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刑法规制
【英文标题】 Criminal Regulations on the Act of Illegal Urgent Recall of Account Receivable
【作者】 王红举【作者单位】 河南科技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暴力催收;刑罚盲区;非法催收贷款罪
【英文关键词】 illegal urgent recall; criminal regulations; illegal urgent recall of account receivable offence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60
【摘要】

近年来,我国开始重拳打击非法催收贷款活动。在目前刑事法律框架下,非法催收贷款活动本身并不构成犯罪,存在刑事处罚的盲区,亟待填补。民商、行政及现有刑事法律难以有效治理非法催收贷款行为,有必要在刑法中单独设立非法催收贷款罪,对采用故意伤害、拘禁、恐吓、威胁等方式催收贷款三次以上,或委托黑社会性质组织催收贷款的行为予以刑事处罚,致人重伤或死亡的加重处罚。

【英文摘要】

The act of illegal urgent recall of account receivable is severely striped by the countryrecently. Under the current legal framework, the act of illegal urgent recall of account receivable would not constitute a crime. There is a blind area of criminal punishmenton the act of urgent recall of account receivable. It’s hard to regulate effectively the act of illegal urgent recall of account receivableby the current civil and commercial law, administrative law and criminal law. It is necessary to add the illegal urgent recall of account receivable offence legislation. It should be defined the crime and given criminal punishment that urgently recalling of account receivable more than three times by means of injuringintentionally, detaining, threading, etc. It should be designated the situation of person’s severely wounded or death as aggravating articl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4201    
  我国当前处于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高发期,由此导致的恶性后果频频见诸报端。[1]2018年4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出台《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表明了国家重拳打击非法催收活动的决心。[2]在我国目前刑事法律框架下,非法催收活动本身并不构成犯罪,对非法催收活动的刑事打击只能依据其触犯的普通罪名,如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等单个行为的犯罪。然而,这些犯罪的认定门槛较高,非法催收群体趋于专业化,熟知如何规避刑事处罚,进一步凸显了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刑事处罚的盲区。从实践情况来看,仅以行政手段不足以有效规制非法催收贷款行为,打击非法催收贷款行为也一直收效甚微,可见在刑法中单独设立非法催收贷款罪十分必要。当前,法学界的相关研究大都囿于高利贷是否应入刑,而高利贷更多地属于金融市场的问题,讨论其应否入刑意义不大;相反,很少有学者关注非法催收贷款行为本身,研究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刑法规制的需求尤为紧迫。
  一、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犯罪化的理论依据
  非法催收贷款行为主要源于民间借贷,尤其是非法放贷主体发放的高利贷。所谓非法催收贷款,是对逾期未足额还款的借款人以非法手段催收贷款的行为。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却处于刑事处罚的盲区,将该行为犯罪化具有充分的理论根据。
  (一)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社会危害性
  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催收入为达到催收贷款的目的,往往采取威胁、拘禁、侮辱等非法方式逼迫借款人,或以催收贷款为由干扰借款企业生产经营,破坏了社会正常秩序。更严重的是,非法催收成为滋生黑社会组织的温床。[3]放贷人需要更强力的催债人,黑社会组织正好符合放贷人的需求,而非法催收带来的暴利又进一步壮大了黑社会组织的力量,成为威胁社会秩序的邪恶之源。
  2.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强制执行权是立法保留的重要国家权力,行为人不偿还到期借款时只能由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但尚利贷等民间借贷的高额利息并不受法律保护,放贷人不会选择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转而依托催收入强迫借款人还款。催收入以牟利为最高目的,并不考虑借款人的合法权益,其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严厉性往往比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更高,给司法公信力造成严重破坏。
  3.严重侵害借款人的合法权益。催收入为达牟利目的,采取暴力或冷暴力的手段,对借款人施加巨大的身体伤害或精神压力。然而,仅仅身体伤害或精神压力并不是非法催收贷款行为最可怕的地方,其最令人胆寒的是伤害的持续性。[4]非法催收主要依托高利贷,借款人无法偿还到期贷款,高额的复利会一直往下滚动,借款人将来还清贷款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5]随之而来的是可能一生都无法摆脱的非法催贷,其粉碎借款人对未来的希望,挫败生存的勇气,给借款人及其亲友造成无可估量的伤害,大量借款人被非法催收贷款行为逼到绝路,无奈走向人生的尽头。
  4.严重侵害了与借款人有关的其他人的合法权益。催收入为了达到逼迫还款的目的,会将催收的触角伸向所有可能与借款人有关联的人,让大量不具有还款义务的人深受其害。对于法人借款人而言,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并不仅仅针对法人企业,凡是与法人企业有关联的人,包括法定代表人及其家人、管理层甚至员工都会受到催收入的侵扰。法人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最严重的后果就是破产,但催收入并不会遵守法律的约束,其将继续向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及各种有关人员追偿,逼迫法定代表人以个人财产偿还法人债务。对于自然人借款人而言,催债人往往将借款人及其家庭、关系密切的亲友捆绑,一人负债、全家偿还的现象比比皆是,非法催收贷款行为毁灭的不仅仅是借款人本身,还有借款人的家庭、亲友等整个关系圈,借款人因非法催债被逼全家自杀的事件频频见诸报端。[6]
  (二)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刑事处罚的盲区
  当前,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法律规制涵盖了民事、行政和刑事法领域。有学者指出,高利贷衍生的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均能根据现行刑法入刑,无必要设置新罪名。[7]但笔者认为,在刑事法领域仍然存在处罚盲区,设置新罪名实有必要。我国法律并没有单独的非法催收犯罪,对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刑事处罚必须以具体催收手段达到犯罪标准为前提,如采取人身伤害为手段催收贷款时,只有伤害程度达到轻伤及以上才可能构成犯罪,采取拘禁、侮辱等手段也如此。现行法制框架下,一些社会危害严重的非法催收贷款行为仍处于刑事处罚盲区。
  1.现有刑事法律规定难以对非法催收贷款行为进行有效规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民间借贷解释》)规定了法律不支持超过24%年利率民间借贷,[8]即放贷人对于超过24%年利率的利息部分不具有请求权。理论上来讲,催收不具有请求权的债务具有构成敲诈勒索罪的空间,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非法拘禁罪的相关解释,[9]催债人为索取高利贷非法拘禁他人的,并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只能构成非法拘禁罪。同理,催债人为索取高利贷故意伤害、侮辱、恐吓他人的,也必须达到故意伤害罪、侮辱罪等相关犯罪标准才可能构成犯罪,单纯的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并不构成犯罪。[10]
  2.催债人刻意避开刑罚制裁,持续对借款人制造精神压迫的行为难以规制。催债人往往能精确拿捏催债的非法行为,在犯罪标准以下进行相关非法行为,如在非公开场合下侮辱借款人、拘禁借款人但不超过24小时等。这些行为单独评价确实不构成犯罪,但催债人反复多次对借款人及其亲友实施各种侵害,对其造成巨大的身心伤害。更有甚者,专业的催债人还懂得利用种种手段隐匿或消灭违法证据,公安机关对此也无可奈何。
  3.放贷人委托第三方催债,催债人的伤害或拘禁手段达到犯罪标准的,放贷人不必负刑事责任。在催债人的非法催债行为本身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不存在放贷人和催债人形成共同犯罪的空间,催债人的催债行为触犯到刑法的,只有催债的实行人需要为此负刑事责任,而始作俑者的放贷人可以催债人超出委托范围为由逃避刑事处罚。
  4.放贷人勾结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非法催债的,放贷人也可避开刑事处罚。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催收贷款的,可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予以制裁,但放贷人并不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一员,也不必为此承担刑事责任。
  5.借款人及其亲友因迫于精神压力自残、自杀的,催债人和放贷人不必为此负任何刑事责任。借款人及其亲友的精神压力直接来源于催债人的非法侵害,但若非法催债行为本身不构成犯罪,催债人和放贷人不必为因此衍生的严重危害结果承担刑事责任,这与被害人受到的侵害程度显然不相匹配。
  (三)非法放贷行为刑事处罚的理论缺憾
  近来,有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倡议将非法放贷行为入刑,以打击非法催收贷款行为。[11]还有人大代表呼吁,只有严厉处罚高利贷才能堵住源头,扼制非法催收贷款行为。[12]也有学者对非法放贷入刑的路径进行了改良,指出违反金融法律法规,以盈利为目的发放贷款才是导致非法催收行为的根源,应以刑罚打击非法放贷行为,并对致他人重伤、死亡或勾结黑恶势力的行为加重处罚。[13]该观点将非法放贷致他人重伤、死亡及勾结黑恶势力纳入刑罚处罚,更精确地打击了严重危害社会的非法放贷行为,具有一定进步意义,但将非法放贷入刑仍然难以有效规制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如果对非法催收贷款行为放任不管,高利贷即便受到扼制,也会有其他贷款引发非法催收行为,而刑罚对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缺位会引发社会不公,加剧该行为的蔓延和危害。
  二、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犯罪化的实践需求
  实践中,现有的民事、行政法律规定均不足以有效规制非法催收贷款行为,将该行为犯罪化符合实践的迫切需求。
  (一)民事手段无法阻止非法催收贷款行为
  在民事法领域,《民间借贷解释》规定借款人对还款超过36%年利率的部分有权要求返还。[14]该规定旨在保护借款人免受高利贷侵害,理论上可以让高利贷的非法催收失去存在的意义,因其即便通过非法催收贷款行为收到了超过36%年利率的还款,也必须全数返还。但实践中极少借款人在被非法催收后主动向法院起诉,该条规定被束之高阁,并未发挥阻止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作用。
  造成这种现象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借款人基于朴素的观念,认为合同约定了高额利率,按约定还款是自己的义务。二是适用范围有限。对于还款尚未超出36%的,借款人起诉达不到返还财产的效果,反而可能被法院强制执行;对于还款已超出36%的,若其已还清,借款人往往选择忍气吞声。《民间借贷解释》的保护对象只能覆盖还款已超36%,但尚未还清全部贷款的借款人,但是由于借款人害怕诉累或催收入报复等,极少会选择另行向法院起诉来维护权益。三是放贷人和催收入的刻意规避大大增加了借款人胜诉难度。放贷人往往具有更丰富的经验,其放贷时可以用各种手段规避法律对借款利率的限制。如在不签合同的情况下强行收取“砍头息”、要求支付高额中介费等,[15]这些都不会留下实物证据,借款人为了拿到借款只能认同;催收入在收款时也存在隐匿收款凭证等情况。这些规避行为都增加了借款人维权的难度。
  (二)行政手段无法扼制非法催收贷款行为
  公安机关作为行政执法部门,相对于法院有更多保护借款人的措施。可以根据借款人的报案及时赶到现场,有权勒令催款人立即停止侵害,对其进行拘留等行政处罚,也可进行刑事立案。银保监会等机构作为金融监管部门,可对受监管的小贷机构采取一系列监管处罚措施,也可联合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逃避监管的非法小贷机构和放贷人处以取缔或高额罚款。行政机关虽然拥有更丰富、更高强度的管制措施,但多年来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势头并未减弱,反而愈演愈烈。
  早前,公安机关对高利贷等民间借贷的非法催收贷款行为的打击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北大法宝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420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