待审案件应当遵循的先例。英美法系对判例不存在上述类似的门槛性要求。在大陆法系比如法国、比利时、德国等,也没有上述类似的条件限制。另一种观点认为,应当有这类限定条件。主要理由:一是如果将存在问题和瑕疵的案例作为指导性案例发布,客观上将对司法公信力造成负面影响。二是从编选指导性案例四年多的实践看,各高级法院推荐的备选案例,也的确因为存在上述瑕疵未能入选为指导性案例。三是大陆法系如法国、比利时,只有最高法院自己作出裁判的、并且确立了某一项新裁判规则的案例,才会成为判例。我国台湾地区的情况同法国、比利时类似。而根据《规定》,我国基层法院法官裁判的案件也可能推荐作为指导性案例,因此,对遴选、推荐备选指导性案例,应当规定一个基本门槛。《细则》采纳了后一种意见,作出如上规定。
  2.关于裁判的范围问题。《细则》送审判委员会讨论稿中,原来还规定了《规定》第2条中“裁判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包括的案例类型,即除了判决、裁定之外,还包括决定,而决定主要指国家赔偿案件中的决定。另外,明确规定了裁判不包括调解结案的案例。征求意见中,对该内容的主要分歧意见在于应否包括调解书。多数意见主张不包括调解书,作为指导性案例的案例,不宜包括调解结案的案例。理由:一是指导性案例重点在于解决审判实践中法律适用的争议,而案件经调解结案的,多数情况是对法律适用争议采取了模糊、协调的立场,缺乏法律适用规则。二是在裁判文书基础上编写的指导性案例需要公开发布,而根据《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4条规定,以调解方式结案的裁判文书,不宜在互联网公布。征求意见中有观点主张,应有限制地包括调解案例,比如婚姻家庭案件,由一审法院调解结案、法律效果社会效果良好的,对裁判这类案件具有较大指导价值和意义。审判委员会讨论中删除了这一规定。
  3.关于指导性案例的指导性问题。虽然《细则》送审判委员会讨论稿中在《规定》第2条的基础上,曾作了进一步细化规定,但鉴于对该问题的把握目前法学理论和审判实务部门的分歧意见较大,意见还不够成熟,因此,最终对该问题没有在《细则》中作出规定。不过,鉴于《细则》送审稿中的细化条款,反映了几年来全国法院开展案例指导工作中形成的初步共识,对下一步做好这项工作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故在此处略作介绍。
  指导性案例的指导性,主要指案例能够对统一法律适用、维护司法公正具有指示和引导作用。具体何谓指导性,分歧意见比较大。有的认为,指导性表现在四个方面,即对重大、复杂、群众关心、社会影响大的案件有指导性;对疑难、有争议的案件有指导性;能够指导新类型案件审判;对如何正确认定证据、事实具有指导意义,能够发挥规制、规范自由裁量权作用。有的建议把指导性定位在适用法律的技术性上,指导性可以分三类:对疑难案件的指导性(缺乏具体法律规则、法律规定比较原则的案件)、对复杂案件的指导性(法律适用或者事实认定方面比较复杂,在如何适用法律规则方面很费周折)、对典型案件的指导性(本身既不复杂又不疑难,但在适用法律上有代表性问题)。有的则提出,指导性案例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在于解决审判实践中法律适用存在的重大争议,因此要突出“适用法律存在争议”。据此,可以把指导性案例界定为:审判执行工作中涉及事实认定、法律适用有争议,具有指导作用的案例。《细则》围绕《规定》第2条列举的五种情形,总结归纳最高人民法院四年多编选指导性案例的经验和审委会讨论备选指导性案例时形成的比较一致的看法,采纳征求意见中形成的共识,曾规定指导性可以从以下方面把握:一是在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诉讼或执行程序等方面存在疑难、复杂和争议问题,能够统一裁判标准;二是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不明确,可以适用习惯、惯例或者学理通说认定案件事实、解决法律适用问题;三是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不明确或者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的规定不协调,能够正确适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弥补司法解释不足;四是案例属于新类型或者适用了新颁布、修改的法律、行政法规或司法解释;五是在司法理念、裁判方法和裁判规则等方面具有典型性和创新性;六是解决社会广泛关注的法律问题,回应人民群众关切和期待,弘扬法治精神,引领社会发展与进步。我们认为,至于某个案例是否具有指导性,一般可以从法律文本规定、司法裁判、法学理论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和审查判断。如果案例针对法律规定不明、司法裁判不一或者理论存在争议的问题,归纳提炼出有利于法律统一适用的新规则和标准,就往往具有重要指导价值。
  (二)关于《细则》第3条
  《细则》第3条规定了指导性案例的结构体例应当包括哪些部分。有关编选指导性案例的体例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已于2012年下发了《关于编写报送指导性案例体例的意见》和《指导性案例样式》。此次根据审判委员会讨论的意见,在原有标题、关键词、裁判要点、相关法条、基本案情、裁判结果、裁判理由的基础上,增加了“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姓名的附注”内容,以鼓励广大法官努力提高审判水平,在办好案件的基础上提供更多对类似案件具有指导价值的指导性案例。
  (三)关于《细则》第4条
  《细则》第4条规定了两个内容:一是全国四级法院各自在案例指导工作中的角色定位和基本工作职能。其中,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案例指导办公室)负责指导性案例的征集、遴选、审查、发布、研究和编纂,还有对全国法院案例指导工作的协调和指导等工作。最高人民法院的各审判业务单位负责指导性案例的推荐、审查等工作。各高级人民法院负责辖区内指导性案例的推荐、调研、监督等工作。中级法院、基层法院可以向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推荐指导性案例的建议。二是法院系统内部推荐指导性案例的程序。《规定》第4条第2款规定:“各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对本院和本辖区内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认为符合本规定第2条规定的,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办公室推荐。”鉴于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任务比较繁重,《细则》根据各高级法院反馈的意见,将高级法院层级对推荐案例的程序进一步明确细化为“各高级人民法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推荐的备选指导性案例,应当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或经审判委员会过半数委员审核同意后上报。”《规定》第4条第3款规定:“中级人民法院、基层人民法院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认为符合本规定第2条规定的,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层报高级人民法院,建议向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办公室推荐。”鉴于近年来各级法院每年受理案件数量多,尤其是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任务非常繁重;征求意见中,很多地方法院提出,对中级法院、基层法院建议推荐的案例,如果每一件都要求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后上报,审判委员会可能承受不了,也拖延了推荐案例的进程,因此希望不要对此作出硬性要求,而由中级法院、基层法院灵活掌握。考虑到《规定》已经规定了各基层法院、中级法院都必须通过高级法院向最高法院推荐指导性案例,因此,《细则》只是强调中级法院、基层法院建议推荐的案例,只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审核把关、讨论通过即可。而对中级法院、基层法院建议推荐的案例是否需要通过审判委员会讨论后层报高级法院,未予进一步强调。
  (四)关于《细则》第5条
  《细则》第5条规定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陪审员、专家学者、律师,以及其他关心人民法院审判、执行工作的社会各界人士,如何向人民法院推荐指导性案例的程序。依据该条规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陪审员、专家学者、律师,以及其他关心人民法院审判、执行工作的社会各界人士,向人民法院推荐案例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可以向作出生效裁判的原审人民法院推荐。如果符合指导性案例的条件,接受推荐的原审法院应当启动推荐程序,层报各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办公室推荐。二是可以直接向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办公室推荐。案例指导办公室接到推荐意见后,可以通知作出生效裁判的原审法院进行审核,并提出推荐意见和理由。此外,鉴于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聘请了全国60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96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