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我国食品配方的知识产权保护模式选择
【英文标题】 Selection of Protection Mode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for China's Formulation of Food Product
【作者】 李捷【作者单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食品配方;知识产权;专利权;知情权;食品安全
【英文关键词】 formulation of food product; intellectual property; patent right; right to learn the truth; food security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131
【摘要】

我国对于食品配方的知识产权保护已经形成了商业秘密和专利的“二元”保护模式。但是,“二元”模式也存在明显的弊端,造成消费者知情权与企业食品配方商业秘密保护间的利益冲突,公众生命健康权难以保障。要解决这个问题,需结合价值判断标准和现实状况,在全面分析我国食品配方知识产权保护现状的前提下,借鉴域外食品配方知识产权“一元”保护模式相关经验,摒弃对食品配方的“二元”保护模式,选择专利法“一元”保护模式,合理均衡食品配方持有者的利益和公众的健康利益及知情权。

【英文摘要】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for China ’ s formulation of food product has formed a ‘ dualistic ’ protection mode combined with protection of business secrets and patent law. However, there are significant demerits of the ‘ dualistic’ protection mode, arising a conflict of jurisprudence between protection of commercial secret for formulation of food product and consumers ? right to learn the truth, and it’s hard to guarantee public’s right of life and health. It’ s necessary to combine standards of valuable judgment and the actual situation; on the premise of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n current situa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for China ’ s formulation of food product, it ’ s essential to abandon the ‘ dualistic ’ protection mode for formulation of food product and select the ‘ unitary ’ protection mode of patent law. It ’ s significant to implement the ‘ unitary ’ protection mode of patent law, which would be conducive to reasonably balance the interests of food formulation’s owner and publics healthy interests and right to learn the truth.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4188    
  食品是维持人类生存发展的基本元素之一,但我国食品领域安全事故频发,危及生命健康问题尤为突出,其缘由不仅在于我国监管体系及检测制度不完善,也与我国食品配方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二元”保护模式有关。我国对食品配方的知识产权保护多采用商业秘密保障,该保护虽符合低成本、高效率的经营原则,但消费者知情权难以得到保护,势必出现安全隐患。笔者基于对消费者知情权的保护,从食品配方基本属性出发,同时依据权利冲突、价值冲突理论,分析知识产权“二元”保护模式的弊端并探究真正适合我国食品安全要求的食品配方知识产权保护模式。
  一、食品配方概念及其要素特征
  要分析我国知识产权之于食品配方的保护现状,首先要厘定食品配方概念及其要素特征。“概念”一词被定义为凡归类及使用同一名词命名之“物件”或“事件”的共同属性;[1]从功能上看,其确定了研究对象的范畴边界与性质指向。
  (一)食品配方的概念厘清
  “食品”一词在古代基于“食”“菜”分离的界定而主要指荤食,[2]食品在近代则泛指一切可供食用的物品。在国外,对于食品的范围也有不同界定:美国联邦法上的食品定义采取了概括法,包括人类或其他动物可食用的食物或饮品以及这些食品的构成部分或成分;[3]加拿大联邦法也采取了与美国类似的规定,认为食品包括任何供人类用作食物或者饮用的任何加工、出售的物品以及供人类食用的加进食物中的任何组成部分;[4]欧盟则同时采取概括法与排除法,其食品概念是指任何旨在或者可合理期待供人类食用的完全加工、半加工或未加工的物质和产品,包括饮料及在食品处理过程中加入的含水物质。[5]上述国家和组织对食品概念相对采取比较包容的概念,食品范围较为广泛。而我国2015年修订后的《食品安全法》则采取归纳法来规定食品的概念,指出食品既包括人们食用或饮用的成品、原料,但是不包括人们以医用治疗为目的的物品。[6]由此可见,我国食品概念的范围相对比较狭窄,根据2014年修订的《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食品共分为14类。[7]
  “配方”指按照某种程式进行合成、构造某种物品的物质配料提供方法和配比的处理方法,配方的基础是配料、成分和规程。所谓配料是指组成某种物品的原料,没有量化的内容;成分则是指构成某种物品的原料的比例、含量等,是量化的概念,但一般仅是指静态的构造;规程则是指加工成某种物品的程序,是配料经由形成物品的动态过程。
  综上所述,食品配方指生产供人食用或饮用的成品或食品原料的方法,包括食品配料的提供方法和配比方法。从食品与营养角度来看,食品配方的物质成分有内外源之分。内源性物质种类较多,是构成食品的主要内容,主要源于原材料本身;外源性物质成分所占比例较小,一般包括食品添加剂和污染物质,其中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实行严格的国家标准。[8]其中最需要关注的是食品添加剂的范围及其使用。根据2014年修订的《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的规定,我国食品添加剂的范围有具体14种分类。[9]
  (二)食品配方的要素特征
  1.无形性。食品配方的存在虽然必须借助一定的有形物质载体,但其本质仍是一个技术方案,不具备特定的物质形态。如果食品配方被成功申请专利,其作为专利权客体依然具有无形性。其物质载体的多元化,不能否认自身无形性的本质特征。
  2.价值性。食品配方的价值性主要体现在它能够给权利人带来现实的或潜在的经济利益。一方面,食品配方凝结着研发者的智慧,具有商业价值,掌握了食品配方就等于拥有了市场竞争优势;另一方面,通过生产经营活动也可以增加食品配方自身的经济价值。
  3.实用性。食品配方作为一种技术方案,是一种具体的、实用性的技术方案;其实用性的核心是有益、有用,而且与其价值属性相伴而生,实用性越强,经济价值也越高。
  4.秘密性。用于企业生产经营的食品配方通常具备秘密性,不为公众所知,否则难以实现生产经营之目的。因此,食品配方多被作为一种技术秘密进行保护,而且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具有严格的保护程序和传递方式,如享有“世界最大秘密”之称的可口可乐配方的保护程度近乎苛刻。
  5.可食用性。此为食品配方最基本的特征。食品配方直接影响着食物成品的生产,应具备严格的可食用标准,不应损害人体健康。使用不科学的、含不合格添加剂的食品配方生产出来的食品可能有害于人体健康。因此,食品配方应当具备可食用性,并能考虑到人体对不同元素的需求程度,满足消费者的健康需求。
  6.监管困难。现有对于食品成本的监管体制,主要采用定期检测和不定期抽查等方式。然而食品从生产、运输、销售并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的这一过程的突发状况是不可预见的,给检测工作带来困难,无法真实还原食品配方的原料配比。
  二、我国食品配方知识产权“二元”保护模式分析
  我国对食品配方一直延续了专利和商业秘密的“二元”保护模式,并依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谨防骗子》《刑法》《刑事诉讼法》等规制侵权行为。
  (一)专利法对食品配方的保护
  食品配方作为人类的智力劳动成果历史悠久,其产生远早于知识产权制度。在我国关于食品配方知识产权保护,实质上主要体现在专利法保护上。在我国,对食品配方的专利法保护经历了从不保护到保护的转变。1984年我国第一部《专利法》25条虽未将食品饮料和调味品纳入其保护范围,但也做了例外规定,即将生产该类产品的方法纳入了专利法保护的客体范围。在随后的三次修改中,《专利法》对食品配方的保护程度逐步提高。1992年,中美两国知识产权谈判达成了协议,[10]专利法在这一协议的基础上第一次修改,将食品饮料和调味品等纳入了专利法保护范围;2001年,专利法二次修订,此次主要是为了与WTO和TRIPS协议的内容相适应;2008年为了适应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目标,专利法三次修订;同时,我国分别于2002和2010年先后修订了《专利法实施细则》,其基本内容和精神与《专利法》相同,并未排除对食品配方的专利保护。自此,我国在知识产权层面明确了对食品配方的保护,明确规定食品配方可授予专利权。
  我国《著作权法》主要保护智力成果的表现形式,而食品配方的价值并不在于表现形式,主要体现在技术方案上,可见著作权难以保护食品配方所有权人的合法利益;另外,商标法保护可视听性标志,食品配方也不是以视听性标志出现的,足见其也不是商标法的保护对象。因此,在知识产权层面,唯有专利法可以保护食品配方。目前,只要食品配方符合授予专利的条件,就能由国家专利局依据专利法授予该食品配方独占性的实施权、许可使用权和转让权。即食品配方可以根据《专利法》来为其可能受到的不法侵权提供法律保障。当然,此垄断性权利则是以食品配方的充分公开为代价的。此外,从专利形式上看,食品配方是为生产提供方法和配比的方案,显然与外观设计的保护没有交集,其能够获得的专利只有发明和实用新型两种形式。
  (二)商业秘密对食品配方的保护
  实施商业秘密保护可追溯到上世纪中期,随着现代计算机等新兴电子技术的发展,一场席卷全球的信息革命迅速兴起,不仅使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产生了新的变革,而且信息开始作为一种资源成为了重要的无形财产。商业秘密就是一种典型的无形信息财产,[11]由于蕴含着人们的投资和劳动,因此对所有人具有实际的或潜在的经济价值和竞争优势。商业秘密与知识产权具有密切关系,[12]虽然其保护客体与专利法保护的客体都表现为无形财产,但二者的保护制度则存在较大差异:一方面专利制度侧重鼓励技术公开,公开技术特征是获得专利权的前提条件,但商业秘密保护不需要申请,只要技术方案具有经济价值并采取了保护措施,就可以获得技术秘密保护;另外,申请专利保护存在不确定性,可能技术方案被公开了,却因不能获得批准而失去专利保护,申请人若再想采取得商业秘密保护势必捉襟见肘。
  我国目前尚未有单行的商业秘密保护法,对其规定散见于我国《刑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合同法》等部门法之中。我国1987年颁布实施的《技术合同法》最先规定了商业秘密,[13]并将技术秘密规定为债权客体。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商业秘密做了详尽的补充性规定:第一,明确了商业秘密的概念;[14]第二,以列举的方式界定了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15]第三,扩大了商业秘密的保护范围。上述立法不仅丰富了商业秘密的保护规定,[16]还使食品配方的传统保护模式发生了改变。我国《刑法》219条规定了侵犯商业秘密罪,将商业秘密侵权行为纳入了刑法调整范畴。至此,我国商业秘密的法律保护体系基本完善。
  (三)“二元”保护模式的目的困境
  通过专利和商业秘密二元路径进行知识产权保护:一方面,食品配方研发者可选择专利权保护,放弃食品配方的秘密性;另一方面,研发者也可选择不公开食品配方,采取商业秘密保护方式。两种方式在权利保护上各有千秋,专利法保护虽然保护强度大,但必须以食品配方公开为前提,势必增加被侵权的可能性;商业秘密保密工作相对容易,许多“老字号”企业和产品都是通过此种方式传承发扬的。但是这种二元模式却与我国食品安全现实不相融合。“毒大米”“三聚氰胺”“痩肉精”“地沟油”等事件严重危害公众健康,也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究其法律原因,不仅在于我国尚未形成像美国、德国那样完备的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和检验机制,市场流通的不合格食品、有毒食品大量存在;更在于消费者对食品配方、原料、加工过程的重要信息知之甚少,在选择产品时更是难以鉴别,信息不对称给我国食品配方保护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具体而言,“二元”保护模式虽然能有效保障食品配方权利人权益,但实际操作中却造成了消费者保护与食品配方所有者保护的悖离与冲突:
  一方面,从保护食品配方所有者利益角度考察,采取商业秘密保护方式,食品配方所有者仅需主动采取保密措施,使食品配方具有秘密性。其法律效果:一是合法的不需要公开食品配方;二是可以实现永久性保护,即其保护不存在期限限制。上述方式,相对于专利保护的申请周期长、申请成本较高、存在保护时间限制等而言,无疑是最佳选择。现实生活中,多数经营者也多采用商业秘密来保护食品配方,如“云南白药”“同仁堂”“片仔癀”“王老吉”“老干妈”等,多为国家级保密配方。此外,国家还可以通过我国《刑法》219条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方式直接介入食品配方商业秘密的保护,为食品配方提供国家强制保护后盾。例如2017年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离职工程师违反《竞业限制与保密协议》,非法披露并使用了老干妈公司的商业秘密,被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刑事拘留。[17]
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另一方面,如果从消费者角度考察,采取商业秘密保护的食品配方,由于公众难以获取配方成分等信息,造成了信息不对称,消费者权益难以得到保障。例如在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北民初字第3584号民事判决中,原告即认为被告所售卖的“多力橄榄葵花食用调和油60桶,该款调和油标签以图案、字样的形式特别强调了有价值、有特性的配料橄榄油在产品中的含量,但没有标示橄榄油的添加量或含量,误导消费者认为该款油的主要成分为橄榄油,掺入了少量葵花籽油”,但被告认为“至于如何调和油品则是各家企业通过自己的技术去实现的,各种调和比例的变化能产生不同的调和油参数,相关的调和比例是各家企业的重要商业秘密,如融氏橄榄葵花油、葵王橄榄葵花油、千岛源橄榄葵花油、金龙鱼花生调和油、福临门天天五谷调和油等等都是不标注食用油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41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