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论当事人再审启动行为对执行时效计算的影响
【英文标题】 On the Effects of the Party 's Retrial Initiation on the Calculation of the Implementation Prescription
【作者】 张艳【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法学院
【分类】 诉讼制度
【中文关键词】 执行时效;申请再审;申请抗诉;申请检察建议;申诉
【英文关键词】 implementation prescription; application for retrial; application for civil protest; application for procuratorial suggestion; appeal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113
【摘要】

对再审启动行为应作分类处理,确定不同的执行时效后果: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不产生执行时效中断效果,但产生“暂停”效果,向检察院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被驳回也是如此,但除此之外的向法院或检察院申诉行为不产生任何执行时效效果。如果我国借鉴德国、日本等国家将判决确认之请求权的消灭时效期间特殊加长到10年以上,再审启动行为对执行时效计算影响的处理规则将更容易被实务界接受。

【英文摘要】

This article advocates classifying retrial initiation and determining different consequences of the implementation prescription. The rejection of the application for retrial does not produce the effect of interruption of the implementation prescription, but it produces the effect of “suspension”. So does the rejection of the application for procuratorial suggestion or civil protest to the procuratorate, but the appeal to the court or the procuratorate in addition to both above mentioned cases does not have any effect on the implementation prescription. If our country learns from Germany, Japan and other such countries to lengthen the period of extinctive prescription of the right of claim confirmed by judgment to more than 10 years, the rules of dealing with the effect of retrial initiation on the calculation of the implementation prescription will be more acceptable to the practitione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4198    
一、问题的提出
  根据《民事诉讼法》239条,执行时效的中止和中断适用诉讼时效中止和中断的规定。但是,由于我国诉讼时效以“判决前”为蓝本,并且与执行时效形成“二元并立”格局,因此本就不可能明文囊括所有履行判决过程中的事项。这些事项如果要寻找“可能”的依据,只能寻求《民法总则》194条“其他导致权利人不能行使请求权的障碍”、第195条“与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具有同等效力的其他情形”等“兜底”条款了。在民事诉讼规则中,目前只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28条规定了四种中断事由:申请执行、当事人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当事人一方提出履行要求、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义务。在此种背景下,大量存在于执行环节中的当事人申请再审、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以及单纯申诉等行为,是否构成时效中断或中止事由,成为一个理论难题。司法实践的处理结果也不一致,有的持肯定立场,[1]也有的持否定立场。[2]
  当事人的再审启动行为对执行时效计算的影响问题,在我国尤其突出,原因至少有三:第一,申请再审、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以及单纯申诉等在实践中并非“小概率事件”,因此必须有明确的制度方案,否则会影响到许多人的切身利益。第二,无论是诉讼时效还是执行时效,许多人都习惯仅以当事人之“行为”来衡量“是否怠于行使权利”,而不顾及“制度”框架,比如不区分“申请再审行为”和单纯“申诉行为”。第三,我国执行时效期间过短的现实也“放大”了问题。如果我国执行时效期间也像德国法那样有30年,这个问题恐怕更多只有“理论”意义了。
  本文所说“再审启动行为对执行时效计算的影响”,不包括权利人申请执行被立案后在执行过程中申请再审、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以及单纯申诉等情形。根据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诉讼时效规定》)第13条和《民法总则》第195条,申请强制执行属于时效中断事由之一。作为中断事由(而不是申请行为)的申请强制执行,是一个“连续”的程序过程,直到该程序“结束”才有时效的重新起算问题。根据《民法总则》195条,“诉讼时效中断,从中断、有关程序终结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起算”。因此,申请执行被立案后,权利人在执行过程中实施申请再审、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以及单纯申诉等行为,不会对执行时效产生任何影响,不是不可能,但至少是不需要,在执行过程中时效处于静止状态。
  二、当事人申请再审与执行时效
  在再审启动的二种法定途径中,当事人申请再审是最重要的方式。一方面,当事人会最关注法院裁判的公正性,最有积极性去发现法院审理过程中或裁判结果中的错误;[3]另一方面,从司法实践来看,原裁判是否有错误主要通过当事人申请再审发现。[4]
  (一)当事人申请再审“成功”,依新生效判决计算“新”执行时效
  根据《民事诉讼法》204谨防骗子条,对于当事人的再审申请,有法院“裁定再审”和“裁定驳回”两种法定结果。根据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第407条,人民法院经再审认为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应予维持;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适用法律虽有瑕疵,但裁判结果正确的,应当在再审判决、裁定中纠正瑕疵后予以维持;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导致裁判结果错误的,应当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无论属于哪种,再审之后都会形成新的生效判决,即使判决的具体内容并未发生变化,也将计算新的执行时效,司法实践中也持此种观点。[5]
  (二)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自驳回起继续计算“原”执行时效
  当事人申请再审成功并获得新判决从而计算新的执行时效,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容易获得人们的认同。真正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是,当事人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以后,当初的申请再审行为是否能够产生执行时效中断的后果?目前司法实践中做法不一,有的法院主张将“申请再审至裁定驳回”这段期间从申请执行时效期间中“扣除”;[6]有的法院认为“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不产生执行时效中断后果,这段期间也不从申请执行期间中“扣除”;[7]有的法院认为“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应产生执行时效中断的后果。[8]该问题对当事人利益攸关,分歧又如此之大,亟需统一规定。
  基于再审程序和执行程序的制度逻辑,笔者认为,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不应产生执行时效中断的法律效果,应从法院裁定之日起继续计算当事人申请再审之前尚剩余的执行时效期间,就像申请执行行为从未发生。
  首先,终审判决已是执行根据,当事人可依生效判决申请强制执行,其申请再审行为并不会影响申请执行。根据《民事诉讼法》199条,“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根据《民事诉讼法》233条执行完毕后,据以执行的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确有错误,被人民法院撤销的,对已被执行的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作出裁定,责令取得财产的人返还;拒不返还的,强制执行。”申请再审本就不构成当事人不及时主张权利或不及时申请强制执行的法律理由。当然,申请执行也绝对不能视为当事人放弃申请再审的权利,或者法院不能以当事人申请执行为由裁定驳回当事人再审申请,明确这一点至关重要。
  其次,根据《民事诉讼法》205条:“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在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六个月内提出”;根据《民事诉讼法》204条,“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这就意味着,当事人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后,通常仍有超过一年的“剩余时效期间”[9]去申请强制执行,因此并不会导致当事人因正常的申请再审而耽误申请执行。指出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主张“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仍产生执行时效中断效力”者很容易担心执行时效不中断可能会影响当事人申请再审权利的行使。
  再次,当事人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即使不产生执行时效中断的效果,也不会直接产生对当事人“更不利”的后果,它只是不产生对当事人“更有利”的结果而已。这一点与撤诉的诉讼时效后果问题是一样的:撤诉不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果,只是从裁定准许撤诉之日起继续计算起诉之前剩余的诉讼时效期间,因而产生相当于“恢复原状”的效果。[10]事实上,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后的执行时效后果、起诉被裁定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后是否产生诉讼时效中断效果、撤诉后诉讼时效中断效果是否维持等,都属于究竟是“恢复原状”还是“如何有利于权利人”的二选一问题。这些问题在理论界有争议、在实践中做法不一、在立法上未规定,亟需理论界和立法者认真对待。
  最后,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虽不产生执行时效中断的效果,但应“扣除申请再审至裁定驳回”这段期间,就像从没有申请再审一样,原因有二:第一,从当事人申请再审到法院裁定驳回,有时耗时很长,甚至有的超过1年或2年,如果不扣除这段期间,会对执行时效产生“致命”影响(这恐怕也是很多人主张执行时效中断的重要原因之一,担心等待再审裁定作出的时间直接超出2年执行时效期间);第二,当事人申请再审虽不是主张请求权之行为,但却涉及执行根据本身的“正确性”。既然申请再审是法定权利,虽然没有使当事人因申请再审而直接获利的理由,但也断然没有使当事人申请再审遭受不利的理由,否则会变相阻碍当事人行使申请再审的法定权利。
  三、当事人申请抗诉或检察建议与执行时效
  当事人申请检察院抗诉或提出检察建议是民事诉讼再审启动的重要途径,仅次于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再审。虽然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正时将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再审与向检察院申请抗诉同时进行”的“平行结构”改为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再审在先、向检察院申请抗诉或检察建议在后”的“阶梯结构”,[11]以克服重复劳动之弊,提高检察监督质量,[12]而客观上使得当事人申请抗诉或检察建议相对减少或延缓,但由于检察机关的外部监督特性和优势以及《民事诉讼法》对检察监督的不断强化,[13]当事人申请抗诉或检察建议的动力并未实质减弱,实际效果并未实质降低。因此,讨论再审启动行为对执行时效计算的影响,当事人申请抗诉或检察建议也是不可回避的。
  (一)当事人申请抗诉“成功”,依新生效判决计算“新”的执行时效
  根据《民事诉讼法》209条,当事人可以在特定情形下向检察院申请抗诉;人民检察院对当事人的申请应当在三个月内进行审查,作出提出或者不予提出抗诉的决定。根据《民事诉讼法》211条,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抗诉书之日起30日内作出再审的裁定。因此,当事人向检察院申请抗诉,如果检察院决定抗诉,法院只能裁定再审,待具体再审的法院作出新的生效判决后,依照新生效判决计算“新”的执行时效,就像当事人从起诉开始一直到再审判决作出,一直处于通向生效判决的程序过程中,在时间上只是一个点而已。
  (二)当事人申请检察建议“成功”,执行时效计算取决于法院是否裁定再审
  根据《来自北大法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419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